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清凌走進教室的時候臉色都不自然,汪寧給她下藥,對她做的那些事給了她太深刻的印象,到現在還心有餘悸,若非丁牧及時趕到,她恐怕真的會被……

汪寧沒來學校卻沒有引起學校的反應,葉家和汪家聯手往下壓這件事,這件事就絕對不會成爲人們的焦點,他只會慢慢淡出人們的視線,估計過不了幾天,就會傳來汪寧出國留學的消息,讓汪寧的消失順理成章。

三班那邊也沒有動靜,他們之中少數人已經猜到汪寧出事了,但在汪家的強大壓力下,誰都不敢提汪寧的名字。

陳楠有些魂不守舍,她本以爲和汪寧會有好的發展,沒想到汪寧竟然消失了,她還沉浸在這種失落中無法自拔。

丁牧依舊是踩着鈴聲走進教室,剛坐下葉清凌就扭過頭來,“丁牧,昨天的事,謝謝你。”

“沒什麼,順手而已。”丁牧頭都沒擡,“還有,這次就算了,下不爲例。”

“啊?什麼下不爲例?”葉清凌不解。

“按照約定,你不能主動找我說話。”丟下這句話之後,丁牧趴在桌子上,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你!”

葉清凌心中剛剛升起的感激被這一句話徹底打散,“你以爲你贏定過了嗎?等下公佈成績的時候就知道了!”

幾分鐘後張遠走進教室,很有深意地看了趴在桌子上睡覺的丁牧一眼,卻破天荒的沒有發脾氣,而是說道:“胡彥,把丁牧同學叫起來,我們公佈一下這次摸底考試的成績。這次考試成績非常出乎我的意料,我們班裏竟然有兩人進入了年級前十!”

“兩個人?”

這一下大家都激動起來,葉清凌的學習成績好是公認的,想必這年紀前十里面肯定有她一個,那麼另外一個是誰?

平時學習成績靠前的同學一個個都挺直了腰板,等待張遠公佈成績。

“首先是葉清凌同學,這次考試成就非常優秀,以698分的成績獲得年級第二名,希望大家都能向葉清凌同學學習,鼓掌!”

熱烈的掌聲響起,葉清凌在班裏的人氣暴增,她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回頭看了丁牧一眼。

“張老師,還有一個呢?是誰啊?”胡彥問道。

張遠笑了,“還有一位同學,不光大家想不到,就連我都沒有想到。他就是——丁牧同學!成績724分,年級第一!”

此話一出,教室裏瞬間沒了聲音,齊刷刷看向睡眼惺忪的丁牧,紛紛露出懷疑的目光:這貨,年級第一?

沒開玩笑吧? 班級裏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丁牧身上,滿臉的不敢置信,但是又沒有人敢吭聲,畢竟丁牧把陳龍濤胳膊打折、正面剛汪寧這兩件事的熱度還沒有下去,沒有誰會不長眼地挑丁牧的毛病。

既然成績出來了,大部分人都是認可的,極少數人對丁牧的成績抱有懷疑,也沒有膽量要求驗證,畢竟丁牧的成績再好,對他們造成的影響是微乎其微的。

葉清凌整個人都愣住了,只有她在知道自己內心到底有多震驚。

724分,剛好就在720到725之間,丁牧考試之前的預測,竟然成真了?

難道世界上真有這種人,已經做到了想考多少分,就考多少份的程度?

張遠看到其他同學的反應,笑道:“好了,大家都別猜了,在我拿到成績單的時候已經找各位判卷老師覈對過成績了,沒有任何差錯,丁牧同學就是實至名歸的年級第一!讓我們恭喜丁牧同學!”

稀稀拉拉的掌聲響起,代表了衆人的不信。

丁牧擡起手抓住葉清凌的頭頂,把她的腦袋扭了回去,繼續趴在桌子上睡覺。

張遠見狀,哭笑不得,又道:“如今我們班裏出了兩個年級前十,希望大家也要好好努力,爭取更好的成績。下面開始發試卷,這一節課大家先看看自己在什麼地方丟了分,下節課開始講評試卷。”

沒幾分鐘,試卷全都發了下來,丁牧的試卷就這麼隨意地放在桌子上,胡彥忍不住伸手去拿,卻被葉清凌一巴掌打開,“我先看!”

“這有四張試卷呢?你先挑兩張,我看兩張,看完了咱倆換換。”胡彥臉上堆笑,他也很好奇丁牧怎麼就突然成了年紀第一。

“我看完你再看!”葉清凌不跟他講道理,把四張試卷都抽走了。

第一張語文試卷,選擇、填空沒什麼錯誤,只有閱讀理解和作文扣了十四分,得分136;第二張數學試卷,錯兩個選擇,扣四分,得分146;第三張英語試卷,只有作文扣了4分,其他全對,得分146;第四張理綜,選擇錯兩個,扣四分,得分146;合計總分,724分。

看到這裏的時候葉清凌整個人都呆住了。

數學和理綜出錯的四道選擇題根本不難,中游的學生也能做出來,爲什麼要丟分?這擺明了就是故意的啊。

丁牧同學,你這麼控分,真的好嗎?

