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玉仁笑道:“錯,不止這些,我還有你們這些萬人敵,一個定千軍萬馬。”

劉進和張達忙道:“老大,這個太擡舉我們了。”薛玉仁搖頭道:“自己兄弟,何必謙虛。”薛玉仁心道,趙巖的一套開山拳,和破斧三十六折耍出來誰能擋住,劉進的疾風腿掃過,必有傷亡,南宮成的虎爪也是力道威猛,南宮靜速度極快,殺人於無形,張達格鬥技術高超,論拳頭,恐怕沒有幾人是他對手。自己擁有這麼多身手了得的好兄弟,何愁滅不掉一個黑龍幫?

孫文慧先給薛玉仁安排了房間,薛玉仁對她微笑道:“謝謝了,各位早點休息。”

“張大哥好好休息。”孫文慧笑道,這一句張大哥讓薛玉仁心裏一**,忙點了點頭,待衆人跟着孫文慧離開,薛玉仁將門關上,看着自己兄弟都摟着媳婦,心裏不禁想起小瑤,張夢潔等自己的衆位老婆,葉璐也好啊,這些老婆都不在自己身邊,薛玉仁趴在牀上,胡思亂想起來,這牀真軟,若是自己的老婆,隨便來一個,親熱親熱也不錯啊。也不知道哪些丫頭現在都還過的好不好。

薛玉仁越想越睡不着,乾脆起身坐在地上開始修煉他的無量神功,這功夫最近也一直在修煉,可是總是衝不過第五層。

他先放鬆了身心,將自己體內的心思全部放開,大腦一片空白,開始了冥想。

慢慢的黑漆漆的一片裏,突然穿線好幾個白點,薛玉仁微微眨了眨眼,白點越來越多。突然眼前變的亮堂,出現了一片草地。 薛玉仁走到草地上,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在擡頭一看,一羣雲朵在天上緩慢的飄着,薛玉仁想了起來,這就是盤古山後山上的草地,自己曾經和柳翠一起來這裏放過牛,後來那牛被蛇毒死,自己抱着柳翠往家趕的時候,誤掉入陷阱裏,在那陷阱裏的一夜,才和柳翠定情。想到這些,薛玉仁心裏一甜。

要知道在冥想的時候是要不帶任何喜怒哀樂的,這時候,他感覺自己的體內開始發燙,盤古真氣又開始不安分的上下衝撞起來,自己的身子開始冒起煙來,薛玉仁咬牙堅持,心道或許堅持過去就能衝破第五層了,可是那溫度慢慢的加熱,到最後,就算是他的身體也堅持不了了,若是下去,身體必然會爆炸,可是就算是堅持到了這一步,可是好像身體沒有絲毫的衝破第五層的感覺,這第五層都如此衝破,如何衝破第七層?薛玉仁心裏一陣失望。他感覺到體內五臟六腑開始收縮,薛玉仁嚇的張開眼。

再看自己的身體,已經冒起了濃濃的煙,地上也被他的身體銬的通紅,辛虧自己是坐在地上,若是在牀上的話,這牀恐怕早燒的沒了。薛玉仁心中突然冒起一個想法,這第五層終是衝破不了,我何不自己創一套功夫。

我的身體現在溫度如此之高,若是將這個溫度全部集中在手部打擊出去,或者全部集中在腿上,朝着敵人踢去,那人不是必然化成灰燼?是了,我體內的盤古真氣在受到傷害的時候,可以集中在一起抵擋傷害,這體內的溫度必然也可以集中到一起。

想到這些,薛玉仁心裏一喜,嘗試着用盤古真氣將體內的溫度全部朝着自己的右手掌上移動,一股強烈的熱氣,溫度何止幾百度,要是一般人,現在手恐怕早就已經化成了灰燼,薛玉仁疼的忍不住叫了一聲,他的身上的紅色開始變淡,右手卻變的越加的紅,到最後他的右手都麻掉了,感覺不到了溫度。

