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一聽這話,雖有疑惑之色,但對張小天的話深信不疑,一邊斬殺血污蛇,一邊往空間戒指裏收集內丹。

“殺!殺!殺!”

只見張文通手持他那把玄黃劍,一劍下去數十條血污蛇,屍首兩分,數十顆還沒來得及掉落的紅色內丹,被他大手一抓,盡數收進自己的空間戒指。

宋振宇冷寒劍不斷揮舞,一條條血污蛇先是被斬殺,隨後殘破的屍身變成冰塊,碎落一地!

史中秋手持開天斧,興奮的左劈右斬,血污蛇的屍體亂飛,一個個紅色的內丹,被他收進空間戒指!

陳風也是手持暗夜鉤上蹦下跳,血污蛇的鮮血四射!

大黑則是手持裂地錘,一錘下去,數十血污蛇化爲肉泥,打法跟張小天一般無二,兇殘無比!

“天啦,前面怎麼有這麼多的血污蛇?快看,好像有人被困了!”正在衆兄弟殺的正爽的時候,不遠處走來了一行武者,想必是再這第一層歷練的武者。

“靠,這麼多?大家躲遠點,咦?你們看,裏面的那幾個小子,正在斬殺血污蛇!不會吧,這麼變態?”其中一名武者吃驚的說道!

“不會吧?這第一層還有這麼變態的角色?天啦!內丹,他們在收集內丹,這麼的內丹,要是煉化的話我可以直接進入玄武境,”一名有着玄者境五階的武者羨慕的說道。

“嘿嘿,咱們先不要過去,等他們把血污蛇殺光,一定會精疲力盡,咱們直接上去殺人奪寶!”一名武者插口笑道。

“你瘋啦?這幾個小子能這麼輕鬆的斬殺血污蛇,修爲能低嗎?”一名瘦小的漢子出口阻止道。

“呵呵,我說鐵二,這裏是什麼地方?這裏是嗜血戰場!正所謂富貴險中求,再說能在這第一層斬殺血污蛇的,能是什麼高手?你怕個球啊?”一名年輕公子鄙夷的說道。

“就是,我說鐵二,你膽也太小了吧?”

“哈哈,要不待會你負責分配內丹,到時可以考慮少分一些給你!”


“哈哈……”

一行人紛紛大笑,這些武者不屬於九大勢力,而是在這第一層相遇而臨時組建的小隊,有着十五人之多,他們自知比不過九大勢力,所以才由剛剛說話的年輕公子提議結盟的,在這第一層已經有些時日了,就算九大勢力的武者一時之間,也拿他們沒辦法,當然他們也沒有傻到去動九大勢力的人,他們專門找一些落單的武者,或者剛進來的武者開刀,這段時間也是殺了不少武者,可謂是自信心爆棚!


張小天等兄弟自然是注意到了他們的到來,也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但是沒人開口說話,這些小小蝦米根本不夠他們塞牙縫的!

衆兄弟不停地斬殺血污蛇,半個時辰以後,最後一條血污蛇在張小天的棒下斃命,隨即張小天收集了最後一顆內丹,張文通等人也都停止了殺戮,因爲沒有活着的血污蛇了!

看着滿地的血污蛇的屍體,衆人不禁抽了抽鼻子,斬殺的時候沒在意,現在看看着實噁心異常,空氣瀰漫着腥臭的血腥氣味,隨後張小天等人都是吐出了一口氣,雖說斬殺這些畜生輕鬆,但是數量太多,也不免有着乏力,消耗的玄力也不少!

“哈哈,幾位辛苦了,謝謝你們幫我等斬殺血污蛇,現在你們留下空間戒指可以走了!”一旁觀戰的衆人,爲首的年輕公子大笑着說道,那可是一萬多的內丹啊!

“一羣白癡!”張小天等衆兄弟不禁開口癡笑道。

“哼,還敢最硬,兄弟們,給我殺!搶奪空間戒指,”年輕公子發號施令道。

隨後對面一行十五人,包括之前有些膽怯的瘦小漢子也都紛紛抽出手裏的玄器,向着張小天等人衝殺而來。

“一羣不知死活的垃圾,兄弟們不要浪費時間,一個不留,咱們沒有時間浪費在這羣廢物的身上!”張小天隨即眼神一冷,嘴角勾起一侔弧度!

“嘿嘿,敢打大爺的主意,活的不耐煩了!”史中秋第一個衝了上去,開天斧直接坎向了衝在最前的武者身上,那武者連抵擋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斬成兩半,沒辦法,修爲差距太大了!