你就不怕打擊到那些學霸嗎?

葉清凌開始懷疑人生了:我這些年上學,都是學到狗身上了嗎?

等了十幾分鍾,胡彥纔拿到丁牧的試卷,看到數學試卷的時候他開始幸災樂禍,“誒!丁牧你看,你這兩個選擇竟然都給做錯了,我都知道怎麼做!還有理綜這倆選擇,這麼簡單的送分題啊!你這個年級第一有水份啊!”

丁牧換個姿勢繼續睡覺,“沒錯,我都是蒙的。”

葉清凌用鄙視的目光看着胡彥:你特麼一個青銅竟然也敢嘲笑王者了?

她再次搶過丁牧的試卷,她這次她重點關注的是丁牧在各種大題上的解題思路,然後看着看着就入迷了,無他,只因爲丁牧思考問題的角度和她全然不同,而且能夠找到最合適的方法。

這一次,她是真的服了。

能考到724分就已經是狀元之姿了,更不要說丁牧甚至能夠做到控分控到724,若是讓他全力發揮,怕不是要翻了天去?

想想自己之前還說要給丁牧補習,這麼看起來,明明是自己應該補習纔對。

下課鈴剛響,張遠就把丁牧叫了出來,“劉主任找你,在辦公室等你呢,你趕緊過去。”

來到主任辦公室,劉良勉的臉上堆滿了笑意,“丁牧啊,這次考試成績很不錯嘛!724分,整個石城都沒有比你分數更高的了。有什麼想法嗎?”

“以後我上課睡覺的時候,別叫醒我就行了。”

丁牧很實在,提了一個要求,劉良勉的笑容明顯僵了一下,“你看啊,雖然你現在的成績很好,但不能代表你高考的時候也能考這麼好的成績對吧?這個時候多付出一些,等高考的時候把握就更大一些,對不對?”

“我沒什麼大目標,考個一本就成。”丁牧表示高考什麼的無所謂。


“一本就成?”劉良勉臉上的笑容消失了,“一本怎麼行?你的成績這麼好,以前沒發現就算了,如今你都表現出來了,怎麼能不好好把握呢?實話跟你說吧,這次的摸底考試是整個H省統一舉行的,而你,就是這一次的狀元!”


“狀元什麼意思你明白嗎?如果你在高考的時候也有這種發揮,國內的大學隨便你挑,而且還有獎學金。這麼好的機會,你爲什麼不抓住?考一所好大學,搏一個好前途,不好嗎?”

“我覺得現在這樣就挺好的,我的要求不高,一本就成了,還不用引起別人的注意。”丁牧說道,要是真當了高考狀元,怕不是要上新聞,不知道有多少大學的招生辦要來找他,想想都頭疼。

高考頭一天抓鬮,抓到哪個大學就考哪個大學不好嗎?

劉良勉頓時覺得頭大,好不容易抓住一個高考狀元的苗子,沒想到丁牧竟然是這個態度。

你要是真想這麼搞,你這次摸底考試出這麼大風頭幹嘛?你搞一個全省聯考第一名的成績出來,H省教育界都知道石城第二中學有一個叫丁牧的學霸,回頭你高考不出點成績,他這個教導主任怎麼交差?

“丁牧同學,咱們好好商量一下。從現在開始,學校不再管你上課的時候做什麼,你睡覺、看小說、玩手機都沒問題,只要你能保證在高考的時候再考一次狀元就行,怎麼樣?”

丁牧搖頭,“不行,當高考狀元太麻煩了。”

“你沒當做高考狀元,怎麼知道會麻煩?多少人相當這個狀元還當不上呢!”劉良勉有點恨鐵不成鋼的意思。

丁牧心道:你說錯了,我還真當過高考狀元,要不是那次被無數記着還有招生辦的人給搞怕了,我還不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好了,劉主任,這次考試呢,你就當我是蒙的,我還是那個平平無奇的丁牧,誰也別拿我當回事兒。” 不到一天的時間,丁牧在全省聯考中獲得第一名的消息就傳遍了整個學校,課間的時候還有同學會過來看看高考狀元的苗子長什麼樣,搞得丁牧非常無奈,心中有些後悔,爲什麼要答應葉清凌的對賭。

不搭理葉清凌,不就沒事了嗎?

沒辦法,事情已經這樣了,再忍幾個月就高考了,到時候隨便考考,去別的城市上學,就沒有人知道這回事了。

放學之後自己往回走,剛走進棚戶區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被人盯着一樣。

這種感覺和被葉家的人或者陳虎的人盯着完全不同,是一種芒背在刺的感覺,因爲丁牧能清晰地感應到監視他的人能給他帶來足夠的威脅!

