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陽笑道:「這三陰戮神陣,既可以用作殺陣,也可以煉器,妙用無窮。在這陰煞之地,不斷採集三陰絕煞,注入妖刀,最終凝結成了三顆妖眼,各有神通,奧妙無窮!那妖刀的名字,應該叫做『三陰戮神刀』!威能超越了天階玄器。」

「超越天階?」四人都倒吸一口涼氣,「那豈不是聖階玄器?」

許陽搖頭說道:「不清楚。我現在已經明了了這『三陰戮神陣』的走勢,隨時可以破解陣法,將玄晶取出。到時候可能會有變故,你們小心。」

其他幾人都點頭表示準備好了。

許陽上前兩步,又向右三步,然後左前方徑直走去,一路來到了三陰戮神陣的旁邊。

「好古怪,非得這樣走啊?」沈玉峰試著直走,可走了兩步,在邁出第三步之後,卻看到陣法中放射白光,向他射來。

沈玉峰大驚,狼狽倒飛而出,躲過了陣法白光。

許陽頭也不回地說道:「你應該慶幸,這是一座煉器之陣,但也是殺陣,若非三陰戮神刀已經成型,陣法威能衰弱到了極點,剛剛你擅闖陣法,肯定會被白光射中,化為膿血。」

「奶奶的,真邪門。」沈玉峰心有餘悸。

許陽雙手結印,一道道朦朧的光華射入陣法之中,頓時大鼎在轟隆隆震顫,鐵鏈搖動,發出震懾人心的鳴響。

三陰戮神陣之中流轉的光芒漸漸暗淡,在陣紋交匯處,一顆玄晶緩緩漂浮而起,落入許陽手中。

「第一顆。」許陽微笑說道。

許陽如法炮製,在鐵鏈搖動震顫的清響中,玄晶接二連三地被迫出,落入許陽手中。


隨著玄晶的失去,整座三陰戮神陣,光芒迅速黯淡下來,鐵鏈的顫動,越來越微弱。

「不好!許陽,快閃!」

一聲高喝從背後響起,許陽心頭掠過一絲警兆,他不假思索,大鵬縱橫的身法軌跡使出,瞬間橫移八丈。

轟隆!

一個黝黑的巨拳,轟在了許陽立身之地,方圓三丈的堅硬石地,全部裂開,塵埃四濺!(未完待續。。) 許陽的瞳孔,驟然收縮。

那驚人的一拳,彷彿猛蛟神象,威勢強大的不可思議!一拳出,方圓三丈全部爆碎,這力量,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

「這……這是什麼東西?」

許陽已經退回四人之中,在他原本坐著的位置,一個身高丈二的黑色人影,突兀地轉過身來,一對眸子散發血光。

「行屍!」孫登叫道。

「的確是行屍,只不過,絕對不止玄宗級別,恐怕連玄君級的行屍,都沒未必有這種強橫的威勢,」許陽深吸一口氣,他評估了一下新出現的行屍力量,駭然說道,「剛才他一拳碎地,力量達到了3萬鈞!」

「太強大了,不可戰勝!」孫登叫道,「快走!」

力量達到3萬鈞的行屍,代表它的**防禦同樣極其強橫。憑著眾人玄師級別的攻擊力,根本無法對這頭行屍造成太大的傷害。

許陽揮手甩出人遁陣,白光開始閃爍。

那頭強大行屍,轟隆隆踩踏大地,機械地向五人走來。

它的腳步看似緩慢,但每一步,都向前漂移一大段,迅速無比!只是一個呼吸,就已經接近了五人!

「不好,時間來不及了。」孫登、顏鈺等人,臉上都有了絕望之色。

這樣一頭近乎玄王實力的行屍,超出了他們的抵抗範圍。別說五個呼吸,就連一個呼吸都撐不下去,行屍一拳揮出,光是強橫拳風帶起的風壓,就足以將玄師級的肉身撕裂。

「你們先走。」許陽身形閃爍,下一秒,已經站在了行屍面前。

「大壞人!別發瘋。你擋不住的!」采籬脆聲大叫。

第二個呼吸!

強大行屍一拳橫掃而來,許陽唰的一聲,原地留下幻影分身,真身橫移四丈!強橫的風壓如一堵高牆,劈面壓來!


