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身!”

“complete!”

耀眼的光芒閃過,乾巧變身成爲了Faiz!

北崎看到之後,立馬來了興趣:“這次你可不要跑,乖乖的做我的對手!”

我和乾巧立刻將自己調整到了戰鬥的最佳狀態,準備一次性幹掉這幾個煩人的傢伙。

“砰砰砰……”

忽然,傳來了一陣突兀的槍聲,北崎幾人剛剛要化成Orphnoch,結果就被着幾槍打的退後了幾步。

“你們兩個等等!”雯雯一身藍色的緊身衣,霸氣的從後面走了出來。

我和乾巧轉過身去,只見雯雯的腰上戴着一個金色的腰帶。

“這幾個人交給我,讓我練練手可以把?”雯雯說道。

“練練手?”我很納悶的望着胡鬧的雯雯,她又要幹什麼!

只見她的手中拿着一個手機,按下了“103”三個鍵之後,合上了手機。

“變身……”

雯雯將手機插入到了腰帶之中,頓時便發出了無比耀眼的金色光芒。

“complete!!”

當那耀眼的光芒散去之後,我們便目瞪口呆的望着一身白色裝備的騎士,毋庸置疑,這就是天之帝王腰帶psyga!

“聶翔,這是我的第二種戰鬥方式!你瞧好了!”雯雯忽然輕喝一聲。

隨即,我們便震撼的見識到了這天之帝王的厲害。

雯雯的背後帶有飛行器,能夠自如的飛行,於是,她便懸浮在空中騷擾着北崎等人,而幸運四葉草的四個人對雯雯是毫無辦法,只能任由她**裸的騷擾和攻擊,不但不能反擊,而且連防禦都成了問題。

“不玩了。”雯雯忽然說道。

然後,雯雯便疾速升起,飛到了快要看不見的地步,才以比剛纔更快的速度橫衝直撞了下來。


“Psyga Slash……”

天帝斬!這就是這天之帝王腰帶的絕招!

當雯雯狠狠的落在地面上的時候,伴隨着一道金色的光芒,北崎,影山冴子,琢磨先生,Mr.J的身體愣是硬生生的被那金色光芒所穿過,隨後,當雯雯站定身子,Mr.J的身體陡然便化爲了白灰隨風飄揚。

隨之覆滅的還有琢磨先生……影山冴子和北崎都是被逼退成了人形狀態,然後狠狠的吐出了一口鮮血,拼着最後一口氣,飛快的逃走了。

但雯雯並沒有去追,她明白窮寇莫追的道理。即使他們搬來了救兵,或許也不是雯雯的對手。

“你……真的把帝王腰帶給搞到手了?!”我有些口乾舌燥的說。這一次雯雯給我的驚喜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

“當然了!也不看看本姑娘是誰?”雯雯解除了變身。

我和乾巧也是解除了變身。

“但是我現在不能把腰帶給你。”雯雯說道。“我還沒玩夠,等我多殺幾個orphnoch之後再說吧。”

“呃……”我有些汗顏。“村上沒有發現?我真懷疑你是怎麼從村上那裏逃出來的。”

“你就對我這麼沒信心嗎?”雯雯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便離開了。

乾巧輕輕的皺了皺眉頭,說:“你的這位未婚妻真的很厲害。”

“暈!我們先上去看看木場先生吧。”我連忙岔開了話題。 木場先生三人並沒有受傷,但情緒顯得十分激動,他憤憤的說:“這次難道是想將我們全部幹掉麼?”

“你們站在對立面上是遲早的事。”我拍了拍木場的肩膀,說道。“我知道你心裏還抱有一絲僥倖。”


“僥倖?這一次……我不會再有了。”木場先生咬着牙說。

見狀,我和乾巧都鬆了一口氣,看來這次村上是把自己所有的後路都切斷了。

……

由於怕村上再次派人來殺木場三人,我們提議讓他們三個先住到洗衣店裏,這樣相互照顧也方便一些。

於是,木場先生三人順理成章的住進了洗衣店,平日裏洗衣店也是少了些許冷清,開始變得熱鬧起來。

當然,他們三人也是見到了照夫,不過給他們的第一感覺和我與乾巧一樣,只不過結花和真理的反應一樣,都覺得照夫很可愛,自然而然的那種母性便揮發的淋漓盡致。

週末,真理提議去公園裏玩,衆人都是覺得這個提議不錯,畢竟這一陣子無論是誰的神經都繃得緊緊地,也該放鬆放鬆了。

真理和結花像是找到了伴,帶着照夫便先一步去了公園,當然,還有個娘娘腔啓太郎也是跟着真理他們鬼混去了。

我們一行大老爺們對公園是沒什麼興趣,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去散散心。

騎車到了公園之後,我們幾人便在草地上閒逛了起來,海堂首先說:“那個孩子是怎麼回事?”

三原聽後說道:“是我在路邊撿的,看他可憐,一時不忍心所以就帶着他一起了。”

“我怎麼感覺……他有點怪怪的!”海堂摸着自己的鬍子說道。“不會也是Orphnoch吧!!”

“你瞎說什麼呢!”木場先生無奈的白了一眼海堂。“這怎麼可能?是你感覺錯了吧?”

於是對三原歉意的說道:“請你不要介意,海堂這個人就是這樣,喜歡胡鬧。”

“呵呵,沒事。”三原說道。“我也覺得照夫和其他小孩子有點不一樣。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是孤兒的緣故。”

我和乾巧對視了一眼,心裏同時冒出了一個想法:這個小男孩絕對有問題!

