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白了,他之所以極力的想要避免慘禍的發生,一方面,是同情秦天,另外,就是替家族考慮。

秦天點了點頭,道:「馬大少,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晚放你們馬家一馬。」

「只不過,我是不可能撤走的。我可以給你爸爸一個機會,就看他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馬金宇質疑的道:「你準備怎麼做?」

秦天想說什麼,敲門聲響起。銅川沉聲道:「天哥,我們監測到有大批打手正在靠近。」

「請求,是否準備應敵!」

秦天沉聲道:「傳我的命令,準備應敵!」

「是!」銅川聲如洪鐘。

馬金宇怒道:「秦天,你——」

秦天一擺手,道:「凝霜,把這個敵人給我拿下!」

「遵命!」鐵凝霜滿臉煞氣,唰的一聲,七星寶劍出鞘,架在了馬金宇的脖子上。

「秦總,你要做什麼?」

「金宇是為了幫我們啊!」劉燦登時就急了。

秦天笑道:「我自有打算。馬大少一心為了馬家,現在就看馬卓群的心裡,有沒有他這個大兒子了。」

「劉老闆,勞煩你下去迎接一下。告訴馬卓群,他的大兒子在我手上。如果他不想這個大兒子死,就單槍匹馬的上來見我。」

劉燦楞了一下,道:「你要用金宇做人質,邀請馬家主上來談判?」

「我明白了!」

「金宇,先委屈你一下,我馬上去請你父親過來。」

「咱們中間的誤會,必須解開!」

他興沖沖的離去。

馬金宇憂心忡忡,低聲道:「秦天,事情只怕沒你想的那麼容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063章

「我們還真不知道。」

不等唐萱兒開口,林壞接過話道:「寶山市這個地方,我們第一次來,很多信息都不能及時知道,而且這其中的水有多深,我們更是不太清楚。」

「但能把公司做得這麼大,幾乎壟斷了寶山市近三分之二的礦區,李總真是不簡單啊。」

聽到林壞的恭維,李北華笑了起來。

像林壞這種吃軟飯的,又哪會理解他們這些人的雄心壯志呢?

「看來林先生還是做過一些功課的,只是不知道你能看出來多少?」

「你剛才說的,都只是一些淺顯的東西,是個人都知道。」

這不善的語氣,讓唐萱兒頓時有些不爽。

她不喜歡有人在她面前,對她老公這麼無禮。

「那就請李總賜教一下,跟我們講解一下更深的東西吧。」

唐萱兒更是不客氣起來:「不如李總直接把公司的所有文件資料都交給我,這樣更方便我們了解更深的東西。」

聞言,李北華不禁有些愕然。

他一直覺得唐萱兒這麼善良的人,應該很單純,很謙和吧。

想不到,竟然比他還強勢?

他不客氣,唐萱兒比他還不客氣。

「沒問題,這是應該的嘛。」

李北華訕訕一笑:「不過那些資料還在整理當中,恐怕一時半會我們還交不出來。」

林壞瞥了他一眼:「沒關係,不用這麼急。」

「我們有的是時間等,而且在那之前,我們還可以做點別的。」

李北華笑了起來:「那林先生想做什麼?」

林壞道:「公司的名字我不太喜歡,既然現在已經是我們唐氏的產業了,那就不要叫東泰這麼難聽,就叫唐氏煤礦吧。」

「李總,你覺得呢?」

李北華的笑容,頓時僵在臉上。

「唐、唐氏煤礦?」

我靠!開什麼玩笑!

他根本沒打算把公司交出去啊!

「沒錯,從今天起,就沒有什麼東泰煤礦了。」

林壞意味深長地笑着:「李總,你覺得改成唐氏,是不是檔次一下子就上來了?說實話,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李北華臉色難看起來,他哪裏不知道,林壞是在挑釁他。

這家公司,是他和賀三爺還有陳輝,努力經營了十幾年的東西,林壞居然改個名字,就把他們所有的努力都給抹除了?

