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德斯順着殺意的方向裝作無意間一回頭,看到一個十分年邁的老者,好像一個魔法師的裝扮,正在人羣中聽艾克特講話,看上去在普通不過,但蘭德斯感覺沒有錯,殺意就是從他很上發出的。

“不至於吧,酒店老闆因爲一頓飯前,就請來了殺手,看上去等級還不低!”蘭德斯邪惡的想着,但出於好心還是用出自己魔獸一般的身體,和游泳相似的想愛麗絲走去,想提醒他一二。

可是殺手老者好像知道了蘭德斯的心思,要快速的像條游魚的向前擠去,好像闖入無人之境,幾下的功夫,就離愛麗絲不到五米遠。

“糟糕!”蘭德斯和愛麗絲有過一面之緣,不願看他死於當場,決定救他一命,可這時蘭德斯奇怪的很,“原來要殺的是男扮女裝的喬安,不是愛麗絲那傻丫頭。!”

“不要小看那個假小子,他也發現了自己的處境,好像有所防備了!”暗夜君王的神識無疑在這裏是罪好的,觀察也是絕對不會錯的。

“真的啊,有好戲看了!”蘭德斯發現那個假小子,身體慢慢向身後轉來,用幾個人擋住了自己的身子,並伸手向自己腰間摸去。臉雖然還是聽艾克特講,但眼角一定盯着那個殺手不放,到時愛麗絲還不知道這一切。

“我猜那個假小子,肯定會重傷,但不會一擊就死亡,那個殺手不知道等級,但出手狠辣,絕非那個假小子可比,當時候我在出手,才能顯出價值,沒準他會愛上我呢!”蘭德斯幾乎YY的想着。

正在這時殺手有了動作,一條黑影跳入空中,一個抖動,寬大的法袍就不知去向,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緊身黑甲,頭罩面具,手中晃着一把黑黃色的長劍,並散發着陣陣惡臭。


殺手一道黑光直奔愛麗絲而去。

“糟糕,不是啥那個假小子嗎?”蘭德斯以爲第一目標是假小子喬安,沒想到會是愛麗絲,也不顧的拽出金龍的咆哮,一個縱躍緊追殺手。

可這時有個人比蘭德斯動作還快,喬安看見大事不好,一下從腰間拽出一把金色軟劍,抖動出三存多長的劍罡,一道殘影只本殺手而去。

喬安沒有去攔截,而是用自己的寶劍去斬對方的腰部,這些都是電光火石間的事情,廣場的傭兵們一看有情況,先撤散到一邊,各自拉武器自衛!

可就在這時,黑甲殺手,突然身子一頓,腰部一擰,雙腳愣是從飛躍的空中,降落到地面,雙腳在一彈跳,利劍只殺想喬安的小腹。

喬安根本沒有料到對方回來個急停,然後想自己殺來,看來是着了殺手的道了,自己還是經驗不夠,在想停住身形或收劍去當,都已經不太可能的事!

正當喬安準備閉眼受死之時,主席臺的艾克特看見了這一切,高聲斷喝,“何方賊子,敢來會場擾亂,你就在這把。”

艾克特說完,手指在空中虛畫,頓時在艾克特身前出現了一彎青色的彎月,彎月在空中一個抖動,一共二十到青色的風刃成爲一個絕殺的陣勢想刺客襲來。

“高手,能把最初級風刃改成這個樣子,並組成陣勢發出,真是個高手!”

“我肯定做不到!”

“那個殺手必死無疑!”

