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着牛魔王強行睜開眼睛,揮舞着那紅色的鋼叉,紅色的氣體包裹着牛魔王全身,隨後那氣體開始蔓延開來,整個森林片刻便多出了一道紅霧。

就連林凡也有些看不清形勢,因爲那紅霧實在太過濃重,而且似乎還會對生命有摧殘作用。

這功法一看也並非凡品,也不知牛魔王哪裏來的機緣,竟然也能獲得如此強大的功法,這樣看來誰勝誰負還當真不好說。

繼續觀之,突然間那紅色迷霧中金光乍現,一隻五彩斑斕的綵鳳飛於天際。

鳴叫聲響徹九州,隨後只見綵鳳大翅膀一扇,那紅霧開始不斷的散去,最後散的無影無蹤。

牛魔王還在不停揮舞着他的紅叉,可是卻任何功效也發揮不出來了,就如同一柄廢鐵一般。

“爲何會這樣,你到底用了什麼法子?”

這個時候只見白晶晶冷冷一笑:“你差臭猴子,差的還遠呢。”

說完,白晶晶化爲一道白光,在不斷的捶打着牛魔王的身軀,牛魔王只能發出痛苦的**聲。

誰能想到一屆妖王,居然被一隻小妖打得連連叫痛。

最後牛魔王知道,再耗下去自己必死無疑,只能在化爲真身狂奔而去。

因爲剛纔的戰鬥,白晶晶也感覺體內的靈力所剩不多,於是只好緩緩下落,然後收起自己的氣體。

“真沒想到我居然也能如此厲害,姐姐,不知道姐姐怎麼樣了。”

危險婚姻?總裁妻子不好寵

林凡看及此處忍不住感慨:“看來妖族又該不平靜了,一代妖王即將誕生。”

其實林凡說錯了,不是一代妖王,而是一代妖皇,先且不說白晶晶日後修煉會如何,只要白晶晶繼續來書店看書。

說不定現在妖族四分五裂的局勢會被白晶晶所改變,就算不然白晶晶也能成爲妖族一代傳奇。

……

白晶晶回到之前放下春三十孃的密林,卻看不到衝三十孃的蹤影。

只好前往盤絲洞畢竟他們現在能去的地方也就只有盤絲洞相信春三十娘現在一定在盤絲洞內療傷。

果不其然,到盤絲洞後春三十娘正在打坐,見到白晶晶進來,心裏無比驚喜。

“妹妹你可算回來了,沒有受傷吧,那老牛真的沒有追到你。”

白晶晶搖晃腦袋:“姐姐,我們以後再也不用怕牛魔王來糾纏我們了,他從此以後便不是我的對手。”

“什麼,妹妹你莫不是魔障了,怎麼說出如此胡話?牛魔王可是一代妖王,若是我們再被他找到的話,恐怕很難逃脫。”

春三十娘自然不相信白晶晶所說的話,因爲才短短一日時間,就算妹妹天賦再高也不可能超越牛魔王。 不過看到白晶晶安全迴歸,也倒是總算放下心來。

“妹妹,對了,我送你的骨劍呢。”

白晶晶笑了笑:“姐姐,如果我告訴你,就是因爲那把骨劍所以才救了妹妹一命,你相信嗎”

“別給我賣關子了,快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晶晶緊閉雙眼,突然身上金光乍現,腦袋之上開始出現了,那五彩斑斕的鳳凰殘影。

之後白晶晶猛地睜開眼睛,一金光射出春三十娘頓時倒在地上痛苦的翻轉起來。

“妹妹你這是幹嘛?快收起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姐姐好難受。”

春三十娘不過是一隻修煉千年的蜘蛛精,法律微博又怎麼可能受得了這佛光普照。

“姐姐我用骨劍換了一份機緣,隨後參悟了一本功法就變成這個樣子了,這本功法威力極其強大,剛纔我所發揮的不過是功法百分之一的威力而已。”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不用再怕那頭臭牛了,他來一次我打一次,他要再敢來,我肯定把他的牛角給掰斷。”

