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停頓了一下,他是知道楚南天支持楚珮的,但眼下的情況似乎並不朝這個方向發展,於是有猶豫。

楚南天沒有意外,合作二打一先除掉一個是最正常不過的方法,「還有什麼?」

近衛統領道:「七星閣也參與進來了,陸亭親自出動,聯合五行門的宗主與幾位長老與花海樓的一個扈從法師對峙,段前輩也趕來了……」

楚南天頓時起身,有些驚疑不定,但立馬就猜到統領口中花海樓的扈從法師應該就是噬魂殿護法。

他朝玄明子看了眼,然後兩人不約而同地看向混沌子所在的看台位置。

玄明子還留在這,就是為了盯住混沌子這個元嬰修士。

「走!」

玄明子閃身往入口飛去。

既然都到這種情況了,混沌子還無動於衷,那他便當混沌子所說『不參與』是真的。

而此刻,花海樓上空。

七星閣包括陸亭在內的五名結丹修士,五行門宗主、長老等八名結丹,再加上玄陰宗元嬰一層太上長老,總共十四人將方闕圍在中間。

外圍還有無極門的六名結丹,他們本來是楚珮這方的,但陸亭說出方闕的身份后直接讓他們不敢再摻和,甚至考慮要不要倒戈相向。

噬魂殿,不但是一個殺手組織,還有許多針對各方勢力的陰暗勾當,幾乎是所有宗門、勢力、諸侯國的共同敵人。

暗地裏不用說,肯定不少人與噬魂殿勾結或者交易買兇殺人,但擺在明面上了,誰敢與之為伍怕是都要遭到群攻。

連不明情況的玄陰宗段師叔也是,他一趕到城內,就直接往靈壓、氣息最強的地方來,陸亭一句『玄陰宗莫非還想與噬魂殿一起控制楚國』直接給他整懵了。

待探查不出方闕的修為,又被驚了一把,方知陸亭所說應該不假。

不過雙方都沒動手,就這麼對峙著。

陸亭這邊就算人多,加上段師叔也自知不是方闕的對手,想要留下對方並非不可能,但必然要死不少人。

陸亭只是給楚珏站隊,可不想搭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而且按照與鍾延商量的計劃,也並非要留下對方,只是為了牽制,徹底掃除城中噬魂殿的勢力,這一點花叢舞將他們底細安排透露了個底朝天。

而方闕,也不敢妄動,他要斬殺陸亭等人就必須暴露修為。

戰鬥一起,斗獸場內的混沌子和玄明子一個瞬移就能趕來,那時他被纏住的話,很可能在此隕落。

之所以沒有馬上退走,也是因為看出陸亭等人沒有拼個你死我活的意思。

前後四分之一炷香都不到,楚南天和玄明子便趕來了。

方闕心中一嘆,知道楚國的謀划怕是要落空,數年心血付諸東流,還要損幾百人手。

只是,他到現在都沒有想通問題出在哪裏,怎麼身份就給暴露了。

陸亭嘿嘿一笑,看向楚南天:「陛下來了,正好!楚琦為了儲君之位與噬魂殿勾結,不會是你授意的吧?」

楚南天掃視場中,看了方闕一眼,裝傻道:「有這事?」

五行門長老賀雲飛道:「與三殿下扈從法師一起的噬魂殿成員可不止一個兩個。」

陸亭:「陸某本不好插手你楚國內部的事情,但與噬魂殿勾結的人是萬不可成為國主的,別說我七星閣與噬魂殿的仇怨,你如何向乾朝皇都交代?」

噬魂殿就跟山頭土匪一類性質,是官方的對立面。

七星閣雖然不屬於官方,但卻掌控各諸侯國諸多市場。

要是沒有七星閣的支持,一個小小諸侯國長久不了。

楚南天皺眉,看向方闕:「閣下是何人?」

方闕無奈一笑,「落魄散修不足為道,我也納悶怎麼突然就成了噬魂殿護法。」

雖然被識破身份,但沒有證據的事情,他是不會承認的。

「若不是,你為何與一群噬魂殿的人待在一起?」

陸亭反問一句,又道:「既然你不是,便放你自行離去,城中其他噬魂殿成員你就不用管了。」

這時,在斗獸上待得無聊見人都走了的混沌子也來了,手上捧著瓦缸飄到一棟閣樓上。

除了楚珏一方,其他人不少心中都開始緊張了。

楚南天不想混沌子干預楚國內部的事情。

玄明子對之前混沌子釋放靈壓示威的事情還心有餘悸。

方闕則在想一會要是混沌子和玄明子突然動手,該怎麼逃。

情緒變化最大的則是段師叔,此前只是聽說混沌子,現在親眼見到着實被震動了一把。

實在是混沌子身上的氣息太強盛了,關鍵是這傢伙不收斂,就像故意挑釁一樣。

若不是戰鬥狀態,誰會這麼不珍惜體內靈力這麼囂張肆無忌憚地將氣息釋放出來。

混沌子見眾人都朝自己看來,吃着飯糰含糊道:「老子只是看戲的!」

…… 「怎麼樣,考慮的如何了?」

秦風道:「再給你們三秒中時間,三秒鐘之後,沒有廢掉自己修為的,那就直接去死好了!」

這就等於是下了最後的通牒令,不再給這些人任何機會。

只見,一名男子眼中閃過一抹狠辣之色,抬手便朝着自己的腹部狠狠拍了過去!

