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豐茂此時心裏也有些發憷,強笑道:“蠱大師言重了,我們花家雖然有些勢力,但也不可能威脅到您不是?”

“我沒說你們花家多厲害,我是說你們死在這裏,處理屍體比較麻煩,我養的這些小寶貝嘴叼,喜歡吃活人,要是死了,它們可就不吃了。”蠱大師的聲音再一次傳來,就連花豐茂都不知道該怎麼接了。 蠱大師看到花豐茂兄妹如此反應,又發出一陣怪笑,“不嚇唬你們兩個小娃了,說吧,這次找我來有什麼事?”

花豐茂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想請蠱大師出手,幫我們除掉一個敵人。規矩我們都知道,您有什麼要求儘管說,不管是錢還是別的東西,我們都會想辦法。”

“你們要對付誰?”蠱大師又問。


“丁牧,十八歲,表面上看只有先天修爲,但實際上很可能已經超越了武道宗師的極限,在他身邊還有一男一女,修爲都不比武道宗師差。這是他們三個的照片。”花豐茂把手機遞過去,藉着手機屏幕上的光芒看了蠱大師的臉一眼,卻被嚇得倒吸一口涼氣。

“怎麼?小娃有被老頭子給嚇到了嗎?”蠱大師冷聲問道。

“沒!沒有!”花豐茂急忙否認,剛纔看到的那副容貌卻在他腦海裏揮之不去:乾枯發黑的臉,兩個眼窩深深陷進去,一雙眼睛竟然還帶着暗紅色的光芒,更可怕的是在蠱大師的嘴裏,竟然還爬着兩隻紅色的蜈蚣!

就算花豐茂早有準備,在看到蠱大師這副容貌的時候,也被嚇得不輕。

“小娃不實在,老頭子就是這副不人不鬼的樣子,嚇到你纔是正常的,難道你覺得老頭子還不夠嚇人?”蠱大師又道。

“這……”花豐茂額頭冒汗,卻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應對了。

花風雪沒有看到蠱大師的容貌,多少還能保持一些冷靜,說道:“蠱大師修爲高深,稍稍露出一絲氣息,就不是我們能抵擋的。”

“對!對!蠱大師您修爲高深,您一個眼神,就讓我覺得遍體生涼。”花豐茂急忙說道。

蠱大師看向花風雪,“你這小娃倒也不錯,不如就留在我身邊,怎麼樣?”

花風雪懵了,大腦一片空白。

這個房間裏遍地都是毒蟲,讓她留下來,還不如殺了她!

花豐茂心思急轉,“小妹資質不足,恐怕難入蠱大師法眼,還請蠱大師先看看這次的目標,我們已經準備了厚禮……”

“厚禮什麼的就不用了,我只要這個小娃,你能做主嗎?”蠱大師把花豐茂的手機扔了回來。

“這個……”花豐茂回頭看向花風雪,花風雪回過神來,露出乞求的神色,“哥,別!我不想留在這。”

“蠱大師,小妹資質愚鈍……”

“愚鈍不愚鈍是你說了算的嗎?”蠱大師語氣轉冷,從房間的各個角落傳來沙沙的聲音,明顯是有不少毒蟲正在靠近,嚇得花風雪面無血色,往花豐茂身邊挪了挪,小聲道:“哥,我怕,別丟下我。”

面對滿屋子的毒蟲,花風雪再也不復花家千金的威風,與普通女人無異。

花豐茂嚥了咽口水,“蠱大師,我們……”

“想好了再說。”蠱大師的聲音中伴隨着咀嚼的聲音,花豐茂想到剛纔看到的那一幕,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我,我……”

“我什麼我!花都花家的人,就這麼囉嗦嗎?”蠱大師咕嘟一聲把嘴裏的東西嚥下去,“丁牧不過是超越了武道宗師極限的高手而已,我給你一隻蠱蟲,讓武道宗師高手服用,不僅可以完全將其控制,還能大幅度提升實力,殺死超越武道宗師極限的高手易如反掌。一隻蠱蟲,換你妹妹,如何?”