不用想,肯定是汪萍展開報復了,就是不知道她這次能找來什麼高手。

丁牧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往周圍掃了一圈,就發現了目標,一名身材高大的外國男人。

這個人乍一看沒什麼,但在他的風衣裏絕對有槍,而且從對方走路的姿勢來看,也是一個練家子,只不過在武學上的造詣沒有那麼深厚,應該是一身功夫都在槍上。

國外僱用兵,丁牧很快就確定了對方的身份。

僱用兵行動的時候很少是一個人,背後必然還有一個團隊,想要一次性解決問題,就要把這個男人背後的團隊找出來,解決這個麻煩之後再去把汪家滅掉,然後他就可以在石城繼續混日子了。

一邊往回走一邊觀察周圍,丁牧很快確定了三個目標,三個都是外國男人,但是他們似乎不着急動手,和丁牧保持了足夠的距離,並且認爲丁牧還沒有發現他們。

丁牧見狀,也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回家,看了一眼餘茗的房間,剛好她今天值班,晚上都不會回來,這樣一來,只要不搞出太大的動靜,就不會有什麼麻煩。

回家之後摘點青菜,做飯,玩手機,外面的天色就黑了下來,但對方還不準備動手,就讓丁牧有些無奈了。

洗澡、睡覺,一直等到凌晨一點的時候,丁牧才聽到了一些輕微的腳步聲,僱用兵終於有動靜了。

小心坐起來,還沒等他出門,就聽到外面的腳步聲突然變得急促,而且越來越遠,等他走出房間的時候,已經看不到任何身影。

對方很謹慎,而且是有八九有熱成像儀器,否則不可能在丁牧沒有出門的時候就提前有了防備,這樣一來想要趁着夜色找到他們就不太現實了。

既然暗的不行,那就來明的吧。

丁牧經過小菜園的時候從裏面撿了幾顆玻璃球大小的石子兒攥在手裏,大搖大擺走出小院,細細捕捉周圍的動靜,很快就聽到了在前方十幾米拐角處有輕微的呼吸聲,身體驟然加速,僅僅一秒的工夫,便已經來到拐角處,右手在對方脖頸上輕輕一敲,對方就軟綿綿倒了下去。

正當他打算把這個人拎起來的時候,心裏生出一股危險的感覺,急忙側身,一顆子彈幾乎是擦着他的腦袋飛了過去,然後才聽到微弱的開槍聲音。

***狙擊熗!

狙擊熗可不是手熗,子彈速度極快,若不是丁牧對危險已經有了極其敏銳的直覺,這一槍很難躲過去。

雖然***的聲音很小,但丁牧也能確定對方的位置,正在他考慮要不要帶着被打暈的這個人一起找上去的時候,昏迷過去的那人的腦袋突然爆開,紅的、白的濺得四處都是,幸虧丁牧動作快,躲開了,然後才聽到了第二聲槍響。

很好,對方已經替他做出了選擇。

丁牧的身體陡然加速,朝着槍聲的方向衝過去。

根據他的判斷,對方應該是在前方偏左的一棟三層樓上,距離這裏大概有二百米。


十多秒後來到這棟三層樓腳下,丁牧順着牆爬上去,卻沒看到人影,四處掃視一眼,找到兩個匆忙撤退的身影,其中一人拿了一支長度在兩米左右的狙擊熗,另外一人胸前掛了一個望遠鏡。

找到你們了!

丁牧腳下用力,從三樓跳下來,在空中的時候右手連續丟出兩顆石子兒,正在慌忙逃跑的兩人應聲倒地,等他們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的時候,丁牧已經來到他們面前。

拿槍的那人擡起槍口就要開槍,被丁牧一腳踹了出去,另外一人掏出手熗打算反抗,同樣被一腳踹了出去,兩個人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來。

丁牧把兩人拉到一起,問道:“能聽懂中文嗎?”

兩個人誰都沒說話,丁牧又用英語問了一遍,兩人還是不說話,丁牧就不客氣了,直接把兩人的右胳膊打折,在他們發出慘叫的時候每人一腳,直接把慘叫踹了回去,順便還在地上翻了幾個跟頭。

看着兩人捂着肚子縮成一團,丁牧又把兩人拉到一起,“說話,能聽懂中文嗎?”

“能。”拿狙擊熗那人終於說話了。

“誰派你們來的?說出來,給你們一個痛快。”

“……”兩人誰都沒說話。

丁牧嘆氣,“你們不說,我也知道,汪萍,對不對?你們不用回答,只要點頭或者搖頭就行。”

還是拿狙擊熗那人,猶豫一下,點點頭。

“很好。”丁牧笑了,看向旁邊那人,“你讓我失望了。”

話音落下,丁牧把那人的另外一條胳膊也扭斷了,順便卸了他的下巴,免得對方發出慘叫,把周圍的人給驚醒了。

拿狙擊熗的人打了一個哆嗦,面前這個少年看起來瘦瘦弱弱的,沒想到下起手來一點都不含糊。

“你們還有同夥嗎?”丁牧又問。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