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型:O

住址:大江區革新道永愛里15822號

身體狀態:營養充足,膽固醇略高。動作敏捷,體力充沛,頭腦靈活,消化能力強,本系統很好奇是如何做到剛吃完就運動,還從不會覺得難受的。

家庭情況:孤兒

遊戲生涯:喜歡玩各類遊戲,尤其偏愛智力遊戲。常在隊伍中擔任小智多星角色

總評:A

江夏王看著屏幕,心裡暗暗笑著,120斤,還真是個胖妞啊。怎麼竟然總評是A?!看來不是個簡單的胖妹啊,不過她怎麼可能當前鋒呀……莫非是拿著一身肥肉戰鬥~~系統也太不準了……想到這,江夏王努力讓自己鎮定了一下。「現在可以說了吧~」

旁邊看著資料的眾人也都發出了驚嘆。莫青默默的看著光屏上的評價,前面似乎並沒有什麼新奇之處,但是最後的總評著實令人咂舌……

「其實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我們跟你們一樣,來這之後一直在找逍遙這個地方,後來知道了逍遙洞,而且就在金麟山上。但是去那邊太遠了,後來在這個客棧住了一晚。但是第二天不知道為什麼阮寧死活就不願意去了,而且命令我和鳥人也不許去,他倆在這過上了神仙生活……」

「那你一直都沒有去金麟山上看看嗎?」莫青看著林果果的眼睛,看著她應該沒有撒謊。

「去金麟山至少要3天啊,只要我一天沒回去,阮寧一定會殺了我的……」

「你們這個隊長……控制欲真強啊!」江夏王又沖著戚洛櫻和烏羽玉笑了笑,「看看我~~多好~多和諧~」 「說點正事行嗎臭屁王。」蠻熙用眼角瞥了一眼江夏王,搬了搬凳子,企圖離他遠點。然而拉遠了和江夏王的距離,卻逃不過美依的小爪子,繼續跟在蠻熙旁邊抓著他的衣角。

「正事就是咱們明天一早向逍遙洞出發呀!」江夏王也搬了搬凳子,又靠近了蠻熙一點。

「江大哥說的沒錯呀!在進到逍遙洞之前,所有猜測都是不能成立的,與其浪費腦筋,還不如睡個好覺呢~」

「所以你現在還沒出去。」蠻熙臉上寫了個大大的鄙視。

「你!!!!!啊,好睏,我要去睡覺了,晚安了親們……」林果果詭異的眼兒看了一眼蠻熙,平靜了一下心情,回自己房間去了。

烏羽玉看了眼手環,「這才幾點啊就睡覺……」

「胖人的世界咱們是不會懂得的~」江夏王小聲在烏羽玉旁邊說。

噗…

大家笑著各自回了自己房間。莫青走在最後,今天跟阮寧戰鬥,耗費了太多體力,不好好休息一下,恐怕明天會很辛苦。

林果果在房間里,躺在床上沖著天花板發獃。

為什麼雷震子不跟我一起走呢…明明就很關心我啊……真是的…

林果果腦海里一幕幕閃現著遊戲以來和雷震子經歷的一切,雖然他一直都沒個正經,但是一直在保護她的也都是他。這樣重要的一個朋友,難道就要這樣失去了嗎…

林果果疲憊不堪的閉上眼睛。

還有自己的秘密,要不要告訴他們呢……

安逸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當東方天空漸漸泛紅,意味著新的充滿挑戰的一天又來臨了。

江夏王從床上起來,伸了個懶腰,挑了件舒服的衣服穿。然後回到床邊,看著還在睡覺的莫青。

「金箍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哎咿呀咿呦嘿,金箍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

莫青眼睛還沒睜開,使勁把被子蓋到腦袋上。

「金箍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哎咿呀咿呦嘿,金箍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內個棒~~~~~~~~!」

莫青一把掀開被子,猛地坐起來。「你是活力沒處使了是不是!!!」

江夏王沖莫青無辜的笑了笑,「小唐,快起床吧~咱們去叫大家,早點出發~」

莫青瞥了一樣江夏王,「要去你自己去。」

「好吧~」江夏王迅速跑出了房門,挨個房間敲門。「起床啦起床啦~」

沒有人響應。

江夏王又挨個敲了一遍,林果果從房間邊伸懶腰邊走出來。「雞都還沒叫!!!!!!」不習慣早起的林果果不停的打著哈氣,但是想離開這的念頭顯然更強烈才能支撐著他這沉重的身軀。

