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飛感覺難以置信,可是如果不是她,那又是誰?根據薇拉和克里斯蒂娜的描述,那個被他們乘坐魔鬼一樣的恐怖年輕人修爲太過恐怖,一隻手就輕易的抓住了克里斯蒂娜,荊飛自認爲現在自己也做不到這一點,可是那個白衣女子卻一巴掌就抓住掐死了,絕對的碾壓,根本不是一個重量級。

這一點也完全符合大冰雕的等級。

難道大冰雕也跑來雪山了?

荊飛心中忽然一動,一時間心中有些發毛,他是真怕了那個女人,港九那次就弄爆了自己的丹田,幸好自己是先天功法纔可以恢復,正常人就變成殘廢了。

這次大冰雕來雪山不會也是來找自己麻煩的吧?

這麼一想,荊飛整個人汗毛都豎起來了。


不行,自己得抓緊時間迴雪山才行,在荊飛心中,恐怕只有自己的美女師傅才能抗衡那個大冰雕,就是白娃估計也不行,要知道大冰雕可是央無殤的師傅。

能**出央無殤那樣的無敵存在又怎麼可能不恐怖?


荊飛越想越是不安,甚至都忽略了那個妖邪青年的事情。

當他將自己的想法說出來,出乎意料竟然馬上得到了認可,就連之前不想上山的克里斯蒂娜也沒有任何意見,可見梵天神女也被剛剛的經歷真正的嚇到了。

就這樣,荊飛抱起克里斯蒂娜三人快速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克里斯蒂娜雖然被魔鬼青年抓住,卻並未受傷多嚴重。

大約兩個小時後,三人回到了之前的峽谷山洞,稍微收拾下將東西整理好便準備上山。

可是剛一走出山洞荊飛就愣住了。

一道婀娜身影站在雪地上開心的看着荊飛,清純絕美的臉蛋,高挑誘人的嬌軀,一身白色衣裙,彷彿天上仙子。

“冰兒?”

荊飛失聲驚呼,因爲這個出現在面前的女孩不是別人,正是可人的冰兒。

“冰兒,你怎麼來了?胡梅呢?”

荊飛快步走過去,四下尋找,心中說不出的吃驚,冰兒怎麼會找到這裏,她現在不是應該留在烏齊市跟胡梅在一起纔對嗎?

“胡梅姐姐在忙着開酒店分店的時候,我一個人無聊就跑來找大哥哥你了。”冰兒歡快的跑過來,一把抱住了荊飛的胳膊,跟一隻歡快的小鳥似的。

“你一個人跑來找我的?”荊飛更加瞪大眼睛,同時心中也一陣後怕,這裏距離烏齊市可是有好幾千裏地,冰兒竟然隻身一人找到這裏?

尤其是想起之前遇見的那個魔鬼青年,荊飛心中更加後怕,要是冰兒碰上那個魔鬼豈不是糟糕了?

想到這裏荊飛頓時生氣的吼道:“你瘋了?你一個人跑來這裏,你知不知道這裏很危險,你要是出了什麼意外怎麼辦?啊?”荊飛的吼聲很大,他是真的生氣了,一想到冰兒隻身一人可能遇見那個魔鬼青年他就後怕的要死。

“我錯了。”冰兒很乖巧的認錯,根本不反駁。

看着冰兒那彷彿嚇到的樣子,荊飛也一陣無語,愣是不知道該怎麼發脾氣,最後嘆口氣:“臭丫頭,你真是氣死我了,下次不準再這樣了知道嗎?萬一你真出了危險你讓大哥哥怎麼辦恩?”

