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晨的喊聲頓時讓衆位家主掉進了地獄中。

又是半個小時後,葉晨接連挑戰了三次,輕鬆地完成了五十隻妖獸的挑戰,鬥獸場的二級妖獸也基本消耗了個乾淨。

重重地呼了口氣。

葉晨感受了身體內的靈氣,大約還有一多半,體力也剩下不少,狀態完全ok,就算把這個挑戰全部完成也不是不可能,想到這,葉晨精神抖擻,正準備繼續挑戰的時候,鬥獸場的管事走了出來,

“葉晨公子啊,連續派出五十隻妖獸,我們鬥獸場的壓力很大,短時間內已經派不出更多的妖獸了,您看要不要休息幾天,等三天之後再進行挑戰。”

管事臉色尷尬,小心翼翼地看着葉晨。

剛剛管事已經過去請示了靈玉。

靈玉這纔回過了神,頓時臉色鐵青地讓管事找個理由中止挑戰,看那架勢,如果管事不終止挑戰小命可能就保不住了。

然而中止挑戰哪有什麼好的理由呢?

無奈之下,管事只能硬着頭皮想了這個理由。


望着管事硬擠出來的笑容,葉晨卻有些不爽,叫我來挑戰的是你們,臨時改規矩的是你們,見勢不妙想中止挑戰的還是你們,哪有那麼多好事?

“不可能。”

葉晨面色冰冷,彷彿沒有一點緩和的餘地。

管事也是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來葉晨的不爽,心中頓時咯噔一聲,

“得了,這次得大出血。”

表面上卻恢復了平靜,陪笑道:“葉公子,我知道這次是鬥獸場不對,不過你想過沒有,你這樣大張旗鼓地挑戰我鬥獸場那不就相當於直接打我鬥獸場的臉嗎?若是我鬥獸場一百隻妖獸都敵不過你一人,那我鬥獸場臉面何存?”

說着,管事悄悄地看着葉晨的臉色由冷變淡,心中稍定,接着說道:“所以說,也不怪靈玉大人這樣安排,畢竟這是你們先挑起來的挑戰。”

聞言,葉晨嘴角勾起,管事以爲葉晨改變心意,心中微喜,立馬準備繼續努力,正要說話之時,卻被葉晨揮手打斷。

“管事這話說的不對。”

“鬥獸場這妖獸挑戰自建立以來就是一直存在的,也有不少人爲了得到高昂的獎金進行挑戰,並且以此爲噱頭賺足了眼球,結果現在我主動來挑戰竟然變成了挑釁,那你們這妖獸挑戰爲何設立呢?”

“而且妖獸挑戰的規則衆所周知,規律也一般無二,你們竟然害怕損失利益,中途改了妖獸的出場順序,要不是我實力強,就算不死也是殘,此等行徑和言而無信的小人有什麼區別?”

葉晨一番話說得管事啞口無言,無力反駁。

然而這件事可是跟自己的小命掛鉤,管事就是豁出去臉皮也得讓葉晨停止挑戰,因此管事一咬牙,一跺腳,顫抖着伸出了三個手指頭,

“什麼都不說了,這件事是我們對不起葉公子,此事我出三顆妖靈丹。”

神豪從簽到打卡開始 ,管事的心頭都在滴血。

想他每天累死累活的,一年也才五顆妖靈丹的收入,現在一多半直接就沒了。

葉晨心頭微喜。

雖然鬥獸場此事幹的不地道,但是葉晨也不可能讓鬥獸場怎麼樣,因此葉晨一開始的目的就是要點賠償。

本來以爲管事最多給一顆妖靈丹,沒想到竟然直接給了三顆,這可是大出血,要知道妖靈丹是由專門的煉丹宗師結合鬥獸場的祕法煉製出來的丹藥,專門供妖獸修煉所用,價格及其昂貴,當然效果十分顯著,尤其是對七級以下的妖獸,一顆足夠提升一級,對人類修士可能效果不怎麼樣,但是對於葉晨來說簡直是大收穫。

不過葉晨還是搖了搖頭,直接伸出了五根指頭,肯定地說道:“妖靈丹是給妖獸修煉的丹藥,我只能拿出去賣錢,三顆還是太少,起碼要五顆。” “啊?”

