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這東方不敗乃是東方家族的天才,如果死到了他的手上,他就有麻煩了,就算家族不追究他誤殺,那位大人物肯定不答應,因此他是不得不收手啊,

隨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硬生生的收手,他的速度突然間慢了下來,

這時候,秦凡卻作出了反擊,

「噗,」

此時,在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駭然的目光之中,秦凡的一隻手掌,竟然猛然擊中那東方不敗的後背,一股狂暴的能量瞬間湧入東方不敗的體內,

旋即,那狂暴的能量將東方不敗體內的經脈震的寸寸斷裂,血液混合著內臟,從那東方不敗的嘴裡最終噴濺而出,這些血肉瞬間化作一道道血色利劍,朝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狂暴的擊去,

「小子,住手,」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眼睛睜的很大,一股股狂暴的殺氣霎時間將四周的沼澤之中的水都激起一道道漣漪,殺氣猶如實質一般,

然而,就在這時候,那東方不敗慘叫道:「啊,快放了我,不然的話,我舅舅會殺你了的,你放過我,我們之前的恩怨一筆勾銷,」

話說,秦凡攻擊的時候為了方便血液與內臟更好的飛出,放鬆了對東方不敗的控制,而那東方不敗也立即得到了機會說話,聞言,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此時只見得東方不敗嘴角不斷湧出著血液,隨之聲音顫抖著說道:「對,小子,你快放了他,他舅舅可以煉尊八重之境的強者,而且還是高級煉尊,你殺了他,你會倒霉的,」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見到東方不敗不斷湧出的血液與內臟,瞬間急了起來,隨手揮出幾道火焰色氣勁將這血肉利劍擊暴,嘴中慌忙的說著,

聞聲,秦凡眉頭微微皺起道:「哦,煉尊八重之境的強者,」

秦凡此時感覺這兩人說的不是假話,這種情況下也根本沒有必要說假話,殺不殺,秦凡腦海中突然間交戰起來,殺了恐怕會惹來殺生之禍,不殺直接離開以後說不定也找不到自己,

頓了頓,緊接著秦凡的皺起的眉頭旋即舒展開來,心道:「嗯,不行,殺了,他那個煉尊之境的舅舅只會追殺我一人,若是讓這對我比較了解的東方不敗回去的話,恐怕會查到嶙石城秦家,到時候找不到自己,那麼秦家就會遭到毀滅型的打擊,」

旋即,秦凡佯裝喃語道:「好,你們說的,若我放了你,我們之前的恩怨就一筆勾銷,」

聞言,那東方不敗一聽到秦凡的話語,心中就一陣興奮,

隨之,那東方不敗內心興奮的吼道:「哈哈,小子,我一定要殺了你,讓你的家族男的為奴,女的我玩夠了,給手下也好好玩玩,希望你的家族有美女啊,」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身形也漸漸地靠近,絲毫不敢亂動,見秦凡妥協了,心中暗暗冷哼道:「哼,小子,待會兒我就殺了你,」

緊接著,秦凡嗯道:「嗯,那你就接好吧,」



說著,在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驚駭與東方不敗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秦凡的一隻手掌從東方不敗的胸膛中伸了出來,

而且,秦凡的這一隻手掌上還沾著東方不敗的血液,帶著無盡的殺機沖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胸口就擊了過去,

此時,那被擊出的心臟也碎成血霧化作利劍沖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眼睛暴擊而去,

秦凡剛才的一隻手掌,直直的從那東方不敗的後背插入過去,再從那東方不敗的前胸穿出,

嘿嘿,這一招殘酷而凌厲的進攻手法,大大的出乎了那肌肉磐勁中年人的意料之外,猝不及防之下,那中年人被秦凡的手掌轟擊到胸口,

旋即,那幾道血色的利劍也快速的接近著那中年人的眼睛,

悠地,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怒吼一聲:「啊,你竟然殺了他,」

緊接著,那中年人體內的源氣突然間暴發出來,想將秦凡的手掌震開,並阻擋那幾道血色利劍,

秦凡的臉色平靜之極,根本就不理會那肌肉磐勁中年人的怒吼,手腕突然的一抖,一道旋轉著的靜演之力與龍族能量突然間間,從掌心沖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胸口暴擊而去,

然而,靜演之力經過屬性之劫的洗禮提升現在已經無限接近第五重境界了(但是靜演第五重還得靠秦凡自己領悟出來),差的只是秦凡對靜演的領悟,

唉,現在的靜演之力霸道異常,再加上增長了幾倍的龍族能量,兩種能量結合到一起,那種威力當真是可怕之極,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第一時間感覺到這股混合能量的可怕,再也無暇出聲,連忙運轉著體內的源氣,全力抵禦著這股組合能量的攻擊,

緊接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體內火焰色的煉尊之力也涌了出來,迎上了這股混合能量,

因為,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感覺到源氣之力已經不足以抵擋這股霸道異常的攻擊了,

「噗,」

「噗,」

「噗,」

……

然而,就在那中年人全力的抵禦著那股靜演之力與龍族能量的混合能量衝擊的時候,已經被秦凡穿心而死的東方不敗,嘴中與胸口中竟然又飛出了幾道的血劍,

旋即,那幾道血劍每一道都是凌厲異常,血劍之中甚至還蘊含著碎肉塊與碎骨頭,威力比起先前的那幾波血劍還要強得多啊,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了駭然之色,

