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易冰冷開口。

手中鐵拳綻放一道道元氣寒芒,不斷擠壓著周圍空間。手一抬,對著陰煞的小腹,重重落下。

「住手!」

陽煞嘶聲力竭的吼聲在官道上響起,「蕭少俠,我們錯了,我們錯了!求你不要傷害小櫻,求你不要傷害小櫻!我願意拿宇文世及和你交換!」

唰!

蕭易轟出的鐵拳,在距離陰煞腦袋十厘米的虛空中,生生停止住。


忽然的剎車,帶起拳風打在陰煞臉上。吹的她一陣生疼,心中的恐懼,再也止不住轟然勃發。

不是說目標是中級武靈境界嗎?

為什麼真人如此恐怖?

短短几個回合,就打的他們夫婦,沒有了反抗之力。要不是蕭易外放的元氣,不能凝聚成物。

陰煞都懷疑蕭易是武宗了!

不,或許蕭易本來就是一名武宗!

念及此,陰煞慘白的臉龐上,陰冷氣息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苦澀與屈辱。

她不敢動彈。

蕭易保持衝擊拳的姿勢,半響,甩了甩腦袋,退出空明之境。收回鐵拳,扭頭看向已經站起來的陽煞,低沉道,「你剛才說誰?」

「宇文世及!」

陽煞大口喘氣,回答道,「這次大靖王朝的軍隊,翻過落月山脈,就是宇文世及帶的隊。姬鄴元帥滅掉他們大部分主力時,宇文世及趁亂逃跑了。」

「我們夫妻倆以前在大靖時,受過他的恩惠,所以收留了他。如果你願意放過我們,我可以把宇文世及交給你!」

陽煞大吼,心底里充滿了不甘。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一定不會接下金日明的懸賞,埋伏蕭易。

金日明說蕭易只是中級武靈。可他娘的,這傢伙的力量,和中級武宗相比,也不遑多讓啊!

那一拳打在胸口,幾乎把他胸膛都給打裂了。

好比這會兒說話的時間裡,胸口傳來的陣陣劇痛,一個勁往大腦皮層鑽。

陽煞咬緊牙關,才沒有叫出聲。

只有這樣,方勉強保住夫妻倆「陰陽雙煞」的面子。

「宇文世及?他有個子侄是不是封號『飛龍將軍』叫宇文華龍?」

蕭易沉聲道。

「對,宇文華龍是宇文世及的私生子。」

陽煞平緩呼吸,回答道,「這次偷進入大夏,就是宇文世及想讓宇文華龍賺取頭功。結果沒想到計劃失敗,宇文華龍被殺,宇文世及也掉了一條胳膊,身受重傷。」

「要不是運氣好,碰上我們夫婦倆,他也已經死了。」

蕭易點頭,表示瞭然。

那宇文華龍正是他殺的,沉吟了會,又問道,「宇文世及對你們有恩,你們卻出賣他,不怕良心不安?」

「良心?嘿,我的良心早就讓狗吃了。要不是宇文世及有點利用價值,我才不會救下他。」

陽煞嗤笑,「再者,我當年就已經還了宇文世及的恩情。現在又救下他,用他來抵還我們夫妻倆的命,沒什麼良心不安的!」

「哈,你們到也真夠現實的。」蕭易擠出一絲笑容,「最後一個問題,你們就不怕把宇文世及交給我后,我再反悔殺了你們?」

「不怕!」

陽煞擲地有聲,看了眼成候,自通道,「你連他都放過,更何況我們?」

「啪啪啪!」


蕭易鼓掌,笑道,「很好,我答應你了。」

對宇文世及。

蕭易雖然沒見過,但從陽煞的話里,不難猜出。宇文世及就是當日在上古傳送陣,突然趕回來,把蕭易追殺的滿山亡命逃跑的那名大靖武王!

這樣一個敵軍將領,如果生擒帶回暴風城。蕭易對說服姬鄴,送成候去大乾王朝的把握,無疑會更大。

事實也確實如此。

當蕭易押著滿頭白髮、怒吼連連的宇文世及回到暴風城時,全城轟動了!

