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空驀然顫抖,驚天巨響聲中,傲月劍如同洪荒凶獸,簡簡單單的一擊劍招,便穿越了重重空間。一舉將孫洪武手中擊打出血光能量,徹底擊穿。

洶湧狂暴的力量,更將那激發出的血球,斬碎虛無。

無視一切阻礙的凌厲劍氣,斬碎血光的同時,餘威力量,重重的轟擊在孫洪武身上。

「噗!——」

孫洪武慘哼一聲,宛如被一柄重鎚擊中,高大的身子猛然一顫抖,緊接著,似斷線的風箏一般向後倒飛,傾斜著劃出一道弧線,從空中掉落地面。

身子還在半空中,口腔一熱,忍不住一口嫣紅的鮮血從嘴裡噴了出去。

「哇!」

咚!!!

大地震顫,狠狠抖動,繼而恢復平靜。孫洪武龐大的身子,墜落在地面上,砸出一個大坑。

唰!

蕭易從空中降落,意念傳音月兒,回到空間戒。

自己落在孫洪武面前,重重一腳踩踏在他的胸膛之上。眼眸犀利,俯視而下,漠然開口,「孫洪武,你輸了。」

「呼~!」


遠空吹來一陣涼風。

吹動蕭易漆黑如墨的黑色長發,隨風飄舞。一絲絲一縷縷散開,挺拔傲立的身上,散發出一股狂野的氣息。

雙眸開闔之間,更有一種睥睨天下,俯視蒼生,手掌乾坤的霸氣!

你輸了。

簡簡單單三個字,打的孫洪武,面無血色。全身力量,在瞬間消散的乾乾淨淨。


眼睛睜的老大,目光中湧現不甘、震驚、羞憤、恐懼……種種情緒眨眼即過,最後化為黯淡,但忽然又恢復精芒,死死的盯著蕭易右手中的傲月劍,沙啞開口。

「這……這是什麼神兵?」

「傲月劍。」蕭易淡然回答,「你還有什麼願望?」

「讓我死的痛快點。」

孫洪武絕望、認命的閉上眼睛。

「如你所願。」

唰!

劍光閃過,人頭高高拋空飛起……

… 噗!

殷紅的鮮血,自斷頭脖頸處迸發而上,染紅大地。

現場一片寂靜。


所有人震驚無聲,腦袋暈乎,一時回不過神。

許久——

「贏了!」

「蕭易居然贏了!天吶,他竟然打死了一名武尊!!!」

「天才!絕對的天才!滄瀾大陸百年,不,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

「以武王修為,斬殺武尊,這蕭易他娘的就是一個妖孽啊!」

「什麼妖孽?明明是怪物!」

「對,蕭易是怪物。我懷疑他不是純粹的人族!」

……

廣場內外,喧嘩聲一片。

不管是從天罡城跟過來的武者,還是高家莊的村民,都被刺激的熱血沸騰,議論紛紛。

「哈哈,我就知道師弟最厲害了!」段二猛大嗓門在現場響起。

「沒錯,飛蛇會這種毒瘤,早就可以抹除了。今天蕭兄代為完成,實在是可喜可賀。」

楊宇跟在後面附和道。

「不錯,飛蛇會這些年作惡多端,現有勞蕭世侄把這顆毒瘤拔除,葉叔我很高興啊。」

葉雲飛滿臉笑容,和藹道。

他這一開口,其他人立即跟隨,各種馬屁話想也不想,就脫口而出,紛紛讚揚蕭易。

這就是勝者的待遇!

孫洪武一死,飛蛇會自此灰飛煙滅。一個不再存在的勢力,沒人會害怕。即便是低級武者,也不用再畏懼。

反觀蕭易,潛力、實力、勢力、魅力、能力,都強的驚人。

拍蕭易的馬屁,不僅沒損失,反而能搭上其他人的順風車,運氣好的話,說不定能得到葉雲飛等一干強者的賞識呢。

因此,現場馬屁聲如潮。

「大哥,你又沒讓我出手。」龍陽向蕭易走過來,吐槽道。

「這不是不用嗎。」蕭易收起傲月劍,咧嘴一笑,「如果我打不過孫洪武,龍兄再出手不遲。」

「嘿,他都讓你幹掉了,我還出毛手。」龍陽鄙視,話音落下,眼珠子一轉,看向周圍熱鬧興奮的一眾武者,聳了聳肩,問道,「大哥,不去和他們嘮叨一下?」

「不用。」蕭易搖頭,「我只和他們當中的幾個認識。龍兄等我下,我去去就回。」

「去吧,去吧。」

龍陽揮手,看著蕭易遠去的背影,陷入沉思。

蕭易突破武王,他能感應到是孫洪武釋放出的血色能量狂潮原因導致。

但最後斬殺孫洪武的那一劍,龍陽總感覺有點古怪。傲月劍是地級神兵寶器,他是知道的。可最後那一劍爆發出的威力,根本不是地級神兵的力量!