大家說法不一,但都認爲這個艾克特是個魔法方面的天才,認定刺客是死定了,可事情出現了一絲意外的情況。

黑甲刺客左手持劍直刺喬安,收回有些來不及,但右手突然一震,手中多出一把紫色纏繞着雷電的長劍,對這衝向自己的一道道風刃,左劈右擋連續銷燬了五個風刃。

黑甲刺客藉着這個勢頭,身子一頓從飛躍中落地,剩下十幾道風刃從頭上掠過,刺客已知一擊必殺的機會已經錯過,毫不猶豫的一轉頭,就要進入人羣中逃之夭夭。


太陽神教艾克特,臉色一沉,高聲喝道,“既然敢在此地搗亂,就不要走了,看本座收了你!”說完艾克特嘴裏慢慢念起了晦澀難懂的咒語。

衆人心裏一驚,趕快遠離了那個殺手十米範圍之外,想要逃走的刺客一下子又暴露在人羣之外,艾克特是魔導師,需要他念動咒語的魔法,可想而知又多麼厲害!

蘭德斯也隨着人流退了下去,看見愛麗絲沒有危險,就不必多此一舉,可就在這時,一道紫色身影,跳出人羣,對這刺客一聲怒喝!

“大膽賊人,光天化日之下,擾亂會場,看我不就地懲罰與你!”接着這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劃出一道殘影,直奔刺客殺去!

“有鬼!”也許別人沒看到,但蘭德斯注意到刺客面對紫衣人的時候,沒有做出戒備動作,而且神情爲之一愣,看紫衣人殺來,才擺劍招架,一分析不難看出,這兩人是認識的。

艾克特看見有人和刺客糾纏,就停下了咒語,要是誤傷自己也不好交代。

“我倒要看看都是什麼來路。”蘭德斯自認爲三級以下沒有敵手,所以纔沒有顧忌的搖直衝而上,可這時傳來一聲淒厲的慘叫。

只見刺客小腹中劍,身子一挺死於非命,但紫衣人沒有罷手,紫色鬥氣從劍體發出,形成一道道刺目的閃電,把刺客的屍身圍住,一陣噼裏啪啦的放炮聲音之後,一陣焦糊味傳來,刺客已經被紫衣人電的面目全非。

“啊!”蘭德斯沒有來得及出手,但更讓蘭德斯吃驚的是此人的鬥氣屬性竟然是雷電,千中少有的絕佳屬性,攻擊力和速度幾乎都是頂尖的。

周圍衆人和艾克特都大吃一驚,即吃驚此人的屬性之好,又吃驚武技之高,眨眼間就斃掉了詭異無比的刺客。

紫衣人風度翩翩的來到喬安跟前,“兄弟你沒事吧,我叫安特,是晨星傭兵團的團長,不過這個傭兵團現在只有我一個人,有沒有興趣和我共同闖天涯!”

叫安特的紫衣人,對喬安發出了邀請。 喬安見到自己眼前發生的一切,猶如電光火石般的速度,不容的自己反應,就已經結束了,還在愣神消化眼前之事的時候,安特提出邀請進入傭兵團的事!

“抱歉,我們不是傭兵,而是出來歷險的,無意加入任何傭兵組織。”喬安委婉的謝絕了安特的邀請,但是對於安特的出售還是非常感謝,並要求給予重金酬謝。

“我在這裏謝過兄弟的情意,可安特生性嫉惡如仇,只求陳志邪惡不需要什麼報酬,既然喬安兄弟沒有西斯加入我的傭兵團,就在這裏別過吧!”安特神色自然,拱手和喬安作別,一轉身扎進人羣不見了蹤影。

蘭德斯看到愛麗絲和喬安聚在一起,沒有什麼事,轉身離開了廣場。

“你要小心那個安特,雷電系鬥氣,看樣子應該是大劍士,比你高一級,最重要的事,他走時好像想你看了一眼,我懷疑他和刺客是一家,看刺客要失敗,就下手除掉,以絕後患。”暗夜君王事件的整個進過都看得一清二楚,老道而精準的分析出了事情的隱情。

蘭德斯自然也有素察覺,對安特這個人的出現總有種惴惴不安的情緒,“我會小心,這個獵鬼大會我想參加,想練練靈魂收取術,這是一個絕佳的地方!”

