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究竟哪裏出了問題?

董憶仔細想着自己在進入劇情試煉後的一言一行,在蠶室之前,自己可以說無可挑剔。

但進入天牢時,自己突發奇想,噁心了一下朱無視。

原本意料中的鞭笞也沒有出現,甚至前八層的天牢都沒有出現紕漏。

但是在進入第九層的時候,卻接連被系統教育。

難道……這個天牢自己不能進去?

可如果進不去的話,自己還怎麼找成是非?

猛然間,他想到一個可能。

之間董憶從懷中緩緩抽出一方白色手帕,然後輕輕掩住口鼻,這才繼續向前走去。

邁出第一步後,系統沒有任何反應!

果然!自己所料不差!

這個時候的太監,已經有了潔癖!

他沒有得意忘形,畢竟現在是在劇情試煉中,自己要儘可能的不讓情緒波動。

不然很容易影響角色的舉止,神態。

來到那塊巨大的石碑後,董憶便沒有繼續深入,他收斂起息,儘可能不讓古三通發現自己的存在。

聽着耳旁傳來的聲音,他發現,古三通此時正在給成是非傳功。

耐心等待片刻後,成是非便將虛弱倒在地上的古三通扶起,有些困惑。

“老前輩,你將武功全部給我,那你有什麼條件沒有?”

古三通微微喘了幾口氣後,年邁蒼老的聲音響起。

“我只有兩個條件,第一,就是你去找一個叫素心的女人,告訴她,我很愛她。”

“第二條,你要幫我擊敗一個人,他的名字是,鐵膽神侯!”

成是非聞言一時間有種心驚肉跳的感覺,他趕緊開口。

“老前輩,幫你捎句話那肯定沒有問題,可你讓我去找皇叔的麻煩,那就恕我無能爲力了。”

說完後,成是非發現古三通沒有應聲,不由試探的繼續開口。

“老前輩?老前輩!”

成是非大着膽子試探了他的鼻息,發現他早已經全身僵硬,沒有任何的生命體徵。

他忽然想起,剛剛老前輩說過,他的舊傷復發了。

滿臉悲慼的在他面前跪下,重重的磕了三個響頭,成是非心情沉重的開口。

“老前輩,我只能盡力去完成你的遺願,盡力。”

“啪啪啪!”

空蕩寂靜的天牢九層內,忽然響起一陣掌聲。

驚得成是非心跳都漏了半拍,緊接着,一道陰冷的聲音傳到成是非的耳中。

“倒是個有情有義的好苗子啊!” “誰!”

成是非趕緊回頭望去,只見一位滿頭白髮,頭戴一頂巧士冠的青年男子出現在他的面前。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非常的危險,尤其是他經過傳功,對外界的感知更是敏銳。

董憶從石碑後走出,看着面前的成是非,輕笑一聲。

“咱家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私自闖入天牢,而且還是天牢第九層,你可知該當何罪?”

成是非聞言心中一驚,雖然他此前沒有真正見識過天牢,但卻經常聽人提及。

裏面關的人,非富即胄,而且大都是惡貫滿盈的大惡人,基本上這裏的犯人是要被處死的。

現在自己闖到這裏,還引起了其他人注意,自己豈不是要身陷囹圄?

“嘭!”

成是非的兩個膝蓋骨重重的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着。

“大哥饒命啊!我上有八十歲的老母臥病在牀,下有嗷嗷待哺的嬰兒夜夜啼哭,如果沒有我,她們可撐不下去的啊!”

看着滿嘴胡話的成是非,董憶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成是非這等的市井小混混,編起瞎話的功夫倒是一套接一套的。

悶哼一聲,制止了他繼續開口,董憶這才沉聲道。

“別拿你那些哄騙三歲小孩子的話來誆騙本督主,咱家就問一句,你想不想知道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

成是非聞言雙眼驀然睜大,眼神中滿是震驚。

他看向董憶,聲音中有些顫音的開口。

“我……我還有父母麼?”

看到成是非果然非常在意,董憶的心中大定,之所以選擇這個時候來招攬成是非。

一來是現在的他剛出場,還沒有被朱無視發現,二來是他的各類武學還沒完全融會貫通,自己有把握擊敗他。

再加上有身世之謎的困擾,自己完全可以讓他對自己俯首帖耳。


董憶的嘴角微微一笑,娓娓道來。

“只要是人,就會有父母,不然,你還能是石頭縫裏蹦出來的不成?”