許陽一聲悶哼,他明明已經閃開了拳鋒。但相隔四丈,那鐵拳帶來的強大風壓,仍是將他擊飛數丈,就像一顆小石子一般。

「沈玉峰,時間一到就啟動遁陣!」第三個呼吸,許陽眼神一厲,揮掌劈出一道火極玄力,正中那頭強大行屍的額頭。

不出所料,強大行屍額頭沒有絲毫傷勢。這道強盛的火極玄力,就像清風拂過山崗,連讓強大行屍偏一偏頭,都做不到!

但許陽已經成功地激怒了這頭強大行屍,躲藏在行屍體內的強大陰鬼,顯然對許陽這個膽大妄為的小螞蟻非常惱怒,身軀一閃,就來到了許陽面前。反手一掌重重拍出。這是第四個呼吸的時間。

「鐵壁紋!」

許陽暴喝一聲,土極玄力噴涌而出。黑曜戰甲上面,陡然騰起一陣黑光,一個保護罩出現在體外。

這就是黑曜戰甲上面的絕品玄紋,鐵壁紋。一經發動,便會產生一個堅韌強大的防護罩。

「轟隆」一聲,許陽被擊飛。那看似強大的黑曜保護罩,像一個薄薄的雞蛋殼一樣破碎了。

「帶著采籬,快走!不然一起死!」許陽抹了一把唇角的血跡,厲聲喝道。

「走!」沈玉峰終於啟動了遁陣,白光閃爍。四人便要破空離去。

突然,一個嬌小的身影從人遁陣的白光中衝出,正是采籬。這個狐族小妖女,一邊抹著眼淚,一邊向許陽跑了過來。

「大壞人,你把我拐出來,就要對我負責……嗚嗚,你不能死在我的前面!」

此時,白光一閃,沈玉峰等人,已經啟動人遁陣離開。

死寂的地宮大廳,只剩下了許陽和采籬兩個人,當然,還有一個強大的行屍。

「你這小笨蛋。」許陽沒好氣地罵了一句,站起身來,將采籬抱在懷裡。

許陽站出來抵抗行屍,並不是他喜歡充英雄。有些時候,是必須要挺身而出的,許陽這次站出來,主要是為了保護采籬。



當然,許陽通過觀察,發現那個強大的行屍,行步、出拳,都非常機械,應該是隱藏其中的陰鬼,心神力量不夠強盛,還無法完全驅使這個強大的玄者屍體。因此,許陽身懷幻魔身法,從這頭行屍手下逃生,他還是有希望的。

當然,萬一擋不住,就捏碎那塊玉符。邪王洛白水會從海雲皇城的域門傳送過來,救護這個徒弟。

洛白水給許陽的玉符,是上等貨色,不僅有通知報訊的警示功能,還可以在捏碎的時候,形成一個強大的防護罩,抵擋玄君人物的攻擊,持續半個時辰。

洛白水在賜予許陽玉符的時候,並沒有說明玉符擁有防護罩功能,他是擔心許陽仗著防護罩,擅自闖入一些真正的險地,比如天狐秘境等等,那樣的話,即便是洛白水,也很難將許陽救出來。

不過許陽對符文之道頗為精通,他細細觀摩過玉符,早就認出玉符上面的符文,對它的作用瞭若指掌。

「采籬,小心一些,這頭行屍雖然強橫,但意志和軀體不契合,我們還是有逃脫的可能。」

許陽摟住了采籬的嬌小身軀,他雙目如電,緊緊盯著行屍的一舉一動。

那行屍眼中紅光顫動,明滅不定,站在原地很長時間,才重新睜開如血雙眸,大踏步向許陽走來。

「簌」!

一掌劈出,爆鳴聲滾滾如雷,在掌力及體的時候才讓人聽到。行屍的攻擊速度,已經超過了聲音之速!

許陽抱著采籬,使用幻魔身法,刷的一聲出現在了行屍背後,鏘的一聲,古定劍出鞘,向著行屍的后腰穴位急刺。

轟隆一聲,前方的岩壁被打碎了一大塊,向地面滾動剝落。一根鐵鏈,原本深深嵌入岩壁,現在則是轟然斷裂。

這符文鎖鏈,堅固得驚人,許陽就算以古定劍斬擊,都不可能斬斷。奈何這頭強大行屍有著數萬鈞的神力,以一種野蠻的方式,將符文鎖鏈震斷了。

而許陽的一劍刺出,卻如中金鐵,手腕劇震。那行屍肉身防禦之強,駭人聽聞。

行屍這一擊之後,緩緩轉過身,眼中紅光明滅,不知為何,許陽從中,好像看到了一絲困惑與迷惘。(未完待續。。) 許陽看到行屍轉身,不假思索地「唰」一聲消失,後撤四丈,然後高高躍起。

