“胡統領往那個方向去了?”葉琅輕聲問道!

“胡統領好像在跟蹤兩個漂亮女孩和一個小男孩!往城主府方向去了!”大爺恭聲回道!

“好!那你忙吧!”聽到大爺的回答,葉琅點頭說完就走了!

“殿主是多大的官?有沒有比天隕城城主官大?”離開擺攤的大爺後,蕭凡好奇的向葉琅問道!

“不知道有沒有天隕城城主的官大,但是在這裏妖神殿是管理妖神域大大小小近萬個城池,所以我也不知道我這個殿主是多大的官了!”葉琅憋着想笑的衝動,回首盯着蕭凡看了一眼徐徐說道!

“也包括這南王城嗎?”看葉琅像看白癡似的看着自己,蕭凡狐疑的問道!

“呵呵,當然包括這南王城了!”看蕭凡那傻愣愣的神色,葉琅實在是憋不住了,笑出聲來回道!

“好啊!你又消遣我了!”在此,蕭凡算是終於明白了,葉琅是故意不說的,在拿自己開玩笑了,當下就伸手往葉琅身上抓去,嘴裏還大叫一聲!

“呵呵,誰像你笨蛋一個!”好像知道蕭凡會抓來,葉琅腳往前一竄,輕笑罵道!

“臭小子,就你聰明!”蕭凡的身形也是直追上去,在後面碎碎叨叨道!

大街上兩人,你追我趕的,一路過去,看到兩人衝來,人羣也是紛紛避開!體型高大魁梧的堵在中間,兩人就見縫插針的繞開過去!

“紫魚姐姐,這個鳳釵好看嗎?”離城主府不遠的大街上,一紫一白倆個絕色女孩正站在一個攤子前,紫色女孩手裏拿着根紫色的鳳釵,向白裙女孩悄聲問道!這兩人正是從神殿下來的紫魚和紫嫣!邊上的鐵柱則是無聊的東看西看!

“好看,紫嫣妹妹帶上這個鳳釵,配上這戰袍,更顯的英姿颯爽!不知道會迷倒多少姑娘了!”聽到紫嫣的問話,紫魚也是輕聲讚道!


“咯咯!紫魚姐姐就會取笑我了!”聽到紫魚的回答,紫嫣臉色羞紅的嬌聲笑道!

紫魚和紫嫣本就是生的天姿國色的,兩人在這裏細聲細語的,嬌笑不休的,那擺攤的大叔眼珠子都直了,就差沒留下口水來!附近的遊客和商販也是被兩女的美色驚倒了!世上竟然有如此絕色之人?

“妹妹怎麼會喜歡穿這種戰袍了?”兩女鬧了會兒,紫嫣在那裏害羞着,紫魚臉色恢復了正常之色,向紫嫣好奇的問道!

“習慣了吧!”聽到紫魚的問話後,紫嫣愣神了會兒,含糊着回道!

紫嫣好像不願意多說的樣子,紫魚也是看出來了,也就沒有多問什麼了!而是陪着紫嫣再次挑選着攤子上的飾品!

其實紫嫣也不知道回答紫魚的問題,總不能說自己被囚禁了那麼久,根本就沒有穿過什麼很好的衣服吧?在囚龍陣裏,要不是族裏長輩們照顧年輕女性,有衣袍和龍皮裹身,根本就連遮體的衣服都沒有!還是幸好葉琅和龍武來解救了,出來後,坐到族長的位置,因爲經常和軍士們在一起,所以也就乾脆穿戰袍了!龍族穩定了,但是紫嫣卻不願意脫下這戰袍來了,反而覺得穿着也不錯,所以就整天穿了!

“呵呵,還沒逛夠嗎?”兩人正在細聲細語的挑選着時,身後葉琅的笑聲響起!

“少爺!”聽到那熟悉的聲音,紫魚急忙回過頭來,輕聲喚道!

“殿主!”紫嫣也是回頭打招呼!

“參見殿主大人!”葉琅出現,胡騎也是帶着護衛過來見禮!

