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神小鎮上有間客棧叫財神客棧。

小鎮已有數十年曆史,財神客棧卻不過經營了十幾年。

楚月來、葉小仙、鈴鐺三人在花嵐去了九道山莊,千機子不知去向何方之後繼續去往京城,算算也就還有五天的路程。

在財神客棧的一個包間裏,三人喝着飯後的清茶,神色間都挺高興的樣子。

葉小仙幾次欲言又止的樣子,實在很不像一直很直爽、古怪的她。

鈴鐺當然知道小姐爲何如此,就在她準備開口幫小姐說出她心裏的想法時。

楚月來忽然神色一變,他的手握住了自己的長青劍。


葉小仙、鈴鐺兩人只覺得一股無形的氣浪好像將自己壓在了水底一樣,幾乎難以呼吸。

兩人面色瞬間通紅,是被這威勢極大、忽如其來的殺氣所逼的。

這股殺氣之強,除了師傅逍遙子,楚月來從未在其他人身上見過。

他能感覺到那種深深被鎖死的危機,他知道這是對自己來的。

楚月來一聲長嘯,聲震客棧,房間的的壓力一緩,二女頓時急促的呼吸,若重見天日之後的死裏逃生者。

“小城外的清風觀,明早恭候唐兄大駕。”

楚月來一怔,內心暗罵:“我都恢復容貌了,怎麼還有人陰魂不散的找唐騎的麻煩,他真是該死了……唐騎確實早已死了。”

他沉吟了下,開口道:“你是何人,在下不姓唐。”

那人沉聲道:“唐兄何必客氣,雖然你已易容,可是花嵐剛剛與你分道而行,你不是唐騎,誰是唐騎?明早見,不然你會後悔的。”

楚月來高聲道:“兄臺可否留個姓名?,喂,喂?”

無人迴應。

楚月來看着用詢問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葉小仙和鈴鐺,他只有苦笑道:“你們知道是誰嗎?”

葉小仙驚魂未定的道:“這人不管是誰,我們快走,他,他的殺氣……實在是生平僅見,絕對是個高手中的高手。”

鈴鐺拍拍頗具規模的胸脯道:“嚇死我了,楚大哥,我們連夜走吧,沒必要打這個無緣無故的架,你還要送我們上京城呢?”

楚月來沉默不語,來到門前,打開門,外面空無一人,所有的人都很安靜,寂靜無聲,彷彿都被剛剛那人給鎮住了一樣。

他長嘆一聲道:“此人既然有把握我會去,想必還有其他準備,你們今晚不可單獨行動,不然落單之後,他也許會綁架你們。”

“以此來威脅你?”鈴鐺接口道。

“很有可能”葉小仙道。

葉小仙繼續道:“他認識花嵐,殺氣前所未見?亦不像是想殺誰,倒像是想跟你過招、一較高低之意。”

鈴鐺道:“他應該認識花嵐,或者害怕花嵐在打不過我們,所以等我們與她分開後,纔出現。”


楚月來心裏已有底,他笑了笑道:“聰明,你們說的都有道理。”

葉小仙眼裏發光道:“花嵐是暗河的一流殺手,他亦很可能就是暗河的殺手,他是?”

她眼裏的光在想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忽然黯淡了下去。

鈴鐺道:“不會是最厲害的那個吧?”

她們都是聽花嵐這幾天說的,才比較清楚暗河的十大殺手都有誰。

楚月來已經笑不出來道:“應該就是他,沒想到他這麼快來到了這邊。”

葉小仙大叫道:“光明”

鈴鐺臉色煞白。

她們知道了光明的殺人歷史和殺人過程後,都從心裏很害怕這個人,而現在她們要面對的就是近十年來傳說中的暗河第一殺手。

楚月來無奈的苦笑,他的臉猶如苦瓜。

葉小仙好像想通了什麼,她笑道:“既然是他,想必不會殺人,不然剛剛也許我和鈴鐺已經死了。”

葉小仙的父親葉飛虹……古城城主豈不是正和暗河的幕後控制之人合作,她相信自己和鈴鐺應該沒事。

她相信自己在,楚月來應該亦不會有生命危險,畢竟剛剛光明亦不像要殺楚月來,而是試探的性質更多些。

鈴鐺沒心沒肺的道:“看來今天晚上你是睡不着了。”

楚月來苦笑,沉默以對,面對一個“光明”這樣的殺手,誰都很難睡得着。

葉小仙卻笑着說:“我看,光明亦很難睡好。”

鈴鐺不解的問道:“爲什麼?”

