虞博士他們和總局的領導們交流的時候對此表示了一點憂慮,出發點是好的,引進了先進技術就可以生產。

但是計算機技術發展很快,而引進週期很長,說得少點,從選型到談判到運回來組裝調試投產至少也得兩三年吧,等第一個產品出來都驢年了,談什麼工業化生產推向市場?

一番話說得總局的領導默然,引進的週期長的確是人人皆知,老外甚至是故意拖延。更有甚者,同意賣給你係統,但要先付錢,然後拿了你的錢自己研發個兩三年,在拿研發出的產品交貨,貌似日本人經常這麼幹。

不過引進是死緩,不引進則是就地槍決,換了你,你選哪個?

長久對這方面不是太懂,他只知道決不能一代又一代整個的買生產線,因爲歷史證明了這是閹割了自己的研發能力。

虞博士沉思一番,說出了自己的見解,那就是他和長久討論出的國內環境的弊端——研發、市場和生產不配套。

這是個大問題,一般都是任務一下達,研究所開始動手研製,什麼市場調查也沒有,只是緊跟國際的趨勢,完全沒有考慮到國內能不能接受。

實驗室裏的東西完全不能直接進入工廠生產,生產出來的東西只能湊合用,研究所完全沒有市場的回饋,這就是一個怪圈,說到底還是體制原因。

就拿集成電路產業來講,改革開放以來國內工廠死氣沉沉,良品率低的嚇人(最高只有30%),誠然有一部分設備原因,但是爲什麼臺灣的良品率就能火箭般的竄升到90%以上?

這就是品管問題了,一顆集成電路要生產出來從頭到尾至少要三四十道工序,哪怕每道工序達到99%的精度,到最後能剩下多少?


虞博士介紹了國外芯片工廠的經驗,一個生產主管至多幹兩年,再長就不行了,因爲剛上來的時候銳意進取,爲了超過上任的成績努力提高良品率,兩年之後就會慢下來,所以只有換。


而且如果員工有什麼不合格的,生產主管可以馬上讓他走人,大陸可以嗎?沒有壓力,什麼都幹不好。

領導如開茅塞,頓時和虞博士交流起國外先進的生產經驗起來。

兩人談的興致勃勃,長久則是如聽天書,昏昏欲睡。

好不容易告一段落,總局領導談起了正事。

原來79年的時候,0521沒出來之前,總局曾經會同國防工辦、科工委聯合爲軍用計算機進行了一次選型工作。

當時選定的結果是以“兩小兩微”爲發展重點,即仿NOVA和DEC的小型機,發展兼容英特爾與摩托羅拉兼容的微型機,明確了微型機和小型機發展要與國際主流計算機接軌,走國際兼容和開放道路。

當時這個結果無可厚非,因爲大陸的計算機產業只是一個萌芽,全國一年造的大大小小的計算機加起來也不過五百餘臺。

但是長久的cpu橫空出世,使得國產關鍵部件取得了重大突破,這就需要重新考慮了。國產的仿製機性能不穩定,故障率高,而且幾乎全是手工作坊式的生產方式,極大的阻礙了計算機的應用普及。

現在看來有了021處理器,至少微機可以脫離外部進口獨立生存了,只要有軟件大力支持完全可以拋棄已有的英特爾、摩托羅拉系統。

而這正是軍方所要求的,單芯片系統穩定可靠,體積小,除了性能不足以外幾乎完美。

因此總局就想將以021cpu爲基礎,做成通用單板機。

誰知道長久插了一句嘴,說道:“如果有資金,或許我可以用021處理器做小型機,成本應該比現在小型機低,性能更高。”