薛玉仁起身,左手打開房門,朝着樓下跑去,他本是無心一試,沒想到好像真的行的通,興奮的打開大廳的門,衝了出去,門外的保鏢看見薛玉仁,對他點了點頭,再一看他整個手發紅,就像拿着一個明晃晃的紅燈,因爲太過耀眼,也不知道他手裏到底是拿的什麼東西。


薛玉仁一掌擊打在院子的草地上,轟隆一聲,整個地都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一邊的保鏢沒站穩,都摔倒在地上。

一股濃煙散去,薛玉仁的手恢復了正常的顏色,而他身前的草地上,多了一個巨大的窟窿,保鏢們爬到那窟窿前,居然發現那窟窿深不見底,其中一個保鏢慌忙拿出手電,朝着下方望去,只見那窟窿深大約十多米,整個窟窿都散發着一股強大的熱氣。

衆保鏢都看怪物一樣看着薛玉仁,“老哥,你剛纔投放的是什麼**?”

薛玉仁不好意思的笑笑道:“不是**,我一拳打的。”薛玉仁心裏一樂,自己雖然沒衝破無量神功第五層,倒是自創了一個功夫,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熟練的將體內的溫度快速的形成和轉移到一塊地方。

大廳的門突然再次打開,孫星和孫母,還有趙巖,孫文慧幾人都衝了出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孫星看薛玉仁腳下一個巨大的窟窿,還冒着熱熱的濃煙,疑惑道:“小張,發生了什麼事情?”

薛玉仁慚愧的一笑道:“不好意思,剛纔在練功,一個不小心,一掌打出來的。”孫星幾人都是嚇的說不出話來,孫星想了想,心道這少年能讓死人重生,本就是匪夷所思,如今打出一個大窟窿也不足爲奇了。孫星笑道:“小張,我總算知道那劉俊傑爲何如此緊張你了,你當真是厲害了得啊。”

薛玉仁苦笑道:“您就別挖苦我了,不好意思,吵到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孫星點了點頭,拉着夫人朝着屋裏走去,趙巖走上來,沒好氣的道:“老大,你幹嘛和我搶風頭啊,你這是什麼招數,使出來,我以後開山拳不就沒啥噱頭了嗎?”

薛玉仁大笑一聲,拍着他的肩膀道:“你不是還有破斧三十六折嘛,那個我可不會。”

趙巖哎哎的嘆了兩聲,薛玉仁笑道:“好了,都回去睡覺吧。”說着便朝着屋裏走去,他心裏也不想打擾到大家睡眠,可是剛纔自己的猜想能行的通的時候,心裏太過興奮,想知道這一掌的威力到底是如何。現在看來,當真是厲害了得。

薛玉仁重新回到屋子,卻並不着急睡覺了,這次他要嘗試着將體內的熱情速度形成,並彙集到一起,因爲打架本就是靠速度,難道等和劉俊傑決鬥的時候,還跟他說一聲你等下,等我先彙集下熱氣再來跟你打?

薛玉仁嘗試着立馬提高溫度,那就要特別的發怒,或者開心,總之讓自己第一時間進入混亂狀態,心裏能想多少事情就想多少事情,可是最快也需要十來秒才能在體內形成熱氣,這個速度薛玉仁很不滿意,因爲高手對決,可能一秒的落差就會輸掉全局。難道這一招好不容易想出來,而且威力如此之大,但是因爲速度上的問題而成爲了一個廢招嗎?薛玉仁心裏很是不甘。

站起身來,思考着什麼事情能讓自己立馬興奮,薛玉仁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幾個俏老婆,身體就出現了反應,薛玉仁尷尬的一笑,自嘲道:“媽的,想這個倒是反應夠快。”