葉小仙看了眼楚月來,很自然的道:“因爲無論誰有了他這樣的對手,想睡好覺也不會太容易。”

楚月來嘆了口氣道:“你倒是比我有信心。”

茶一飲而盡,他手擡起輕輕地揉搓自己的耳垂,這是他們楚家的傳統之一。

葉小仙看着他,溫柔似水的道:“你放心,我陪你去,一定不會讓你死就是了。”

楚月來感激的看了她一I眼,道:“我也不想死,不管怎麼樣,你們也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出了房間。

只見皓月當空、繁星點點。 利勝說完,身後的星風傭兵團的成員們便主動的讓出了一條道路。兩名老者從後面走了出來!兩者皆滿頭白髮,一位身著青衣長袍,手持利劍!一位身穿黑袍,手拿長槍!兩人面無表情,彷彿木偶一般!

「呼!」斗鬼神見到此,倒吸一口涼氣!因為這二人他見過!他們還認識!果然,在二位出現后,均盯住了斗鬼神。而他們二人臉上,也都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利勝!你讓我們殺的莫非就是這名少年!?」身穿青衣長袍的老者,指著斗鬼神道。

「正是!眼前這人便是斗鬼神!」利勝見到斗鬼神吃驚的摸樣,很是興奮。

「既然如此,那價格就是原來的雙倍!」

「什麼!你們怎麼出爾反爾?」利勝以為自己聽錯了,滿臉的不可置信之色。

「你可知道他是誰?」青衣老者沒有回答利勝的問題,反而問了起來。

「是誰?」

「他是武國武神院內長老的徒弟!」就算是青衣老者在說起武神院時,內心也是在微微的悸動。

「啊!!」利勝聽后,張大了嘴!滿臉的震驚!武神院在他們這些小國家之中,可謂是如雷貫耳!武神院的院長更是人皇級強者!可以這樣說,光憑武神院的院長,就可以掃平整個富裕城,並且岩國的皇帝連屁都不敢放!別說他這個小小的傭兵團了!此刻,利勝開始後悔,後悔自己招惹了這麼一個大勢力!

「我說斗兄弟!原來你是武神院長老的弟子啊!怪不得年紀輕輕,就已經有如此實力!」蠻虎雖然見到又來了兩位超人。內心不由打鼓,但是聽說斗鬼神是武神院的后,還是連忙套起近乎。在他看來,這名叫斗鬼神的臨危不懼,一定是有所依仗才是!斗鬼神聽后也只是笑笑!畢竟身後的勢力都是浮雲,自身的實力才最重要。

「好!就按你們說的辦!給你們雙倍的酬金!」利勝一咬牙,做出了決定。他可不想被武神院得知,所以那只有再次殺了斗鬼神以絕後患!

「斗兄弟,雖然我們之前見過一次面,不過這回你可不能怨我們了!」說完,李偉便手持長劍,向斗鬼神飛速刺來。沒錯,這兩人便是金火莽事件中遇到的李偉馬憾二人!

剛才還在言論,此刻便發起攻擊!雖然四周的人有些反應不過來,但還是興奮起來。他們知道,大戰開始了!

「當」斗鬼神擋住李偉的長劍,隨後向蠻虎道:「你去對付利勝,這二人交給我就可以了!」說完,斗鬼神甩開李偉的長劍,同時向馬憾衝去!蠻虎見斗鬼神竟如此衝動的去對付兩人超人,雖然想勸解,但此刻已經來不及。點了點頭,便向利勝沖了過去。

「蠻虎,今天就讓你知道誰更強!」利勝眼見蠻虎向自己衝來,抽出長刀,滿臉的猙獰之色。

「正和我意!」蠻虎也大吼一聲,便和利勝大戰在了一起。一時間塵土飛揚,能量亂舞!好不精彩!

就在蠻虎和利勝大戰正在一起的時候,斗鬼神也衝到了馬憾身前,長刀所向,直指咽喉。馬憾見到斗鬼神衝來,早已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只見馬憾的頭顱向後輕輕的一揚,便躲過了這一擊。


「雷矛!」

一團元氣出現在斗鬼神的左手掌心,隨即拉長,變成一根長達一米的長矛。斗鬼神手握長矛,向馬桶了過去!雷矛如同猛龍出洞般,直桶馬憾的心臟!馬憾見此,嚇出一聲冷汗!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讓他根本無法閃躲!