“胡統領辛苦了,這裏沒什麼事了,你們先回神殿去!”葉琅向胡騎吩咐道!

“是!”胡騎恭聲回道,回完揮手帶上護衛們撤離!

“走,我帶你們去城主府!”胡騎帶人走後,葉琅向兩人點頭後說道!

“鐵柱,你還是跟哥走吧!”葉琅帶着紫魚和紫嫣兩人,往城主府去,丟下蕭凡在後面,無聊的蕭凡揮手叫過鐵柱來,跟在後面一起走了!

“參見殿主大人!”葉琅等人一路說說笑笑的,很快就到了城主府前,不等通報,直接就進去了,葉琅已經來過這裏好幾次,這裏的護衛們都認識這個新的殿主了!但是葉琅是大步進去,護衛們則還是會見禮喊道!葉琅點點頭算是回禮了!

“參見殿主!”葉琅帶着衆人剛剛進到城主府,裏面就迎出來一道腳步匆匆的身影,快步走到葉琅面前跪地見禮道!

“楊元?快起來,怎麼會是你?龍青呢?”看到面前之人,葉琅疑惑問道!

“回殿主大人,龍統領和天雀副統領都在龍師,特意派屬下過來迎接!”站起身來的楊元回道!

“呵呵,他們都能猜到我會來城主府了?”聽到楊元的回答,葉琅輕笑問道!

“不是,是玄狐前輩告訴的,統領大人才派我在這裏等候殿主!”楊元回道!

“好吧,我們先去龍師!”葉琅狐疑的看了看楊元,點頭說道!這玄狐是回龍師去了,但是龍青又怎麼會知道自己就會來城主府了?看來這事等下還是問問龍青去了!

聽到葉琅說去龍師,楊元在前面帶路,在城主府後花園裏有個小型傳送陣,這傳送陣是組建了龍師後,特意構建的,就是爲了方便來往!六人站在這傳送陣裏,楊元啓動後,光芒閃爍起來!一陣耀眼的光芒升騰了一下,傳送陣裏的六人就消失了! 炎火山脈,巨峯前面的寬敞地,現在已經被改成了軍營,軍營呈四方形,四角都有高高的哨樓,可以無死角的觀察到附近的一切動靜!

在軍營裏,帳篷連片,正中間還有個巨大的帳篷,那是龍師的中軍帳!門前的軍士來回不停的巡視一切靠近的閒雜人等!而在巨大帳篷前面就是一個寬大的演武場!一身戎裝的龍青和天雀正帶着一列列士兵在上面揮汗如雨的操練着!

在演武場的最前面有個圓形的小型傳送陣,此刻一陣光芒騰起!演武場的軍士們對此已經見怪不怪了,所以都沒有停下來,而是繼續操練着,傳送陣的光芒閃爍了幾下後,六道身影出現在演武場上!

“參見殿主大人!”六道身影出現後,率先看到的是龍青,見一身黑袍的葉琅出現,龍青轉身就地跪伏下來高聲喝道!

“參見殿主!”緊跟着龍青後面的是所有在操練着的軍士,在天雀的帶領下全部跪伏高聲喊道!

“諸位兄弟請起!”看着演武場上黑壓壓的士兵,葉琅擺手大聲喝道!

“謝殿主!”衆軍士起身回禮後,再接着操練去了!

“呵呵,龍青,帶我看看軍營!”望着那刻苦操練的軍士,葉琅滿意的點點頭,向眼前的龍青笑道!


“殿主請!諸位請!”聽到葉琅的吩咐,龍青也是躬身邀請着葉琅等人去參觀軍營,楊元則是告退回帳篷去了,五人沿着營寨,邊走邊看,葉琅和龍青走在前面,紫魚和紫嫣跟隨在後,蕭凡在最後面!

龍青一路不停的爲葉琅解說着軍營的狀況,紫魚和紫嫣則是好奇的東看西看的!紫嫣還好,畢竟在龍族的時候整頓了這麼久,天天和龍族的軍士們在一起,所以對軍營還是比較熟悉的!不會感到陌生,而紫魚還是第一次進到軍營裏來,所以什麼都是很好奇的!