“我知道錯了,大哥哥你放心,我以後再也不這麼衝動了,從今天開始我就跟在你身邊,哪兒也不去。”冰兒見荊飛不再生氣,頓時開心的笑了起來。

“哼!”荊飛哼了聲,卻毫無辦法,對冰兒,真的生不起脾氣,雖然很奇怪這麼遠冰兒到底是怎麼找到的自己,不過荊飛卻沒有詳細追問,冰兒身上的祕密太多,現在他都沒搞清楚這丫頭的來歷,就算再多一點祕密荊飛也不覺得意外。

就在此時,荊飛發現身邊的克里斯蒂娜有點不對勁,眼睛死死的盯着冰兒看個不停。

“你怎麼了?這是冰兒,你不認識了?”荊飛伸手在克里斯蒂娜面前晃了晃。

“沒,沒什麼。”

克里斯蒂娜馬上搖頭,只是表情很僵硬,他之前確實已經見過冰兒,甚至還一起和荊飛滾過大牀來着,之前看見冰兒只是吃驚這女孩能一個人找到荊飛,可是就在剛剛他不經意的看了冰兒一眼,心裏就是咯噔一聲,那一瞬間她心中忽然冒出一個瘋狂的念頭,眼前的冰兒像極了之前在山洞裏救自己的那個神祕白衣女子。

只是當時的白衣女子全身都彷彿籠罩了一層藍色的剛暈,根本看不清真面目。

可是剛剛冰兒那一回頭的神態絕對是像極了那個女人離去時的身影,不是像,惡是一模一樣,如出一轍……

見鬼。

難道傻乎乎的冰兒就是那個恐怖的白衣女子?

克里斯蒂娜這會心裏整個亂套了,可是卻不敢說出來,白衣女子出手的畫面實在恐怖了,尤其是最後離去前還警告過自己不準外傳。

該不會真就是冰兒吧?

看着面前莫名其妙出現的冰兒,梵天神女的腦袋整個亂套了,看着冰兒的眼神也越加的敬畏,越是看,她越是確認這個冰兒就是那個恐怖的女人。

不得不說,女人的直覺很多時候遠超男人,荊飛跟冰兒在一起這麼長時間也沒產生懷疑,神女只是從一次異常就看出了端倪! 第20章:美女師傅出關

“冰兒,你跑來找我的事情胡梅知道嗎?”

荊飛一邊走一邊問,因爲已經抵達了雪山下,荊飛心中也不再那麼擔心,加上美女師傅按照約定要後天纔會出關,因此荊飛的速度並不快,慢慢走向不遠處的大雪山,看上去就像是遊山玩水似的。

尤其是此時荊飛身邊還跟着三個美豔女孩,一個比一個好看,就更加像是遊山玩水。

“大哥哥你放心吧,胡梅姐姐知道我來找你。”冰兒甜甜的說道,輕輕的依偎着荊飛身邊,就像是一個溫柔乖巧的小媳婦。

“恩。”

荊飛點點頭,他最怕胡梅不知道,那還不得急瘋了。

就在此時荊飛忽然發現了身邊的一點不對勁,薇拉倒沒什麼,沉默寡言乖巧的跟在一邊,就像個丫鬟似的,和以前沒有任何不同,奇怪的是梵天神女尅里斯蒂娜,以前的克里斯蒂娜雖然在荊飛面前也還算乖巧,可卻是一個古靈精怪的性子,時常是嘰嘰喳喳的沒個消停,可是今天卻完全不同,此時的克里斯蒂娜安安靜靜的跟在荊飛身後就像是變成了啞巴一樣,一句話不說,甚至都沒跑上來跟荊飛膩乎。

這可絕對不正常。

“克里斯蒂娜,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荊飛鬆開冰兒來到克里斯蒂娜面前,奇怪的看着神女,總覺得這個女孩**靜了,有點不正常。

“啊,沒,沒什麼,我身體好的很。”克里斯蒂娜一愣,接連連忙搖頭,說話時還飛快的看了一眼前面的冰兒,眼底閃過一絲慌亂。

“真的?”荊飛心中更加納悶,也回頭看了眼冰兒。

“我真沒事。”克里斯蒂娜用力的搖頭。

“嗯。”荊飛點點頭,他也沒看出克里斯蒂娜有什麼傷勢,要說傷勢嚴重反而是薇拉的傷勢比較嚴重,不過也只是皮外傷,加上荊飛的治療現在已經控制住,加上薇拉本身是死亡女拳手出身,對生死都漠視,何況傷勢,因此根本不在意。

荊飛又看了看克里斯蒂娜,心中猜測克里斯蒂娜現在會這麼沒精打采可能是之前的經歷造成,她是梵天神女,平時哪有人敢這麼對她。

想到這裏,荊飛笑道:“要不要我抱你趕路?”