這讓總局領導喜出望外,連連追問細節。

長久於是敘述了自己的想法,就是用多個微處理器串聯,齊頭並進提供更多的計算能力和數據吞吐量。

計算機提高性能無非就是提升處理單元的速度,又或者增加處理單元搞集成多道處理。前者以cray-1爲代表,速度達到了極限,不得已使用了氟利昂冷卻。

而後者的最初代表則是71年美國人做的ILLIAC-Ⅳ機,這是一臺採用64個處理單元在統一控制下進行處理的陣列機,名聲不顯。

不過因爲處理單元越多,則體積越大,成本成倍翻,在沒有微處理器的時代這就是個噩夢,所以多處理單元的計算機不是太流行。

直到微處理器的發明,使得集成多處理單元成爲了一項便宜又簡單的技術,在操作系統的支持下,幾乎是個人就能組裝出一部陣列來(有點誇張,不過現在的確是這樣)。

不過在現代,二者幾乎無法分別,多處理技術已經成爲了一種標準,如果不支持多處理,那就是個渣。

曹長久就是這個意思,不過他思想更激進,要抄襲就要抄的徹底點,他直接把刀片式的架構給提出來了,雖然他自己並不十分了解其中的奧妙。

說到刀片式系統,又得引出一個大英雄,那就是美籍華裔科學家陳世卿。

陳博士拿手好戲就是超級計算機,當年在美國開創IT盛世的華人當中有兩個高峯,那就是王安和陳世卿。

只不過後來王安破產,鬱鬱而終,而陳博士則寶刀不老,縱橫捭闔數十年未嘗一敗,一個個創新接連而出。

現在是79年,陳博士應該剛剛進入cray公司拜入克雷祖師的門下,長久清楚的記得這個段子,因爲陳博士是他的偶像(貌似他的偶像很多^_^)。

當時陳世卿也算是小有名氣的人物,師從美國太空總署第一部超級計算機的首席設計師戴維•庫克教授。


而克雷給陳世卿兩種選擇:一是跟他一起研發cray-1的第二代產品,保證資金和技術,不過一切都要聽從他的;二是由陳世卿另組一個團隊,開發自己的產品,但是沒有什麼保證。

陳世卿選擇了後者。

驚才絕豔的陳博士用他無比的創意贏得了性能,那就是平行運算。要知道那時候人們還只習慣於一個運算引擎工作,而陳博士則率先使用了兩個向量引擎一起開動,大大提高了運算速度。

於是速度最快的計算機記錄被由他研製的Cray X-MP/2刷新了,震驚了業界。

技術上的成就還不足以讓長久崇拜,德行纔是關鍵。

超級計算機是高科技發展的要素,也是一個國家在國防和經濟方面的必爭利器。諸如軍事密碼破譯,風洞仿真實驗,**、核彈、飛彈、戰艦、戰機和戰車等各種新式武器研製,以及能源、航空、汽車等方面都會大量使用超級計算機技術,其重要性自不待言。

而國際上則對華夏實行高科技禁運,如克雷超級計算機則是美國對華絕對禁止輸出的東西。

克雷死後,陳博士繼續帶領公司的團隊研製世界速度最快的計算機,他已是公司的副總裁,首席設計師,研製成功128個引擎的超級計算機。

此時他卻萌生了回國的念頭,不是去臺灣,而是大陸。

99年的時候,陳博士遇到了一個**商人。這位**企業家遵循其父“發展民族高科技”的教誨,與籌集資金的陳博士一拍即合。

受超音速飛機發動機的渦輪葉片所啓發的設計理念,陳世卿又研發了“超級刀片計算機”併成爲該項設計理念全球最早的開發者和專利權擁有者。

2001年,第一代超級刀片計算機在美國研製成功後,陳世卿決定回國。因爲一項技術在初始階段轉移比較容易。而一旦成熟併成爲世界最先進的技術,再想轉移就很難了,所以陳博士決定讓技術在中國生根、發芽和成長。

2002年,陳世卿成立深圳蜆殼星盈科技有限公司,帶領新的華夏團隊繼續研發更新一代的超級刀片計算機。

2004年,深圳蜆殼星盈科技有限公司研製成功並可大量產業化的,理論上運算速度可達每秒100萬億次的超級刀片計算機。

而在此之前,華夏運算速度最快的計算機是2004年6月研製成功的曙光4000A,而它的運算速度是每秒11萬億次,排列世界第十七。

當時世界運算速度最快的計算機是美國能源部的92萬億次,美國太空總署的61萬億次,日本的NEC公司的41萬億次“地球模擬器”。

陳博士的迴歸讓美國人哀嘆:“再也沒有任何技術轉移的方式所造成的影響比一位世界級專家帶着他所有的知識離開更強烈、更深遠。” “刀片式……”總局領導和虞博士都沉思着,完全對這個概念沒有印象,現行的大型機沒有這個技術。

長久連寫帶比劃,好歹讓他倆明白了結構。

“就是幾塊單板機插一塊板子上啊,早說不就明白了。”總局領導一拍大腿,作頓悟狀。

“……”長久差點昏倒,“也可以這樣理解,當然要很多東西配合。”

“這個沒問題啊,一塊單板機纔多少錢,一部小型機多少錢,這買賣劃的來。”總局領導興奮的說,“進口一部PDP11就得五十萬人民幣,鬼子還要美金,破東西還不穩定,動不動就鬧個罷工什麼的。你說,要幾塊單板機能達到PDP11的性能?”

“這個不好說,要看什麼性能。”

“就比如電廠控制電流啊,化工上面的控制啊什麼的,關鍵是穩定。”總局領導期待的說。

“……”長久又一次被打擊,“這個,工業控制估計用0521單板機就能做,沒必要動用小型機吧。”

“單板機哪能行,也就能做做交通信號燈的控制了”總局領導一擺手,“國產小型機也不行,三小時當一次機那還了得,生產還搞不搞了!”

