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慕蓮十分後悔方才衝動的行為,低聲解釋:「民女不知尹先生就是皇上您,所以方才多有冒犯,還望皇上恕罪。」

「兩位蘇姑娘快起來吧。」梁廣看著反應如此大的蘇慕蓮,忍不住笑了笑,說道。

蘇慕蓮確定無事後,便拉著蘇慕芝起身,只是氣氛卻尷尬無比,十分拘束的兩姐妹,根本不敢抬頭。

「蘇姑娘可是朕的救命恩人啊。」梁廣看著舉手無措的蘇慕蓮,忍不住打趣道。

蘇慕蓮擠出笑容,道:「民女不敢,只是當時情況,任何一人碰上都不會見死不救。」

「當時朕可是李民安的追殺對象,身處清遠鎮的人,都不願意得罪他。」梁廣打趣說著,然後看向程傲然,「程公子,朕要多謝當日的照顧,同時也恭喜你成為今年的武狀元。」

「草民日後必當虛心學習,報銷朝廷。」反應並沒有如蘇慕蓮這麼大的程傲然,拱手說道。

眼前發生的這一幕,倒是讓梁昭不可思議,捋了許久,都未想明白,驚訝的問道:「皇兄,你們原來早就認識了?」

「沒錯,朕之前微服私訪清遠鎮,被秦侯爺刺殺,便是被她們所救。」 梁昭聽后,更是不可思議的睜大眼睛,不知為何,非常激動的笑了笑,說道:「原來皇兄口中的救命恩人便是你們呀!怪不得她讓我好好照顧你們。」

兩姐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畢竟這一切都是沒人能夠預料到的。

只見本是高興的梁廣,目光落在蘇慕芝身上,嘴角的笑容也僵硬住慢慢的淡去,滿臉憂傷,意味深長的打量著她。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到梁廣的舉動,不禁讓他們好奇,也讓蘇慕芝害怕起來,連忙躲在蘇慕蓮的身後,嘟起嘴巴,小心翼翼的看著他。

護著妹妹的蘇慕蓮,瞧著梁廣的眼神,生怕他看上她,然後納她為妃,但礙於身份,又不敢言重,於是扯出一個笑容,試探的問道:「皇上,您這是?」

「十四年過去了,沒想到你竟然長得這麼大了。」眼含悲傷的梁廣,心酸淡笑,聲音頗有些沙啞的感嘆道。

這句話讓在場之人都愣住了。

「若朕猜得沒錯的話,你本應該叫靈芝吧?」梁廣問道。

愣在原地的兩姐妹已經不可思議睜大了眼睛,向來膽小的蘇慕芝又往蘇慕蓮身後躲了躲,顯然在害怕。

「不知皇上是如何得知的。」蘇慕蓮將牽著妹妹的手,握得更緊了,揚起一個不失禮貌的笑容,輕聲詢問道。

只見梁廣雙眼拂過無奈和自嘲,扯了扯嘴角,昔日的記憶涌在大腦,就像是巴掌一次次的扇在他的臉上,卻痛在心裡。

「十四年前,朕還是王爺,與王妃青梅竹馬,當初先帝駕崩,眾皇子為爭皇位,發動明宣殿之變,雖然朕最後護住了皇位,但王妃卻不在了。」

梁廣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滿臉的悔不當初,繼續說道:「南詔王素來野心勃勃,一心想要登基上位,王妃和女兒成為他們的人質,最後王妃想盡辦法將女兒藏起來,最後自盡了。」

聽著回憶的梁昭,眼神早已經落在蘇慕芝身上。

「我和王妃相識於靈芝,所以我們的女兒小名便是靈芝,你身上的那塊玉佩,正是朕當初送給王妃的定情信物。」

只見梁昭眼角已經被淚水染濕,所為男兒有淚不輕彈,更可況是高高早上的君王呢?

蘇慕蓮自然聽懂了這個故事,只是沒想到蘇慕芝竟然是梁廣失散多年的女兒,那她豈不是大勝的公主了?

