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聽到姚桂清的話也顧不得於文中的臉色了,都跟着笑了起來。

學校的學生向來都是牆頭草,兩邊倒。哪邊強勢,他們機會倒向哪邊。

現在既然已經有人帶頭了,他們就不怕於文中會對針對自己了,不由的跟着笑了起來。

眼看着一場戰鬥即將開始,於文中既然被氣得說不出話來!

場面的氣氛緊張到了極點,於文中的雙眼緊緊的定格在杜學武和田茜茜緊緊握在一起的手上。

杜學武見到這種情形,刻意握了握田茜茜嬌小的手,像是在跟於文中示威!

於文中道:“機會我已經給你了,現在你就等着受死吧!”

於文中此言一出,他身後的幾十號人頃刻間把杜學武圍在中間,就連姚桂清也沒有逃脫。


氣氛緊張到了極點,只待於文中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把杜學武和姚桂清擺平!

這時杜學武對於文中說道:“這是我們之間的事,跟田茜茜無關,你也不希望看到田茜茜受到傷害吧!” 杜學武的話很明顯,是想讓於文中讓手下放田茜茜出去。

於文中道:“這個當然,說什麼我也不會傷害田茜茜的。”

於文中的手下明白於文中的意思,給田茜茜讓開了一條道,讓田茜茜走出他們的包圍圈!

田茜茜不願意出去,道:“不行,他們人太多了,你們幾個肯定會吃虧的。”

杜學武道:“放心吧,下面的事就不用你管了,你出去之後就到我給你說的那人說身邊,他會保障你不被打擾的。”

田茜茜用渴求的眼神望向方堯,似乎是在徵求方堯的意見。

見到方堯點頭,他知道方堯是讓自己過去,再看看杜學武的神情,有恃無恐,她開始相信今天吃虧的不是杜學武,而是於文中,得到這樣的訊息之後,田茜茜聽從杜學武的意思,快步走到了方堯的身邊!

趁着這個機會,方堯快速的觀察了一下於文中的人。

就在於文中 衆人動手之時,方堯渴望聽到的消息終於出現了。

遠遠地有人大喊道:“太勁暴了!有人竟然在學校門口阻攔所有車輛!”

這樣的事情在學校內還曾來沒有發生過,所有人都對這樣的事情感到好奇,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威力,竟然能夠阻止進入學校的所有車輛!

這樣勁暴的消息比起打架鬥毆來說,不知道要新奇多少倍,很多人都離開這裏,奔向學校門口,想一睹牛人風采!

於文中似乎沒有罷手的意思,這時方堯走到於文中面前,道:“看來今天想讓你罷手是不可能的了!”

於文中對方堯不熟悉,仔細打量了一遍方堯,道:“看你很面生,好像不是本校的學生,你是誰?”

方堯有些生氣道:“我是誰你不用知道,我只是想告訴你最好把他們放了,不然結局無法預料!”

方堯說話不急不躁,於文中是校園一霸,能夠面對他而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人,絕對不是簡單的人,更何況是面對這樣的局面依然可以這麼從容說話的人。

於文中不認識方堯,也從來沒有見到過方堯,道:“我只想知道你是誰!”

方堯見到於文中依然很是霸道,心裏實在是堵得慌,自從進入義聯之後除了馬君武之外,他所見過的人從來沒有一個敢這樣對他說話。

方堯鎮定從容的說道:“我叫姚方,是剛轉進這個學校來的學生。”

於文中聽到方堯說自己是剛轉來的學生,原本還有所忌諱的心裏徹底的放開來了,道:“剛來到這裏就如此囂張,看來不教訓你一頓,你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把他也給我一塊修理了。”

頓時間,方堯被圍在了中間,而田茜茜也再一次被圍了起來。

方堯依然很從容,方堯的鎮定讓於文中不敢輕易下命令,他怎麼看都覺得方堯的來歷不簡單,有他這樣的膽色,想必背景絕非一般人可比。

不過最後於文中覺得恥辱的心還是戰勝了他對方堯的防範之心。

他很想知道方堯的背景來歷,但是現在他認爲更爲重要的是挽回自己的尊嚴。

我的極品美女上司 ,於文中下達了通殺令,就是要教訓杜學武一夥人。

只是結果卻像是方堯所說的一樣,無法預料。於文中想不到在這個時候會發生這樣的一幕。

田茜茜竟然走到於文中的面前給了於文中狠狠的一巴掌,還沒有走開的學生都吃驚的把嘴巴張的大大的,這絕對算得上是一則勁暴的新聞,明天的校報頭條肯定少不了這樣的一幕:田茜茜怒打於文中!