蘭德斯在本已擁擠不堪的成裏,花了三倍的價格才住上一間客房,一夜在打坐修煉中度過,第二天直奔艾特成裏最大的武器店,以前那身制式盔甲在已經破爛不堪,需要從新弄套新的。

當蘭德斯轉過街角之時,正好看到一席紫色皮甲的安特,此時纔看清他的樣子,紫色的頭髮,金色的雙眸,嘴角自然上翹,配上雪白的肌膚,簡直就像一個翩翩君子。

蘭德斯離他不到五十米,“這麼巧?真的假的啊!”

蘭德斯對此人懷有很強的戒心,有意想避開安特,可正在這時,兩聲爆喝從側面屋頂響起,“壞我們好事,還想活着,做夢!”

接着兩道黑影,如離弦之箭從放上躍下,帶出兩道黑色劍氣,一前一後直取安特。

“啊!”安特明顯爲之一愣,接着迅速手中一晃拿出一把紫色長劍,隨着鬥氣爆發,劍體之間出現了五六道細細的雷電。

身子往斜裏一縱,躲開了兩名刺客的前後夾擊,但安特斜刺逃走的方向正是蘭德斯所在的方向,不知道是巧合還是特意。

“該死的,我又不認識他,爲什麼衝我來,這明顯是禍水東移。”蘭德斯很快的做出了反應,從背後抽出金龍的咆哮,一個橫移躲開安特。

一名刺客腳下突然加速,寶劍爆發出濃烈的火紅色光芒,直刺安特的後心,來勢之猛速度之快,很企鵝帶有很濃烈的殺氣。

“哼!”一聲冷哼從安特的嘴裏傳出,紫色雷電長劍,以詭異的角度從腋下穿過,擋住了刺客的刺殺,同時身子跟着手轉,一下來了個一把八十度,前面正對刺客。

“橫掃千軍”安特寶劍在身前畫了一個半圓,一道紫色雷電做成的彎月,瞬間形成,雷電彎月以閃電般的速度直射刺客胸口。

刺客不知道用的什麼招數,劍尖形成一個大火球,寶劍一甩正好紫色彎月撞在一起,劇烈的爆炸在場中響起。

安特退後幾步就避開了爆炸,但刺客好像被爆炸衝擊起來,落下的方向詭異的竟然又是蘭德斯所在的方向,細心之下就可以看到,刺客臉朝下,雙手緊握火紅色長劍,根本沒有失去平衡。

“哼!大膽賊子,竟敢當街殺人,非奸即盜,人人皆可除之!”蘭德斯也是氣上心頭,躲開竟然又追了下來,真當自己是軟柿子。


已經蘭德斯見過的任務都是神級和真神級強者,怎麼會被一個不入流的小子嚇住,金龍的咆哮通體發出白色的寒氣,五米之內被白色鬥氣包裹在內。

周圍不光瀰漫着寒氣,還有一種殺戮的感覺摻雜在其中,讓在場的人,心裏往外那麼懼怕,那麼寒冷,蘭德斯高高跳起有三米多高,以詭異的線路落下,寶劍力劈刺客的頭頂。

刺客這時已經不可能翻身,值得把自己的紅色長劍,背與頭後,硬接次一擊。

“我讓你作惡多端!”說這句話時,蘭德斯確雙眼緊盯住安特,好像一把即將出鞘的利劍,懸於安特的頭頂之上,讓他產生了莫大的危機。

“噗!”

