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小子,還跑。看你往哪跑,有本事,你穿牆過去!”爲首的小混混也累的氣喘吁吁。指着秦少傑說道。

糟了,這次又要破財遭災了。我的命怎麼就這麼苦啊,父母沒時間管我,找個小女朋友還被別人撬了,還天天遇‘劫匪’。秦少傑又開始新一輪的抱怨。幾個混混也一步步朝他走過來。

就在這時候一個讓秦少傑以後每每想起,都覺得是天籟之音,同時又有點反胃的聲音從衚衕口傳來。

“呔,大膽狂徒,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攔路搶劫,還有,此路是我路過,此衚衕是我走進來。你們若想從此衚衕出去,留下被搶的人來。”衆人回頭。只看一個長相猥瑣,大約七、八十歲的老頭站在他們身後對他們喊話。

“靠”這是包括秦少傑在內的所有人同時喊出的一句話。

“老頭,這沒你的事,別多管閒事啊,老都老了,別臨老鬧個晚節不保。哥幾個也不想欺負你。”

老頭沒有搭幾個混混的話,而是看着秦少傑,滿意的點點頭,說道

“這位小哥,貧道看你骨骼驚奇,相貌不凡,是修行的奇才,貧道欲收你做關門弟子,你意下如何?”

“你…”秦少傑和小混混又是同時說出一個字。

還沒等往下說,就被老頭打斷。


“哦,你是擔心學費問題吧,沒關係,不要學費的,嘿嘿,不要的。”老頭猥瑣的笑着。

“不過呢,只要願意把身上所有的錢給我,讓貧道吃點好的,喝點好的。貧道也就心滿意足了,還順帶着幫你趕走他們”

老頭剛說完。其中一個小混混不願意了“老頭,你這是搶生意啊,不怕見血啊!”老頭只是嘿嘿的笑着,看着猶豫的秦少傑不說話。

我靠,老子真是倒了血黴了,這還不是一夥搶了,都快TM組團了。

那老頭說可以幫我。誰知道是真是假。不過,反正又不是第一次被搶了,不如就就信這神棍一次。

想到這裏,秦少傑忙對老頭說道“喂,老頭,我答應你,錢全給你。”

嘿嘿.老頭又是猥瑣一笑,也沒說話。突然就動了起來。

只見一陣風掠過,幾個小混混全都倒地一動不動。

“你..你..你”秦少傑看得目瞪口呆,指着老頭問“你..你把他們殺了?”

“別擔心,貧道不殺生的,他們,只是暈過去了,同時,這段時間的記憶也被我抹掉了。嘿嘿,怎麼樣,不錯吧,想不想學!”


秦少傑心裏一驚.暗道,我靠,還真是修真啊。這我要是學會了,還不是天下美女都瘋掉,哭着喊着讓我泡!

不得不說,我們的宅男同學,平時最大的理想就金錢和美女。咳咳,好吧,按照他的話來說,這叫事業和愛情。

“那個…師傅..”

“哎,好好,好徒兒。沒想到貧道活了幾百歲,到現在才遇到你這麼一個天生經脈全開之人。又擁有天丹的人。哈哈,貧道得此一徒,不枉此生了!”

秦少傑鬱悶了。我話還沒說完。你就答應的這麼痛快。

“那個..師傅啊,修真是神馬東東?難道就是月圓之夜會變身,還會偶爾發幾個衝擊波的那種?”

“額。。混蛋玩意兒,你就是個被漫畫毒害的產物。修真,懂嗎,是修真。不是小悟空。”老頭氣的直跳腳。

不得不說,秦少傑童鞋還真是被漫畫毒害的產物。現在網絡這麼發達,被稱爲快餐文學的網絡小說比比皆是。可他就對漫畫情有獨鍾,小說?對不起,不愛看,看不懂。

正琢磨着修真是神馬東東的秦少傑被老頭打斷了思想。“好了,我跟你說,修真是通過不斷的修行,來取得身體上的進步,這是最簡單的理解。還有,小子,你記住。貧道道號逍遙子。乃天門門主。從此,你便是我的徒弟了!”

