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話,我覺得我能當這個平臺的老闆,就算能力沒有多少,可是我也敢給你打個包票,最起碼在看人這方面,我想我應該還是有些發言權的,可能你只是把馬提咪當成一個很不錯的朋友來看待,可那丫頭到底是怎麼想的,估計也只有自己才知道了。”

此時此刻林藝聰就這樣冷不丁的說出了這句話。

當林藝聰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於樑微微皺了皺眉頭。

也就在這時,林藝聰深吸了一口氣,就這樣直勾勾的盯着對面的於樑。

“總之我今天過來找你,其實就是希望你能夠繼續留在我的平臺,雖然說我的平臺可能並沒有新平臺給你帶來的利益空間大,但是……對於現在的我來說,你已經是我的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了。”

對面的林藝聰就這樣一字一頓的說完了這句話,當林藝聰講完了這番話之後,於樑微微皺了皺眉頭。

此時此刻就連於樑也能夠感覺得到,林藝聰的心裏到底有多麼着急。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這才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其實就算你不找我,我也想找你談談,怎麼說呢……我於樑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所以,我是絕對不會在這種時候離開咱們直播平臺的!這個你完全可以放心。”

對面的林藝聰聽到了這番話之後,整個人一臉感動的表情。

此時從林藝聰臉上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來,現在的林藝聰到底有多麼感謝人家。 也就在這時,對面的於樑深吸了一口氣。

“所以你就不要再擔心了,我自己心裏還是有數的,最起碼不管再怎麼說,林總對於我有知遇之恩,就算我要離開,那也是咱們平臺大紅大紫的時候!”

於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嚴肅了。

對面的林藝聰嘴角抽動了一下,此時此刻竟一句話都講不出口。


也就在這時,於樑連忙搖了搖頭。

“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的根源並不在我離不離開,而是在你準備如何去面對接下來的事情,我雖然是第1次做主播,但是我也能夠感覺得到,一個直播平臺如何能夠盈利的最終原因其實就在人流量上,如果每天平均能夠鎖控三四千萬人左右,那麼這個直播平臺就是非常穩健的。”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番話。

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連忙點了點頭。


“甚至於都用不上三四千萬,只要能夠達到2000萬以上,我想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雖然說現在你和馬提咪兩個人的人數加起來就有1200萬左右,可是……這些人並不是非常的穩,也就是說他們隨時都有可能離開。”

此時此刻,於樑聽到這番話之後,一臉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說老闆呀,你最好還是不要再嚇唬我了,照你這麼說來的話我一個人就能養活一個直播平臺了嗎?這很明顯是有點扯淡呀……”

對面的林藝聰搖了搖頭。

“咱們先不說這些!只要你可以答應我,不離開我的狐吖,那麼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給我,我一定會盡量滿足你!”

於樑直接擺了擺手。

“我說老闆呀,如果你要是真的對我好,還是趕緊把我送回去吧,我感覺自己整個人的身體已經不是自個兒的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覺,而且你不用擔心,等到我再次直播的時候,我一定會想辦法把那些粉絲重新拉回來的。”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的說完了這番話,當他講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重重地點了點頭。

……

於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直接倒頭就睡。

只不過在他睡覺之前,還下意識看了看馬提咪的直播間。

平日裏有自己直播的時候,馬提咪的直播間大約有400萬人左右,只不過今天晚上就略嫌有些慘淡了,只剩下了不到100萬人。

“感謝樑爺的十架火箭!”

此時此刻馬提咪的直播間直接出現了一個火箭羣。

“樑爺牛逼呀!”

“樑爺直接起手就是10個火箭!”

此時此刻正在直播的馬提咪看到這一幕之後,一下子就笑了出來。

至於馬提咪爲什麼要笑,那原因非常簡單了。

“於樑,你剛剛纔參加了沙漠戶外直播,還不趕緊回去休息!”

“唉喲,唉喲,我怎麼聞到了一股濃濃的狗糧味道呀?”

“看來馬提咪和樑爺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有些不是很純潔呀。”

“就是,我說馬兒,你既然這麼關心樑爺,爲什麼你就不能轉過頭來看看我呢?我們這些粉絲也非常需要你的關心啊。”


此時此刻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笑呵呵的搖了搖頭。

這些傢伙也沒有一個是正經的。

不過想來倒也是,其實在馬提咪的直播間裏還是有不少自己的鐵粉的。

“好了,好了,你們大家就不要起鬨了啊,我只不過是過來看一看而已,待會兒就準備休息了。”

“彆着急啊,樑爺你總得跟我們說一說,你下一次的直播時間是什麼時候!”

“就是啊,沒有你直播,我總覺得每天好像缺點什麼東西,這天天手裏拿着飛機都不知道該送給誰。”

“樓上的,你要是這麼說話,那可就完犢子了啊,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現在在誰的直播間裏呢,你就這麼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難道你就不怕馬小姐生氣嗎?”

“那有什麼好生氣的,反正人家原本就是兩口子!”