“軍營裏大概就是這樣子的情形,不知殿主還有沒有其他要求?”四人邊走邊說的又繞回到了正中間的中軍帳門口來了,龍青向葉琅恭聲問道!

“很不錯,你把這名單上的人都召集到中軍帳來!”葉琅點頭說道,遞給了龍青一塊獸皮,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名字!

“殿主先進中軍帳去稍等片刻!”接過葉琅手中的獸皮,龍青點頭應道!

“嗯!快去快回!”葉琅點頭催促道!

龍青拿着葉琅給的獸皮,匆匆忙忙的就離開了,葉琅則是帶着紫魚和紫嫣兩女掀開門簾,徑直進去了!


龍師的中軍帳裏面地方很寬大,足足可以容納近百人,擺設很簡單,除了正前方有個案臺和一個座椅,兩邊擺着十八般兵器外,就沒有多餘之物了!葉琅三人慢慢走到案臺邊上,站在那裏等待着龍青去召集人過來!蕭凡也是圍着帳篷瞎轉悠着!

“啓稟殿主!龍青求見!”幾人在裏面沒有等待多久,外面就響起了龍青的喊聲!

“進來!”葉琅回道!

在聽到葉琅的回聲後,厚重的門簾掀開,一行人魚貫而入,走在前面的是玄狐和龍青,後面則跟着數數十位全身戎裝之人,走到葉琅跟前的時候,全部跪伏下來大聲喝道:“參見殿主!”

“諸位請起!”葉琅擡手說道!

“謝殿主!”衆人回禮起身!

“諸位和我都是老熟人了,所以也不需要怎麼介紹了吧?但是這位還是需要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就是妖神域赫赫有名的龍族族長紫嫣姑娘!這位是紫魚姑娘!”大家到齊後,很自覺的分開站立,龍青和玄狐站在最前面!葉琅向大家點點頭後開口說道!

“見過紫嫣族長!紫魚姑娘!”葉琅的話音落下後,衆人再次見禮了!

“諸位口氣了,紫嫣在此還要感謝大家對龍族的支持之恩了!”紫嫣也是抱拳見禮說道!紫魚也是隨同打招呼了!

其實這裏數十人,只有少數幾人因爲有事沒有去龍族,大部分還是見過紫嫣族長的,所以雙方都不算很陌生了!但是對於一身白裙的紫魚還是很陌生的,除了玄狐對其熟悉點外,其餘人一個都不認識!雖然好奇,但是都沒有多問!

“這位是蕭凡兄弟!”介紹完紫魚和紫嫣,葉琅又介紹了一下身邊的蕭凡!

“諸位兄弟好!”這次不等衆人見禮,蕭凡主動打招呼了!衆人也是回禮!

“好了,我今日過來是有事和大家相商!”爲大家介紹完後,葉琅開始說正題了!

“你們都是我葉琅在妖神域一路走來的兄弟,有些事情我不想瞞着你們,還是讓你們知道的爲好!但是僅限於我們這些人知道,誰都不可以泄露出去!”葉琅再次沉聲說道!

“殿主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葉琅話音落下,蔣城憨厚的聲音響起!

“呵呵,很感謝諸位兄弟的信任!我來這裏要告訴大家的只有一件事,我們妖神域裏封印着數量不少的異魔!現在封印快消失了,這些異魔隨時會突破封印出來,異魔的實力你們很多人應該都很清楚!所以我有三件事情要你們答應下來!”聽到蔣城的回話,葉琅輕笑着說道!

“殿主請吩咐!”衆人齊聲回道!

“第一,帶領各自的隊伍加緊操練,玩命的操練!因爲那是在未來面對異魔時保命的基礎!第二件事就是,在我離開妖神域的時間段裏,龍師大小事情都由龍青和玄狐前輩負責!諸位兄弟必須密切配合!第三件事情就是,如果兩年之後我還沒有回到妖神域,妖神殿殿主的位置就由龍青接任!”葉琅一口氣把自己的三件要求說了出來!說完眼神期望的看着衆人!