“不,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克里斯蒂娜又是飛快搖頭,同時再一次下意識的看了眼冰兒,她現在已經百分之八九十確定那個一巴掌掐死魔鬼青年的白衣女子就是眼前這個冰兒,可是卻不敢說,實在是白衣女子太兇殘太生猛了,在她心裏留下了心理陰影。

“那好吧,反正咱們也不着急,慢慢走,你要是哪兒不舒服告訴我,我揹你!”荊飛也沒堅持,雖然很奇怪克里斯蒂娜的反應,不過卻沒多想,只以爲是之前的經歷給神女留下了一些心裏陰影,只能等時間來撫平。

就這樣,荊飛轉身再次頭前帶路,很快的就抵達了大雪山下,對着三女解釋了一下便開始登山,一邊爬山一邊解釋雪山的情況,尤其是其中一些特殊的地方不能隨便去,免得發生意外。


以前荊飛不再理解,現在卻知道,眼前這座雪山被美女師傅設置了不少類似陣法一樣的東西,不知道真相的根本就上不去,也下不來。

如果只是單純的在下面迷路還好說,可是如果在半山腰迷路那就麻煩了,很可能自己跳進網站懸崖下去,雖然這是絕對機密,可是身邊卻全都是真正的自己人,因此荊飛病危隱瞞,詳細的叮囑和解釋,他可不想自己的女人一個大意掉下懸崖,就算摔不死,摔成重傷荊飛也得後悔死……

“冰兒,你的臉色怎麼有點發白,冷嗎?”

走着走着,荊飛忽然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跟在身邊的冰兒小臉有些發白。

“我沒事,大哥哥快走吧!”冰兒甜甜一笑,搖頭道。

“哦!”

荊飛也沒多想,冰兒的修爲現在他都有點看清,到了這樣修爲外界的寒冷已經很難影響身體。

就這樣,四個人很快來到半山腰處,荊飛再次叮囑幾人一句,直接走向一側懸崖……

緊接着,眼前的景象驟然一邊,在四個人腳步踏出懸崖的一刻並未墜落,而是出現在一個嶄新的世界裏,同樣是冰山雪地,只是卻已經不是在半山腰,好像是來到了一片蒼茫無邊的雪地中……視線中出現了三座高聳入雲霄的冰雪山峯……

“前面中間那座山峯就是我美女師傅經常閉關的山峯,裏面很多機關,就是我都很少上去。”

荊飛沒有馬上上前,而是手指着不遠處三座巍峨的雪山給三女解釋……

“左側一座山峯是我二師父居住的山峯,也是我以前經常住的山峯,算是最有人情味的山峯,一會進去你們就會發現,那裏春暖花開就像是仙境一樣,山峯中有不同的季節,有的地方就像是春天,有的地方就像是秋天,唯獨沒有盛夏,很是讓我匪夷所思……”

“現在美女師傅還沒出關,我們就先去左側山峯,那裏也是我平時經常居住的地方。我在那裏建造了不少木屋呢,哈哈。”楚飛說着帶頭往前走去。

“那右側的山峯呢?”冰兒忽然問道。

“右側山峯?”

荊飛的臉色微微一變,隨即笑道:“那裏和美女師傅的山峯一樣,也是禁地,就是我都沒上去過幾次,是大師傅閉關的地方,大師傅的脾氣很怪的,連我都不敢招惹,她也從不下山,所以你們千萬不要去右側山峯,否則到時候我都保護不了你們,一定居住啊!”荊飛認真叮囑道,眼神很唏噓。

大師傅,那是一個連他都害怕的怪物,甚至比對白娃都忌憚,白娃只是無聊的取笑自己,大師傅卻是真的不止一次因爲不開心把自己弄殘,就連美女師傅知道了都說自己活該,誰叫自己去招惹她的。

貌似,自己也已經三年多沒有見過大師傅了吧?