白晶晶雖然對外人冷漠,但是對衝三十娘,一直都是如此在春三十娘面前,白晶晶的形象一直是天真無邪,因爲她不想讓姐姐看到自己的成長。

可是他越說春三十娘就越加困惑了一把骨劍,又怎麼可能換得如此強大的功法。

“姐姐,其實我被牛魔王抓住,後來得一高人所救,高人把我帶到一家書店,那書店裏面有許多的書,高人自稱店主。”

“我把骨劍交與店主換了八個時辰的看書時間,就看了八個時辰的書,然後我就打敗牛魔王了。”

荒誕如此荒誕,要是換作平常,春三十娘肯定會以爲白晶晶在和他開玩笑。

可現如今,事實就擺在眼前,白晶晶的實力突飛猛漲,而且剛纔那道佛光也證明了一切,春三十娘也不再猶豫。

“妹妹說的是真的,沒想到我的妹妹運氣如此之好,居然能遇到這等高人。只是妹妹不知這書店在何方。”

白晶晶將手指向了西方緩緩說了一句:“西方靈山佛祖腳下。”

春三十娘更加不可置信,由此去西方,可是有着八萬裏,這一來一回又得花費多少時間呢?

那高人真是深不可測,春三十娘開始有些敬畏。

“姐姐我和你說那店主可好了,等我下次再去的時候,我一定會和他說然後,推薦姐姐你也過去。”

“真的嗎,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你千萬不要忘了和店主說我也想要去店內看書如果他要法寶的話我這就去尋。”

姐妹倆有說有笑,走回了盤絲洞。

從上次,白晶晶因爲孫悟空,騙了牛魔王之後,牛魔王一直耿耿於懷所以,纔會有今日之事。

那牛魔王好不講理將兩姐妹,一直追趕至此,還好這裏有個山洞山洞內,四通八達姐妹兩進去之後就在山洞修習,便改爲盤絲洞。

另外一邊在犀牛賀州花果山之上,齊天大聖孫悟空正在水簾洞下接受着雨水沖刷,突然領悟在書中所獲得的深奧。

這三界六道,有四猴超脫生死,而孫悟空原本就是之一。

其悟性也比一般的妖族神族人族要高上許多。

砰!



一聲巨響後,一道紫色光柱從花果山直射天際,那浩蕩之氣將整個犀牛賀州照的通亮。

犀牛賀州,羣妖盤踞,看到此景不爲感嘆。

“這又是哪方大妖達到金仙,獲得神力,怎麼會有如此動靜?”

“對呀,想我犀牛賀州已經數千年,沒有人達到金仙境界了,就算是千年前的妖族大帝,也沒有此等聲勢。”

“你們快看那個方向好像是齊天大聖孫悟空所在的洞府,對就是花果山水簾洞。”

而因爲剛纔那道光束太過強大,乃至天庭也有所動盪,凌霄寶殿之上玉帝開始搖晃不止。

“千里眼順風耳,下界又發生何等之事?爲何會如此動盪,難道是有大妖降生?”

“玉帝,曾記得五百年前也有過一次,但是和這次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但我等前去查看。”

說完,千里眼和順風耳就直接來到南天門,然後剝開雲層向下望去。

只見花果山水簾洞一金色,神猴活蹦亂跳,手中拿一金棍,揮舞之餘,其山地動盪。

定睛一看,這不就是曾經大鬧天宮的孫悟空嗎?

