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謹言欺身上前,居高臨下的看着華曉萌,眼神微暗,「上次我救了你一命,這次我放過你,你就欠了我兩個人情。」

「更何況……」他的聲音消失在兩人的唇齒之間,「你現在,可是我的女朋友,我要些報酬,應該不過分吧!」

華曉萌沒有想到男人的襲擊如此突然,等聲音被吞噬,才想起來掙扎,可已經晚了,她被男人的重量壓制,動彈不得。

當口中徹底被侵佔,華曉萌嗚嗚出聲,馬德,面對她厚重醜陋的妝容,蕭謹言也下得去口?

腦海缺氧的厲害,就在華曉萌想要做什麼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敲門聲。

「謹言,還沒睡嗎?」

穿着睡衣,站在門外的蕭母疑惑問道,她出來倒杯水喝,就看到蕭謹言房間的燈還亮着,這麼晚了不睡覺,難不成還在工作?

她耳朵湊近房門,隱隱約約聽到女人說話的聲音,可再聽,就沒有了,彷彿一切都是她的錯覺。

遲疑片刻還是決定問一問。

華曉萌整個人都要燒起來了,恨恨的瞪視面前的男人。

蕭謹言終於給了她呼吸的機會,聲音低啞的道:「媽,我這邊有些工作要處理,馬上就睡,不用管我,你早點兒睡吧!」

蕭母愣住,兒子還是第一次在睡覺前和她說這麼長一句的話,而且,聲音怎麼聽着有些不正常。

「你是不是哪裏不舒服,我給你倒杯水喝?」蕭母難得關心自家兒子。

華曉萌咬着腫脹的嘴唇,剮了蕭謹言一眼,眼神示意,快點兒想辦法讓蕭母離開,真是太羞人了好不好。

接收到小女人哀怨的眼神,蕭謹言心情非常的不錯,伸手捏捏華曉萌紅潤的耳朵,低低笑一聲。

隨即正色,道:「不用了,我屋子裏有水!」

「好吧,那你早點兒睡!」

外面的腳步聲終於遠離,華曉萌奮力掙扎,「蕭謹言,魂淡,你先起來。」

男人不為所動,霸道的將人摟在懷裏,整個人都放鬆下來,這種舒服的感覺,他都記不得多久沒有感受過了。

舒服的讓人想要就此沉淪。

「蕭謹言?」久久沒有聽到男人的動靜,華曉萌氣惱的出聲。

「嗯?」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不做什麼,就想抱抱我的女朋友,更何況,這是我的房間,不是你主動進來的嗎?」

「你……」華曉萌要被蕭謹言的歪理給氣死了。

「我怎麼了?」捏捏小女人腰間的軟肉,努力壓抑自己燃起的火焰,蕭謹言故意逗她。

「既然咱們都是男女朋友這麼親密的關係了,你能不能先讓我走?」

「走去哪?」

身份都已經暴露了,蕭家肯定是不能再待下去,華曉萌自然是要辭職回家的,至於玉佩的事情,只能是另外想辦法了。

「回家!」

「好!」

蕭謹言答應的很是乾脆。

華曉萌白了他一眼,完全沒有發現,自己現在對男人的觸碰完全不反感,就這麼膩在一起,也沒有要將人丟出去的意思。

蕭謹言初步的戰略已經成功了。

「真的讓我走?」

「當然!」蕭謹言說着,利索起身換衣服!

華曉萌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你這是做什麼?」

「跟你回家啊,我住我女朋友家裏,不過分吧!」蕭謹言說的理所當然。

華曉萌臉上的表情寸寸裂開,怎麼不過分,非常無敵的過分好不好?

「我那地方小,住不下你!」

「沒事,我睡沙發就行,不挑。」

華曉萌徹底沒詞了,她到現在都沒明白,到底是哪裏出問題了,讓男人把她認了出來。

半個小時后,華曉萌回頭看了一眼自覺坐在小電驢後座的蕭謹言,風中凌亂。

「要不,你載我吧!」

蕭謹言伸手摟住她的腰,臉不紅心不跳的說:「我不會!」

華曉萌慘不忍睹的轉過腦袋,算了,就這麼着吧!

