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飛羽笑道:“這麼多人看着,我若兩招之內都不能解決你,以後還怎麼當老大!”

徐默同樣笑道:“勝你,我只需一招!”

“忒狂妄!”

茅飛羽雙腳一蹬,所踩之處立即長起一塊岩石,緊接着蹭蹭蹭暴漲數節,憑空變出一條弓形巖龍,直接將徐默瘦小的身軀包裹在內。

茅飛羽一聲冷笑:“哼,就這種實力也敢跟我叫囂!”


臺下的祝文軒擦擦眼淚道:“徐默,我以後會給你上墳的!”

蘿莉般的李瀟瀟拍拍白嫩的小手道:“看來解決了!”

臺下所有人都準備散去,這場實力懸殊的打鬥也太快了。

只有炎熾,仍然緊緊盯着那條橫在半空的巖龍。

忽然,擂臺之中一陣噼裏啪啦的響聲,便見剛纔那條威武的巖龍由頭至尾節節爆開,一道灰色身影穿梭其間。

潛龍出山!

只見空中所有爆開的石子忽然聚集在一起,然後化爲一柄巨型石刀,驀然一劈,爆發出武師境極限速度一息兩萬步,滔天魂力涌起,天地陡然變色,生死臺之上的紫色熒光也被劈的一分爲二。

茅飛羽的臉已經驚恐變了形,他的眼睛緊緊盯着那柄無可匹敵的石刀,腳竟像是被吸在了地面之上,無法挪動半分。

卻不是他不想動,而是石刀的速度太快,他根本無法反應。

“不要啊!”

話未說完,一道威勢沖天的刀意閃過,茅飛羽從頭至腳已被劈成兩半!

鮮血飛起,刀意繼續前衝,劈的生死門的薄膜之上竟出現了一道裂縫!

徐默運氣魂力,在周身形成一層無形魂盾,將茅飛羽噴濺出的鮮血擋在身外。

“我說過,只用一招!”

徐默站在生死臺上,帶着無盡的殺意,儼然一尊殺神。

生死臺外,鴉雀無聲!

負責記錄武師榜的先生擡起的筆都停在半空之中,驚訝的望着徐默。

李瀟瀟高挺的雙峯不斷起伏,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充滿了驚駭之色!

侯翰墨揉了揉眼睛。

祝文軒張開的嘴都能吞下一頭大象。

只有炎熾,露出一個冷笑緩緩走出了人羣。

許久,有人突然一聲驚呼!

“那個丙等武者贏了!”

立即有人也驚道:“怎麼可能?他只用了一招,便把武師榜排名十六的茅飛羽劈成兩半?”

又有人懷疑道:“這樣的實力,怎麼會是丙等武者?”

衆人譁然!

記錄武師榜的先生將提起筆落下,在武師榜單之上將茅飛羽的名字劃去,改成了徐默,然後大聲宣佈道:“武師榜十六名易主徐默,茅飛羽三千學分自動歸於勝者!”

徐默!

這個丙等武者原來叫徐默!

這個普普通通的少年,這個普普通通的名字震撼着武師學院每個弟子的心!

李瀟瀟突然嬌叱一聲:“這個茅飛羽,真不中用!”

說完,催着幾名呆若木雞的甲等武者走了。

徐默從生死門中慢慢走了出來,祝文軒那個肉球連滾帶爬的跑到徐默跟前,擰了把溼溼的白手絹,目露萬分敬仰道:“徐默,以後我跟着你混!”

徐默露出一個歪笑,輕聲道:“好!”


侯翰墨此時也跑了過來,眼眶紅潤道:“師弟,謝謝你!之前被茅飛羽打死的那個丙等武者叫王子玉,他和我關係很好,其實我一直想替他報仇,只是……”


徐默笑道:“以後咱們大後院的規矩,自己來定!”

肥乎乎的祝文軒道:“走,吃飯去!”

“走!”

還停留在生死臺旁的武者自動爲徐默讓出一條路,只是看着徐默瘦弱的背影,他們竟感覺像一座巍峨大山。

經此一戰,徐默在武師學院名聲大噪。本想低調的修煉,卻不想總是被一些閒人逼得出手,徐默暗自苦笑,看來以後沒有好日子過了。

白狐兒那尚且不說,這個茅飛羽這麼囂張,背後一定有些勢力,殺了他必然會帶來後患。徐默並不害怕,只是有些心煩,但沒有辦法,只能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身爲曾經的大漢皇庭第一神將,即便轉世重生,也必然會成爲衆人矚目的焦點,這都是命啊!