腹部,正是丹田要害所在。

這男子為了活命,只能廢掉自己的修為

砰!

一聲悶響,只見他臉上迅速露出了痛苦和扭曲的神色。

旋即倒在地上,捂著自己的肚子掙扎了起來!

他的身體,好像破了氣的氣球一樣,一股強大的力量,不斷從體內溢散開來。

看到這一幕,其餘眾人臉上露出絕望神色。

沒想到,這傢伙真的把自己修為給廢掉了!

而且是當着所有人的面。

接下來他們怎麼辦?

難道真的也如這男子一樣,廢掉自己修為?

不過,有了第一人帶頭,後面的人也是勇敢多了。

很快就有第二個武者,鼓足勇氣廢掉了自己的修為。

隨後便是第三人。

第四人。

短短片刻,所有人都把自己的修為給廢掉了!

看到這一幕,秦風眼中露出滿意神色。

這一下楊家的爪牙算是除掉了一大半。

不過他很清楚,這些人肯定還不是全部。

楊家作為華海市四大頂尖家族之一,肯定有宗師級別的強者撐腰。

「走吧,前面就是婚禮現場了,去看看!」

秦風笑眯眯的說道。

蕭戰和姜雲飛臉上,立即露出了興奮之色。

三人一同上前,來到了婚禮現場。

婚禮現場在盤龍山莊最中心處的廣場上。

此刻廣場上搭建起了高高的舞台,無數賓客齊聚在舞台周圍,看着舞台上的新婚夫婦。

而楊天亮和韓曉彤的婚禮,也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

就在這時,秦風幾人出現了,大咧咧的走到了婚禮現場。

秦風幾人都沒有穿西裝,打扮和周圍人決然不同,一下就吸引了很多賓客的目光。

楊天亮自然也是如此。

目光看去,雖然不是認識秦風和蕭戰,但卻一眼就認出了最後面的姜雲飛!

他瞳孔一縮,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來。

怎麼可能!

自己都已經叫了人過去,居然沒攔住對方!

秦風大咧咧笑道:「楊天亮,別來無恙啊!」

「你就是秦風?」

楊天亮揮了揮手,示意讓主持人停下婚禮最後的環節。

目光冰冷的看向秦風,道:「你膽子還真是個夠肥的,居然敢到我楊家老鬧事!」

「這怎麼能夠叫鬧事呢!」

「所謂冤有頭債有主,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我不過,是替我兄弟,找你來算算賬而已,別說的這麼嚴肅嘛!」

秦風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這話一說,頓時所有賓客全都明白了。

秦風這幾人,來者不善!

離得秦風比較近的一些賓客,立即就退後了一段距離,臉上露出警惕之色。

楊天亮好笑道:「姜雲飛這個廢物,在姜家還是少族長的時候,想要玷污我的妻子韓曉彤,我們沒找他算賬,而是讓姜家懲罰他,已經夠客氣了!」

「現在居然還好意思來跟我說算掌柜,真是厚顏無恥!」

姜雲飛氣得大怒,道:「明明是你們聯手算計我,那天要不是被你們灌醉,我怎麼可能上當!」

「證據?」

楊天亮輕蔑道:「你可真是有意思,姜家很厲害嗎?你有什麼資格讓我來陷害你!」

姜雲飛頓時無話可說。

這也是他自己一直想不通的地方。

韓曉彤和楊天亮,為什麼要幫姜家的姜凱,江衡,陷害自己!

「哈哈,連借口都找不到,也好意思說楊家污衊他!」

「我看這姜雲飛是賊心不死,還在惦記着韓小姐呢!」

「沒錯,一定是這樣的!」

周圍賓客也是紛紛議論起來,毫無例外,全部站在楊家這一邊。

頓時姜雲飛就成了千夫所指,萬人唾棄!

姜雲飛氣得滿臉通紅,卻說不出反駁的話來。

而韓曉彤也是大咧咧走到前面來,目光輕蔑的看着姜雲飛。

她道:「姜雲飛,你果然還是對我賊心不死!」

「就你這樣的品德,甚至曾經還想要接着將我灌醉的機會,玷污我!」

「你覺得我會喜歡你這樣的垃圾嗎?」

「你還好意思來找楊家要說法,趁早滾吧!」

聽到這話,賓客們大笑起來。

「哈哈哈,是啊,就姜雲飛這樣的廢物,還想來楊家討公道!」

「就這樣還上峰英雄呢,真是可笑!」

「只怕那些功勞是他在戰場上撿來的!」

這一下,姜雲飛被徹底激怒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