“哦,師傅在上,請受徒兒秦少傑一拜。”秦少傑也不懂什麼天門地門的,學者古時候拜師的樣子,腰一彎到底。

“呵呵,起來,起來,好徒弟,好徒弟啊。今天時日已晚.明日早些來這裏,爲師給你具體講講修行”

秦少傑道“好的,師傅,我就先走了。明天一定早來。”說完。轉身就走。

“等等,好徒弟啊…你看。這個錢的事..爲師下山已久,饞酒饞肉,卻沒錢,這個…嘿嘿。你之前答應我的。。”

我靠。你都是我師傅了,還想着這茬。秦少傑無奈,只好掏出二百快錢遞給逍遙子。逍遙子卻不接,隨即說道“好徒弟,你忘了,你剛纔說全給我的。嘿嘿”

“啊…”秦少傑傻了,貌似自己剛纔真的答應了…悲催啊。

無奈.秦少傑只要把身上所有的紙票加硬幣,一共1264塊5毛錢全交了上去。。

“嘿嘿,好徒弟,明日早些來,爲師先走了”說着,身影一閃,便消失了。只留下秦少傑一人原地嘆氣

“TNND,這代價也太大了,還不如被他們搶呢,也才500塊錢。這下好。一個月的零花錢全沒了。”說着看了看躺了一地的混混,無奈的邁開腿,向家裏走去。

PS:新書《紅顏保鏢》已上傳,直通車地址:17k.com/book/791258.html 在學校無聊的度過一天,下午提早逃課跑出來的秦少傑,直奔小路而去。要說秦童鞋也不是很熱衷修行。他在乎的是那種神乎其神的功夫,好吧,暫且就叫功夫吧。既然“學費”都交了,那就不能浪費了。

秦少傑是獨生子,父母都是做服裝批發生意的。平時起早貪黑。到也能賺到不少錢。從他們每給月都給秦少傑1000多塊錢的零花錢上就能看的出,但是不怎麼管秦少傑,也對秦少傑的成績不報什麼希望了。因而導致秦少傑的自暴自棄和走上了廢物加宅男的路線。

轉眼間到了小路附近的小樹林,發現老頭正在等着他。

“師傅,我來了,教我飛吧!”

秦少傑看着老頭真誠的說。

“跑還沒學好。就想飛了。”老頭沒好氣的說道。

“好了,今天我就教教你什麼叫修行,還有修行界的規矩。”

“少傑,你記住,我們的門派叫做天門,兩百年前,跟蜀山,武當,少林,都是其名的大派。你師傅我呢,就是現任天門門主。自從兩百年前,我的開山弟子,也就是你的師兄,急功近利,被魔道所利用,進而遁入魔道,又受了魔道的挑唆,返回天門,殺我天門弟子數百人,從此消失不見,爲師從小將他養大,也不知道魔道中人怎麼挑唆他,他居然做出如此孽障之事。哎。。”

說到這裏,逍遙子不禁嘆氣。

世事無常,逍遙子到現在也沒想明白,自己從小帶到大,自己待他親如子侄的大徒弟,爲何會變成這樣。

“那個…師傅啊,過去的就過去了,以後我要是看到他,就爲咱們天門報仇!”

秦少傑看老頭神情有點恍惚,連忙說道。靠,自己交了錢的。您就別追憶過去,暢想未來了,還是先教我吧。

“好了,爲師沒事,但你切記,如果以後你遇到他,不可殺他,制服帶回來就好,他欠爲師一個交代!”

“記住了,師傅。”秦少傑如是答道。

“恩。記住就行,繼續跟你說。修行呢。分爲十個階段, 練氣 築基 金丹 元嬰 雷劫 肉仙 散仙 金仙 仙帝 仙尊”

“你天生擁有天丹,也就是說,你再結丹期會很容易,而且,內丹也別其他人結實,修行之快也不是尋常修行者可比的。爲師今天就助你打通全身筋脈,你就可以達到練氣頂峯,好好修煉一段時間,就可築基了!現在去你家裏吧。”

秦少傑帶着逍遙子來到家裏。由於父母還在忙生意。這個時候是回不來的。 所以,家裏還是比較安靜的。

來到秦少傑的臥室,逍遙子對秦少傑說到“現在你脫去上衣,在牀上盤腿坐好,爲師助摸打通全身經脈。”

