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均冷笑一聲,心道:“你還能撐住十分鐘就有鬼了!”

此時李雅婷正在看着地形圖,對於一個職業殺手來說,行動之前,都是要掌握這些資料的。

豪情酒店非常寬廣,即使頂樓也是如此,房間就有幾十間,因此李雅婷和舒均進來也沒有被發覺。

而所以高層的資料陳鈔票等人早已掌握。

舒均剛剛殺掉的人是羅龍的侄子,至於那女人是什麼人舒均就不知道了。

隨後李雅婷看了看對面,兩人退走,不久後兩人便繞到了樓梯口,此時,龍魂幾十人堵在門口,陳鈔票帶着天煞門的人正在對龍魂的人展開猛攻。

但陳鈔票衝了兩次都被堵回來了。

並且他的身上也掛了彩。

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了,其中有B級武者的存在,而且其中十多個都是C級武者。

此時舒均兩人已經到了龍魂所有人的身後,但可笑的是,那些人居然沒有發現舒均兩人的存在,注意力還在陳鈔票等人的身上。

舒均和李雅婷兩人右手往腰間一摸,寒光一閃,一柄軟劍從腰間拔了出來,隨後兩人飛速邁步衝向龍魂的人。

就在兩人靠近龍魂的人五米的左右的時候,有人轉身看到了兩人,隨後便大叫道:“有人!”

但現在已經晚了,他在叫完之後就倒下了。

隨後李雅婷與舒均兩人直接展開了屠戮。

這段時間兩人天天和卡特琳娜在一起,因爲有卡特琳娜的指點,兩人的實力都比以前提高了一些……

隨後龍魂陣腳大亂。

陳鈔票也知道了李雅婷和舒均已經動手了,旋即發動猛烈攻勢。

頓時龍魂的人瞬間潰敗,原本堵在這裏的人,都毫無懸念的倒在了地上,但也有幾人機敏,率先退走了。

之後陳鈔票轉頭看向聶遠道:“你帶着兄弟們撤!”說着便從腰間摸出了兩把手槍。

聶遠點點頭,旋即便組織撤退。

而陳鈔票,譚智方,譚樂春,周軍,蘇飛……一共十人留了下來。

最後一役,不在是火拼,而是殺人。

殺人,一定是要用槍的。

傷人,纔是用刀…… 陳鈔票十三人都拿出了手槍。

“他們在哪兒?”

陳鈔票笑着問道,臉上滿是自信的笑容,因爲已經勝券在握了,羅龍此時只是垂死掙扎而已。

只要殺了羅龍等人,龍魂自然土崩瓦解。

“在那邊的會議廳內!”李雅婷指了指羅龍等人存在的方向道。


陳鈔票微微一笑,拿着槍便走了出去,此時他的身上已經沾滿了鮮血,有別人的,也有他自己的。

但他整個人都處於亢奮狀態,雖然受傷,但是對於他卻沒有多大的影響。

不多時,陳鈔票等人便來到了會議廳附近。

李雅婷看了看地形圖,旋即便開始用手語指揮陳鈔票等人。

此時會議室內很安靜。

安靜得落針可聞,好像沒有人在一樣。

但陳鈔票知道羅龍等人再裏面,因爲他沒有受到羅龍等人從窗戶逃跑的消息。

爲了避免這點,陳鈔票早就安排好了人看守。

隨後陳鈔票等人便把會議室圍了起來。

片刻後,“砰!”一聲槍響響起。

陳鈔票雙手握拳,悍然打出……

“砰!”一聲悶響,拳頭打在了牆上……

“轟!”一聲轟鳴,牆壁直接讓陳鈔票打出了一個窟窿,但杯具的是陳鈔票的手骨折了……


麻痹……

那麼硬?

陳鈔票在心中狂罵,一般的牆壁,他打穿以後毛事兒沒有,但是打穿這牆壁卻讓他骨折了……

由此可想,這不是一般的牆壁。

而陳鈔票也不是一般的陳鈔票,是超級陳鈔票。

就在陳鈔票打穿牆壁的同時,舒均和李雅婷也行動,三面牆壁被打穿,當然舒均等人不可能像陳鈔票那麼杯具,手壓根兒就沒什麼大事兒,最多就是蹭破了皮。

打穿牆壁後,陳鈔票一個翻滾,滾進了會議室,隨後便看到了十多人。

十多人手中都拿着槍,埋伏在門背後,但他們埋伏錯了。

羅龍等人都特麼以爲陳鈔票等人會撞門進來,可是他們卻沒有想到陳鈔票等人居然如此彪悍,直接把牆打穿了。

由於牆被打穿了。

陳鈔票等人滾進來了。

所以,羅龍等人註定悲劇了……


“砰砰砰砰……”一陣槍響……

羅龍等人身體不斷顫抖……

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打成篩子……

而陳鈔票等人也輕鬆的取得了勝利……

那麼簡單就完事兒了?