一聲悶響,連慘叫都沒有發出,刺客整個身子被蘭德斯寶劍砸與地面,腦袋已經開了花,花紅柳綠的東西留了一地,看的人直勁反胃。

但蘭德斯視如無睹,更令安特傻眼的是蘭德斯的寶劍滴血不染,這時另外一名刺客顯然訓練有素,沒有被死亡震驚,而是提起一把雪亮的雙手大劍,全身爆發出土黃色的鬥氣。

刺客沒有再找蘭德斯,而是繼續追殺着安特,雷電和土的氣息交織在一起,安特和刺客好像兩團光霧一般站在一起,有不分高下的趨勢。

街上的行人已經全部撤到兩邊,路中央只留下安特和刺客,還有提着寶劍冷笑不已的蘭德斯。

“想殺我就明着來,還來這套彎彎繞,讓我瞧不起!”蘭德斯冷眼看着兩人在私鬥,有一種衝動,一劍下去斬殺這兩人,還永訣後患。

“他看到你有意要救愛麗絲他們,因爲擬合他們是一路的呢,所以想先除掉你,以免對他們曹成不利的影響,但你要冷靜,大庭廣衆之下,決不能殺死那個安特,你不站在理上!”暗夜君王通過傳音之術,提醒蘭德斯要冷靜。

蘭德斯也不是一個魯莽之人,只是有這個想法,帶不回去做,想殺他,可以找個沒有人的地方,但絕對不會在大街上。

但是戰團,慢慢不穩,好像往蘭德斯這邊移來,還有不到十米就可以夠到蘭德斯。

蘭德斯好像突然動了起來,快若閃電般,一道殘影從地上掠過,當到達刺客戰團跟前,又詭異的橫移了三次,而後縱身高高躍起,鬥氣噴薄而出,寒氣和殺戮組成了一座死亡的冰山,帶着萬軍之力,壓向兩人。

這是才高喊一聲“兄弟前來助陣!”

可以由於冰系也是特殊類的鬥氣,攻擊力是很強的,再加上連續快速的變線,最後又以殺戮劍意,壓制兩人,讓刺客和安特都很難躲開這狂暴的一劍。

但寶劍離安特頭頂不到一米的時候,他手中的紫色寶劍,突然雷光大做,好像用雷電交織而成的寶劍一般,雷光包裹住了安特全身,身體爲之一鬆,從劍意的壓制下,一個跳躍躲開了劍下。

“啊··”一聲慘叫傳出,那名刺客被金龍的咆哮戰中腰部,被一分爲二,屍首各自飛出三米才停了下來,但寶劍落地的一剎那,蘭德斯猛力的爆發出一股強烈的鬥氣,地面土石橫飛,有不少都砸在安特的身上。

安特一聲悶哼,嘴角淌血滾落在一邊。

蘭德斯把地面砸出一個深達三米左右的大坑,讓周圍不少人看了都倒吸一口涼氣,這時的蘭德斯氣不長出面不更色,甚至還帶有燦爛的微笑。

笑眯眯的快速走了過來,攙扶起安特,“這麼兄弟,真是對不住了,本來想幫你一把,不過用力過猛,竟然誤傷了你,要不要我幫你看看醫生?”

蘭德斯本以爲這個安特計策不成,會翻臉走人,但出乎意料的時,這個安特竟然是一臉的感激,頭點的跟小雞吃米相似,口中還連連道謝。

“這位兄弟,真是好武勇,不用鬥技輕鬆獲勝,真是晚輩之楷模!”安特收起自己的紫色長劍,“那裏是兄把我誤傷,如果沒有老兄幫忙我恐怕早已不在人世,我要好好感謝你纔是!”

無論蘭德斯怎麼看,安特都是一臉的虔誠,不想是在說謊話,而不是和蘭德斯翻臉動手,讓蘭德斯一身的勁沒處使,好生的憋屈。

“你也不用感激我,你走吧,我還有事!”蘭德斯轉身走到的同時,留給了安特一個神祕的微笑,讓安特爲之一愣,但很快就恢復了過來。

“嘿嘿!還真夠厲害的!”安特神祕的在街上消失了。

蘭德斯順利的在霧氣店買到以副優秀上級的板甲,唯一的特性,就在保持足夠防護的同時,重量輕了許多,這讓蘭德斯戰鬥的速度有所提高。

接下來的兩天蘭德斯連門都沒有出,白天研究天衍大傀儡術的靈魂抽取術,晚上則在修煉中度過,一轉眼到了第三天中午。

“去參加的獵鬼大會的他人還真不少,不知道去鍛鍊的多,還是真想參加太陽神教。”蘭德斯也參雜在人羣中去了光明廣場。

這時的廣場又變了一副樣子,中央的主席臺已經被拆掉,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三十米寬的去打魔法陣,在六芒星銀色的光芒下,顯得神祕而美麗。