秦少傑依言盤腿坐好,逍遙子隨即坐到他身後,真氣在雙掌間噴薄而出,隨後雙掌抵在秦少傑後背,磅礴的真元開始進入秦少傑的體內。

秦少傑只感到一股炙熱的能量進入自己的身體,有點難受。就要睜開眼看,只聽逍遙子說道。

“閉上眼,放鬆,讓真元進入你的體內,衝開你的經脈,切記,放鬆,不要有雜念。”

秦少傑只好放鬆身體,忍受的那股炙熱。

逍遙子渾厚的真元在秦少傑體內衝擊着他身上所有的經脈。秦少傑雖然難受。卻也倍感無奈。但是想到以後自己也是傳說中的神仙了。也就忍了,任憑真元在自己體內行走。

就在秦少傑都快要睡着的時候,只聽逍遙子道。

“少傑,好了,爲師已經助你打通所有經脈,你現在,已經是修行界的一員了。以後切記勤修煉,少惹事。”

“呃…師傅,我就感覺身體輕了許多,還有身上這一身黑泥和惡臭。。難道,神仙全是這個味道?..”

“你啊,你還是先去洗個澡吧,你身上的這些黑泥,是你體內的毒素而已,現在都排出來了,你先去洗洗,然後爲師傳你一套功法。”

秦少傑也是這麼想的,自己再宅,也只不過是放假的時候喜歡睡懶覺,起牀不喜歡疊輩子,然後悶在屋裏拉上窗簾,守在電腦前看動漫。且道是,白天與黑天一色,內褲與襪子齊飛。這都是在他的忍受範圍之內,但是現在身上這股子臭味,他實在是忍受不了,想到這,趕快奔向衛生間,瞬間將自己扒了個乾淨。

逍遙子一直等到他洗完澡出來,纔對他說。

“少傑,現在爲師傳你本門的至尊功法,混元真氣。這是一套練氣的方法,不要小看它,任何修行人,厲害之處不是在於他的招式和法術,也不是看他出自哪個門派,只是看他的真元有多雄厚,真元雄厚,法術你才能駕輕就熟。”

說着,一字一句的開始傳給秦少傑。

秦少傑聽的雲裏霧裏的。也不知道什麼意思。什麼五行,陰陽,丹田,逆運之類的。他壓根就不懂。可等逍遙子說完。他卻驚奇的發現。自己居然一字不差的全記住了。

“師..師傅,我這記性…可..怎麼就全記住了呢!”秦少傑不明所以,只好問逍遙子。

逍遙子看着秦少傑微笑着解釋“你是修行人了,全身奇經八脈全開,自然能全記得住,而且,還是過目不忘,爲師都說過了,你是天生天丹者,做什麼都比別人快。”

“混元真氣一共分爲6層,爲師現在教你第一層。以後的,就靠你自己慢慢領悟了。”

“盤腿坐好,凝守心神,心靜。現在,從丹田提氣,然後慢慢的引導真元走向你身體的各個經脈,記住,要慢。最後再返回丹田。”

秦少傑按照逍遙子的方法試着開始運行真元,開始幾次始終不成功,慢慢的。感受到了真元的存在。一點一點引導着開始走向經脈。


這就是所謂的小週天了。小週天,本指地球自轉一週,既晝夜循環一週;後經引申,被內丹術功法借喻內氣在體內沿任、督二脈循環一週,即內氣從下丹田出發,經會陰,過肛門,沿脊椎督脈通尾閭、夾脊和玉枕三關,到頭頂泥丸,再由兩耳頰分道而下,會至舌尖,與任脈接,沿胸腹正中下還丹田。因其範圍相對較小,故稱小週天。又稱子午周天、取坎填離、水火既濟、玉液還丹等.