隨後張小天等人也是衝了上去,如虎入狼羣,沒到十息的時間,這羣倒黴的武者盡數被誅殺。

那位爲首的年輕公子到死也沒搞清楚,自己這邊面對的是什麼人,帶着不甘和悔恨,長眠此地!

兩個時辰以後,張小天等人出現在了一座高山的頂部,幾人正坐在一塊巨大的岩石之上,清點着這次的收穫!

“奶奶的,這羣廢物,怎麼這麼窮?就這點東西?”史中秋看着面前的一堆物品,鬱悶的說道。

“呵呵,四弟,你就知足吧!你以爲他們是蕭家那些大勢力的人?這些散修能有這些就不錯了!”張文通笑着說道。


擺在衆人面前的,十五把下品玄器,一萬多塊下品玄石,幾十瓶丹藥,幾本黃級功法!

“嘿嘿,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先分了吧!”張小天也是笑着說道,隨後幾人就瓜分了這不多的戰利品。

“咦?老大,你之前讓我們收集那紅色的珠子幹嘛啊?”大黑疑惑的問道。

隨後張小天就把凝老對他講述有關兇獸內丹的一切,說了一遍,衆人聽完頓時大喜。


“兇獸?我還以爲是玄獸呢?那這麼說,咱們可以直接煉化了!”陳風大喜的說道。

“嗯,沒錯,這些內丹,我就不用了,你們幾個煉化吧!”張小天隨後笑着說道,他現在是玄靈境四階,按照凝老的說法,就算這把全部的內丹都給他一人煉化,恐怕也只能突破一階,所以他決定留給兄弟們煉化!

“我也不用了!”張文通和宋振宇同時開口道。

現在史中秋,大黑,和陳風修爲最低,將這些內丹給他們三人煉化,會起到比較好的結果。

衆人商量一番,由史中秋,大黑,和陳風三人共同煉化這一萬多枚血污蛇的內丹,張小天,張文通和宋振宇分別坐在三方,爲其護法,三人全都散發出了玄靈境的恐怖修爲,以免不識時務的宵小前來打攪!

隨後史中秋三人就進入了煉化內丹修煉之中,這內丹之中的玄力極其精純,沒有一絲雜質,所以他們煉化起來也比較簡單,三人均是大嘴一張,數十枚內丹就進入了口中,隨即運轉功法進行煉化,隨着不斷地煉化,吸收,三人的氣勢也在不斷地拔高!

“咦?這裏居然有玄靈境的武者?”正在這時,衆人的頭頂之上傳來一個女人悅耳的聲音。

張小天隨即一驚,擡頭看去,只見他們頭頂的上方出現了兩名貌美的少女,這說話的人正是其中一位身穿紅色衣裳的少女,兩女都是禍水級別的存在,容貌那是讓男人看了就想犯罪的那種!

“嗯?玄王境?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張小天看了看此二人的修爲,不比司徒木弱,隨即冷聲問道!

“呵呵,師姐,咱們別在這浪費時間了,四層的寶物已經現世,再不去就被其他幾家勢力給搶去嘍!”身後那位同樣穿着紅色衣裳的少女開口道。

“呵呵,公子,別這麼謹慎嘛!我們紅塵歸隱軒的人,不會做出殺人奪寶的事,我叫寒月,有緣再見!”這個自稱寒月的少女嬌笑道,隨後對着身後的少女說道:“師妹,我們走吧!”

隨後兩女就向着第一層中心方向飛去,看着兩女離開的身影,張小天這才鬆了口氣,看着剛剛二女的衣袖上鏽着紅塵二字,張小天不禁皺眉:“紅塵歸隱軒,寒月,玄王境,呵呵,越來越有意思了!” 愛上秦樓

“奶奶的,這猴老六怎麼這麼慢啊?我和老五早就突破了,這小子怎麼現在還沒突破?”史中秋看着中間的陳風焦急的說道。

“呵呵,老四,別急,修煉這玩意要看資質的,當然也要看機緣!”張小天笑着說道。

這三個月的時間內也是有着不少路過此地的武者,所幸沒有玄王境的高手,有些想要圖謀不軌的武者,見到這麼多的玄靈境高手,躲都來不及,誰敢前來送死?