憤怒的於文中竟然拿田茜茜沒有任何的辦法,看着田茜茜憤怒的表情,於文中終於下定決心要對付杜學武一行人。

但是意外的事情總是在他出其不意的情況下發生,吳葛洲竟然在這時候突然拿起喇叭大叫一聲,道:“教務處主任李學義快來到,我們趕快走吧!”

學生們對這個李學義似乎忌憚萬分,在聽到吳葛洲喊出李學義快到的時候,還沒有準備離開的學生都快速的消失掉了。


於文中雖然狂妄,但是對李學義他也是有所忌憚,叫住他的手下,道:“今天算你們走運,不過明天恐怕就沒有那麼走運了,我們走!”

杜學武深深的鬆了一口氣,急忙跑到田茜茜身邊,道:“你真的願意跟我交往嗎?”

田茜茜見到方堯等人都在旁邊,有些不好意思的點點頭,這樣的結果似乎是方堯早就預料到得一般,方堯對這樣的結果並沒有太大的歡喜,而是皺着眉頭說道:“我們還是趕快去門口看看吧!”

他們幾人都不明白爲什麼方堯現在還是不開心,一切都是按照他的計劃發展下來的,爲什麼方堯依然憂事重重。

方堯似乎對門口的事情相當注重,難道說門口的堵車事件跟方堯也有關係?

衆人如此一想,覺得只有這個理由纔有可能讓方堯如此不安,緊跟着方堯的步伐,快速的想校門口飛奔而去。

於文中一行人當然不甘心就這樣放過杜學武一行人,於文中在離開時讓人密切注意這杜學武幾人的動向,只要他們敢走出校門就立刻對他們進行封殺!

被派來監視的那人,見到杜學武一行人快速的向校門口飛奔而去,以爲他們害怕於文中半路劫殺,於是去通知於文中!

於文中得知消息之後,立刻趕往校門口,原本在校園裏亂逛一圈,看看能不能尋到另一個獵物。

方堯等人在到達校門口的時候,看到此刻的情形都吃驚不已,這個人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吧,竟然開着一輛車橫擋在校門口,任何車輛都不準進出!

門口兩旁的門衛沒有一個完好無損的,一個個躺在地上**着。

圍觀的學生沒有一個敢發出聲音的,所有人都看得出眼前的攔路虎是個難惹的角色,竟然沒有人敢報警。

方堯還沒來得及上前制止嚴文德,就被人抓住了肩膀。


方堯回頭一看,果真是於文中去而復返,方堯現在沒有心情跟於文中胡鬧,道:“閃開,現在我沒有時間跟你們胡鬧!” 這樣的場面在杜學武他們看來今天是必死無疑了,但是方堯卻說沒有時間跟他們胡鬧,方堯的膽量也未免太大了些吧!

衆人都在爲方堯的安全感到擔心,卻聽到於文中說道:“小子,口氣不小。現在我誰還能救得了你們!”

本來方堯的時間就不允許方堯耽誤,現在於文中卻又出來搗亂,這樣的事情被嚴文德鬧的太大了,方堯怕警察會來,到時候想要走掉就更加不容易了。

方堯呵斥一聲,道:“閃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

於文中根本就沒有把方堯的話放在眼裏,道:“就憑你能拿我怎麼樣!”

方堯氣得眼冒金星,遠遠地已經聽到了警車向這邊趕來,於文中竟然還在這裏阻攔自己,只聽方堯叫道:“動手!”

一個人影瞬間出現在方堯旁邊,於文中被一腳踹飛!

於文中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突然出現的身影給踢飛,在半空中漂浮的於文中終於在落地之前看到了踢飛自己的那個人!

於文中驚訝的看着那人,他想不到那人竟然就是校門口堵車的人!

這一吃驚不要緊,他的那些手下像是一窩蜂一樣,向嚴文德涌去,想要靠人多的優勢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嚴文德拿下。

可惜他們太小看了嚴文德的實力,嚴文德的速度快到了極點,在距離他還有數米的地方,所有人都已經被橫豎踢開!

一個個癱倒在地,痛苦的**着!

於文中看到如此景象,兩腿發抖,雙腿不停使喚,竟然邁不開步伐。

一旁的吳葛洲、杜學武他們更是沒有想到方堯的手上竟然有着這樣一張王牌,難怪方堯會如此有恃無恐。

警車的響聲越來越近,方堯知道此刻不走就來不及了,走到傻子一般的於文中身邊,說道:“今天就放你一馬,以後你給我注意點!”

方堯他們十個人快速的衝出學生的包圍圈,這時田茜茜對杜學武說道:“我該走了,車來了!”

田茜茜指了指不遠處的寶馬車,她的雙眼竟然沒有離開過方堯,其實並不是他一個人,現在所有的人都在注視着方堯!