「皇兄,她是皇嫂的女兒?」愣了許久的梁昭,驚訝的反問道。

梁廣點點頭:「沒錯,她身上有著王妃的玉佩,而且她的眉眼與王妃長得一模一樣。」

蘇慕芝一時之間依舊不能接受這個天大的消息。

「這十幾年朕一直都在尋找你,希望能夠彌補你。」梁廣低聲說道,「朕知道虧欠你和你母親,所以在位十五年,一直未曾封后。」

還是不敢接受此消息的蘇慕芝,不可思議的搖著頭,睜大眼睛質問道:「您是我的親生父親?」

梁廣默不作聲的點點頭。


「呵呵……我竟然還有親生父親?」蘇慕芝冷聲輕笑,不敢相信的自嘲道。

這句話聽了,梁廣自然心痛,可他理解,起身走到她的面前,而非常抗拒的蘇慕芝卻緊緊的拉著蘇慕蓮的胳膊,躲在她的身後,顯然對這個突然出現的親生父親,不買賬。

此時此刻,梁廣已經撇下帝王的尊嚴,而是像父親,低聲安慰道:「靈芝,我知道你這十五年來,你吃了很多苦,不夠幸好老天讓我找到了你,我會好好彌補你的。」

「彌補?你要怎麼彌補?」情緒突然激動的蘇慕芝,冷聲一笑,眼中的淚水也涌了出來,「你知道我我這十幾年是怎麼過來的嗎?你永遠都想不到我的日子有多苦。」

「我知道,我知道。」梁廣安撫著她焦躁的心情,「靈芝,往後的日子裡面,朕會好好補償你!」

「我叫蘇慕芝!」她提高了聲音,厲聲提醒著,嘲諷的笑著,「靈芝……呵呵,你知道嗎?我小時候一直在問我的養父母,為什麼我會叫這個名字。」

「她們告訴我,是從河裡面將我將來的,裡面有個紙條就是寫的這兩個字,如今我覺得這個名字特別的噁心!」

聽到這些的梁廣自然傷心,更多的則是愧疚,一個失職父親的愧疚。

他知道對她的傷害無法彌補。

「我死裡逃生不知道多少次,若不是姐姐,恐怕我這輩子都體會不到家的溫暖。」流著眼淚的蘇慕芝傻傻的笑著。

看得在場人十分心痛。

梁廣知道此事說什麼都是沒有,最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朕有五個兒子,卻只有你一個女兒。」扯了扯嘴角的梁廣,自嘲一笑,低嘆一聲,「朕會接你回家,好好地補償你。」

「補償我?你要如何補償我?」蘇慕芝嘲諷反問。

「我會封你為公主,你是朕的公主,大勝的嫡公主。」梁廣上前按住蘇慕芝的雙肩,頗有些激動的睜大眼睛,低聲說道。

蘇慕芝微微搖頭,打掉他的雙手,往後退了退,說道:「我不要!我才不想當什麼公主,我是蘇家的女兒,是姐姐的妹妹!我的父母早就死了!」

蘇慕蓮聽后,膽戰心驚起來,生怕梁廣會生氣而怪罪她,將妹妹護在身後,趕緊朝著梁廣說道:「皇上,慕芝現在情緒太激動了,您也不要著急,這父女相認慢慢來。」

「皇兄,就是啊。」梁昭也在旁安慰著。

「是朕太操之過急了。」皺起眉頭的梁廣想了想,輕嘆一聲,憂傷的坐回龍椅上,意味深長的看著兩姐妹,又長嘆一聲。

「李三思,傳朕旨意,靖安皇后嫡女蘇慕蓮,封為昭寧公主,入住景愉宮,蘇慕蓮救駕有功,特此收為義女,為靖安皇后膝下嫡女,封昭華公主,入住長樂宮。」

這道旨意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蘇慕蓮,沒想到自己竟然白撿了一個公主來當,也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難過?

梁昭連忙低聲提醒著。

「昭華公主,昭寧公主,還不快謝恩。」 蘇慕蓮的心情沉重且複雜,梁廣就這麼任性的將她封為公主?而是還是大勝的嫡公主,這種殊榮又有多少人能夠得到呢?在梁昭的提醒下,連忙屈膝行禮。

「多謝皇上。」

略顯疲倦的梁廣,斜靠在龍椅上,看著表情冷漠的蘇慕芝,長長的嘆了一口氣,有氣無力的說道:「你們都下去吧,昭華公主留下來。」

所有人都行禮離開,梁昭陪蘇慕芝回宮,接下來殿內只剩下樑廣和蘇慕蓮。

站在殿中央的蘇慕蓮感到格外尷尬,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面對坐在龍椅上的男人,心臟忐忑不安的跳動著。

「皇上……」蘇慕蓮小心翼翼的開口喚道,卻不知道說些什麼。

梁廣嘴角揚起一抹和藹的微笑,溫柔的說道:「你應該改口叫朕父皇了。」

蘇慕蓮看向他,不習慣的愣了愣,欲言又止,那兩個字遲遲都未喚出來,畢竟事情來得太突然,就好像在做夢一樣。

梁廣也並不責怪,抬起手對她招了招:「來朕的身邊。」

蘇慕蓮聽話的走到他的面前,低著頭,扯了扯嘴角。

往一邊挪了挪的梁廣,拍了拍椅子,柔聲說著:「昭華,坐在朕的身邊來。」


如此舉動更是讓蘇慕蓮愣住了,畢竟這是龍椅,她豈敢坐龍椅啊!全身緊張起來,連忙擺手說道:「不了不了,我站著就好。」

「無妨,你且坐下,朕想跟你聊會兒天。」梁廣笑著搖著頭,雙眼對她的滿是欣賞,說道。

「這……不太好吧?」死過一次的蘇慕蓮,當然非常珍惜現在的生命,難為一笑,反問道。

梁廣並未再言,而是握起蘇慕蓮的手腕,將她強行拉在龍椅上坐下,隨後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而蘇慕蓮卻難受無比,坐立不安的看著梁廣,禮貌的詢問道:「不知您想跟我聊什麼?」