……

真理和結花帶着照夫在公園的草坪上踢足球,三人的臉上洋溢着笑容,順帶還夾雜着些許汗珠,玩的不亦樂乎。

此時輪到照夫踢了,可沒想到他一腳將球踢到了公園草坪的圍欄後面,想要繞出這圍欄還得從來的地方出去,於是無奈,結花便去撿球,真理帶着照夫在原地等候。

過了一會兒,結花遠遠的喊道:“真理!球掉進溝裏了!我夠不到啊!”

真理聽後便對照夫說:“你在這裏等着姐姐,我去幫幫哪個姐姐,要乖哦!”

照夫聽後木然的點了點頭,然後真理便去找結花了。

照夫見到漸漸走遠的真理,便邪笑了一下,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那邊,正有一家三口在打羽毛球,見照夫在旁邊一直看着,他們便笑着說:“小朋友?來一起玩吧?”

那家人中有一個小女孩,她過來主動牽起了照夫的小手,忽然,那個小女孩感到照夫的手十分冰涼。

接着,照夫忽然幻化成了一個蟲型Orphnoch的模樣,正飛速的汲取着那小女孩的生命,只見生機在小女孩的身上飛速的流失着,五秒鐘過後,小女孩化爲了一灘白灰。

那對夫婦見到之後,女的尖叫一聲便暈了過去,而男的則是面容因憤怒而極致的扭曲,最後身形一晃,竟也變成了Orphnoch!


原來,這也是一個徹底融入人類的Orphnoch!可惜,他遇上了照夫。

他是象形Orphnoch,此時他已經陷入了瘋狂的狀態,面對失去女兒的慘痛事實,他只有不顧一切的殺掉面前的這個元兇!

他大吼一聲,便朝着照夫狠狠揮出一拳。照夫站在原地,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那隻Orphnoch,便伸出了左手。

當那象形Orphnoch觸碰到照夫的時候,陡然間,他的動作便停滯在了原地,接着,身體竟然凝固了起來!

照夫看到之後,舔了舔嘴脣,幻化成Orphnoch,然後便張嘴咬在了那隻象形Orphnoch的身上。

“嘎嘣!”

一分鐘過後,那隻Orphnoch竟然被照夫吃完了!連個渣都沒剩下!而照夫則是打了個飽嗝,重新變回了人類。

就在這時,真理和結花早已撿回了球,此刻他們正在到處找照夫,當見到照夫站在那裏時,二人不由得鬆了口氣。

望着地上的羽毛球拍,結花納悶的問道:“照夫,這裏剛纔有人打羽毛球嗎?”

照夫聽後只是木然的搖了搖頭。

結花和真理見到後也沒有多問,於是帶着照夫又去另一邊玩了。

……

我們一行人正一邊散佈一邊找真理他們,可是轉悠了半天也沒見到他們的人。

當我們來到一片草地上的時候,見到了地上的羽毛球拍。

“難道他們曾經在這裏玩過?”木場先生說道。

“不對!”海堂忽然嗅了嗅鼻子,說:“我好像聞到了Orphnoch的味道。”

衆人都知道海堂覺醒成爲Orphnoch時便極大的增強了嗅覺。所以對他的話是深信不疑。

於是,我和乾巧心中都是一凜。

“趕快找到結花和真理他們。”乾巧說道。“說不定會有危險。”


“嗯!”衆人聽後也意識到了事情的眼中,於是便分頭開始找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三原給我們打電話說找到了真理,就在草坪的最裏頭,他們都很好,讓我們趕緊趕過去。

等我們趕到的時候,便看到結花和真理正在和照夫玩的不亦樂乎。

乾巧忽然想到了什麼,喊道:“真理!啓太郎呢?”

真理和結花都是一臉的茫然:“啓太郎?他難道沒有和你們在一起嗎?”

糟了!頓時,一股不祥的預感涌上了乾巧的心頭。他連忙拿出電話撥通了啓太郎的號碼,可結果竟是沒有人接。 隨即,乾巧掛了電話,臉色有些難看的說:“啓太郎……有可能出事了。”

其他人一聽,皆是滿臉的焦急與憤怒。

木場先生咬着牙恨恨道:“村上……這個混帳東西!”

海堂則是直接像前跑去,我見狀連忙攔住了他,喝到:“先不要衝動!”

“說得對。”乾巧走過來說:“放心吧,他們不會把啓太郎怎麼樣的,現在腰帶在我們手裏,他們這麼做的目的無非就是想利用啓太郎來奪回腰帶。”

“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等啓太郎的消息!只能等!因爲現在我們是被動!”我說道。

“如果一個不冷靜的話,啓太郎或許就會被逼得萬劫不復!”

衆人聽了我的話之後,沉思了一番,才沉重的低下了頭,臉上的表情皆是十分的憤怒。

過了約麼兩個小時,乾巧的電話終於響了起來。

乾巧接通:“喂?”

“呵呵……是乾巧先生吧?”由於乾巧打開了外部的揚聲器,所以我們每個人都是聽得清清楚楚,電話裏的這個人,正是北崎。

“你有什麼事?”乾巧小心的問道。這個時候的他顯得格外穩重。

“你的朋友現在和我在一起喝茶。”北崎大言不慚的說道。“你要不要過來接他回去?”

“你把啓太郎怎麼樣了?”乾巧語氣不善的問道。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