沒有多餘的開場白,獵鬼大會的規則就是沒有規則,不穩手段,不問來源,只要結果,這讓蘭德斯好一陣頭大,要是照這樣下去,會有不少自相殘殺的人。

“她們!”

蘭德斯看到人羣中,愛麗絲和喬安也在,她們竟然也要參加這個獵鬼大會,蘭德斯對這點真是莫名其妙,愛麗絲明顯有很深的背景,怎麼還來參加這種大會。

人羣被排成一條長長的人龍,是個一批驚醒傳送,但十個人不一定就在一起。

在傳送中,蘭德斯看到了詭異的一幕,安特竟然和愛麗絲一起傳送走了,不知道是有意安排還是巧合。

蘭德斯心裏默唸,“是福是禍我也幫不到你了,可能傳送的都不是一個地方!”

在之後蘭德斯也從魔法陣進入了黑竹林。 一片昏暗的森林,幾乎伸手不見五指,黑色的竹子、小草、大地,這一切顯得妖異而美麗,但從竹子中發出一種叫人不舒服的氣息,帶有死亡的感覺。

光芒在竹林中一閃,出現了兩個人影,蘭德斯和另外一名青甲大漢傳送在一起。

“啊!”剛一出現大漢就一聲悶哼,臉頰的汗水滲了出來,腰桿幾乎都要給壓彎了,“怎麼會這樣,上一次五年前的死亡氣息沒有這麼濃烈,簡直都快成領域的效果了!”

說着大漢通體爆發出青色的鬥氣,並瞬間在林內擴張,知道六米才停了下來,在大漢的一聲段喝之後,鬥氣在他周圍凝結成一個半圓,有實質的感覺,這名大漢竟然是大劍師,擁有自己領域。

但當這名大劍師扭頭看向蘭德斯時,出現了駭然的神色,之間蘭德斯揹負兩把雙手大劍都有兩米長,而且額頭沒汗,臉色不紅,顯然沒有被這股死亡氣息影響到,還很奇怪的看着自己。

“不知道前輩,在這。晚輩告退!”接着一溜煙的跑沒了影子。

“他爲什麼叫我前輩,而且還如此駭然的看着我!”蘭德斯其實是被大漢震驚了,自己怎麼那麼倒黴和大劍師傳送在一起,可是後來大漢就名模奇妙的跑了。

“誰像你啊,幾次脫胎換骨,這麼濃烈的死亡氣息,恐怕大劍師一下都能有很嚴重的影響,只有你這個人形蠻獸,纔可以這麼自在!”暗夜君王一陣數落,才讓蘭德斯明白了實情。

蘭德斯聽完有點愁眉不展,鬱悶的說道,“這麼說來,以後敢對我出手的人,應該等級都不低,我的處境很危險,還有這麼濃烈的死亡氣息,應該有很強大的死亡生物把?”

蘭德斯走到最近的一顆竹子跟前,擡起一腳踢像竹子,可意外的是竹子向後彎曲,完全卸掉了這股力量,而後有迅速彈回,好像一點損傷都沒有。

“不到魂劍士不可能脫手摺斷這黑竹子,這裏面這股死亡氣息有可能是一個很強大的死亡生物,也有可能是衆多低級生物造成的!”暗夜君王看見蘭德斯想要折斷黑竹子,有些打擊的說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