荊飛忽然感慨的看了眼右側那座散發着冰晶光彩是山峯……

其實荊飛除了美女師傅就兩個陪練師傅,大師傅和二師傅,從小到大是三人陪荊飛長大,外帶就是白娃和紅娃,只是最開始荊飛習慣性的叫美女師傅大師傅,右側山峯那個怪物是二師傅,慕玄天是三師傅,而實際上,右側山峯纔是大師傅,慕玄天是二師傅,美女師傅不算在內。

“嗯?”

荊飛三人剛亡左側山峯方向走了幾步,忽然擡頭看去,只見居中的雪山上出現了一道黑影,那是一道絕世無雙的豔麗身影,如同九天仙子一樣在雪地中快速走來……

荊飛的心中就是一陣激盪,他一眼就認出,那是美女師傅。

美女師傅竟然提前出關了!

【寫新書寫的竟然不會寫番外了,半天才弄出一章,今天只有一章了,竟然寫的很累,而且名字也寫多了好多次,後面才修改過來,哈哈,大大們見諒!下一章就是冰兒和美女師傅的真正碰撞了,期待嗎?我得好好想想,看怎麼寫!這個絕對不能急,因爲這是最主要的一個環節啊,你們說呢?】 第21章:這幾個小妞兒是你怎麼能騙來的?

雪地中,婀娜多姿的身影從遠處快速逼進。

她明明走的很慢,可是卻眨眼就打了幾人近前。

這是一個搖曳多姿的年輕女人,準確的說應該說是一個女孩,因爲她的年紀看上去就像是十八九歲的樣子,可是她的身上卻沒有絲毫的青澀,反而給我一種極度誘惑的感覺,惹火的嬌軀高挑的身材,只穿着一件宛如蕾絲睡衣一般的黑色連體裙,緊緊包裹住身上敏感部位,露出一片片潔白如雪的肌膚……

光滑如玉的手臂,修長有人的美腿,就那麼暴露在寒冷的空氣中……

就連腳上都不穿鞋,吃着一雙欺霜賽雪的玲瓏玉足……

這樣一個女人忽然出現,就像是雪地上的一道精靈,也像是一道鬼魅,可是她的臉上卻充滿了嫵媚,尤其是一雙彎月般的眼睛勾人心魄,即便是女人看見也會讓人爲之心蕩神搖……

人們常說女人中有天生尤物。

眼前這個女人不只是尤物,而且是妖精,任何一個正常男人如果擁有這樣一個女人,除了死在牀上,根本沒有第二種結果……

太妖精,太勾人心。

簡直就是誘惑人犯罪。

她的出現讓整個冰冷肅殺的天地都變得明亮起來,彷彿空氣中都盪漾着一種暖流……

跟隨在荊飛身後的克里斯蒂娜和薇拉臉色都很古怪,即便她們都是女人此時面對這個女人也感覺心神震顫,不過幸好倆女都不是一般女人,克里斯蒂娜是梵天神女,從小就身份非凡,自然也堅果時光,至於薇拉更是從小在死人堆里長大,心態比石頭還硬,否則換個普通女人肯定會被迷惑心智,雖然對方根本沒有想要迷惑人心,可是她的存在已經是一個超級迷惑藥。

同樣在兩女心中還有更多的難以置信的神色,兩人不止一次聽荊飛說起美女師傅,此時上山也幻想了無數種場面,卻唯獨沒有這一種,更不會想到,荊飛最終那個對他呵護到骨子裏的美女師傅會這麼年輕,乍一看才十八九歲,連二十歲都不到。

幸好兩女都不是一般人,現在修爲更是非凡,否則真的以爲見鬼了。

和兩女不同,依偎在荊飛身邊的冰兒卻很平靜。

現場中,也有冰兒的容貌可以和眼前的美女師傅相媲美,只不過是兩個完全不同的類型,美女師傅誘惑人心,冰兒卻清純如水,乾淨的像是一張白紙。

“師傅,你出關了?”

荊飛根本沒有注意到身邊三女的表情,快步迎了上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