「其他人這是要瘋啊!「江夏王分別使勁又敲了敲蠻熙和烏羽玉的房門。

還是沒有人響應。

江夏王感覺不對勁,一腳踹開了蠻熙的房門。莫青聽見大的踹門聲也迅速跑了過來。

江夏王看到蠻熙的床上空空如也,不禁有些驚訝,「二嘎?去哪啦!!二嘎二嘎!你跑哪去啦!!」

莫青淡然的走了進來,「2王,你先去看看別人。」

「哦好。」江夏王從這裡出去,又去敲別的門。

莫青無奈的走到衣櫃旁邊,打開衣櫃。一支暗箭瞬間向他襲來,劃過耳垂,擦出了一絲細細的血跡。

莫青一臉陰鬱,無奈的說道,「你好歹應該像個人吧,就不能睡在床上么。」

蠻熙走出來,背對著莫青,沖著外面的江夏王喊道,「煩死了,勞資不想走了,你們走吧。」

江夏王又撓了撓頭,「快別鬧啦,以後有的是機會睡覺~~」

蠻熙瞥了江夏王一眼,眼神依舊十分不屑,看著江夏王。

「我說了,你們走你們的,我厭倦這種日子了,你們別管我,我要留下來。哼,吵勞資清夢,勞資繼續睡覺去了。」


蠻熙這話連莫青都不禁一愣。一種不祥的預感隴上心頭。

「你吃錯藥了吧二嘎?一大早的犯什麼病了啊!不是說要繼續走嘛~」江夏王還是不能接受,「咦?話說二嘎你剛才去哪了……」

「2王,先去叫別人起床。」莫青邊說邊往房門外走。

「噢好的。」江夏王邊納悶兒邊跟上莫青。一直在門口的林果果也跟著兩人往烏羽玉和戚洛櫻的房間走去。


剛走到門口,房門就打開了,烏羽玉從房間走出來。

「我仔細想了一下,金麟山我就不去了。剛才跟小七說了,她也陪我留在這裡。」烏羽玉看了看江夏王,低下了頭,「其實咱們來到這裡,該體驗的都體驗了,不一定要分出個勝負。在這麼個美好的地方,一直生活下去不好嗎?」

戚洛櫻也從房裡走了出來,看來是用心打扮過的,比平常漂亮好多。

「我覺得也是,一直這麼折騰,都沒時間享受生活了呢~一會我要跟小五去逛街~還要買些藥材……」說著從手環里拿出了一些瓶瓶罐罐塞給莫青,「這些葯你們拿著,有什麼危險了也許還能應個急……」

「你們這都是在搞什麼啊?睡覺都睡傻了嗎?還是你們在逗我啊」接二連三的幾個隊友都要脫離戰隊,江夏王心裡極其不是滋味。

莫青跟江夏王相比,平靜了很多。他抱著戚洛櫻給的瓶瓶罐罐,若有所思。

「我作為隊長,不允許你們這樣脫離隊伍!」江夏王心急火燎,實在沒辦法用大腦思考。「小唐,我不行了,你快幫我勸勸他們啊!」江夏王看著絲毫沒有被打動的兩人,江夏王跑到莫青旁邊。

莫青看了看手中的葯,又看了看正要走的戚洛櫻。「小七,走之前幫我個忙吧,最近睡眠一直很不好,有沒有類似有助睡眠的葯啊。」

江夏王臉一黑,不帶這麼不正經的小唐…………………………….

「小唐你……」江夏王臉上寫滿了不解,看著莫青。

「助睡眠的葯啊研究的很少呢……只有一瓶是催眠的,也不太適合自用……透明瓶的那瓶就是。遇到厲害的怪讓他喝下肯定能睡上個幾天幾夜。就是基本很難有機會讓怪喝下……我之前還一直在研究怎麼外用,做成噴的就好用很多……」