路上,蕭謹言非常的乖巧,因為騎車不能回頭的原因,華曉萌完全看不到他快要咧到耳根的嘴角,哪裏還有半點兒霸總的感覺。

這次,華曉萌並沒有將蕭謹言帶到之前住的舊小區,而是回了單身公寓,畢竟小白還在。

看蕭謹言的樣子,一時半會是不會走的,她不在的話,小白肯定會餓肚子。

蕭謹言仔仔細細打量了她的小蝸居,摸著下巴說:「還不錯!」

有點兒小家的感覺。

華曉萌不搭理他,先去換了裝,穿上自己平常的白襯衫,黑短褲,長長出了一口氣,還是這樣舒服啊!

蕭謹言坐在沙發上,悠悠的道:「在我們交往的這段時間裏,我就住在這裏了!」

正在擦頭髮的華曉萌僵住,她剛剛聽了個啥玩意。

「不行!」

她直截了當的拒絕。

蕭謹言再次開口說:「我救了你的命,兩次恩情,你這是要恩將仇報?或者說,我還是把你送到警察局比較好?」

「怎麼就扯上恩將仇報了,頂多算是忘恩負義!」

「看來你還有點兒自知之明!」

華曉萌被噎到,你有理,你說什麼都對。

「你腿那麼長,蜷在沙發上多不舒服,要不,你還是回去睡大床吧!挺委屈的。」

蕭謹言那是絕對不可能走的,悠悠的道:「你這不就是雙人床嗎?」

空氣驟然安靜下來。

華曉萌炸毛了,「蕭謹言,你能不能要點兒臉?」

「要臉就沒媳婦了!」蕭謹言大有深意的說。

華曉萌啪的將毛巾扔在他的腦袋上,每次面對男人的時候,她都有一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蕭謹言淡定的將毛巾拿到手裏,沉聲道:「過來!」

華曉萌被他有些恐怖的眼神嚇到,身子不受控制的自己行動起來,乖乖在男人面前站定。

等她反應過來,在心裏狠狠打了自己一巴掌,沒出息啊沒出息。

男人將她扯進懷裏,旋即動作輕柔的擦拭起她濕漉漉的頭髮,「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你!」

還真有可能!華曉萌默默吐槽一句。

蕭謹言嘆一口氣,突然正經起來,說:「你去老宅到底想要做什麼,我不會去管,但是你得保證,答應我的事情要做到。」

華曉萌安靜下來,答應蕭謹言的事情?仔細想想,她確實是答應了男人好多次,不會跑,消息也會回,但是都沒做到。

準確的來說,她一直都沒將男人擺放在一個正確的位置上,一直在否認,否認蕭謹言真的喜歡自己,想要推開一次次靠近過來的男人。

她的安全感都是自己給的,長這麼大,從來沒有類似蕭謹言這樣的人出現過。

沒有人會強勢的將她護在懷裏,說一句,別怕,有我在!

華曉萌整個人都是慌的,或許平日裏沒有表現出來,但她真的很害怕。

察覺到小女人的情緒不對,蕭謹言擦乾頭髮后,將毛巾放在一旁,道:「要不要嘗試接受我?」

華曉萌低垂著腦袋,眼神有些空洞,出聲問:「為什麼?」

「嗯?」

「你為什麼會喜歡我?」

蕭謹言將人擁緊,輕笑:「我說是一見鍾情,你又不相信!」

男人說的不錯,華曉萌確實是不相信,但是轉頭看到男人印着她那張臉的眼睛,她突然就信了。

動動嘴角,好久才說:「你這人真的很讓人討厭。」

「我知道!」

蕭謹言的話,泯滅在兩個人的呼吸之間。

一夜好眠,次日,華曉萌睜開眼睛,整個人都是懵的,她下意識的動動身子,結果察覺到了不對。

她腰間有一隻大手,人也在男人堅實的懷抱里。

雖然確定昨天晚上沒有發生什麼,但她的整個人還是立馬爆了。

自己竟然沒有將蕭謹言趕出去!