“不要!哥!不要!我不要留在這裏!”花風雪快要崩潰了,死死抓住花豐茂的胳膊不肯鬆手。

如果早知道來這裏會遇到這種事,就算打死她,她都不過來!

和如今的情況相比,在丁牧那裏收到的委屈,算得了什麼?

“小娃,你覺得你還跑得了嗎?”蠱大師那帶着暗紅光芒的雙眼注視着花風雪,花風雪就覺得自己的雙眼被吸住了一般,根本挪不開,下意識地抓緊了花豐茂,指甲幾乎都要嵌進肉裏。

花豐茂吃痛,頃刻之間想明白如今的局勢,用力扒下花風雪的雙手,把她推開,“小妹能入蠱大師的法眼,是她的榮幸。”

蠱大師又發出一陣怪笑,“小娃不錯,連自己的妹妹都能出賣,這隻蠱蟲是你的了。”

花豐茂接住蠱大師扔過來的蠱蟲,看了一眼,只有指甲蓋大小,紅色的,團成一團,若是不注意還以爲是一顆藥丸。

拿到蠱蟲之後,他不敢有片刻停留,慌忙離開蠱大師的房間,他真的是一刻都不想留在這裏了。

當他走出房間的那一刻,聽到了沙沙的聲音,隨後就是花風雪的慘叫。

這種慘叫不是那種受傷、感受到疼痛之後的慘叫,而是充滿了恐懼、絕望、怨恨的慘叫。直到花豐茂走出去十多米,花風雪的慘叫還沒有停止。

“花豐茂,我恨你!!!”

伴隨着花風雪最後這句充滿恨意的叫罵,房間裏終於沒有了動靜,花豐茂的神色慢慢變得堅定,“小妹,委屈你了!等我在家族有了足夠的話語權,一定會想辦法給你報仇的!”

同一時間,蠱大師發出一聲不屑的怪笑。


報仇?


呵呵!

此時的花風雪已經倒在地上沒了動靜,蠍子、蜈蚣、蠕蟲等各種各樣的毒蟲在她身上爬來爬去……

……

馮震現在很鬱悶,他本以爲憑藉江南區武者協會的名頭,加上夏躍斌和丁牧之間的關係,邀請丁牧加入武者協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沒想到對方竟然拒絕了。

他已經知道了丁牧有一個華北區武者協會榮譽徽章的事,但他就是想不明白,華北區武者協會不過有兩名武道宗師坐鎮,而且修爲並不高,遠遠比不上有七名武道宗師坐鎮的江南區武者協會,爲什麼丁牧寧願加入華北區武者協會,也不願意加入江南區武者協會?

帶着這個疑問,他撥通了曲罡的電話,也許,應該多瞭解一下丁牧,然後再決定用什麼辦法去拉攏丁牧。

差不多十秒之後曲罡接了電話,“喂?馮會長?”

“嗯,是我,曲會長,我想問一下加入華北區武者協會的丁牧,是什麼來頭?”

“丁牧先生?”曲罡的語氣有些緊張,“他怎麼了?”

“沒什麼,丁牧來到江南市了,我想讓他加入武者協會,但是他沒有答應,你有什麼辦法嗎?我可是看到他拿着你們華北區武者協會的榮譽徽章了。”馮震解釋道。

曲罡鬆了一口氣,說道:“想讓丁牧先生加入你們江南區武者協會?這件事我還真幫不上忙,唯一能給你的勸告就是:不要去探究丁牧先生的祕密,想辦法在不知不覺中拉近你和丁牧先生之間的關係,或許還有一些希望。”

“……”馮震無語,這麼玄乎的嗎? 巫穹是在第二天回來的,而且還是被健身房的女老闆開車送回來的,這讓丁牧不得不感慨巫穹的身體對四十歲的女人真的是擁有極其強大的吸引力,要不然該怎麼解釋連續兩個這個年齡段的女人淪陷?