“這個應該沒問題吧,可以到實地現做。”長久想的是帶着工業控制機,在實地再編寫控制程序。

“那你說的什麼刀片式的超級計算機還做不做了?”總局領導皺起了眉頭。

“那個必須要有錢和人,我現在什麼都沒有。”長久無奈的說。

“要多少錢,多少人?”總局領導問道,“30萬夠不夠,多了我批不了,需要打報告申請。”

長久想了一下,三十萬應該可以做出個樣機出來吧,至少集成兩個cpu沒什麼問題,**那邊就有一個現成的樣子。

於是他信心滿滿的說:“沒問題,一個月時間30萬足夠出一個樣機的了,不過我需要幾個電子工程人員,我自己的工程技術不行。”

這倒把總局領導嚇了一跳,他本來的意思是在自己的權限內批個項目先做着,等有了一定的進展在向上面要求撥款。在他想來研製這種大項目總得一年吧,而長久說一個月……

“曹同志,一個月時間你有把握嗎?”總局領導決定再肯定一下,以免自己聽錯了。

“這是你們要求用021微處理器做的,不能再短了。”長久覺得三十天時間已經卡卡的了,“我算是有經驗的了,一個月還是覺得有點緊。如果你不介意用摩托羅拉68000處理器,這我倒是有現成的系統。”

“!!!”總局領導徹底呆了,連樣品都有了,不過心中衡量了一下,“不用了摩托羅拉,那東西老貴了,在國內普及的話貨源也不能保證,還是用021的吧,我們幾十年都等下來了還在乎一個月。”

“太好了,只要您能提供條件,我馬上就可以開始。”曹長久也很激動,這次如果成功的話,嘿嘿……

虞博士看着他倆相見恨晚的樣子,實在是哭笑不得。他怎麼也想不到長久在**短短的幾個月時間裏居然又做了這麼一套系統,真是神速。

不過總局領導又拉着虞博士的手說:“虞先生您是集成電路方面的專家,您的經驗正是我們所缺少的,所以還請您在這方面多多費心了。我們準備請您擔當我們的顧問,不知您意下如何?”

虞博士連忙說:“不敢不敢,大家互相交流,只是我是美國籍……”

“完全不用擔心,我們都是炎黃子孫。”總局領導笑着說道,“而且***也說了,您是我們可以信賴的朋友。”

“既然如此,那我就接受了。”虞博士道,“至於合資的事情……”

“上面有關照,要給您方便,您完全不用擔心這方面的事情,我們會盡可能的給您幫助。”

~~~~~~~


就這樣,一時之間曹長久和虞博士都掛上了閃亮的頭銜。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二人在公園裏散步的時候都覺得北風呼呼的聲音是那麼的悅耳。

北京已是冬天,公園裏湖面已經結了一層厚冰,三三兩兩的膽大者已經穿上了冰刀開始了冬季的娛樂。

虞博士看着冰上一個個滑行的身影,心中也癢癢的,卻問長久:“那個刀片式系統你有把握沒?”

“我胸中自有丘壑。”

“那videoform軟件的後繼版本怎麼辦?”

“在大陸找人做,不是難事。”

“嗯,那下一步怎麼辦?就在大陸搞集成電路?”

“我也不知道,反正集成電路肯定要做,宜早不宜遲,現在的技術差距不算太大,人心也齊,隊伍還是很好拉的,努一把力興許能衝上去。要是晚了的話,可就不好說了。”

“那可是要花錢花時間的,沒個兩三年功夫看不出什麼東西來,我怕會有人等不及。”

“一步步來,就用現有的生產線改進就行了吧,我對這不太懂,您應該知道。加強品管,應該可以在短期內將良品率提升一個檔次吧。”

“不錯,可是設備怎麼辦?”

“只要有成績就行,其它可以慢慢解決,只有讓上面看到成績才能繼續做下去,發揮您的影響力。至於設備,您也不要小看大陸的技術人員,他們的功力都可是很紮實的,如果放在國外也是一代宗師。”

“……”

“博士,總局不是要您出力嘛,您就……如此如此,咋樣?”

“!!這樣能行嗎?”

“有什麼不行的,嚇唬嚇唬他們不就OK了。還有這些人一定要拉到隊伍裏,給你個名單。”長久陰陰的笑着,遞給虞博士一張小紙條。

“這都是什麼人?”虞博士看着紙條,莫明其妙。

“都是宗師級人物。”長久滿足的YY着,幻想着華夏集成電路產業的夢幻團隊誕生。

“這個我會留意的,只是蘇健找過我了。”

“嗯?”

“就是去**代課的蘇教授。”虞博士提醒他。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