「醒了?」男人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被擠下床的小白哀怨的喵嗚叫一聲,委屈巴巴。

蕭謹言淡定的看它一眼,宣示主權一樣,蹭了蹭華曉萌的發頂。

「你怎麼還沒走?」華曉萌整個人都不好了,昨天晚上,她被男人哄的團團轉,最後不僅沒有讓蕭謹言睡沙發,還讓對方抱着自己睡了一整晚?

「餓不餓,我讓沈翔帶了早餐過來!」

接下來蕭謹言的一句話讓華曉萌清醒了。

「什麼,沈翔要過來,幾點了?」

「上午十點,他現在應該已經在樓下了!」蕭謹言如常的說,完全沒有覺得這個點不上班還和華曉萌賴在床上有什麼不對。

「十點?」華曉萌音貝放大,完了,沒臉見人了。

。 「苗兒的心愿還真是小,只要百畝大的田地就好了嗎?」林毅看着開心的穀苗兒,明明手裏就握有近百畝田地的地契,雖不全是良田,但是卻也不少了,但跟整整的地主來說,百畝良田也不過只是一點點而已。

苗兒的野心太小太小,純凈得讓人想要捧手心裏好好的呵護起來。

「為夫會努力的,讓苗兒將來坐擁百畝良田,連成一片,在田地中蓋上一座院子,地契全都寫咱們苗兒的名字,歸苗兒一人所有。」

突然間那種為人夫的感覺讓林毅覺得十分的不錯,甚至有種迷戀,想要將好的東西都送到穀苗兒面前,或許可以先給小苗兒每天多加一根牛肉乾,畢竟小苗兒十分喜歡吃。

「不小了,一般人家家裏幾畝田地能養活一家子人了,咱們家就咱們兩個,以後光景好了,那麼多田地天天吃肉都不怕。」

以前的時候還想要為了保持身材不吃肉,現在想想自己就跟傻子一樣,肉多香啊!豬為什麼而活,不就是讓人吃肉嗎!

不能想,一想就心疼昨天那塊牛肉乾。

「給你,今天早上知道有人來,沒來得及吃,這一會也不餓。」林毅將早上的牛肉乾拿了出來,送到穀苗兒面前。

「那我不客氣了,這些地契林哥哥你收著吧,等以後再換成紅契的。」穀苗兒看到牛肉乾眼睛一亮,手裏稀罕的地契直接送了回去,伸手將牛肉乾拿到了手中。

穀苗兒對現在的日子很是滿足,遠離了女主,囤足了糧食,連靈液都升級了,還有牛肉乾水靈靈的白菜吃。

「嗯,今天下午繼續練字。」

「練字?能不能休息一天?其實字不用太好看,寫不錯就成,不是說女子無才便是德嗎?」昨天期待了一天,感覺今天來換糧的人估計要弄上一天,這樣自己下午可以休息休息,練字什麼的太辛苦了,跟認字完全不是一回事。

「不行,人需持之以恆方成大器。」而且若是以後自己走上仕途,苗兒一個孤女的身份,在這些方面不懂也會讓人挑剔,總有人會想要找存在感,林毅並不想讓穀苗兒受那些屈辱。

「好吧,等我吃完這根牛肉乾。」幸好還有一根牛肉乾可以安撫我的心。

也不知道是不是換了個身體年紀變小了,連靈魂也跟着變小了,身邊的圈子簡單了,整個人也變得更慵懶放縱了。

時光緩緩,人間四月芳菲盡,今年卻沒有等來,大地從一指的寬度裂開到了三指,能把手伸下去半截,村裏的井再也打不出一滴水來,糧食在手也只能幹吃,靠着林家井每三天分到的那點水。

村民們一個個全都因為缺水瘦得脫相了,但是好在都活着,哪怕上了年紀的老人只能躺在床上,靠着小的給沾水喂到嘴中,也還喘著氣。

「林哥哥,咱們家的井水位下降了半米了,如今才四月,還不到最熱的時候,外邊現在的情況也不知道怎麼樣了,你要去看看嗎?」

一直呆在小山村,穀苗兒也覺得有些呆不住了。

。 很快的。

和江山預料中的一樣,陳霜兒的分公司,剛被白頭鷹國以涉嫌違法封禁,後腳,白頭鷹國就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開始對江山持有的股權下手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