薛玉仁等重新冷靜下來,再盤坐到地上,這次他想到的是自己的美女老婆蘇曉嬈,一秒鐘之內他便興奮了起來,體內產生了巨大的熱量,薛玉仁心裏一喜,這一招果然有用,薛玉仁大喝一聲,左腳下緊緊的收縮肌肉,那股熱情立馬集中到了他的左腿之上,整個時間也就在一秒左右的時間完成,薛玉仁心裏一喜,又試着右手發力,那股熱氣噗的一聲又立馬到了他的右手手掌上。

薛玉仁冷靜下來,那手便又恢復了原來的肉色,接下來,薛玉仁又嘗試了十來次,每次都能在一秒左右瞬間形成熱氣,將熱氣集中在一起,薛玉仁欣喜的收工,重新躺在牀上。 自己沒想到誤打誤撞,自創了一門神功,叫什麼名字好呢?薛玉仁趴在牀上想着,因爲這個招數需要幻想自己的老婆來瞬間使出,叫“老婆拳?”太俗,“情意綿綿打爆你的頭之無敵美色烈焰掌?”太長了,而且自己可能也會用腳使出,就叫“無量烈焰神功”吧,怎麼說它也是在無量神功上脫胎而出的一門功夫。

薛玉仁心裏美美的幻想着,等幾十幾百年後,有後人學會了自己的無量烈焰神功,打遍天下無敵手進入了夢鄉。

這一覺從天亮睡到天黑,薛玉仁才醒了過來,看着天黑,正準備再睡,纔想到自己是白天才睡的,已經睡了一天,從牀上跳了起來,他之前睡的太急,衣服也沒來得及脫。直接就出了房間,向樓下跑去。

孫星和南宮成,孫文慧三人正在沙發上坐着,孫星看到薛玉仁下樓,打招呼道:“小張,你起來了?”

薛玉仁點頭道:“恩,不好意思,老爺子,早上把你院子的草地上打了個窟窿。”他還在爲早上的事情感到歉意,孫星笑道:“不礙事,已經有人給填上了,不過話說回來,小哥你的身手當真是了得啊,我從不敢想有誰能靠自己的手將地打出那麼大個窟窿。”

薛玉仁嘿嘿一笑,看了看南宮成道:“趙巖他們呢,還在睡覺嗎?有幸福陪就是幸福啊。”孫文慧摟着南宮成道:“幸福吧?”南宮成點點頭道:“幸福,有媳婦當然幸福。”說着在孫文慧的額頭上一親,這個南宮成,有了媳婦就忘記了老大了,薛玉仁在心裏一頓的鄙視。

南宮成回頭看着他道:“我姐和姐夫早就起來了,在外面站着看月亮呢。”

薛玉仁嘿嘿的一笑,這個大粗人還學別人浪漫起來了,孫星看着他道:“對了,小張,我們下面已經完全打理好了,黃銅市再無黑龍幫,現在下面的小弟比以前更加的神氣了,打着義旗的名號到處炫耀了。”

“恩,這樣就好。”薛玉仁滿意的點點頭,他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孫星道:“先讓廚房弄點吃的吧。”孫文慧忙道:“爸,不用了,我跟小成說好了,帶他們出去吃飯。”

“哦?在家吃飯不好嘛?爲什麼出去吃,丟下老爸和老媽兩人吃飯?”

孫文慧道:“這樣不好嗎?讓你和媽媽過兩人世界,我們年輕人出去玩我們的。張大哥,我們出去一起玩吧。”

薛玉仁本就睡了一白天了,現在也睡不着,閒來無事,也沒在黃銅市逛過,點頭道:“行,咱什麼時候出發呢?”

“就現在了。”孫文慧拉着南宮成就從沙發上起來,孫星叮囑道:“路上小心。”沒等衆人說話,他又笑道:“有你們幾個身手了得的年輕人,我還擔心什麼?再說這裏是我們義旗的地盤,誰敢怎麼眼?你們年輕人好好玩吧。”

“今晚我就和老婆運動運動,你們年輕人多玩玩,晚點回來。”孫星開玩笑道。

孫文慧臉一紅道:“爸,你說什麼呢,這麼多人,你也不怕醜。”南宮成抱着她笑着不說話。

孫星一臉無辜的看着她道:“有什麼害羞的,一個是我女兒,一個是我女婿,一個是我好兄弟。都是自家人,而且老爸讓你出去多玩玩,不正合你的意思嗎?”