下一刻,行屍已經擺臂出拳,又是轟隆一聲,如巨象衝鋒,正打在許陽背後的大鼎之上,悠揚的聲音「嗡嗡」響起,鏈接大鼎的幾根鎖鏈,發齣劇烈的震顫。

許陽跳在了半空之中,被這頭行屍出拳的風壓一震,向後倒翻飛出,穩穩落地。

行屍出完這一拳,又站住了,眼眸中熾盛的紅光,再次明滅不定。

「奇怪,這頭行屍好像有很大的問題,難道說,行屍原本的玄者,魂魄不曾熄滅,一直在和佔據他身體的陰鬼搏鬥?所以導致那陰鬼,一直沒有完全掌控這頭玄王行屍?」

有了魂晶之後,許陽腦袋轉的飛快,瞬間有了很多猜測,最終他還是覺得這個猜測最貼近事實。

大鼎在猛烈震顫,整個地宮大廳,陰氣震蕩!忽然,從大鼎之中,跳出了一柄門板大的妖刀!

三陰戮神刀!

妖刀這一次高高升起,上面的第一顆妖眼,閃爍幽光,忽然迸射出一道幽藍的光線,向那頭敢於冒犯大鼎的玄王行屍,呼嘯射去!

這幽藍光線,快得驚人,玄王行屍反應過來之前,就被藍光穿過腦顱。

一陣金鐵摩擦的嘶吼聲響起,從玄王行屍的腦顱中,突然鑽出一頭高達一丈的陰鬼!這陰鬼渾身燃燒著鬼火,四肢俱全,體型壯碩,和那一頭鬼將,氣勢差別很大。

「是鬼帥,還是鬼王?」許陽暗暗捏緊了那塊保命玉符。

「吼……一具屍體。僅剩下一魂二魄,竟敢忤逆本帥……桀桀,我要吃掉你的靈魂!」

那頭陰鬼,化身一道慘白色的光線,向那頭玄王行屍撲去。

「哞……」


玄王行屍悶吼一聲,鐵拳揮動。向那道慘白光線打去,巨大的風壓,減緩了陰鬼白線前進的速度,但是對陰鬼本身並無傷害。

要知道陰鬼最懼怕心神攻擊,以及剛陽性質的玄力。玄王行屍空有強橫力量,上述兩種克制陰鬼的法門都不具備,便無法制衡陰鬼。

許陽眉頭一皺,他已經看懂了,原來和他猜測的一致。一頭鬼帥級的陰鬼,試圖控制一個死去的玄王屍身,但那死去的玄王,還殘餘一魂二魄,抵抗陰鬼的控制。

這也是那玄王行屍,每次攻擊都間隔良久,眼中紅光明滅不定的原因。

「射魂弓!」許陽當機立斷,決定滅殺陰鬼!

黑黝黝的鐵弓出現。許陽的魂晶放射藍光,心神力量的催動下。射魂弓被挽出半月形狀,彷彿有無形的箭矢,搭載其上。

嗖!

一支心神之箭,射向了那陰鬼化身的慘白光線。

一陣難聽之極的嚎哭再次響起,陰鬼被射中了,它化為原本的形態。凌空向後翻滾。

「射魂弓!心神箭!」陰鬼凄厲地哀嚎,「可惡,人類……我要吃了你,我要吃了你啊!」

許陽眼前景物猛然變幻,一時間彷彿置身於刀山、火海。種種令人絕望的險境,一股死亡的意味撲面而來。

「是心神攻擊,類似於音惑之術。」

許陽在學習了大夢三曲之後,對於音惑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適應力,他輕咬舌尖,輕喝道:「破!」

鬼帥級別的陰鬼,心神力量堪比玄君,比許陽要高出一個檔次。許陽一時間,只能被動防守,破開一道道幻境,無法繼續操控射魂弓攻殺。

「本帥要你死……」陰鬼嚎叫著向許陽撲來。

「錚錚」,古琴聲響起,一道道音波化為箭矢,向陰鬼射去,但在接近陰鬼之前,就紛紛破碎。

采籬火候尚淺,奈何不了鬼帥級的陰鬼。

就在這時,那玄王級的行屍,突然大步上前,手臂一探,將那柄三陰戮神刀,握在手中。

「什麼?」

鬼帥以心神視物,可謂三百六十度全方位觀察四周,他第一時間發現了玄王行屍握住三陰戮神刀的情景。

「不可能!」鬼帥凄厲地吼叫道,「你怎麼可能駕馭妖刀?」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