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大哥,你是想說,如果他背叛小塵,那怎麼辦吧?”胡秀秀微微一笑,答道:“錢丁的思維,不能以常理度之,他說願意侍從在小塵身邊,那絕對不會背叛,因爲他追求的是天道這種東西,而不是世間名利。小塵是他唯一的希望,他絕不會錯過。”

與其說胡秀秀在給費長空解釋,倒不如說這番話是說給我聽的。胡秀秀的意思是要我重用錢丁,而且錢丁也是可堪大用的人。

“卓兄弟,想祕你在守拙境蹉跎了有些年了吧?”另一輛車上,錢丁也在語意深沉對卓躍道。

“有五年以上了。”

“你覺得我如此對先生,不可是思議是吧?”

卓躍一陣沉默,不知如何回答。

“我在曲幽境蹉跎十年,而且身經數百戰,可剛纔與先生一戰,表面上雖然是兩敗俱傷,可如果再打下去,死的一定是我。停戰之後,先生不但恢復了,還助我打通經脈,讓我的傷勢加還恢復。最讓我感到吃驚的是,先生隨口指出困惑十多年的問題。”

“羽,羽少,真的這麼厲害?”

“我自願隨侍在先生身邊,是想從先生身上悟道。而得遇先生,終於讓我看到了畢生的追求出現了希望。”

“那羽少爲什麼沒有指點我呢?”

“指點你?恐怕在你心中,一直都沒有尊重過先生吧?”

特戰狂龍 ,是卓躍心裏掀起滔天巨浪。是的,卓躍從一認識我開始,就打心底沒有尊重過我,哪怕我表現出來的功夫比他好,而且救了卓雯,在卓躍的眼中,我那些行爲都是爲了巴結他。其實仔細一想,我的確看中的是他的能力,但我也沒有義務一直幫他。

卓躍背上的冷汗頓時下來了,錢丁知道自己的話在卓躍心裏起到了作用,也沒有再說話,而是閉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般。

我不知道錢丁對卓躍說了一番話,同樣我也不知道錢丁對人心瞭解的如此入微,匆匆一面,就知曉了要收伏卓躍的心思,而錢丁連續的手段,讓卓躍徹底地對我信服起來。甚至在卓躍心裏還升起了後悔之意,如果早些放低姿態,說不定早有收益了。

費長空此時的心裏,正好與卓躍相反,慶幸着自己慧眼識珠,早早定下投靠的方略,有望成爲真正的追隨着。錢丁給費長空的震悍相當的大,卓躍來到費長空身邊,那猶如定海神針一般,成爲費長空手下頭號悍將,費長空幾乎將卓躍供了起來。而錢丁連手都沒有動,就讓卓躍摔了一個屁股蹲兒,那是多牛逼的存在。

關鍵是錢丁這樣一個牛逼的存在,還一幅認我爲主子的存在,對我還是一幅崇拜萬分的格調,這真的讓費長空腦袋都轉不過彎兒來。很久以後,我也才明白,錢丁擺出這樣的譜來,真正的讓兩人死心踏地,沒有半點怨言地追隨我。

錢丁雖然出身暗世宗門,一心向往武道,但卻對人心把握到了極致。而胡秀秀對錢丁的認識,也非常正確,自從決定跟隨我之後,錢丁真的沒有生出過背叛之心,所做之事,都是爲我在考慮。 胡秀秀的識人之術,讓我感到頗爲驚奇。胡秀秀憑什麼斷定錢丁的忠心,我此時並不明白,胡秀秀也沒有刻意地說透,不過我還是選擇相信胡秀秀,因爲我直覺她不會害我。有時候相信一個人,並不需要理由。