“好了,我不跟你說了,張大哥,我們走吧。”孫文慧將目光轉移到薛玉仁身上。

薛玉仁點了點頭道:“行,走吧。”

三人走出大廳,趙巖和南宮靜正坐在院子的草地上聊着天,薛玉仁偷偷的鑽到他們背後,一把捂住趙巖的眼睛,尖着聲音道:“猜猜我是誰?”

“老大,別鬧了,我在忙呢。”趙巖拍拍薛玉仁的手道,“我暈,我都這樣的聲音了,你還認的出。”薛玉仁失望的將雙手才他手上拿了下來。

“姐夫,我們要出去玩,你們去不去?”南宮成看着趙巖道,趙巖聽見有玩,興奮道:“去啊,有的玩什麼時候少過我趙巖?”回頭看南宮靜正瞪眼看着他,忙討好的看着她笑道:“不是,要看我老婆,我都聽老婆的。”

南宮靜很是滿意的拍拍趙巖的後腦勺,看着南宮成道:“行呢,大家都出去玩,我們怎麼能掃興呢,走吧。”南宮靜站起身來,趙巖慌忙也站了起來,他就等着南宮靜這句話,玩怎麼能少了他?

“對了,趙巖你喊喊劉進和張達他們。”薛玉仁道,趙巖點點頭,給劉進打着電話,說了兩句又給張達打了過去。

“老大, 他們都不出去了,說是要在房間睡覺。”

薛玉仁點頭道:“行呢,那我們幾個出去玩吧。”

孫文慧喊了司機開着車過來,五人便上了車,司機將車發動,趙巖便在車上興奮道:“我說小舅子,我們去哪裏玩啊?這裏你可比我們熟悉。”

南宮成搖頭道:“不知道,都聽小慧的,她纔是這裏的主人。”孫文慧笑道:“大家都還沒吃飯,先去吃飯吧。”

“這個好,我覺得這個決定太英明瞭。”趙巖摸着自己的肚子道:“早餓壞了,可惜老大老是不起牀,一直在等他。”

原來大家都是在等他,才一直沒吃晚飯,薛玉仁不好意思的乾笑兩聲道:“行了,我錯了,做爲補償,今晚我請客,吃什麼,玩什麼都算我的。”

孫文慧道:“那可不行,張大哥,今天怎麼也得我請客。”趙巖看着他們兩個搶着要請客,笑笑道:“你們誰請客我無所謂,反正我今天是沒帶錢,就是來蹭你們的了。”

薛玉仁好笑道:“你什麼時候帶過錢?”

“老大,你這麼說,我多沒面子,搞得我很小氣一樣。”趙巖在他身上捶了一拳。

“哎呀,趙哥饒命,我錯了,我們趙巖最大方了,要不,今晚你請客吧?我先借你點錢,你晚上買單,以後還我?”薛玉仁求饒道。

衆人聽薛玉仁一說,都大笑了起來。 衆人去一家酒店吃了飯,趙巖提議大家去KTV唱歌,薛玉仁反對,這不是欺負他身邊沒女人嘛?他們一個個去情歌對唱,自己一人落單。

不過最後民意投票,也只能服從多數,薛玉仁只好跟着他們走進了一家叫的麥王的KTV,薛玉仁心裏暗自好笑,這不是山寨麥霸KTV嗎?

一個小女生看見他們,忙上來招呼,趙巖回頭看了一眼薛玉仁,小聲笑道:“老大,我看這個小女生就不錯,不如也收入你的後宮吧。”

薛玉仁在他背上捶了一拳道:“去你的,你當你老大就那麼缺女人?”