成是非是又驚又喜,他沒想到被賣到大內來,不僅沒有被尿管裏插羽毛,變成一個太監。

反而還因禍得福,學習了一身本領,更重要的是,自己竟然能找到親生父母!

這麼多年來,自己無時無刻不在想念他們,自己有太多的話想跟他們說。

但是對方會有這麼好心,告訴自己的親生父母是誰麼?

成是非有些機警看着,面前面如冠玉的男子。

“說吧,你有什麼條件,才肯告訴我的親生父母?”

董憶捏着蘭花指食指輕輕一指成是非,笑着開口。

“咱家呀,就喜歡和聰明人講話,想要知道你的親身父母很簡單,只要你爲我所用,成爲我麾下得力干將,本督主自然會告訴你的。”

成是非眉頭一皺,有些奇怪。

“那你一口一個督主督主的,這是什麼意思?”

董憶輕輕一甩袖袍,淡淡開口道:“東廠督主,曹正淳,正是咱家!”

成是非聞言連連後退,一張臉上嚇得也是煞白。


關於曹正淳的傳言,他可是聽了不下一百回,每次不是他心狠手辣,就是他殘害忠良。


他的名聲,一直在民間的風評不好,讓自己幫他效力,那自己豈不是成了他的走狗?

看着臉上陰晴不定的成是非,董憶心中倒是沒有絲毫的擔憂。

如果他願意成爲自己的手下,那自己自然會對他好生款待,可如果他不願意,自己今晚就讓他淨身!

“能進入天牢第九層的,除了正門之外,還有一條地下通道,它是連接蠶室和天牢的唯一通路。”

“若是你不願意,咱家也就只好親自幫你插上羽毛了!”


在原版的劇情中,成是非正是因爲害怕被淨身後,尿管插上羽毛,所以才四處尋找出路。

結果誤打誤撞的來到天牢九層,見到了他的親生父親,古三通。

但現在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朝思暮想的父親,就在他的眼前。

不過現在不是告訴他的最好時機,只有等和朱無視決一死戰的時候,自己再拿出這張王牌。

到時候,新仇加上舊恨,朱無視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

果然,在成是非聽到要插羽毛的時候,整個人更是驚恐萬分。

他哆哆嗦嗦的開口道:“你……你你……你別逼我!我會金剛不壞神功!”

董憶睥睨的看了成是非一眼,嗤之以鼻的開口。

“一生只能用五次而已,每次也只能短短持續半個時辰,咱家這大內有的是無窮無盡的官兵侍衛。”

“你認爲兩個半時辰之後,你還不是砧板上的肉?如果到那時候,咱家可就不會對你這麼客氣了。”

成是非從來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的底牌竟然全部被看透!

而且就這麼赤果果的暴露在對方面前,他絲毫不懷疑,對方有無數的辦法將自己置於死地。

此時的成是非已經頗爲無奈,他忽然覺得活着有些索然無味。

“那你究竟想幹什麼?”

看到成是非終於不再逞強,董憶的嘴角微微一揚。

“很簡單,今日你奉我爲尊,你我二人聯手,一舉剷除鐵膽神侯朱無視的黑惡勢力!”

成是非聽到又和鐵膽神侯有關,不由皺着眉頭開口。

“鐵膽神侯不是濟國安民的人才麼?爲什麼你們一個個都要加害於他?難……”

“哼!”

董憶悶哼一聲,身旁的石碑瞬間炸裂開來,口中冷冷道。

“那是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之後你會知道,爲什麼這麼多人想要讓鐵膽神侯死無葬身之地。”

成是非眼看着自己被逼到了牆角,再加上剛剛那位古三通老前輩的遺言。

他也只好硬着頭皮,給董憶磕了幾個頭。

“小人蔘見督主!”

董憶扔給他一個令牌,隨即揮揮手。

“這個令牌,你可以隨時見到我,如果有什麼特殊情況,可以向我飛鴿傳書。”

“記住!不得向任何人透露你我之間的身份,否則,區區金剛不壞神功咱家還不放在眼裏!”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