此刻看到方堯有些緊張的神情,杜學武知道自己可能也顧不了田茜茜了,急忙說道:“你快走吧,恐怕一會兒還會有事發生,我怕我不能顧慮到你!”

田茜茜沒有猶豫,他知道此刻的情況很是危機,根本沒有時間讓她難捨難分,快速的衝向寶馬車,寶馬車在田茜茜左上之後一股煙地消失在校門口。

杜學武看到田茜茜安全的離開,心裏也踏實了許多,這時方堯卻有些擔心,此時這有一輛車,他們就個人根本不可能全部坐進去,而警車馬上就要到了,今天的事情他們九個人都脫不了干係。

方堯道:“阿德,你載着杜學武、姚桂清、馬全才,還有吳葛洲趕緊離開,今天先去我們住的地方吧!”

嚴文德道:“那你們怎麼辦?”

方堯沒有憂慮,道:“你們幾個人是直接參與者,我們幾個不過是幾個調皮的起鬨者,就算被抓到也沒有太大的問題!你們趕快走吧,再晚了就來不及了!”

方堯的命令嚴文德不會違抗,他相信以方堯的智商,絕對有把握逃離警車的追蹤,叫上杜學武、姚桂清、馬全才和吳葛洲迅速的離開了現場。

警車快要到了,所有的學生都開始慌張的逃離現場,生怕被警車逮到!

等方堯等人更是不敢停留,在警車到達學校門口時,他們早已不知去向!

甚至警車停下來的時候,校門口早已經空空如也了,只有幾個門衛癱倒在地上無力的**着,還有於文中的一幫手下痛苦的叫喊着。

除此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人了。於文中躲在學校門內的樹下觀察着門口的情形,見到救護車和警車一起離開校門口後,纔敢露出頭,離開學校!

一路上於文中小心謹慎的,不敢有一絲大意,他害怕方堯會去而復返。

果不其然,在於文中離開學校不遠處,方堯四個人出現在於文中的身後,只是於文中沒有發現。

原本方堯等人也是打算離開的,只是宋慶宇覺得這樣放過於文中實在是太便宜了於文中,方堯想想也是,於是決定在於文中離開時悄悄跟在他後面,在沒有人的地方狠狠的揍他一頓!

就這樣他們跟於文中玩起了捉迷藏的遊戲,於文中一直躲在學校裏,不敢出來,方堯他們就等在門外,只要於文中出來他就跑不掉已經註定的命運。

距離學校越遠,於文中的心裏就越踏實,他一路唸叨着姚方這個名字,道:“回去一定要爸爸幫我查一下他的底細,他究竟是什麼人,手底下怎麼會有如此厲害的人。”

這時方堯突然說道:“不用查了,還是讓我來告訴你吧!”

於文中聽到方堯的話,嚇得邁不開步子,雙眼緊張的打量着他們。

“不用看了,就我們四個人,”方堯道,“不過我相信我們四個人對付你一個應該也沒有太大的問題。”

於文中看着他們四人一個比一個兇狠,道:“你們到底想怎麼樣?”

“就是想看看你被打之後會變成什麼樣子!”喬俊輝道。

他們剛想動手,卻被方堯制止了,方堯道:“想不到你這麼不經嚇,纔剛開始就變得這副德行,光畢趕快拍下來,相信這一條絕對是明天校報中最勁暴的消息!”

原來,於文中被他們四人嚇得尿了一褲子,任光畢趕緊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數碼相機,把於文中狼狽的樣子拍下來。

他們帶着數碼相機本來是準備拍攝於文中被打之後的悽慘景象的,現在竟然出現了這樣的比之原想的景象還要勁暴的情形,他們當然不會放過了。

等到任光畢拍攝好以後,方堯道:“看在你今天給我們這麼一個意想不到的驚喜的面子上,我們暫且放你一馬,趕快給我滾吧!” 有能力的朋友訂閱支持一下!

於文中以爲方堯是在戲弄自己,不敢離開。

方堯臉色一橫,道:“你怎麼還不走?是不是真想讓我們修理你一番。”

於文中從來就沒有受過這樣的窩囊氣,從小到大隻有他欺辱別人,哪有被別人這樣欺辱,今天他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會栽在一個新轉來的學生手裏,而且還栽得那麼慘!

等到方堯等人回到方堯的住處,嚴文德他們早已經等待多時了,見到方堯他們回來了,杜學武急忙問道:“你們怎麼到現在纔回來,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任光畢一向少說話,這一次他竟然把持不住,道:“當然出事了,不然我們怎麼可能到現在纔回來!”

“什麼事?”馬全才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