“老六要突破了!”這時正盯着陳風的張文通開口說道。

只見場中的陳風周身光芒閃耀,天地玄氣以他爲中心不斷匯聚,在他的頭頂形成一個玄氣漩渦,其額頭之上汗水滾滾,隨即就聽見陳風一聲低喝:“給我破!”砰的一聲輕響過後,其身上的氣勢隨即爆漲,玄靈境一階,成功突破。

陳風隨後睜開雙眼,感受着體內奔騰的玄力,不由哈哈大笑道:“哈哈,突破了,老子不用當老六嘍!”

張小天等衆兄弟一聽這話不由的一怔,隨即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陳風聽見周圍的笑聲,這纔看了看衆人,隨即一蹦而起,看着史中秋和大黑疑惑道:“老四,老五,你們也突破了?”

“呵呵,猴老六,我和老四一個月前就突破了,你這的老六六踏踏實實的坐下去吧!”大黑鄙視的笑道。

隨即衆人又是一陣爆笑。

“老大,咱們在這已經耽擱了不少時間了,既然幾位兄弟已經突破,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去第三層吧!”待衆人笑過,張文通說道,沒錯,是第三層,現在的衆兄弟都是玄靈境高手,這一第二層已經不適合他們了,雖說兇獸的內丹可以提升修爲,但是這裏的兇獸級別太低,而且哪有那麼多的兇獸可以供他們斬殺的?之前遇到的血污蛇,恐怕是他們撞了大運,這第一層的血污蛇恐怕被他們一鍋端了!

“嗯,沒錯,既然咱們如今都是玄靈境,爲了節約時間,咱們直接御空飛行吧!”張小天說道,武者修爲到達玄靈境以後,就不需要運用玄器爲輔助飛行了,可以直接御空飛行,也只有到達玄靈境纔是真正的登堂入室!

御空飛行其實也很簡單,修爲到達玄靈境,靈魂力量可以直接釋放出體外,運轉玄力使自己的身體輕如無物,再利用靈魂力量和意念操控着身體,飛向任何自己想要去的地方,這種方法說起來複雜,其實每個到達玄靈境的武者都能輕鬆掌握!

隨後衆人也不廢話,各自運轉玄力,就向着第一層的中間位置飛去,感受着四周吹向自己的猛烈罡風,張小天不由的一陣感慨,前世的他,從幾何時能夠想到,自己可以自由飛翔?那可是傳說中得神話人物才能夠做到的!感受着自己比前世的飛行工具飛機還要快的速度,張小天不由的感慨萬千!“地球,父親,我還能再回去嗎?”

現在的他已經徹底融入了這個異世,對他父親的恨也隨着時間的推移逐漸的磨滅,畢竟這是兩個世界的人了!

“老大,之前那個自稱寒月的女子,說什麼四層出現了寶物,你怎麼看?”張小天正在胡思亂想,被張文通的話打斷。

張小天隨即晃了晃腦袋,把記憶收回道:“嗯,應該不會錯,紅塵歸隱軒一向口碑不錯,怕是四層真的出現了什麼重要的寶物!想必九大勢力的天才人物已經到齊了,我知道你的意思,只不過咱們現在實力不夠,根本不能進入第四層,哎!咱們只能想想罷了!”

隨後衆人在不說話,繼續飛行,也不知飛躍了多少高山,河流,一晃半個月過去了,衆人終於到達了第一層的中心位置,這是一座高山的山頂之上,中間有一塊平地,此時平地之上已經有着不少玄武境的武者,想必也是去往下一層的!

張小天等六人找了個地方落下,也來到了平地之上,只見平地的正中間有座紅色的傳送陣,並非實質化,而是一座光影,只見一個個武者進入了傳送陣之中就消失不見。

异世邪鳳:至尊毒妃 ?原來是座傳送陣啊!那是誰在這裏佈置的傳送陣呢?”張文通疑惑的問道。

這也是衆人心裏疑惑的地方,這傳送陣雖說是道光影,但絕對是人爲所致!

“嗯,先不管了,咱們先進去再說吧!”張小天思索着說道。

隨後衆人也是跟在衆多武者之後進入了傳送陣!

待衆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景色變了,出現在衆人眼前的是一片紅色的沙漠,沒有任何植物,大大小小的沙丘此起彼伏,細看一下,這裏的沙粒都是紅色的!

隨後張小天等人明顯感覺到這裏的溫度比第一層要高出很多,就見四周一起進來的武者,一個個汗流浹背,似是無法忍受這熾熱的高溫,一個個運轉玄力抵擋,隨後不約而同的向着四周散去,彼此之間都有着明顯的戒備,這裏是嗜血戰場,他們這是防止對方的偷襲!