為了抓捕宇文世及。

姬鄴發動了數十萬人,一起尋找。結果最後讓撿了便宜的蕭易逮到,姬鄴不知是哭好,還是笑好。

因此。

當蕭易提出幫助時,姬鄴想也沒想就答應下來,安全送成候去大乾王朝。

末了,還問蕭易有沒有興趣從軍?

沒辦法。

蕭易這次功勞太大了,發現陰謀、破壞上古傳送陣、及時送回情報、親手抓住宇文世及。

無論哪一樣,都能加官進爵。所有功勞加起來,封王拜相都可以!

這樣一個人才。

不進入軍隊,按照姬鄴來說,那是大夏的損失啊!

損失不損失,和蕭易沒半點關係。

這次他是運氣好,才解決了一系列麻煩。下次再碰到類似的大問題,天知道還有沒有那麼好的運氣?

因此。

蕭易拒絕了姬鄴的好意,在拜別成候后,馬不停蹄的回到了飛雲宗……

… 出門一個多月。

再次回到宗門時,蕭易心中不免感慨萬千。

剛出來時,他是高級武師。被所有人看不起、嘲笑、譏諷,評判為一輩子困死在武師境界。

可現在。

他鯉魚躍龍門,蛻變成功,突破了武師瓶頸,踏入半步武宗的行列。只差臨門一腳,就是一名真正的武宗境界高手!

武宗。

無論在哪個門派、勢力、組織,都是精英級別存在。


飛雲宗雖然是大夏王朝六大門派之一,但也免不了這個特例。

好比獨自霸佔一座山峰的七大真傳弟子,就是無限逼近武宗,或者本身就是武宗,才有那麼大特權。

蕭易現在是半步武宗。

如果願意,隨時可化身第八大真傳弟子!

不過。

相比起以境界坐擁真傳弟子的身份,蕭易更喜歡打敗趙星辰,踩著趙星辰上位!

「姓趙的,我回來了!」

站在山道上,遙望飛雲宗高大的山門。蕭易心中大吼了聲,隨後,催動胯下駿馬,往山門快速跑去。

踏踏嗒!

馬蹄聲漸近。


不消一會,蕭易到了山門前。

「什麼人?」

看守山門的幾名弟子,聽到馬蹄聲,迅速從邊上跑出來。不過,在看清蕭易穿著的服飾后。臉上神色,頓時一松。

其中一名留著兩撇小鬍子的男弟子,上前幾步,打招呼道,「原來是師弟。不知身份牌可戴在身上?」

「有,師兄稍等。」

蕭易下馬,取出身份令牌遞過去。

後者接過來一看,點了點頭,剛遞還蕭易,忽然眼睛一亮,指著蕭易,脫口而出,「蕭易?你就是那個元氣親和力為零的蕭易?」

這話一出口,旁邊其他幾個弟子,也一陣驚呼。

「原來他就是蕭易啊!」

「聽說蕭易天賦很高,幾個月時間,就從武徒突破到武師。」

「嘿,那天賦再高又怎麼樣?元氣親和力為零,這輩子都會困死在武師!」

「話也不能這麼說吧,萬一人家運氣好,碰上大機緣,打破元氣親和力為零的門檻呢?」

「嗤,這種機緣你認為有可能存在嗎?」

「……貌似沒有。」

……

山門口,一時間議論紛紛。


被大家指指點點的蕭易,哭笑不得。

這還有沒有完了?

出去一個月回來還被逮著不放。一輩子困死武師?這些傢伙都是白痴嗎?沒感應到自己的元氣波動是……

呃。

蕭易突然摸了摸鼻子,這批看守山門的弟子,修為最高的就是那名嘴上帶著兩撇小鬍子的男弟子。

高級武靈境界。

蕭易比他整整高出兩個小境界,對方能感應到才怪。

這般一想,蕭易按捺住心中的無奈,借口準備離開。他也懶得解釋,因為根本沒那個必要。

不過,就在這時……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