管事咬着牙,猶豫了片刻,還是取出了五顆妖靈丹放到了葉晨的手中。

“葉公子,你看要不要送你去休息一下。”

管事繼續陪着笑,明裏暗裏都在讓葉晨離開。

葉晨哪能聽不出來,當即將妖靈丹塞到懷中,笑眯眯地說道:“不用不用,今天鬥獸場不光送了那麼多妖獸,還有這妖靈丹,要是再麻煩你們那多不好意思啊?”

聞言,管事的臉直接黑了,硬是擠出了一絲尷尬的笑容,伸出手做出了請的姿勢。


見狀,葉晨笑了兩聲,也沒再繼續嘲諷,扭身向南方的通道走去。

高臺上。

靈玉笑眯眯地跟葉無涯爭論着妖靈王丹的事。

然而無論葉無涯怎麼說,到了靈玉這兒就是一個字“拖”!

彷彿是早有預料,葉無涯沒有生氣,只是淡淡一笑,戲謔地說道:“靈大人,好算計啊。”

即使被葉無涯嘲諷,靈玉還是一臉平靜,根本不迴應。

對於靈玉的反應,葉無涯沒有絲毫生氣的樣子,只是掃了眼一臉平靜的靈玉,露出一抹詭異的笑容,

“做了愧心事,靈大人可要小心夜半鬼敲門啊。”

說完,葉無涯甩袖離去。

“哼。”

靈玉看都沒看葉無涯,依舊待在座椅上,雖然忌憚葉無涯的好友們,但是這不代表靈玉就怕了葉無涯,妖靈王丹可是關係着靈玉性命的東西,就算丟了臉皮又有什麼關係,哪有小命重要,而且葉無涯雖然認識的人很厲害,但靈玉背後可是鬥獸場,只要靈玉不給,這事只能無疾而終。

相到這,靈玉不禁露出一抹得意的笑。

這時,衆多家主紛紛起身告辭。

白髮老人也跟着帶上雅兒起身離去。

雅兒跟在白髮老人的身後,低聲嘟囔着,

“那靈玉可真是臭不要臉,打賭打輸了還不認賬,怎麼有這種人呢!”

“呵呵,放心吧,葉無涯不是吃虧的主。”

白髮老人捻着鬍鬚,面有笑意。

“怎麼可能呢,那靈玉身上的氣息簡直強到可怕,絕對是貨真價實的七級武者,甚至有可能是七級巔峯了,就憑葉無涯四級的實力,怎麼可能對付靈玉呢?”

雅兒撓着腦袋,分析了一通後,腦子一陣迷糊。

白髮老人笑而不語,這讓雅兒一陣鬱悶,只能無奈放棄,轉而說道:“白爺爺,我先去找葉晨買那批妖獸了,鬥獸場造出來的妖獸那可是精銳妖獸啊,這麼一大批,我再湊一點就能完成任務了。”

說着,雅兒的眼中慢慢浮現出閃閃發光的金幣。

“好好好,你個小丫頭滿眼都是錢。”

白髮老人笑着調侃一句,便離開了鬥獸場。

另一邊。

葉晨順利地領到了自己的妖獸,還有金芒獸,正要離開的時候,身後傳來了雅兒的聲音。

“小晨子,真棒啊!”