“玉帝,下界正是五百年前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孫悟空,他好像到達了金仙境界。”

玉帝眉頭緊皺:“竟然是他。”


五百年前的場景還歷歷在目,雖說那是如來佛祖故意爲之,讓他們不要將孫猴子打殺,可到現在孫悟空已成長到如此可怕的地步,若再鬧天宮,他們將再無辦法可行。

“陛下不必驚慌現在,孫悟空被封戰勝佛,之前戾氣已經全部去除,說不定以後還能成爲我仙界,佛界之福。”

此刻孫悟空跳出水簾洞,開始狂笑,他手中的金棍慢慢放下。

地上立刻出現了一道非常深的凹痕。

“哈哈,俺老孫終於悟到了,師傅徒兒悟到了,店主你說的沒錯,俺老孫確實悟到了。”

孫悟空原本以爲自己需要花數百年甚至千年去領悟,沒想到才閉關一年時間,他就已經參悟如此大道。

現如今已有一年時間沒去書店,孫悟空心想不如先去書店與店主打個招呼。

於是乎,孫悟空擡頭仰望天空,驚呼一聲:“筋斗雲。”


話音才落,一朵雲彩以肉眼根本無法捕捉的速度來到了孫悟空身前。

筋斗雲一番便可以十萬八千里,他從此去只需翻一筋斗便可以到達靈山書店。

而此刻林凡也早已感知孫悟空即將會來到書院,於是早就已經做好準備。

這一年時間沒見孫悟空,還確實有些想念,林凡開始站在書店門口準備迎接,過了片刻孫悟空緩緩下落。

“店主別來無恙,俺老孫又回來了。”

“多謝店長當日讓俺老孫在店內看書,獲得如此機緣,日後店長有何吩咐,只需要知會一聲,俺老孫必定赴湯蹈火。”

不得不說,這一年來孫悟空成長了不少,之前他遇到林凡時還大呼小叫,怎麼可能會說出如此客氣之話,即便是到了後來,也是因爲有求於林凡。 王族老公請接招 :“大聖看來氣色煥發,想必是以參破書中玄機了吧。”

“是的是的,不過俺老孫覺得還不夠,不知能否在這兒繼續觀書。”

這猴子還真是貪心,獲得如此大的機緣,居然還不死心,不過這對於林凡來說也不是什麼壞事,畢竟孫猴子在書中獲得的資源越大,他得到的點數就越多。

可是現在想來,之前讓孫猴子看書,有點吃虧,不過趁這個機會可以一筆撈回來。

“當然可以,大聖另外書店還辦理了VIP服務,無論大聖在何方,只要想看書都可以立刻傳回書店。”

“竟有此等好事,那不知店主這服務該如何辦理。”

林凡轉過頭背對着孫悟空:“這個我想我不說大聖也應該明白我這書中的機緣並非是想看就能看的。”

“大聖可以去求取寶物來換, VIP卡也是如此。”

猴子就是猴子,聽到林凡的話之後笑了笑,隨後立刻又喚出了筋斗雲。

“店主所言極是,俺老孫去去就回。”

說着孫悟空再次回到了西牛賀州。

林凡心中好奇,想看看這孫猴子這次會給他帶來什麼寶物。

見孫悟空翱翔於天際,自身的修爲毫不掩飾,所到之處,妖怪們都是不停朝拜。

“西牛賀州的妖王們還不快快出來朝拜,從此以後整個西牛賀州只有一個王,那就是俺美猴王。”

孫悟空在空中對着下方狂吼一聲,那聲音如同雷怒,七十二洞洞主再也無法藏得住身。

其實這西牛賀州的妖王們到達精心境界的也不少,之前孫悟空之所以能夠所向披靡,都是如來佛祖這個老禿驢搞的鬼。

不過現如今的孫悟空也並不是這羣人可以招惹得起的。

“孫悟空,我們妖族一向以實力說話,而且到達今天的可不止你一個,憑什麼你說你要做西牛賀州的王就讓你做了呢。”

“就是,當年你大鬧天宮,隨着唐僧一起西天取經,不過是有如來佛祖罩着你,可現在你取經迴歸雖然修成正果,可你還是一隻妖猴。”

“我們妖族可是有規定的,你要想成爲一方王者,你必須打敗我們所有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