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李浩然提筆默運筆墨華氣書,將墨元氣凝聚於手,傳入豪筆墨汁之內,一筆一劃,極為工整的寫下了八個字:「天資自然,丰神蓋代」

此八字一出,頓時之間房間裡面的墨香掀起了一團漩渦,將外界的元氣引動,竟配合著李浩然手中之筆,在這墨跡之間,烙印下了一股靈韻精神。

旁邊,狂夫子雖早就從張鴻儒的信中,得知了李浩然的一切,可現在親眼看到李浩然的書寫之後,仍舊是忍不住震驚讚嘆。

「縝密流便,儒雅韻致!這字內含霸氣,我若料想不錯的話,你已經修鍊了一種霸者刀術……也好!也好!我張狂之書,精神之意在於狂,霸和狂正好相配,我這一道對你不難,對你不難!」

狂夫子眼中精光綻放,竟從李浩然的字中推測出了許多內容,聽的李浩然心神一震,且後面的那句話,更是讓李浩然生出了一抹敬意。

正所謂見字如見人,先前的話是狂夫人有意要問的,現在讓李浩然寫字是要看一看李浩然這個人,是否真的言行如一,現在看來他已經有了答案,心中不由生出了一個想法,想要收李浩然為弟子。

「多謝先生誇讚!」

李浩然也不持之為傲,而是虛心的拱手說著。

在他的眼中,大儒學士多為墨守成規之人,若是其他的人,在知道李浩然修鍊刀術之後,定然嗤之以鼻,苦口婆心的卻說李浩然要遵守組訓云云。

顯然狂夫子並非如此,這是一個真正將儒道精神看通透的人。

狂夫子哈哈一笑,徑直從抽屜裡面拿出了一卷書來,他將書遞給了李浩然:「浩然,狂書一道旨在於狂,此乃我書道點滴,你且拿去參悟!另外,我在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在一個月內,不管用什麼辦法,去記下百書的內容,這便是你的試煉任務過目不忘!一個月後,我要親自考你,倘若你不過關的話,我建議你留在我這狂書閣,我將親自教導你!」

「學生謹遵先生之命!學生有這個自信,能夠在一個月內讀書過百,完成者過目不忘的任務!」

李浩然一動,只覺這個任務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他並未灰心,反倒是生出了一股雄心壯志。

若是放在以前,他定過不去這一關,可現在他擁有筆墨華氣書,自是不怕這月讀百書的任務。

聽了李浩然話,狂夫子也沒有留李浩然,讓李浩然自行下了樓去。

「主人,這狂夫子張狂無比,卻對你青眼有加,我看他是看上你了,你可要小心啊,我看這傢伙百分之百有斷袖之癖,不知道什麼時候,便將你納入了閨房,到時候哭的可是你啊……」

紅毛老實的跟著李浩然離開了二樓,在走上樓梯的時候,忽然鬆了口氣,用意念傳給了李浩然一句話。

李浩然聽后不由哈哈一笑:「我倒是覺得他有心要馴服你,讓你當他的坐騎!我可聽說,一些文人大儒,都喜歡新奇不常見的東西,到時候他要是向我要的話,我定將你送給他!」

「切!我們甲獸一族,一生只有一個主人,你別想拋下我不管,老牛我跟定你了!」

紅毛一笑,搖晃著大腦袋自言自語的說著。

兩人這般你一言,我一語的鬥嘴到了樓下,正當李浩然要去找引領他來的書童時,卻見一白衫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王爺,咱們又見面了!」

晨楓從空曠的學堂內走出,迎著李浩然走了過來。

學堂裡面的書生已經離去,這裡僅有晨楓一人在打掃。

看著拿著掃把走來的晨楓,李浩然一笑,點頭說道:「原來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了!」

被晨楓一喊,李浩然當下知道,原來今日晨楓助他,並非是巧遇,而是早有預見。

「呵呵!夫子有感東方紫氣縈繞,卻見黑霧擋路!便知道你來了,才讓我去幫你解圍!對了,你可從先生那裡領了任務?」

晨楓點頭一笑,接著又問了起來。

李浩然點頭,將手中狂夫子給他的書拿起給晨楓看了一眼:「嗯!老師讓我自己下樓,卻並未安排我地方!想必你是在這裡專門等我的吧?」

「自然!夫子早就安排好了一切,請等我一下!」

晨楓點頭,轉身將學堂裡面的垃圾清掃乾淨之後,這才帶著李浩然繞過了小樓,走入了另外一重院落。 第四十章邱三尋事

「這是百書樓,第一層全是書,第二層為你居住的地方!對了,夫子還說讓你在一個月內,不得離開此樓,一日三餐會有人照顧,不過正所謂君子不是嗟來之食,你在這一個月內,可要負責這樓內的一切衛生!」