“嘶!”聽到葉琅的三個要求,衆人心裏暗自一驚!暗自葉琅的描述,事情有點嚴重了,不然不會做這種安排的!衆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營帳裏也是一時安靜了下來!

“殿主的前兩個要求我們都能做到,但是請收回最後一個要求!這個要求我們做不到!”龍青率先回過神來,急忙跪下說道!

“請殿主收回成命!”衆人也是跟着就跪下說道!

“快起來!你們怎麼都不明白我的意思呢?”葉琅一個個的拉起衆人,臉色黑下來,微惱似的說道!

“我們還是按照殿主的吩咐去做吧!”雖然葉琅在惱怒着訓斥衆人,但是大家都感覺不到他真正的怒意,只是有的疑惑的看着葉琅,倒是玄狐想了想後,向大家開口說道!

葉琅的性格一貫是比較沉穩的,不是那種容易衝動之人,像今天這麼重大的決定,肯定是經過深思熟慮後才告訴大家的!這一點,玄狐還是比較相信自己的判斷的!

“那殿主能告訴我們你這是要去哪裏嗎?”聽到玄狐的話音,衆人雖然沒有那種着急的衝動,但是關切之色還是顯現在了臉上,龍青再次開口問道!

“我要去海靈域尋找封印星盤!只有找到了封印星盤才能把那封印的異魔再次封印住!不然讓異魔突破封印出來的話,妖神域將會生靈塗炭,血流成河!無數的黎民百姓都會死於異魔的屠刀下!”葉琅知道不說清楚的話,大家是不會明瞭的,所以沉思了一下後才徐徐開口說道!

“好!我們就聽殿主的,以兩年爲期,如果兩年後殿主沒有回來,我們就去海靈域找你!”葉琅解釋完後,衆人開始熱議起來,有贊成葉琅去的,也有不贊成去的,最後看玄狐和龍青都贊成去,衆人才停下了爭論,龍青代表衆人開口說道!

“好吧,就兩年期限!”看着大家爲了自己安危爭論的臉紅耳赤,葉琅心裏也是很暖,知道不答應他們的話,自己要安心的去海靈域就難了,所以也就無奈的點頭同意了!

“好了,事情都談完了,龍青,你是這龍師的大統領,今天準備怎麼樣招待我們啊?”見事情安排好了,葉琅心裏也是安定了下來,向龍青嬉笑着問道!

“呵呵,我雖然是這龍師的大統領,但是實際上的主帥還是你這個殿主,你好不容易來一次龍師,那總要檢閱一下這支軍隊訓練的怎麼樣啊?檢閱完了,晚上我請在場的諸位兄弟喝酒!”知道葉琅的脾氣,先談正事,正事完了,隨便玩了,所以聽到葉琅的問話後,龍青也是大笑着說道!

“呵呵,好啊!我們好久都沒有和葉兄弟喝酒了!上次喝酒的時候都快忘記了!”聽到龍青說請喝酒,蔣城在後面也是大笑着起鬨道!這高興起來,連葉琅是殿主的事情都忘記了,直接叫喚起兄弟來了!

“好!我們現在去參觀一下你們訓練了這麼久的龍師到底怎麼樣,晚上在狠狠的宰上龍青一頓了!”葉琅也是點頭笑道!

裏面這數十人和葉琅都是有很深厚的交情了,所以聽到葉琅的話音後,衆人齊聲鬨笑起來!氣氛異常的融洽!紫魚和紫嫣也是含笑站在後面,看着這熱血兄弟般的一幫人,特別是葉琅,那裏還有神殿殿主的威壓了?紫魚則是眼神複雜的看着眼前那黑袍少爺,心裏洋溢着一種苦盡甘來的感覺,眼前之人再也不是當年那需要自己以死相護的低能少爺了!試問現在還有誰敢欺負他了?