陳鈔票都覺得有些不真實。

那些人倒下以後,李雅婷拿着手槍過去補槍。

沒有死透的,自然是要補一槍的。

因爲這個會議室內的人,沒有一個能活,這些都是龍魂的高層。

李雅婷補槍完畢,也把人頭清查了一遍。

甜妻當道:總裁中了我的毒 ,除了一個叫汪嵩的,其餘全部被殺。


之後陳鈔票等人果斷撤退。

就在他們剛剛下樓的時候,龍魂的援軍來了。

與此同時,警方也來了。

陳鈔票等人當然不可能在此地逗留,打翻龍魂幾人,上車直接離開……

坐在車上陳鈔票也不禁驚呼,舒均的車技沒話說,簡直就像拍電影一樣,那技術,要多騷,有多騷,卡特琳娜想要在這方面閉上舒均都差了一截。

原本追逐陳鈔票等人的警車和龍魂的人,在半個小時後,就讓舒均甩掉了。

隨後陳鈔票等人換了一輛車,安全回到CD市。

而就在陳鈔票結束一切的時候,陸翔在QX市的一切也結束了。

最終的結果和陳鈔票一樣,完勝……

不過他卻比陳鈔票還舒坦一些,因爲卡特琳娜的存在,以及邪風組和影流的人大半都他這邊,所以完事兒得比陳鈔票早。

兩幫人回到CD市之後,無一例外都進了醫院,頓時原本天煞門有些冷清的醫院瞬間熱鬧了。

傷病員多了幾百個……

這一戰,幾乎所有人都受了傷,還死了幾個人,四十五個受重傷。

此時,陳鈔票正在停屍間看着身前的七具屍體,隨後鞠了一躬,心情有些沉重。

從某一種定義上來說,陳鈔票纔是他們生命的終結者……

但陳鈔票也沒辦法,他要往上爬,所以就必須踩着屍骨前進,無論是別人的,還是自己的,都要踩……

上位者都是在屍山血海中前行的,而陳鈔票早就瞭解到了這點,他也做好了準備。

一個仁慈的人,註定成不了大事。

而陳鈔票不是一個仁慈的人,但他是一個有良知的人,但他能做的也只能照顧這些人的一家老小,每年給他們送禮,送錢……

除了這些,他什麼都不能做。

“把他們的資料掉出來,我去他們家裏看看!”陳鈔票嘆了口氣對着身旁的陸嵩說道。

陸嵩點點頭,隨後又道:“接下來怎麼辦?”

“繼續收人,吞併QX市和YX市! 諸神之座 ,陸翔去QX市,你去QX市!帶上宋遠航他們,讓他們瞭解一下如何處理這方面事物,我去這幾個兄弟家裏看看!”陳鈔票道,他並不是要當甩手掌櫃,而是他覺得別人都爲自己而付出了生命,身爲老大是一定要去看看的。

並且陸翔等人也需要成長,畢竟在未來,他們都需要成爲獨當一面的人物。

在陳鈔票的想象中,周軍等人好像都不太喜歡動腦子。

但在這套路上必須要學會動腦子。

武力必須有,但智謀更重要。

“明白!”陸嵩說道。

隨後陳鈔票又和陸嵩說了幾句,之後纔去查看身體。

陳鈔票此次受了一些刀傷,也有內傷,但都不太嚴重。

一直到所有受傷的人都看完了,最後才輪到陳鈔票。

當然如果他想的話,他完全可以第一個看。

但陳鈔票沒有,而是等着所有受傷的兄弟看完了,他纔去檢查治療。

那些在過道內已經包紮好的傷員,看着陳鈔票骨折的手,心中都有些感動。

骨折不痛是假的, 願者上鉤 ,可想其疼痛,但陳鈔票卻硬生生扛了如此之久,還讓所有兄弟看完以後,他纔去治療。

不少人心中都暗歎自己跟對人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