晨楓帶著李浩然穿過院落中的層疊假山,來到最高處的一棟二層小樓前,門楣之上寫著百書樓三字,四周種植著一排金竹。

聽著晨楓的介紹,兩人很快進入了書樓,看著內中整齊的書架,乾淨的地面,一塵不染的桌面,李浩然微微一笑:「晨楓,你替我謝謝老師的安排,我很滿意!」

「呵呵,先前我還怕你住不慣,沒想到你還挺滿足的!其實,這打掃衛生,乃是夫子刻意安排的,他說你身為王爺,自幼嬌生慣養,衣食無憂,過慣了富貴生活,這初茶淡飯的日子少有,希望你好好體會其中酸苦,切莫忘了富貴人也是從貧困之中而來,日後見了那些貧窮之人,有能力救濟的話,就多做做善事!」

晨楓一笑,復又領著李浩然來到了二樓。

二樓的房間很小,除卻有一個大大的露台之外,房間內中僅有一張鋪滿稻草的木板床,床上沒有鋪蓋,沒有紗帳,更沒有華麗的裝修和舒服的毯子。

在床邊,有一盞油燈,一個盛水的陶罐。

紅毛看后不由冷哼一聲,嘟囔著說道:「這是人住的地方么?我看你們那夫子,是故意的要刁難我們家主人,真是人可忍牛不可忍!走,主人!我帶著你去住青樓去!」

「滾!」

李浩然被紅毛的說的尷尬無比,一腳踹倒了紅毛,怒聲說道。

一旁的晨楓倒是頗有涵養,依舊是笑著,看了眼紅毛,輕輕說道:「王爺,我家夫子還說,這聽濤院每日澆花兒,除草的活,就讓你的這頭紅毛牛做了!」

「媽呀!沒法活了,沒法過了,主人!你看看,那狂夫子一定是看上我們主奴兩個了……」

紅毛趴在地上,嗷嗷的狂叫了起來。

李浩然臉色一紅,瞪了一眼紅毛后,略帶歉意的抱手對著晨楓說道:「抱歉!對了,以後你可叫我浩然,不要在王爺王爺的叫了……」

接著,李浩然和晨楓又閑聊了幾句,一直到了將近傍晚的時候,才將晨楓送走。

不多時,送飯的書童提著食盒走來,裡面有一菜一湯,還有兩個饅頭。

「不是吧!我們兩個吃這些?真當牛是草喂出來的么?」

紅毛看著桌上的一盤清炒筍尖,和碗里的蛋花兒湯,當下雙眼一瞪,將桌上的兩個饅頭拍成了餅狀,一邊吼著,一邊狂咬了兩口。

「呃……算了!我這裡還有一些牛肉,你且吃了這些,我上樓啃牛肉去!」

萌妻1v1:傲嬌boss,我要了! ,許久這才回過神來,他從一側的書架上,取了十幾本書之後,風輕雲淡的說著。

身後的紅毛正大口嚼著饅頭,被李浩然這一說,差點一口氣沒上來,將自己給噎死,幸而狂灌了桌上的那碗湯,這才好受了一些:「嗚!嗚!嗚!主人,主人!做人可不能這麼無恥,你可不能虐待你心愛的寵物牛啊……」

砰!

正待紅毛尾隨上樓,剛剛出現在房間裡面的時候,李浩然終於忍無可忍,抬手重重一擊,將口無遮攔的紅毛一拳砸暈,將之託上了板床之後,這才覺得房間裡面安靜了許多,他徑直走下樓去,收拾了一下凌亂的桌子,靜心看起了書來。

「這些書都是手抄本,雖然不及先前的大儒名人所寫的書籍,可也比那印刷的書籍好上許多,也不知道這這百書樓的書,能讓我晉陞到什麼地步……」

李浩然說著,大致將手中的這一本《聽風集》翻看了幾頁,這才運轉筆墨華氣書,慢慢的吸收著書籍之中的墨元氣。

清晨雞鳴聲響起,將李浩然從修鍊之中驚醒,他不由抬頭看去,但見外面天色泛白,扭頭看了眼周圍一地的書本,不由搖頭一嘆:「一夜三十幾本書,竟然才讓我增加了一鈞之力!看來以後要修鍊的話,那些大儒先賢的著作一定優先!」

說著,李浩然活動了一下筋骨,只覺得渾身似乎有著使不完的力氣一般,先前他已經六十九鈞之力,在加上夜裡這一鈞,讓他成功的進階到了七品武徒。

不過這一地的書,讓他覺得十分不值。

這也不怪李浩然如此,先前李浩然修鍊所用的書,若非是武技,便是極為珍貴的藏本經典,哪裡是這些書可以比擬的,正是由於這先入為主的觀念,才讓李浩然對這些手抄本沒有多大的興趣。


「哎!算了吧!正所謂滴水成河,聚土成山,在沒有藏本古籍之前,先拿這些書用著點吧!」

李浩然嘆了口氣,思念一轉,滿腦子裡面都是文人墨客做的詩集、寫的文章,三十本書的內容極多,多是詩集和先賢語錄,更有一些頌揚君子之道的書籍。

現在李浩然有一種,一夜成夫子的感覺,張口之間,下意識之中,說出了一些讓他也覺得莫名的詩句。

收拾了一番之後,李浩然拿出了他的龍雀大環刀,在小樓前的平地上,扎馬運刀,將墨刀術緩緩施展開來。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天空徹底的亮了,樓內紅毛揉著腦袋走來,睡眼惺忪的嘟囔道:「難道那飯菜裡面下了葯?……我怎麼覺得脖子好疼,難道我落枕了?」