沈羽芝也如願應聘到了江南大學體育老師的職位,等丁牧開學,她將會正式開始上班。

孔升和葉清凌都買了房子,不過手續還沒有辦好,只能住在酒店裏。

丁牧拒絕加入江南區武者協會之後就沒什麼事可做了,每天除了吃飯就是睡覺,只有在特別無聊的時候纔會修煉巫人功法。

經過上次的厚積薄發之後,巫人功法的修煉並沒有取得多少進展,除非丁牧認真起來。

相比丁牧這邊沒什麼動靜,巫穹得到巫人功法之後就沒有放棄過修煉,如今已經從皮肉境進入了筋腱境,開始強化修煉全身的筋腱,獲得更強的力量和爆發力。

沈羽芝和袁夜修煉混元功有了一些效果,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但丁牧能感覺到她們體內的氣息比之前更加渾厚了一些。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距離開學還有一個星期,已經有學生來到學校報道了,丁牧也打算先去報道,省得等人多了還要排隊。

叫上孔升和葉清凌,三人一起去江南大學報道,當他們拿出錄取通知書的時候,着實讓接待的老師驚訝了一番:一個高考狀元,兩個分數甚至可以考上京都大學的學生,竟然都選擇了江南大學?

這在往常根本就是不敢想的事情!

好在負責招生的李元珊老師就在旁邊,看到丁牧、孔升和葉清凌之後急忙走過來,“丁牧同學,歡迎!歡迎!還有孔升同學,葉清凌同學,歡迎你們進入江南大學!”

丁牧微微點頭,並沒有和李元珊繼續寒暄的意思,李元珊也知道丁牧的脾氣,並不在意,用最快的速度幫丁牧他們辦好了手續,又親自帶着他們去了宿舍,一切安頓好之後才離開。

丁牧對宿舍什麼的根本不在乎,只是認識一下路就算了,反正他也不打算住在宿舍裏,一個人住在外面還方便;不過孔升和葉清凌就沒有他這種想法了,在他們看來,宿舍是大學生活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沒有宿舍,沒有舍友,大學生活還完整嗎?

所以他們兩個帶着行李去了宿舍,打算至少在宿舍裏住一段時間,和舍友認識之後再決定要不要搬出去住。

丁牧閒着無聊,在江南大學裏閒逛,發現江南大學還挺大,佔地面積將近三百萬平方米,宿舍樓、教學樓、實驗樓、圖書館等等建築超過了三十棟,充分顯示出了華國重點大學的風貌。

更過分的是在江南大學九號教學樓後面有一個人工湖,人工湖後面還有一座假山,假山上有人工種植的各種樹木,景色優美,每到傍晚的時候,不知道多少學生要在這裏約會,製造了多少浪漫。

丁牧順着小路往假山上走,這個時候還沒有開學,只有少數留校的學生,所以假山上並沒有多少人,顯得很安靜,但是當丁牧走到半山腰的時候,一個人影突然出現在丁牧面前,一股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

看清來人之後,丁牧忍不住皺起眉頭,“馬鼎?”

突然出現的人影正是馬鼎,不過此時的馬鼎已經和丁牧之前見過的馬鼎完全不一樣了:面色發白,眼神陰冷,一舉一動都讓人感到不舒服。

馬鼎的雙目中閃過一道暗紅的光芒,遠在兩廣區西南深山中的蠱大師突然睜開雙眼:你就是丁牧?有點意思。

在那一道暗紅色光芒閃過的時候,丁牧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暗自提高了警惕。

花豐茂從蠱大師那裏拿到蠱蟲之後當然不可能自己吃,只要他的腦子沒有坑,就能想到這個蠱蟲必然不一般,就算能夠提升實力,肯定也是有後遺症的,所以他早就決定了要讓馬鼎吃這個蠱蟲。

根據蠱大師的說法,蠱蟲可以讓武道宗師擁有輕易斬殺超越武道宗師極限高手的實力,那麼馬鼎吃了之後,豈不是更加厲害?對付丁牧就更有把握了。

更重要的是,吃了蠱蟲之後,馬鼎將會完全聽從他的控制,不再需要花風雪示好。

完全聽話的馬鼎,纔是花豐茂想要的。

馬鼎不傻,相反,他很精明,在花豐茂拿出蠱蟲的時候他就從蠱蟲中感受到了極爲可怕的氣息,對花豐茂做出了提防,但是他卻沒想到花豐茂竟然暗中給他下藥,趁着他昏迷的時候,強行讓他吞下了蠱蟲。

吃掉蠱蟲之後,馬鼎雖然感覺到了自己的修爲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但他對花豐茂並沒有任何感激,因爲他知道自己徹底淪爲了花豐茂的工具,所以對於花豐茂,他只有怨恨。

他幫着花豐茂做了這麼多事,沒想到竟然落得這樣一個結局,如果不是不能反抗,他絕對會第一時間殺死花豐茂!