葉晨笑了兩聲,眼看着雅兒掠過自己,兩眼放光地撲到了關押妖獸的籠子上。

其實之前雅兒提醒葉晨手下留情的時候,葉晨已經早有預料,因此也沒有太過驚訝,只不過還是有些好奇,山嶽閣明明是一個情報機構,怎麼會要妖獸呢?因此隨口問了出來。

雅兒微微一愣,接着伸出一根纖細白嫩的手指,點在了葉晨的頭上,嬉笑着說道:“小晨子你是不是傻呀,我們山嶽閣掌握了那麼多情報,肯定有賺錢的買賣,那當然要我們自己來做了。”

聞言,葉晨恍然大悟,同時露出一抹笑,

“那這麼說,這批妖獸我可得好好算算價錢了。”


聽到葉晨這麼說,雅兒小嘴頓時撅了起來,嗔怒道:“不行不行,剛纔你被欺負了,可是我幫你出頭呢,而且剛纔妖獸挑戰的時候我可沒少幫你說好話,你就這麼報答我啊!”

看着雅兒可愛的樣子,葉晨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小腦袋,

“我怎麼會坑你呢,肯定比普通的妖獸便宜兩成,放心吧。”

鬥獸場的妖獸都是經過培養的,戰鬥力比普通的妖獸強了不止一籌,價格本來就要高上三四成,葉晨又降了點價格,差不多相當於半價銷售了,這可是大便宜。

不過雅兒並沒有想到這,現在她的注意力全在腦袋上的那隻大手上。

溫暖。

輕柔。

舒服。

好像戀人的手一樣。

腦子裏胡亂的想着,雅兒的臉騰地一下就紅了,連忙推開葉晨的手,低頭說道:“好好好,快幫我把妖獸運回去。”


葉晨笑了笑,收回手掌,連忙和幾名葉家的奴僕還有金芒獸將幾十籠妖獸送到了山嶽閣。

雅兒給了大筆的金幣,比這些妖獸原來的價格不僅不低,甚至價格還要高一點。

葉晨只能無奈收下。

回到自己的商鋪之後,王富貴正在眉飛色舞地講着自己事蹟,白紫則在一邊安靜地聽着,桌子上是一大摞金票。

見到葉晨回來,王富貴趕忙過來報告今天的收入。

聽完之後,葉晨收起金幣,便躲進了自己的房間,準備給五隻青峯狼升級。

因爲銀色戒指裏靈氣並不是特別濃郁,因此五隻青峯狼在銀色戒指中修煉起來速度十分緩慢,目前不過是四級中等妖獸,雖然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就從一級妖獸提升到四級中等妖獸,這速度堪稱恐怖,但是葉晨還是有些不滿意。

待葉晨掏出五顆妖靈丹後,五隻青峯狼的眼珠子瞬間瞪了起來,不停地搖着尾巴,整隻狼都精神了許多。

顯然五隻青峯狼也知道這丹藥是好東西。

於是葉晨不再耽擱,連忙將五顆妖靈丹送到了它們的口中。

丹藥入肚不久,五隻青峯狼全都打了個哈欠,慵懶地趴了下來,據葉晨所知,它們應該是在消化體內妖靈丹的靈氣,之所以這樣是因爲丹藥內的靈氣需要循序漸進的融入妖獸的體內,而魔靈丹是經過深淵氣息異化的靈氣,所以吸收起來比較快速。

此時,五隻青峯狼神態安詳,身上的氣息正在緩慢地增長。

葉晨掃了一眼,並沒有異常, 重生八零小妝娘:爺,有點猛! ,便安心地倒在了牀上,陷入了夢鄉。 與此同時。

孤寒城外。

葉無涯靜靜地立在一處斷崖上,一對深邃的眸子始終看向遠方。

“老葉,好久不來了,怎麼現在有空來了?”

突然一道奸詐的聲音自虛空中傳來。

但詭異的是循聲望去,根本看不到任何人影。

“呵呵,當然是有事纔來。”

葉無涯早已習慣此番場景,只淡淡地說了一句,接着從懷中掏出一顆翠綠的寶石,“一顆綠炎晶外加一百點積分,幫我從鬥獸場主事的人手中拿個東西。”

“一百積分!竟然這麼多!”

那道聲音有些興奮,連忙問道:“什麼東西?”

“妖靈王丹。”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