徐默三人一路穿過諸多庭院,找到胡道生爲他們開了學院大門。胡道生倒是說話算話,並沒有收他們金幣,走的時候仍然誇讚二人品質甚好,估計此刻他還不知道徐默與茅飛羽之事,若是知道了,也必會大吃一驚。 今日之所以能這樣輕鬆取勝,全憑之前在望城就將搬山拳所有招式練得爐火純青。

那柄用碎石聚集成的石刀便是搬山拳第四式潛龍出山的妙用,再加上第三式穿山裂石附帶的穿透效果,所以才能一擊制敵。

六階功法的威力絕不是玄鋼之體可以阻擋的。

對於武師可以使用屬性功法這點,徐默覺得有必要研究一下。未想到現在的年輕人人才輩出,尤其是捕龍後人炎熾,他的天賦跟前世的自己比起來都要高出許多。九指御雷訣這種絕學若附帶屬性攻擊,絕不是以武師的玄鋼之體可以承受住的,可炎熾是怎麼做到的?

徐默思索一路,跟着祝文軒與侯翰墨來到未己城最大的酒家浩海樓。

浩海樓最出名的當屬這裏的海鮮全宴,祝文軒倒是有錢的很,直接要了最好的包間,只三個人便點幾百金幣一桌的海鮮全宴。

侯翰墨哪裏見過這種架勢,直呼祝文軒是個大金主。

祝文軒這個胖子之所以這麼破費,當然是爲了討好徐默。在他眼裏,已經將徐默驚爲天人。

肥手抓着一隻大龍蝦吃得滿嘴是油的祝文軒有些好奇的問道:“徐默,你可別瞞我,你的魂脈完美程度真的只有六十一?”

徐默剛把剛淘空閘蟹殼扔到一邊笑道:“瞞你幹什麼,真的只有六十一。”

侯翰墨也極爲好奇:“徐師弟,你怎麼能這麼強?”

徐默道:“我練得是六階功法。”

祝文軒再次震驚道:“別吹牛,咱們武師境的玄鋼之體就算練五階功法都極其困難,根本承受不住六階功法的威力。再說了,六階功法多難得,武師學院的藏經樓估計也沒幾套,一個小小的望城,怎麼會有六階功法出現。”

徐默笑笑不說話,關於他的玄鋼之體玄晶化這也應做爲一個祕密,一張底牌。

侯翰墨瘦猴似的身材吃起東西來竟不比祝文軒差,左手換右手不停的吃,不一會兩盤鮑魚一打生蠔已經蘸着醬油芥末下肚。

侯翰墨又抓起一隻龍蝦道:“徐師弟必是有什麼奇遇,只是這些事最好少打聽,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祕密。”

徐默對侯翰墨抱拳表示感謝。

侯翰墨又道:“以後咱們大後院有了你們兩位也該牛氣了。徐師弟今日一戰成名,那些甲等乙等的武者以後想來大後院欺負咱們,都要掂量着點。”

祝文軒胖臉一個媚笑道:“我和徐默那可是好兄弟,對不!”

祝文軒雖然膽小如鼠,但人大方仗義,徐默倒是挺喜歡這個處事圓滑的胖子,便點點頭道:“以後的大後院一定要團結一心,才能不被外人欺負。”

侯翰墨道:“今天晚上那七個回來了,我帶他們去找你們,大家都認識認識,以後相互有個照應,以徐師弟斬殺茅飛羽的實力足以讓武師學院的上層注意,以後咱們大後院也該風光風光了。”

三人瞎聊一陣將一桌子海鮮吃的乾乾淨淨,才酒足飯飽的回了武師院。

在去大後院的路上,有武者看見徐默都露出一種敬畏的眼神,畢竟那茅飛羽欺負過不少人,大家對徐默也沒有什麼排斥,反而覺得他做了一件爲民除害的大好事。

剛回到大後院,便見一個仙風道骨的精瘦老者在後院的拱門前立着。老者摸着山羊鬍遠遠看見徐默便笑吟吟道:“好徒兒,你讓爲師等的好苦啊!”

侯翰墨一見那老者立即十分恭敬的叫了聲:“副院長好!”

祝文軒一聽這老頭是副院長,肉球似的身子差點滾到地上,趕緊跑到左烏面前畢恭畢敬的也叫了句:“副院長好!”