“走!”在衆人的歡笑聲中,葉琅也是大手一揮,大聲說道!帶着衆人往外行去了! 龍師的正前方,臨時搭建起來的點將臺上,葉琅帶着紫魚,紫嫣坐左手邊,玄狐,蕭凡坐在右邊,鐵柱站在葉琅的身後,正中間坐着龍青!在龍青的主位後面,兩面巨大的鼓在懸掛着!小虎和石柱各自緊握兩個鼓槌在待命着,而爲了誰坐正中間的主將位置,龍青和葉琅推讓了好幾下,最後還是在葉琅的命令下了,龍青才無奈的坐上去!按照葉琅的話說,主將的位置本就應該龍青去坐,自己對這種調兵遣將的事情可不懂,不要在這裏添亂了!

點將臺下,那寬大的演武場上,黑壓壓的軍士們,長槍林立的站立着,數十支隊伍排列整齊,隊伍延伸到了營外!足足有五六萬人!


“石柱,小虎,擊鼓!”在向葉琅請示了一下後,龍青站起身來,向石柱和小虎吩咐道!

“咚!咚!咚!”聽到龍青的吩咐後,兩人揮起鼓槌,穩重而緩慢的擂起來,鼓聲沉悶悠長!

“衆將聽令!”三通鼓聲響過,全場鴉雀無聲!龍青向臺下大聲喝道!

“屬下在!”聽到龍青的大喝聲,站在軍士最前面天雀帶着身後的將領們也是彎腰躬身大聲迴應道!

“今日殿主大人親自過來檢閱龍師!爾等定要賣力演練!以壯我龍師之威!如有怠慢誤事者,軍法處置!”龍青向葉琅抱了下拳,再向衆將發令道!

“屬下明白!”聽到龍青的喝令,衆將也是大聲應道!

“演練開始!”龍青揮手扔出一根紅色令箭拋向天雀,大聲喝令道!

“傳令兵準備!”

接到龍青拋來的令箭,天雀手中的方天畫戟重重一跺,插入地面,高舉着泛着血紅色的令箭大聲喝令起來!

“轟隆隆!”在天雀的喝令下,傳令兵來回奔跑,手中的旗幟揮舞着,數萬的軍士則是來回穿插運動起來,整個演武場灰塵瀰漫,地動山搖聲響傳來!

演武場裏這種運動持續了好大會兒才停下來,瀰漫着的灰塵也是慢慢消失,五六萬的軍士分成了兩支隊伍,相距不過數百米!每支軍隊的正中間都有一人騎着高大的天馬獸!那應該就是這支隊伍的最高指揮官了!指揮官戴着明亮的盔甲,臉上也只露出了兩隻眼睛,看不清楚容貌!而天雀也是騎着天馬獸站在兩支隊伍的尾端監督着!

“擊鼓!”兩支隊伍在各自指揮官的帶領下,虎視眈眈的盯着對方!手中的長槍泛着寒光!副統領天雀慢慢舉起手,往下用力一揮,大聲喝道!

“咚!咚!咚咚!咚咚咚!”隨着天雀的手勢落下,點將臺上的小虎揮起鼓槌,兩長兩短的鼓聲過後,密集的鼓聲驟然響起!

“衝啊!”在密集的鼓聲催動下,兩方的指揮官也是舉起手中的長槍,往前一指,大聲喝道!兩隻軍隊在指揮官的號令下,開始小跑起來,跑了數十米後,大聲嘶吼着往前直衝了!兩支鋼鐵洪流般的軍隊猛然衝撞在了一起!指揮官率先衝上,拼血廝殺!

“少爺!他們不會是真的打起來了吧?”看着這心驚肉跳的衝撞和廝殺,紫魚臉色有點蒼白的向葉琅問道!而紫嫣也是臉色緊張的看着葉琅,想知道這種演練是否只是平常操練,而不是實打實的廝殺!

“想要在未來的戰鬥中活下來,就只有在這種殘酷的廝殺裏接受考驗!因爲現在受傷了還會有人給他們療傷,如果犧牲了也會有人替他們收屍和撫卹他們的家屬!但是面對異魔的時候,異魔不會給他們療傷,也不會給他們留全屍的!”葉琅眼神盯着下方廝殺的軍士們看了會兒後,有點心疼的拍了拍紫魚的小手,臉色無奈的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