到了費長空安排酒店,我收拾了下,吃些東西,準備出動去醫院將張夜華與沈若琪帶出來。錢丁由於受傷的緣故,我安排他休息養傷。費長空與卓躍此時沒有走,也在酒店等我。

“小塵,能坐下來,把你和醫院的衝突說說嗎?”在我準備去醫院的時候,胡秀秀叫住我道。

“可以啊!”想到張夜華與沈若琪沒有危險,我也沒有那麼着急,拉着胡秀秀坐了下來,把常在貴的情況說了出來,當然也沒有隱瞞常在貴背後的常門。

“小塵,你建議你,讓那些在暗處的朋友明早安排人員,去接走張總和若琪。而你,則可以帶着小黑以及能用的人手去常門,只要降服了常門,常在貴跟本微不足道。”胡秀秀看着我,平靜地道:“如果你怕張總和若琪受到傷害,那你可以費公子安排人手,去醫院陪着張總與若琪過一晚。”

“這樣有什麼好處呢?”

“當然有好處,一,你不用直接在這裏把事情鬧大,讓人人都對你注目;二,不會產生明面上的關係直接碰撞,對誰都有好處;三,先發制人,如果你先在這裏鬧大了,等待的是常門的報復;而你先去降服常門,則避免了常門在背後搗亂。”胡秀秀微微一笑,道:“ 蜜愛成婚 。”

“說的有道理。”我點點頭,道:“與其被動,不如主動。”

“降服常門,重點是要將其威懾,而不是殺人放火,所以需要一些手段……”

“這樣吧,秀秀,這次降服常門的事情,就交給你主導,如何?”

“交給我主導?”

“是的,我把能用的人全部叫過來,全部都聽你的指揮,就是我也聽從你的指揮,一切以的號令爲準。”


“我,我恐怕不行。”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你就勉爲其難地試試吧。”

“我怕,怕壞了你的大事。”

“沒關係,一切有我,如果需要,我替你補救。”

“我真的可以試試?”

“真的,我相信你處理,可能比我處理的好。”

“那我先和你梳理一下行動的步驟,如果不對,你幫我指正一下。”

“我會看着你的。”

“小塵,我先把我的思路跟你說一說,怎麼樣?”胡秀秀信心不足地道。

“好,我聽着呢。”

胡秀秀看着我,俏臉泛起紅暈,接着站起來,微微踱了兩步,道:“一,需要一個能夠居中傳遞信息的人,這個人我看費公子來擔任就好了;二,我們要派兩個機靈的人去醫院,進行保護張總和若琪,即使不能保護,也要能夠及時反應情況;三,關於常家在外人員的名單,以及相關的一些陰暗面的證據;四,需要一個能夠在武力上折服常家的人,這個人小塵你來擔任最好,另外也需要一個武力團隊,有六七個人也就差不多了;五,我們需要一個帶路的人,如果找不到這麼一個人,那就把常在貴抓來,逼着他來帶路。就這幾點,其餘的事情,就靠臨陣發揮了。”

“還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你說掉了。”

“什麼事情?”

“那就是你需要兩個護衛。”

“啊!”

“你是我們的頭腦,當然需要護衛。”我微微一笑,道:“人手的事情,我馬上進行安排,具體的操作方式,你來安排吧。”

“我可以嗎?”快要臨陣之時,胡秀秀又畏懼了。

“你可以的!”

“嗯!”

看到胡秀秀一幅擔心的樣子,我好笑的要命,在我面前能夠侃侃而談,一旦要面對外人,就變得膽小起來了。

我打電話把錢丁、費長空、卓躍、元法義、飛鷹、黑熊等人都叫了過來,黃虎由於在泊沃集團當保安,我則沒有動用他。人員召集了之後,我又打電話給了樑在意,讓他幫忙把掌握的外在常門人員名單以及調查狀況,派人送了過來。

看到來到身邊的人員,我看了看,也才那麼幾個人,遠遠算不上精銳。因爲元法義三人勉強算是一流高手,初步進入了持重境。我沉思了片刻,終於撥通了我一直都不願意動用的號碼。

沒過多久,來了三個大漢,渾身充滿爆炸力量,臉上都充滿着剛毅的神情。見到這三個人,就連錢丁的臉上都浮現出了一絲奇異之色。卓躍等人更是臉色大變,因爲來的三個人,都是守拙境,最重要的是三人表面對我的態度。

“羽教……”

“不要多禮,如果你們覺得可以的話,就稱呼爲老大吧,這個稱呼我覺得親切。”爲首的一個大漢剛舉手說話,就被我拉住了。


“老大,有,有事?”