而張小天等人來的時候,很多武者都看見了,御空飛行,最低也是玄靈境,誰會傻到找他們的麻煩?

“這裏就是第二層?熱是熱了點,怎麼他們一個個都汗流浹背啊?”史中秋看着四周大汗淋漓的武者不解的說道。

“我說老四,你傻啊?咱們現在什麼修爲?他們又是什麼修爲?”大黑一臉鄙視的說道。

衆人隨即又是爆笑出口,只見史中秋老臉一紅來到大黑麪前,對着大黑那碩大的腦袋就是一下,氣憤道:“臭小子,你敢鄙視我?我是你四哥,沒大沒小的!”

“哈哈,你們兩別鬧了,咱們還是繼續趕路吧!”張小天打斷二人的打鬧,笑着說道。

隨後六人再衆武者羨慕的目光中,騰空而起向着這第二層的中間位置飛去!


直到他們飛向高空的時候才發現,這沙漠不是一般的大,下方的沙漠中,狂風怒卷,沙塵四起,無盡的紅色沙塵好似血霧一般,瀰漫着整個沙漠,隱約間還能聽到武者打鬥的聲音,和兇獸咆哮的聲音!

張小天六人根本沒管這些,這裏的一切對他們的修爲幫助不大,他們也沒有在這裏浪費時間的必要!

時間就這樣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一晃一個月已過,張小天六人此時也是苦不堪言,長時間飛行對玄力的消耗不說,光是天天看着這無盡的沙漠,也是一種天大的折磨!

“他孃的,這第二層到底多大啊?咱們都飛一個月了!什麼時候是個頭啊?”陳風一臉鬱悶的說道。

“我說猴老六,你能不能閉上你的臭嘴?你這一路上說了多少遍了?你煩不煩啊?”史中秋一臉煩躁的罵道,其實他也是焦急的狠!

衆人之中只有張小天,張文通和宋振宇一臉的平靜!

“哈哈,應該快了,我說你們兩個還是少說兩句吧!你們不煩,我們聽着都煩!”張文通笑着看着這二位活寶說道。

“嗯?下面有人戰鬥!”一向很少說話的宋振宇這時突然開口道!

“哈哈,我說宋老三,這一路上看見的打鬥還少嗎?你至於嗎?”陳風笑着開口道。

“不對,這聲音好熟悉,大家先停下來!”張小天突然開口道,他也早就察覺到了,所以示意大家先停了下來。

只聽見下方傳來一女子的嬌叱聲:“王猛,原來是你,當初幾位恩公怎麼沒殺了你?”

隨後就聽見一道男子沙啞的聲音大笑道:“哈哈,殺我?就那幾個小子能奈我何?哼!範柔,真沒想到你也成武者了?嘖嘖,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自來投,找不到那幾個小子,找你也是一樣,哈哈,不會讓你這麼痛快的死去的,我要慢慢的享用你!”

“你…你無恥!”那女子羞憤的說道!

上方的張小天等人在兩人交談的時候就已經從空中降落了下來,停在了兩人的不遠處,由於沙漠之中沙塵四起,一時間兩人也沒有察覺!

“範柔?王猛?”張小天聽着這二人的對話,聽着這兩個人的名字就感覺耳熟,不禁皺眉沉思,隨後眼睛一亮想了起來,這二人不正是幾年前自己和衆兄弟經過黑風寨地界的時候相遇的嗎?這範柔是自己等人所救的範家村的村民,而王猛不正是黑風寨的小頭目嗎?

當初張小天等人把範柔以及其他三位少女從王猛等黑風寨成員手中救下,張小天更是親手廢了王猛的丹田紫府,沒想到在這嗜血戰場的第二層遇到了這二位!

“咦?還真是巧啊?怎麼遇見了這二位啊?”史中秋驚咦了一聲道。

不光是張小天,所有人都想起來了這二位的身份!

再看那邊,只見王猛全身散發着黑色的霧氣,五官都顯得十分扭曲,而範柔則是一身紅色的衣裳,幾年不見,長的是亭亭玉立,美不勝收!

這時王猛淫笑着開口道:“我無恥?嘿嘿,待會大爺會讓你****的!”

“你敢?你這個禽獸!”範柔小臉氣的煞白,高聳的雙峯隨着怒氣的喘息,上下微微晃動,讓人是一陣心神盪漾!

“嘿嘿,美人,我來了……”王猛淫笑就要動手,就在這時一聲斷喝傳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