「砰!」

就在雷矛即將穿透馬憾的心臟的時候,李偉沖了過來,用手中的長劍擋住了這致命的一擊!斗鬼神見此,雖然有些遺憾,但也只好作罷。收回黑刃刀,向後連退十幾步!和李偉、馬憾二人遙遙相對!

四周的群眾都看呆了,包括兩大傭兵團的成員們也都長大了嘴。斗鬼神竟然可以以一對二,看樣子還取得了點上風。讓他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短短一段時間沒見,就已經是超人強者了!!」李偉吃驚道。

「眼前的少年不簡單!看樣子其功法也有些奇特!」馬憾此刻也滿臉的震驚。

「呵呵。。。。兩位,你們說來說去,到底是戰還是不戰!」斗鬼神不想讓敵方對自己太過了解。

「哼!少逞口舌之利!」李偉冷笑道。

「你們愛怎麼說怎麼說!反正你們也活不過明天!」斗鬼神也不再說什麼。此刻他內心充滿了興奮和戰意!大戰兩位同階高手!這是許多人都不願意麵對的,不過斗鬼神今天卻正有此意!只見斗鬼神憑空取出了一把雪白長劍,長劍上布滿了寒霜,一股寒意從長劍上向四周散去,周圍看熱鬧的人群均打了個冷戰!而四周的空氣受到這股冰冷也都凝結成了水珠,隨即變成冰珠掉落在地上!

「空間戒子!」

「魔器!」

李偉馬憾二人同時叫了起來,滿臉震驚的同時,還充滿了貪婪之色!這也難怪,換做是其他人也一樣!比如附近看站的人群和兩大傭兵團的成員們咯咯都睜大了眼睛!眼中同樣爆發出貪婪之色!

「這小子!」西塞見到斗鬼神在眾目睽睽之下就取出了自己壓低的王牌。不由笑罵道。

「人比人氣死人啊!想當初他把那「吹雪」亮給我們看的時候,我們的表情不也是這樣嗎?」大山在一旁略顯尷尬的道。

「別提了!」西塞一聽,頓時讓大山不要再提。他可不想再回想起那尷尬的場面。

「我倒要試試。以一敵二是什麼感覺!」斗鬼神說完,便左手拿著黑刃刀,右手拿著吹雪。風一樣的向李偉和馬憾衝去。吹雪在空中劃過一條冰冷的弧線斬向李偉、馬憾二人!

「魔器非同一般!不要硬接!」李偉對著馬憾大叫一聲,便手持長劍擋住了斗鬼神這凌厲的一擊。就在李偉擋住這一劍的同時,一股刺骨的寒意從吹雪上面爆發而出,讓李偉打了個激靈。還沒等他有所反應的時候,黑刃刀便呼嘯而來,砍向李偉的頭顱!「當」的一聲,黑刃刀被一把長槍擋了下來!

三人彼此的望了望后,便又開始猛烈的大戰在一起。剛才試探已經結束。只見一時三人打的是熱火朝天。刀劍相撞的聲音不絕於耳!又是一記猛烈的碰撞之後,斗鬼神退開幾步之後,便把手中的兩把武器插到了地上。伸出雙手,兩團元氣出現在雙手的手心之內!眼見如此,李偉和馬憾二人也都緊握自己的武器,能量開始瘋狂的向武器上面匯聚!

「雷矛!」

兩根完全由雷電形成的長矛被斗鬼神投了出去。雷矛上面雷光閃爍。如離弦之箭般射向李偉、馬憾二人!

「能量斬!」

李偉和馬憾也各自從武器上面發出一條刀形能量。如匹練一般向兩根雷矛斬去!

「轟!」

能量斬和雷矛撞到了一起,爆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鳴聲。一股衝擊波從爆炸中心處向四周席捲而去!頓時煙塵瀰漫,讓人看不清場內的情況!! 漫漫的長夜終於睡着了。

旭日東昇時,白晝甦醒過來。

只有風在不分晝夜的颳着。


不論這世間萬物的興衰或是人間萬人的生死,好像跟風都沒什麼關係。

風永遠都在吹,它極少停歇。

可是在神祕人約戰楚月來之地。

小城外的……清風觀,風一直在吹,樹葉本該隨之輕擺,可現在樹上的所有枝幹、樹條彷彿都如被一種神祕的魔法禁錮了一般。

這隻因忽然間有刀氣現——它已在清風觀的樹前,到了楚月來的四周。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