真元運行中,也在同時拓寬經脈。秦少傑此時感覺全身毛孔全開。全身舒服異常,直到運行了30個小週天後,才慢慢睜開眼睛。感覺身體輕了不少。也異常靈活。

看向窗外。天色已經全黑了下來,一看時間,居然已經是晚上九點了,此時,逍遙子已經不在身邊了,圍着屋找了一圈,也沒見逍遙子。秦少傑只好跑到廚房,自己找吃的。

從冰箱裏找出一包不知道什麼時候買的麪包。正要吃。突然想起父母馬上就要回來了,而且,他屋裏還殘留着那種味道。。

呃…是身體排毒的惡臭味。想歪的同學,去面壁。。嘿嘿。


想到這,頓時一驚,這讓老爸老媽知道了還不嚇死。立刻跳了起來。這一跳可不要緊,直接奔天花板而去。

咣……真是..迴音繞樑三日,滔滔不絕,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

坐在地下,秦少傑看着天花板和自己的雙腿發呆。..我靠,我這是咋了,咋還飛起來了。隨後想到,自己是修行人了。又練了混元真氣,剛纔情急之下,立刻跳了起來,用了真元。才撞到天花板上的。

“靠,這還了得,難道我這就能飛了?”一骨碌從地上爬起來,自言自語道。“不行,得找個地方試試。嗯,現在,馬上,立刻!”說着,穿好衣服,跑出家門,直奔三年前的滑鐵盧之地,而且滑到現在的小路。


此時已經快十點了, 夜黑風高。路無行人的,正是。。咳咳。。正是試驗的好地方。

想着,秦少傑就運行真元。一個跳躍。隨而發現,自己居然一跳跳了2米多高。還向前跳了有5米遠。這還了得,雖然沒飛多高,但也聊勝於無,很多人還不能這樣呢。

秦少傑童鞋的內心開始膨脹.膨脹.再膨脹。然後,毅然的決定,到樓頂上,學蜘蛛俠。。

樓頂上的秦少傑看着樓與樓之間黑漆漆的街巷。一個助跑,緊接着飛身而起。然後驚喜的發現。自己真的會飛了。得意忘形的他。那真是越跑越興奮,在樓與樓之間狂奔,跳躍。感受着這種美好的感覺。

“哈哈哈哈,老子以後不是廢物了,不是宅男了,美女們,從此本大帥哥就要來來拯救你們空虛的心靈了!哇哈哈哈”秦少傑站在樓頂大笑。也就是樓頂沒人。不然,他就要入住不正常人類研究中心了。

跑夠了,跳夠了,秦少傑也準備回家了。正原路返回,不想,對面一座樓的頂樓。有一個小姑娘正爬在窗戶看外面。發現了秦少傑,隨後指着窗外驚奇的大喊“媽媽,媽媽,快來看蜘蛛俠啊!”

“哪裏有蜘蛛俠,蜘蛛俠是M國的,不在咱們華夏的。寶貝,快去洗洗睡覺。”

“那媽媽,咱們華夏會飛的是什麼呀!”小姑娘天真的問道。

“是神仙。。”

“哦..媽媽,媽媽,快來看神仙啊!”

咣噹,秦少傑一個落地不穩,直接連滾帶爬的撞到樓頂的水箱上。

靠, 被發現了,會被滅口,快跑。說着,消失在黑夜中。 我要上學校,天天不遲到,愛學習,愛勞動,長大要爲人民立功勞!

也許是可憐的秦少傑童鞋被壓迫的時間太長了吧,在昨晚修煉小有成果之後激動的一晚上沒睡着,一早上學,心情還在膨脹階段,連小時候的兒歌都翻出來唱了,可見他以前的日子多麼不順心。

用秦少傑童鞋的話說就是:自從咱開始修行,腰不酸了,腿不痛了,上樓也有勁了,記憶力還提升了,以前是盼着放假,現在,嘿,就想上學!

紅峯二中是紅峯市最好的高中,重點高中,升學率可謂高之又高,許多家長都以自己的子女在二中上學引以爲傲。秦少傑也不知道初中中考的時候中了哪門子邪,比出門踩狗屎還走運,居然考上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可在這個人吃人,天才追天才的重點高中,他就不行了,上高一的時候還好。可自從他所謂的“初戀”被一個有錢的“鋤頭”挖了牆角之後,他也就不在意成績的問題了。

“秦少傑”剛走進樓道,就聽身後有人叫他。不用回頭,都知道叫他的是他們高三.四班的班長薛丹。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