“66666……”

“車軲轆都壓到我的臉上了!”


此時此刻,於樑看着這些傢伙在起鬨,笑呵呵的搖了搖頭,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倒也挺無奈的。

只不過此時他也沒有多說什麼。

“好吧,看在你們大家這麼着急的份上,那我就給你們大概透露一下,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在一個周以後,不過我會盡力把時間調到最早,儘量4天以後就能夠正常開工。”

“可以可以,這個當然沒問題了,我們大家等你4天,這個還是可以接受的!”

“其實我們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就是看你平日裏沒事的時候能不能和我們一起互動一下,哪怕你在自己的家裏跟我們聊聊天也可以,也正好給我們傳授一些戶外的知識啊。”

於樑笑呵呵地點了點頭。

“這個當然沒問題了,只不過得先讓我休息兩天再說,等過兩天我開始尋找裝備的時候開個直播,到時候你們大家都來圍觀一下。”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就關掉了直播平臺。

只不過當他睡得天昏地暗的時候,門口卻突然之間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此時此刻,於樑伸了個懶腰,這一覺確實睡得也足夠可以了。

他直接打開大門,一開始於樑還以爲是林藝聰過來了,畢竟最近兩天自己和林藝聰兩個人的業務有些繁忙,只不過當他看到來人之後,整個人微微一愣。

“馬提咪,你怎麼來這兒了呀?今天你不用直播嗎?”

對面的馬提咪微微一笑。

“我就知道你還沒有吃飯,我今天買了菜,剛好我心情不錯,給你下個廚吧。”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馬提咪直接走進了房間。

那感覺就好像這個房間裏面的女主人一樣。

此時此刻,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笑呵呵的搖了搖頭,儘管他整個人有些無奈,不過也沒說什麼。

馬提咪在做飯,至於於樑這傢伙,則靠在一旁的門框上。 也就在這時,對面的於樑深吸了一口氣。

“所以你就不要再擔心了,我自己心裏還是有數的,最起碼不管再怎麼說,林總對於我有知遇之恩,就算我要離開,那也是咱們平臺大紅大紫的時候!”

於樑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整個人臉上的表情別提多麼嚴肅了。

對面的林藝聰嘴角抽動了一下,此時此刻竟一句話都講不出口。

也就在這時,於樑連忙搖了搖頭。

“其實我覺得這個問題的根源並不在我離不離開,而是在你準備如何去面對接下來的事情,我雖然是第1次做主播,但是我也能夠感覺得到,一個直播平臺如何能夠盈利的最終原因其實就在人流量上,如果每天平均能夠鎖控三四千萬人左右,那麼這個直播平臺就是非常穩健的。”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番話。

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連忙點了點頭。

“甚至於都用不上三四千萬,只要能夠達到2000萬以上,我想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問題,雖然說現在你和馬提咪兩個人的人數加起來就有1200萬左右,可是……這些人並不是非常的穩,也就是說他們隨時都有可能離開。”

此時此刻,於樑聽到這番話之後,一臉尷尬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我說老闆呀,你最好還是不要再嚇唬我了,照你這麼說來的話我一個人就能養活一個直播平臺了嗎?這很明顯是有點扯淡呀……”

對面的林藝聰搖了搖頭。

“咱們先不說這些!只要你可以答應我,不離開我的狐吖,那麼你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給我,我一定會盡量滿足你!”

於樑直接擺了擺手。

“我說老闆呀,如果你要是真的對我好,還是趕緊把我送回去吧,我感覺自己整個人的身體已經不是自個兒的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好好的睡一覺,而且你不用擔心,等到我再次直播的時候,我一定會想辦法把那些粉絲重新拉回來的。”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的說完了這番話,當他講完這句話之後,對面的林藝聰重重地點了點頭。

……

於樑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直接倒頭就睡。

只不過在他睡覺之前,還下意識看了看馬提咪的直播間。


平日裏有自己直播的時候,馬提咪的直播間大約有400萬人左右,只不過今天晚上就略嫌有些慘淡了,只剩下了不到100萬人。

“感謝樑爺的十架火箭!”

此時此刻馬提咪的直播間直接出現了一個火箭羣。

“樑爺牛逼呀!”

“樑爺直接起手就是10個火箭!”

此時此刻正在直播的馬提咪看到這一幕之後,一下子就笑了出來。

至於馬提咪爲什麼要笑,那原因非常簡單了。

“於樑,你剛剛纔參加了沙漠戶外直播,還不趕緊回去休息!”

“唉喲,唉喲,我怎麼聞到了一股濃濃的狗糧味道呀?”

“看來馬提咪和樑爺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有些不是很純潔呀。”

“就是,我說馬兒,你既然這麼關心樑爺,爲什麼你就不能轉過頭來看看我呢?我們這些粉絲也非常需要你的關心啊。”

此時此刻於樑看到這一幕之後,笑呵呵的搖了搖頭。

這些傢伙也沒有一個是正經的。

不過想來倒也是,其實在馬提咪的直播間裏還是有不少自己的鐵粉的。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