「朕知道慕芝一時之間無法接受這一切。」梁廣傷感輕嘆,擔憂的蹙起眉頭,道,「慕蓮,還望你能夠多開導開導,幫朕勸說一下。」

「您放心吧,我會的。」蘇慕蓮能夠看得到他的後悔和想要補充的那顆心,同情的蹙起眉頭,說道。

梁廣聽后,也放心的點點頭:「有你勸說,朕放心。」

蘇慕蓮站起來,然後跪在地上,瞞著頭,認真的說道:「還望皇上收回公主的身份,慕蓮實在受之有愧。」

梁廣親自攙扶起她,回答道:「不,你當得起,而且慕芝也希望你能留下來陪她,況且你還救了朕和丞相一命。」

「朕知道你已經家破人亡了,你很善良,給了慕芝一個家,朕也給你一個家。」

蘇慕蓮看著梁廣說得非常認真,只是這皇家向來冷漠無情,能感受到家的溫暖嗎?

「若朕有你這樣的女兒,倒是朕的福氣了。」梁廣揚起笑,說道。

蘇慕蓮仔細的想了一番,他說得沒錯,她已經家破人亡,無處可去,況且程傲然也已經當上了武狀元。


「慕蓮多謝父皇。」蘇慕蓮微微屈膝,柔聲說道,也算是接受公主的身份,眼前的父親。

「你放心,朕會把你當做親生女兒疼愛你的。」梁廣喜悅說著,隨後臉上的笑容漸漸淡去,眉頭也蹙了起來,「你能夠給朕講講慕芝以前的生活嗎?」

只見蘇慕蓮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傷感起來,輕輕點了點頭,回憶慢慢的湧現出來,輕嘆一聲,說道:「慕芝以前很可憐,自從養父母死後,清遠鎮沒有人願意收留她。」

「那她住在哪裡呢?」梁廣關心的問道,臉上很是著急。

欲言又止的蘇慕蓮,意味深長的看向他,沉默許久,回答道:「疫症所。」

「疫症所?」梁廣驚訝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議的望著她。

蘇慕蓮點點頭,輕聲說道:「疫症所里都住著得了不治之症的人,我是送進去后,才認識的慕芝,她很堅強。」

梁廣震驚的瞪大雙眼,沒想到堂堂的大勝嫡公主,竟淪落到如此地步,他不怪任何人,只怪當初的自己沒有好好保護。

「我很喜歡這個孩子,為了能讓大家走出疫症所,便開始研究藥方,給大家服下,最後我們全部人都得救了。」

蘇慕蓮輕嘆一聲,這些所經歷的事情,就好像是一場夢。

「沒有家的慕芝打算四處流浪,我就去衙門做了公證,讓她成為我們蘇家的女兒。」眼含淚水的蘇慕蓮,慢悠悠的說道,「我的父母還有弟妹們都非常喜歡慕芝。」

「我爹娘她們也把慕芝當做親生女兒,可是……」蘇慕蓮眼眶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一顆一顆掉落著,「可是最後死在了大火裡面,當房屋要倒塌的時候,她們將慕芝推出了窗外。」

梁廣聽后,淚水染濕了眼眶,十分感動。


然而蘇慕蓮的情緒卻控制不住,畢竟她好不容易感受到家的溫暖,轉眼間又變成了孤兒,傷心的哭著:「我們本來在鎮裡面開著點心鋪子,過日子是綽綽有餘。」

「只是沒想到……」蘇慕蓮抹去臉頰上的淚水,繼續道,「沒想到又出現一個李民安,把我們趕回村裡,不准我們在鎮上生活。」

梁廣聽了,感嘆萬分,低聲安慰著:「這些事都過去了,朕會代替你的父母,好好照顧你的。」

「您一定要多關心慕芝。」蘇慕蓮低聲央求著,「您知道嗎?被父母拋棄的滋味,真的不好受,無論是何原因,都會成為她心中的一道傷,哪怕是癒合了,也會留疤。」

梁廣點點頭:「放心吧,朕會好好補償你和慕芝。」

「多謝父皇……」邊擦著眼淚的蘇慕蓮,感激的說道。

「朕知道你們這段時間受苦了,回宮好好休息吧。」梁廣低聲說道。

蘇慕蓮屈身行禮后,便離開了,只見以冬站在殿外,這讓她有些出乎意料。

「你沒跟王爺一起走嗎?」蘇慕蓮納悶的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