李浩然聽后一笑,收刀定身,平心靜氣:「紅毛,去弄一些水來,既然老師收留了我們,我們便要按照規矩來!」


「主人,夫子那廝……」


紅毛一聽是要幹活,當下便要反駁。

重生之將門孤女 ,拍了拍紅毛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道:「紅毛,做人要有原則!你不是常說霸者言論么?難道天下霸者,都是言而無信,沒有作為的人么?」

「這……我服了!……」

紅毛還想反駁,可話到嘴邊,卻無法說出口,許久這才垂頭喪氣的喊了一聲,提著樓下牆壁前的木桶,朝著假山之下行去。

……

「狂書閣的人給我聽著,鎮子上的其他人怕你們,邱三爺我可不怕!老子,不要別的,只要那兩個兇手!要不然,我今日定燒了你這虛偽假義的書閣,將你們的夫子抓出來,脫光了吊在鎮碼頭,讓所有人都來看看!」

早飯過後,狂書閣的眾學子正在學堂聽講的時候,外面忽然傳來了一聲狂吼,聽的所有人都是面色一變,心中徒生怒氣。

在狂書閣的門外,兩百多穿著大褂,手持器械之人,正跟著一穿華美錦袍,十指上帶著十枚寶玉金銀戒指的光頭男子,蠻橫的擋在了狂書閣的大門前。

在門前街道兩側,足有數十戶的商戶,正手持著各種武器,欲要衝上前去,制止這一幫人的作為。

然而他們卻被不到百人的大漢攔住,只能怒目看著前方那群人無禮的作為,卻是無能為力。


「邱三兒,你小子平日裡面混蛋也就算了,今日怎麼到這裡來胡鬧了!你不要忘了,當年你爹落難,可是夫子幫了他一把,你這樣做可是忘恩負義啊……」

在狂書閣的門前,一個穿著布衣長褂的老者,指著邱三兒的鼻子大喊著。

可邱三對此卻好似沒有聽到一般,仍舊是胡鬧著。

這個邱三並非大奸大惡之徒,卻也並非是好人,他在音畫鎮上,仗著自己兄弟和家裡的名望,四處做壞事,拉幫結夥,成了音畫鎮的第一惡霸。

平日裡面,這些鄉親們,對他的做法也算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家都是過日子的人,不想平白多出無妄之事來,可今日邱三的做法,越過了他們的底線。

故而,鎮子上的人找到了邱三的三叔公邱長雲,請到這裡勸說邱三。

「三叔公,你也喊累了吧!來人,搬個座椅,讓三叔公坐下,在給他老人家沏一壺茶!」

邱長雲罵了一通,嗓子也喊啞了,但邱三仍舊是無動於衷,反倒是讓他的手下,給邱長雲搬來了桌子板凳。

吱呀!

也在這個時候,狂書閣的大門打開,從內中走出了十多個書生,跟在書生後面的還有兩人,一人是晨楓,一人是教書的老師。


待眾人出來之後,門前的眾人都安靜了下來,齊齊看向了狂書閣的眾書生。

邱三一笑,昂著頭看著前方,冷言冷語的說道:「怎麼不做縮頭烏龜了?也好,將人給三爺我送出來,咱們還是好鄉親,要不然別怪我一家一家的問候你們家人!」

此話一出,眾書生臉色一片蒼白,有的人更是隱隱顫抖了起來。

反倒是晨楓和那一位老師,仍舊是淡定無比,且嘴角還帶著一抹微笑。

「哼!邱三,這裡不是你們可以隨意胡鬧的地方,都給我滾!滾回家去,這一條街以後也不要來了!」

邱三的話才剛剛落下,便有一個聲音自書閣裡面響起,緊接著狂夫子披頭散髮,衣衫不整的從閣內走出,看起來好似剛剛睡醒。

「夫子!老朽無能啊……」

邱長雲見狂夫子被驚動而出,老臉之上滿是愧疚,噗通一下子跪倒在了地上,羞愧無比的說著。

狂夫子扭頭看了眼邱長雲,輕輕一笑,搖頭說道:「你這老頭兒,我看你不是來勸架的,倒是來幫這小子的,也罷!也罷!他們若肯離去,也就算了!若是不成,本夫子可是要發威了!」

「哈哈!你一個教書的夫子,有啥威可發,在說胡話,你家三爺,可真的將你剝光了,掛在碼頭的旗杆上了!去!去!去!給我將昨日來的那兩個傢伙送出來,我懶得和你們這些酸秀才說話!」

邱三一看狂夫子的打扮,當下哈哈一笑,更為不屑的說了起來。 第四十一章儒門真言

「老三,老三!你這孽障,竟敢在夫子面前無禮,你快氣死我了!快,給夫子賠禮道歉!」

邱長雲怒目而起,一邊說著一邊抬手朝著邱三打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