這次他是聽從了花豐茂的指揮來這裏殺死丁牧,在看到丁牧之後,他心裏的怨毒再一次變得不可遏制。

如果不是丁牧幾次三番破壞他們的計劃,花豐茂怎麼可能給他吃蠱蟲?

如今他修爲大增,就先拿丁牧開刀!

想到此處,他發出一聲冷哼,“丁牧,這一次,你死定了!”

隨即調動體內的真氣,凝聚出來一柄紅黑相間的短劍,對着丁牧的咽喉刺過去!

丁牧在感受到馬鼎眼中的暗紅色光芒時就提高了警惕,看到馬鼎突然出手,沒有絲毫慌亂,右手拍在馬鼎的右手腕上,真氣凝聚出來的短劍應聲而落,被丁牧抓在手裏,一股陰冷、狠戾、嗜殺的氣息竟然順着丁牧的手試圖鑽進丁牧的身體!

如果換成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擋住這股陰冷、狠戾、嗜殺的氣息,但是丁牧經驗豐富,在察覺到不對的時候就已經調集靈氣將這股氣息粉碎,黑紅相間的短劍也在頃刻之間消散。

馬鼎後退一步,從腰間抽出了一把無痕刀,這是花豐茂爲了對付丁牧,特意花費重金從黑市買來,就算丟了,也不會引起官方的追究。

“死!”

馬鼎發出一聲輕喝,無痕刀朝着丁牧的心口飛射而出,馬鼎則是再次凝聚真氣,雙手各持一柄短劍,朝着丁牧撲上來! 經過剛纔的交手,丁牧已經察覺到了馬鼎的異常,心裏有了一些猜測,便不再留手,發出一道劍芒將無痕刀打飛,右手成拳,無視了馬鼎手裏的兩柄短劍,砸到馬鼎的胸口!

馬鼎發出一聲悶哼,倒飛出去,他凝聚出來的短劍也瞬間消散,沒有給丁牧造成任何傷害。

蠱大師再一次睜開眼,他已經知道了馬鼎和丁牧之間戰鬥的結果,對於丁牧表現出來的戰力感到驚訝:沒想到現在還有人能戰勝他的蠱蟲。

有點意思。

丁牧來到馬鼎身邊,剛纔那一拳已經將馬鼎體內的真氣完全震散,短時間內根本不可能有還手的力氣,但是這一次他不打算再放過馬鼎了,因爲馬鼎這種變化已經超出了他的預計,如果放任其發展的話,誰也不知道馬鼎將會變成什麼樣。

所以丁牧一腳踩到馬鼎的小腹上,靈氣一發即收,卻已經將馬鼎的丹田徹底破壞!

馬鼎發出一聲慘叫,他苦修十多年的修爲,一朝盡毀!

丁牧輕哼一聲,撿起無痕刀,往假山下面走去。

廢了馬鼎,對於丁牧來說只是一件小事,根本不需要往心裏去。

再次回到宿舍樓,孔升和葉清凌都出來了,看到丁牧手裏的無痕刀之後,孔升問道:“出什麼事了?”

“沒什麼,馬鼎過來了一趟,被我給廢了。”丁牧語氣平淡,不等孔升兩人消化這個消息,又道:“走吧,該回去了。”

等三人離開江南大學,花豐茂才小心翼翼地進入江南大學,在假山上找到了如同爛泥一樣癱在地上的馬鼎,雙眼一縮。

他很清楚吞服蠱蟲之後的馬鼎有多厲害,單憑一個眼神就能讓武道宗師感到膽寒,竟然還不是丁牧的對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