莫青笑了笑,「沒事,這個就夠了。」一邊說著,莫青給了林果果一個十分微妙的眼神,然而林果果居然秒懂,露出了笑容。

「那同志們撒有那拉啦~~~後會有期~~~我們會想念你們的~~」烏羽玉挎著戚洛櫻的胳膊,熱情的跟江夏王,莫青還有林果果道別。

戚洛櫻和烏羽玉轉身的那一剎那,一條淡粉色彩帶迅速飛出,在空中結成一個圈,一層一層的落在兩人身上,一眨眼功夫,兩人已被死死的綁住。

「果果你這是要幹什麼!」烏羽玉和戚洛櫻幾乎異口同聲。

「這可不賴我啊……我可是接到指示,對不住了啊~~」林果果吐了吐舌頭,轉頭看向莫青。「你快跟大家解釋一下吧……不然我要成公敵了……」

莫青走向2人,「2王,過來搭把手,把他倆抬進屋。」

江夏王不知莫青葫蘆裡面賣的什麼葯,也只能聽他的,2人合力把捆的跟粽子一樣的兩人抬進屋裡的床上。

「喂!你們也太過分了!我們都沒攔著你們走!大家好聚好散!為什麼要這樣!!喂!!」

莫青絲毫沒有搭理二人的叫喊,走出房間,關上了房門。


進到自己房間,莫青把一堆藥瓶放到了手環,拿出了透明瓶的葯,給江夏王和林果果看。「先什麼都別問,這兩個女人好搞定,現在咱們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讓蠻熙喝下這個,一會還是林果果先把蠻熙綁起來,然後小江讓蠻熙喝下這個,喝一點就行。以防萬一咱們還要留一點葯。不然總覺得不踏實。」

「好吧,我相信你小唐。」

「額,不過不是我說啊,蠻熙看起來不太好隊對付……」林果果略有擔憂。

「呵呵,沒問題的。如果你做不到,我可以收低。」莫青說的倒是信心滿滿。

聽莫青這麼說林果果才覺得心裡寬慰了許多。

三人再次打開蠻熙房門,蠻熙聽到動靜立刻警惕起來,翻身下床,林果果立刻放出了彩帶。蠻熙閃躲速度很快,跟阮寧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雖然林果果先前僥倖纏住了冰淇淋小隊所有人,但當時明顯是出於意外,而且當時他們還都十分淡定,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被纏住想引自己現身的……

林果果小菜飛了兩下還是沒能纏住蠻熙,莫青默不作聲拋出一張符咒,蠻熙一看莫青的符咒就異常暴躁,符咒很厲害所以先選擇了避開符咒。一個反手符咒被手裡箭戳了個粉碎。

而此時林果果的小彩已經轉了個圈兒回來,纏上了蠻熙的身子。

「你————」蠻熙瞥見散落地上的符咒只是一張普通的草紙,氣的牙痒痒。

林果果看著手裡的要正愁怎麼讓蠻熙吃下去。莫青就又一張符咒上去,「呵呵,剛才是假的實在不好意思,這張我保證是真的。」 說話間「啪唧」一下,莫青手裡的符咒就貼到了蠻熙的頭上,蠻熙秒睡。

「這東西還真聽管用啊!」林果果驚嘆。

莫青總算送了口氣。在圓桌旁坐下。從手環里調出了詩句。

虛無窺天鏡

畫中玲瓏晶

途迷幻境景

逍遙出無情

莫青抬頭看著空氣中顯現的詩句。江夏王和林果果也坐了下來。

「我現在已經基本明白『途迷幻境景』是什麼意思了。它可能就類似於對人類的一種蠱惑,在無形當中,讓人依戀這裡。或許超越了依戀,說明白點就是,只要人進來了,基本就不會想要出去。」

「難怪之前這麼多隊伍都在這裡消失了。還有阮寧和鳥人……難道說鳥人也是因為這個才留在這裡!」林果果想到這,突然明白了一切……原來是她誤會他了!

「其實我剛才也動了一下這個念頭,但是我不太明白,為什麼咱們三個沒事?」江夏王疑惑的問。

「是啊,為什麼我沒有被蠱惑呢?我明明是幾個人里最弱的。」

莫青搖了搖頭,這個問題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如果說因為我是天師家族的,所以不會被蠱惑,這是說的過去的。但是2王你和林果果……莫非…2王,你把上衣脫下來!」

「啊??」江夏王雖然疑惑,還是把衣服脫了下來。心臟的位置籠罩著著淺淺的光圈線,若隱若現。

「原來是這樣………2王你應該是因為護心鏡起到了作用,才會不被蠱惑。」

江夏王半信半疑的看著自己心臟的位置,這玩意還有這功效啊……

「『逍遙出無情』的意思應該就是只有咱們這樣的才能出去,無情,是心被保護起來的意思?」

「那我呢……」

江夏王和莫青一齊看向了林果果,也是啊,如果前兩項都解釋的通,那這丫頭片子是怎麼回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