這小子也太狠了吧!

「林先生,我覺得改名字這個事還是再等……」

「不必了,我老公說了算。」

唐萱兒打斷他的話,直接道:「寶山市這邊的煤礦生意,我已經全權讓我老公負責了,所以他要改公司的名字,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而且李總這麼配合我們的工作,我們也不想耽擱李總的時間,現在就開始吧。」

兩夫妻的一唱一和,頓時讓李北華有點招架不住了。

他自己要配合唐氏的交接工作的,現在人家要改名字,他若是不讓改,這說不過去啊。

草!

怎麼辦……

「李總,你好像很為難啊?」

林壞笑了起來:「看李總的樣子,是不想把公司還給我們嗎?」

「不、不是啊!林先生說笑了!」

李北華回過神來,強忍着憋屈,訕笑道:「既然要改,那就改吧,我沒意見,我現在就安排人去做新的招牌。」

「不必了,我已經做好了。」

林壞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就見藍武扛着一塊新的招牌走了進來。

李北華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草啊,都做好了?

「李總,有樓梯嗎,我現在就準備掛上去。」

林壞笑眯眯道。

「有、有的。」

李北華強忍着怒氣,恨不得現在就叫人進來弄死林壞。

但他和賀三爺不同,不會衝動行事。

「謝謝。」

林壞笑了笑,讓藍武直接去把招牌給換了,而後站起身來:「李總,會議室在幾樓?」

李北華眼皮一跳:「你……要幹什麼?」

他已經有些慌了,這個林壞,根本不按套路出牌,把他接下來的思路都給打亂了。

他一直在小心應付著唐萱兒,本來根本沒把林壞當回事。

可沒想到,這第一刀不是唐萱兒捅過來的,居然是這個吃軟飯的捅過來的。

而現在,這個該死的要捅他第二刀了。

紫筆文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顧明珠無奈扶額,原來顧成才以為她要去偷東西?她是那種人嗎?

顧明珠白了他一眼說道:「我在你眼裡就是那種人?」

呃?顧成才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顧明珠說道:「快鬆手,我就是過去看看,一會兒就回去,你不想回家了?想在這等著女鬼來找你?」

顧成才說道::「你真不

《重生年代:家有小福妻》第130章我想偷看人家洗澡 兩個沉淪魔什麼都沒掉,而且連他們的小片刀都一起跟着消失了,走到沉淪魔法師倒斃的地方,莫北眼前一亮,竟是一雙灰撲撲的鞋子。

皮靴(普通)

防禦:2

耐久度:11-12

「想什麼來什麼啊!」莫北此時正是赤足,穿越前穿着拖鞋打遊戲,於是他就穿着拖鞋出現在暗黑世界裏了,普通的塑料拖鞋在剛才的戰鬥中已經耐久見底,整個鞋面都崩開了。

「但這尼瑪是真普通啊。。。好歹加個屬性,之前這短劍還帶凹槽呢。。」接連的勝利還是讓莫北有點飄了。。。

穿上皮靴站起。

「還挺舒服。」莫北穿着鞋活動了一下。

緊接着一陣飢餓感讓他險些又腿一軟坐在地上。

「再不找到喝的我可能真的要GG了。。。」

莫北向著沉淪魔的大鍋走去,倒在地上的湯汁已經流干,鍋里只剩一些大大小小的骨頭渣子,小的像老鼠,大的。。那似乎是個人類。。。

他感到頭皮發麻,忍不住後退了一步,空空的胃一陣抽搐,噁心欲嘔。同時心中也湧起強烈的怒火和恨意。

昨晚就一直期盼能遇見一個人類,他有一肚子問題要問,也希望能被帶離這該死的荒原,而此時卻在這個沉淪魔大鍋里見到人類的殘骸。

眼前的景象,讓他只欲再將那三個沉淪魔殺死一次。

用短劍在穀倉牆下挖了個坑,將疑似人類的殘骸埋好。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