秦凡此時施展出的混合能量攻擊,已經是恐怖異常了,

然而,那幾道血劍,分別刺向他的雙眼,咽喉,心臟與襠部,取的都是要害鬧部位啊,他不得不作出應對喔,

「嘭,」

隨著,嘭的一聲響,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施展出了聚氣成牆的本事,身體之外驟然多出了一道源氣牆,

而且,這一道源氣牆厚實而柔韌,正好將那幾道血劍擋了下來,

可是,就在那中年人分心應付血劍的時候,秦凡的混合能量勢如破竹一般湧入了他的身體之中,

話說,秦凡的混合能量厚重而霸道,就如同一股龐大無比的泥石流一般,中年人一時間很難抵擋的住,

「啊,」

「噗嗤,」

然而,那道源氣牆剛剛將血色利劍抵擋下來,那中年人的身體就被秦凡那恐怖的能量給擊飛了出去,嘴裡也猛然間噴出口鮮血,一直暴推出幾丈之外才完成停止,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只覺胸口一陣陣的刺痛,體內的氣血也在不斷的翻滾著,

悠然,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眼睛盯著胸膛碎裂已經氣絕,眼睛還睜的很大的東方不敗,瘋狂的怒吼道:啊,小畜生,你死定了,你竟敢殺了他,」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從東方不敗的眼神中看到了驚駭,恐懼,看到了……

唉,可惜,

所謂:殺人者人恆殺之,

秦凡若是不擊殺於他,之後就會迎來東方家族的瘋狂追殺,

現在的秦凡已經不是剛剛初出武煉大陸的那個傻傻的小子了,經歷過那麼多的追殺,早就已經認清了大陸的本質,

這是個強者為尊,若肉強食的大陸,

武煉大陸強者為尊,弱肉強食才是這大陸的潮流, 緊接著,秦凡哦了聲道:「哦,我到要看看我怎麼死的,」

秦凡在說話的同時,身形就猛然間消失了,方圓百里內的沼澤中的水之力全部沸騰起來,不斷有水之力衝天而起,化作一道道利劍,沖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暴擊而去,

「轟,」

然而,在知曉了秦凡恐怖的能量之後,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再也不敢託大,渾身的火屬性源氣噴涌而出,煉尊之力也流了出來,隨時準備給秦凡致命一擊,


「轟,」

「轟,」

「轟,」

……

旋即,沼澤不斷炸裂開,一條條巨大的水之力凝聚而成的龍從沼澤中鑽出,猛然轟擊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

而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實力於突破之前的王夢嫻相當,對付這些沒有多少攻擊威力的水之力巨龍自然不在話下,

此時,只見得那中年人隨手揮出一道道火焰色氣勁將這些水之力巨龍擊成漫天的水花,詭異的是水花好似擺脫了重力的影響,全部散亂的懸浮在天空中,

「轟,」

「嗖,」

……

緊接著, 以身試愛:蠻妻願上鉤 ,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眼中冷芒一閃,幾十道火焰色氣勁瘋狂的擊出,瞬間又將這幾十條水之力巨龍轟擊成碎片,

可是,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沒注意到的是,一把紫色的飛劍已經悄然來到他的面前,這把飛劍沒有一絲的光芒氣勁與能量波動,就如一把真實的飛劍一般,

見狀,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冷哼道:「哼,雕蟲小技也敢拿來獻醜,」

此時,那中年人突然間就發現這把飛行速度很慢,而且沒有一絲攻擊力似的飛劍,

悠地,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十分不屑,看著慢騰騰飛來的紫色飛劍,隨手揮出一道火焰色的氣勁,

「嗖,」

「嗖,」

「嗖,」

然而,就在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準備將那把飛來的紫色飛劍擊潰,

此時,又有三把同樣的飛劍從水中竄了出來,速度要比之前的那把紫色飛劍快了許多,

頓了頓,緊接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不屑一顧的叫囂道:「哈哈,小子,滾出來吧,你以為這樣的兵器就可以傷到我麽,簡直是痴人說……」

可是,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話才發出一半,那四把已經接近他的紫色飛劍猛然變得狂暴起來,龐大的能量突然間將空間中擊出一道道巨大大漣漪和能量波動,紫色的光芒耀眼的那中年人一陣目眩,

「啊,」

「不好,」

突然間,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就感覺到頭皮一陣發麻,這幾把飛劍上蘊含的能量太恐怖了,每一把都不下於九重巔峰煉帝之境的全力一擊,

旋即,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渾身的煉尊之力瘋狂的湧出,可是為時已晚矣,那四把帶著滔天氣勢的飛劍瞬間撞擊到他的身上,

「轟,」

「轟,」

「轟,」


……

此時,那四柄紫色飛劍猶如四顆威力恐怖的炮彈,在接觸到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一剎那間那就爆裂開來,恐怖的能量瞬間就擊潰了他,

「啊,」

緊接著,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嘴裡猛然發出一聲慘叫,只見得他被紫色飛劍擊中的位置全部都血肉模糊,猶如被腐蝕了一般,骨頭都肉眼可見,血液也不斷的滲出,

此時,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一時輕敵就遭到了如此重創,他瘋狂的吼叫道:「啊,小畜生,你該死,」


旋即,狂暴的殺氣更加濃密,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的眼睛死死的盯著飛劍發出的地方,渾身煉尊之力一陣運轉,傷口中滲出的血液就被止住了,

隨之,那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怒吼道:「小畜生,給我出來,」

此時,中年人見到整個沼澤中的水之力都靜靜的,沒有一絲的動靜,猛然暴起,對著沼澤瘋狂的攻擊起來,

肌肉磐勁的中年人此時似乎瘋了,連煉尊之力也瘋狂的擊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