“各位多少人?”那女生問道,孫文慧笑道:“五個。”

“恩,那開個中包怎麼樣?”

孫文慧擺手道:“來個大包吧,中包怎麼玩起來?”女生點了點頭:“那各位隨我來。”

女生便朝着樓上走去,幾個人就隨着她一起朝着樓上走去。

“喂,小姑娘,可找個效果好的包廂啊。”趙巖在後面喊道,



那女生笑道:“放心吧,我們這裏的設備每天都要堅持的,效果都沒問題。”

那女生在一個包廂停下,推開門,回頭衝着他們笑道:“各位,就這間吧。”

孫文慧點點頭,那女生便走進去,將機器都打了開,起身看着衆人道:“大包最低消費是三百八,各位現在要點什麼東西嗎?”

“來一件啤酒先吧,在上點水果和小吃,剩下的等會再點。”趙巖道。

那女生點點頭,便退出了包廂,這包廂看樣子包裝的還不錯,屏幕是投影的,趙巖將聲音調到很大,拿着麥克風喂喂了兩聲,滿意的點點頭。

“大家都過來點歌吧,不要客氣,玩的開心。”趙巖毫不客氣的一邊說着,一邊點起歌了,他總是這麼臉皮厚,每次別人請客,到最後給人一種錯覺,好像都是他買單了一樣。

“老大,傻坐着幹什麼啊,過來點歌啊。”趙巖對着麥說道,薛玉仁搖着頭道:“算了,我聽你們唱吧。”說着走到沙發邊,一屁股坐了上去。

音樂響起,趙巖拿着麥克風開始隨着音樂擺動,薛玉仁看了忍不住一笑,這五大三粗的趙巖,搖起來還挺像那麼回事。

“叱吒風雲 我任意闖萬衆仰望,叱吒風雲 我絕不需往後看…”趙巖點的正是那古惑仔裏的主題曲亂世巨星,趙巖唱了兩句,便瞎唱了起來,因爲那歌是粵語歌曲,趙巖就會前面那兩句。

一首歌唱完,薛玉仁搖着頭問道:“你後面都唱的什麼?”趙巖笑道:“我也不知道,後面的粵語一句不會,瞎唱,不過老大,每次我聽到這歌,我就有一種砍人的衝動。”趙巖一臉的興奮。

這個時候又響起古惑仔裏的刀光劍影,南宮靜走過去直接將歌切掉,還陶醉在音樂前奏的趙巖一下張開眼,一臉無辜的看着南宮靜道:“老婆,怎麼了?”

南宮靜哼道:“本來就是個混混,還天天聽混混的歌,咱能來點別的嗎?”

趙巖忙堆笑道:“行,一切都聽老婆的,老婆你開心就好。”說着他跑過去,用自己的手在南宮靜的後背上敲着,一副妻管嚴的樣子。

南宮成拉着孫文慧在沙發上坐下,在一邊談笑着,薛玉仁看沒自己什麼事情,乾脆閉上眼睛打起盹來。


包廂裏傳來南宮靜的歌聲,唱的是王菲的容易受傷的女人,聲音有一種小女生的溫柔,而且粵語也很標準,讓整首歌曲顯得更加有了水準。薛玉仁聽着微微的點着頭。

突然趙巖通過麥克風大聲喊道:“老婆,你好厲害啊,教我粵語啊。”一陣刺耳的鳴聲,震的屋內幾人都捂住了耳朵,南宮靜氣的臉蛋通紅,自己本來很陶醉的唱一首歌,整首歌的情緒都被他破壞了。

趙巖無奈的看看大家,笑道:“老婆,你唱,我不說了。”這個時候進來三個服務員,其中一個是剛纔那女生,另外兩個高個的男生,女生提着水果拼盤過來,而那兩男生一個抱着一件啤酒,一個抱着一大盤小吃,趙巖忙將手裏的麥克風遞給了一邊沙發上的孫文慧,“怎麼了?”孫文慧詫異的問道,趙巖嘿嘿笑道:“你去唱吧,我休息會。”薛玉仁哪裏相信他的話,只不過他看見了酒,酒癮犯了。