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龍陽摸著下巴,小眼睛眨動。

……

「師弟,你太厲害了。」段二猛迎上走過來的蕭易,狠狠擁抱了一下。

「小易哥哥,你一定要教我最後那一劍!實在是太帥了!」段小嫣跳起來,圍著蕭易,大眼睛里滿是星星。

「好,有機會教你。」蕭易拍了下段小嫣腦袋,然後,搶在她發飆前,快步走向葉雲飛,拱手道,「葉城主,實在抱歉,給你惹麻煩了。」

打進飛蛇會總部,殺了那麼多人,多少有些影響。葉雲飛沒第一時間找自己問話,怎麼也得表示歉意。

「哈哈,小事一樁,孫洪武不顧天罡城規矩,追殺賢侄,死了活該。再者,他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動用禁用武器,破神弩,已經是死罪一條。賢侄不殺他,我也會要他的命。」

葉雲飛抬手,朗聲笑道。

城池排名戰還要靠蕭易幫忙,他除非傻了,才會追究蕭易的責任。

「那就好。」蕭易聞言,微微一笑,「一個月後,我會回來參加城池排名戰。到時,還要麻煩葉城主提點一二。」

「不麻煩,不麻煩。」葉雲飛抬手,「賢侄肯出手幫忙,已經是對我最大的幫助了,我又怎麼會嫌麻煩呢?」

話音落下,想起什麼,拍手道,「哦對了,忘了和賢侄說一件事,城池排名戰的舉辦地點,在黑雲古城,賢侄到時直接去那和我們匯合就行。」

「黑雲古城?」蕭易一怔,繼而點頭,「好的,多謝葉城主。」

「師弟,師弟,我也忘了和你說一件事。」段二猛從後面跑過來,振奮道。

「什麼事?」蕭易聞言,回頭看向他。

「師尊來信讓你回宗門!」

「師尊出關了?」蕭易大喜。

「對,師尊出關了,讓你早點回宗門。」段二猛興奮的直撓頭,「師弟,我們現在就走怎麼樣?」

「那到不用那麼急。」蕭易啞然失笑。

雖然他也很激動,但考慮到某些因素,只得暫時壓制興奮。

「我還有事,需要再留一天。」蕭易邊開口,邊看向閻戰。兩人目光一觸碰,空氣中擦出一絲火花。

這一幕,葉雲飛等一眾強者,看在眼裡,面露異樣。

段二猛卻沒察覺,聽到蕭易不走,頓時興奮的跳起來,「好,好,師弟滅了飛蛇會,怎麼也要慶祝一下!」

「對,小友若是不嫌棄,我段家願意為你擺一桌宴席。」段老爺子適時插話道。

「多謝家主,不過不用了。」蕭易婉言拒絕。

「那就太可惜了。」段老爺子嘆息,他自然知道蕭易顧忌的是什麼。

「下次,下次有機會,再嘮叨家主。」蕭易歉意一笑,「今天就先到這裡,我有事先走一步。」

話畢,對著葉雲飛等人,一齊拱手。然後,踏步虛空,和龍陽飛快離去。

「一代人傑,天之驕子啊。」

戰狼堂堂主望著蕭易兩人消失的遠空,感慨嘆道。

「嘿嘿,那是,我交的兄弟,能差嗎?」楊宇臭屁的跟在後面,附和道。

楊成霖沒說話,滿臉複雜,心底里的嫉妒,隨著蕭易斬殺孫洪武,不知不覺,消散殆盡。

取而代之的,是對蕭易的敬畏!

當兩個人的實力相差不多時,低的一方會嫉妒。可當實力相差太大時,嫉妒就會轉變為敬畏。

顯然,楊成霖就是如此,他已經徹底沒了挑戰蕭易的心思!

「閻門主,有時候後退一步,未必不是一種解脫。」葉雲飛看向閻戰,淡然開口道。

「是啊,冤家宜解不宜結。放棄一些,得到的或許更多。」段老爺子跟在後面,沉聲道。

「多謝兩位的好意,不過不用了。」閻戰淡笑,拱手道,「在下門裡還有事,先走一步,告辭!」

說完,轉身帶著霸刀門的門人,大步離去。

「這傢伙……」楊宇父親盯著閻戰的背影,咬牙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