只有徐默露出一個歪笑道:“大丈夫言而有信,說來是肯定要來的,師父來此找我何事?”

侯翰墨和祝文軒一聽徐默竟然是左烏的徒弟,心裏又是一驚,都暗罵兩句:這個臭徐默隱藏的也太深了,有副院長做後盾,怪不得這麼囂張。

左烏摸摸幹疏泛黃的山羊鬍對侯翰墨與祝文軒道:“你二人先回去吧,我找徐默有點事要說。”

侯翰墨與祝文軒說了聲是,便懷着羨慕嫉妒恨回房間去了。

二人剛一走遠,左烏便伸手摟着徐默的肩膀道:“好徒兒,你可真不讓爲師省心,一來就把那個茅飛羽斬殺在生死臺,知不知道捅了多大的簍子?”

徐默對左烏這份親近有點不適應,將左烏的胳膊推開道:“有師父您在,我還怕什麼?”

左烏看着這個不知天高地厚徒弟卻十分喜歡,雖說茅飛羽背景勢力很大,但死在生死臺,誰能有說的?至少茅飛羽背後的人來找事,他們也有理,左烏把這個徒弟可當寶貝,誰欺負當然也不行。

左烏道:“跟我來。”

徐默點點頭,跟着左烏過了好幾個庭院,來到一個環境別緻的小院之中。

左烏裝作繃着臉道:“這是我的別院,可以放心說話。爲師想不通以你的天賦資質怎麼能被分配到大後院,這不是丟我的臉麼?”

徐默當然知道左烏嚴肅的表情是裝的,便笑道:“弟子就這點本事沒辦法啊,魂脈完美程度六十一,又沒有屬性,做個丙等武者也挺好。”

左烏大叫:“你懂個屁,丙等武者來武師學院就是混前途的,你能和他們一樣嗎?爲什麼不告訴測試官你是變異魂脈?再說了變異魂脈必出屬性,你怎麼會沒有屬性?”

徐默笑道:“徒兒正想跟師父說這件事,關於我的變異魂脈,能否請師父保守祕密?”

左烏不解:“爲什麼?說出去怕丟人麼?”

徐默道:“徒兒現在還是個小菜鳥,不想鋒芒太露,萬一有哪位大人物看不順眼,出手把我扼殺在搖籃裏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左烏想了想,也對。便道:“我左烏的徒弟,在晉域明面上倒是沒人敢動,不過也防不住有人暗中做鬼,你說的對,還是小心點爲好。你的天賦資質驚人,難免有人心生妒忌,而且就算晉域的人不對你動手,也保不準其他幾域的人對你動手。”

左烏又道:“茅飛羽這件事也不好處理。他的哥哥茅飛傑是魏成天院長的嫡傳弟子,天賦極高,實力坐穩武師天境圓滿階段,只怕最近便要晉升武宗,若是他來找你上生死臺爲師也沒有辦法。你有信心跟他上生死臺麼?”

徐默道:“說實話,沒有,不過,自保沒問題。”

左烏欣慰道:“那就好,只要過了生死臺這關,在外邊有爲師保你,但在武師學院這三年你定要好好修煉,儘早提升實力,茅飛羽的爹茅元龍是王庭正二品的副都統,實力接近武王,手下武宗也不少,出了武師學院,他們一定會對你動手。”

徐默有些鬱悶道:“殺個茅飛羽居然惹出這麼多事,早知道留他一條狗命。”

左烏笑道:“現在知道怕啦?早幹什麼去了?來了武師學院不知道先找師父,自己去了大後院,那可是三不管地帶,沒人教,沒資源,你怎麼修煉?”

徐默露出一個歪笑道:“這不有師父您麼?能虧待徒兒?”

“哎,我看你是吃定我了!”左烏無奈道。 慕樂和洛斯買菜回到家時,黎小圓幾人已經到達了,見慕樂手上只提著一把芹菜,洛斯手上則是五六個袋子,不由得眯起眼睛笑了,

行啊小樣兒,這見家長的速度很快了,

表說了好嗎女王,我今天幾度心臟都差點跳出來了,

兩人用眼神交流的同時,黎爸爸也在打量著著洛斯,然後高興的發現,果然還是自家女婿看起來比較好欺負,恩,黎爸爸對此表示很滿意,

所以說黎爸爸你找女婿的標準居然是好欺負,那之前你對元子安那麼滿意難道也是因為你覺得元子安好欺負嗎,黎爸爸你眼神兒沒問題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