果然趙巖一坐在沙發上,就拿起啤酒用牙齒將那酒蓋給咬了下來,那幾個服務員衝着衆人點點頭便退了出去,“來來,老大,我們喝酒。”趙巖將打開的啤酒遞給薛玉仁,薛玉仁心道反正閒着也是閒着,便接過了趙巖的酒,趙巖又咬開兩瓶啤酒蓋,遞給了南宮成一瓶。

三個大男人就坐在沙發上,一口一口的喝了起來,南宮靜和孫文慧兩個丫頭將所有的歌曲都包了起來。薛玉仁打趣道:“不錯,咱兄弟喝酒,還有美女在一邊唱歌助興。”

“那可不,這樣的日子當真是爽啊。”趙巖大口的喝着啤酒,最後嫌棄敬酒麻煩,乾脆自己喝了起來,薛玉仁知道他好酒,也懶的管他,讓他想喝多少喝多少,心道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喝多少,是不是真的千瓶不醉。

最後一箱啤酒,薛玉仁和南宮成一共才喝掉了三瓶,趙巖一人喝了九瓶,好像還沒過癮,趙巖在酒水單上又點了一件啤酒,南宮靜回頭看了看他,也不管他,早知道他酒量大了,這點酒對他就像喝水。繼續和孫文慧唱起歌來。

兩個丫頭又是合唱情歌,又是一人唱一首,好像也玩上了勁,在爭奪今天晚上的麥王。薛玉仁將手裏的酒喝完,便不在要了,趙巖也不管他,反正還有個南宮成,那小子也能喝點,兩人舉着酒瓶喝着,薛玉仁便轉過頭,看着兩丫頭唱歌去了。 薛玉仁迷迷糊糊中睡了過去,等他們把自己叫醒,已經晚上一點多,“老大,這麼吵的地方你都能睡着了,你太牛逼了。”趙巖笑道,薛玉仁擺着頭:“你們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我都不喜歡,不睡覺幹嘛。”

“好好,那我們現在接着出去嗨。”趙巖笑道,“還要去哪裏折騰?”薛玉仁無奈道。

南宮靜道:“去看一場午夜電影,剛纔小慧說這裏有午夜電影,我覺得不錯哦,多浪漫。”

薛玉仁看他們都堅持,也不好說什麼,下了樓梯,薛玉仁去結了賬。隨着他們走出了KTV,走回他們來時坐的車,那司機正趴在車上睡覺。

孫文慧敲了敲車窗,那司機一驚,醒了過來,看見孫文慧他們,忙打開車門。“大小姐,現在去哪裏?”司機撓着頭問道。

“去電影院,我們要去看電影。”孫文慧笑道,“恩,好。”那司機點點頭,將後車門打開,讓他們進去。

薛玉仁最後一個走進去,望着司機歉意的一笑道:“不好意思,老哥,讓你半夜還要跟着忙活。”司機受寵若驚,這個薛玉仁早就在底下傳開,早已是下面混混的偶像,司機忙道:“不麻煩,您客氣了,請上車吧。”

薛玉仁微笑的點點頭,坐進了車裏,司機將後座門關上,開着車向市裏最大的一家電影院駛去。

孫文慧將兩邊的車窗都打開來,一股風吹到臉上,很是舒服,孫文慧笑道:“晚風吹起來感覺不錯吧?”南宮成點了點頭,趙巖笑道:“不錯,尤其是喝了酒出來。”

南宮靜無奈道:“你別把小孩子教壞了,喝了酒是不能吹風的,要不然很容易就倒了。”趙巖拍着自己的胸脯道:“那都是瞎說,你看我不沒事人一樣?”

“你..?”南宮靜嘿嘿一笑道:“你是個例外,因爲你就不是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