“有點兒小事兒。”我點了點頭,對爲首大漢道:“我分配一下任務,你就留在這裏,隨身保護費公子。”

“沒問題。”

“你們兩個,保護她,你們可以稱呼爲羽夫人。”我看着另外兩個大漢,指向胡秀秀,吩咐道:“一會兒我們會去一個危險的地方,不管周圍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都不用管,只要保護好羽夫人就好了。明白嗎?”

“明白!”


“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給羽夫人了,由她來安排任務。”我掃了衆人一眼,道:“羽夫人的話,如同我的話,這次行動,一切由羽夫人指揮,包括我都要聽羽夫人指揮。大家沒有問題吧?”

“沒有!”

胡秀秀聽我稱呼她爲羽夫人,俏臉一紅,但隨即深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美眸掃向衆人,道:“今晚要去做的事情很危險,如果你們有不願意參與的人,可以退出。”胡秀秀說到這裏,美眸掃向衆人,看到衆人沒有動靜,接着又道:“那下面我就開始佈置任務了,請各位按要求執行。”

“費長空。”

“在!”

“這裏有你的行動要求,我剛纔將想到的都記了下來,你依據要求去安排。”胡秀秀伸手拿出一個紙條,遞給費長空,道:“記住,特別保障沈若琪小姐與張夜華小姐的安全。還有就是別大意,這裏的一切都交給你了。”

“長空明白。”

“卓躍,你帶着元法義、飛鷹、黑熊爲先鋒隊,先去市醫院找一個叫常在貴的醫生,想辦法把他抓過來。”

“沒問題。”

“你不會是想直接闖入醫院直接抓人吧?”

“那怎麼,怎麼辦?”

“將人騙出來,祕密抓住,再想只法讓他帶路。”

“夫人,這件事情,還是讓跟着一起去吧。” 守望軍魂 ,自動請纓道。

“錢兄,這……”胡秀秀不知道說什麼好,眼睛求助地看着我。

“錢兄,你去也可以,如非必要,你儘量不要動手。”

“先生,你放心,我理會的。”

“好,那錢兄就一起去吧。”胡秀秀得到我的示意,點頭道。

“這裏的資料,就由你拿着。”胡秀秀把一疊資料遞給安排給她的護衛,道:“這個很重要,千萬不能遺失。”

“明白,夫人。”

“那好,你們各自行動。我在這裏等你們的消息。”

“是,夫人。”

“錢兄,請留步。”看着將要走出房門的錢丁,我出言叫住,道:“身體是另外一個天道,只要內外相合,一切都不成問題。”

錢丁臉上出現疑惑的神色,接着又是一喜,道:“多謝先生指點,錢丁明白了。先生在此靜候佳音,錢丁定不負所望。”

房間裏的人散去,一會兒就剩下我、胡秀秀,和安排給胡秀秀的兩個護衛,我笑道:“兩位狼兄弟,委屈你們了。”

“羽教……”

“叫我老大。”我阻止住兩人發言,對胡秀秀道:“這兩位是兄弟倆,左邊的是青狼,是兄長,右邊的是蒼狼,是小弟。”

“兩位兄弟,你們好。”胡秀秀嬌笑着跟青狼與蒼狼打招呼道。

“嫂子好。”青狼和蒼狼兩兄弟齊聲向胡秀秀問好道。

“你都叫嫂子了,我也給你們介紹一下,她叫胡秀秀……”

“老大,你就別介紹了,我們都知道了。”蒼狼嘻嘻一笑,做了一個猥瑣的模樣。

“好小子,真不像話。”

“老大,我們這是要對付誰?”

“一個暗世宗門,常門。”

“老大,說真的,一個暗世宗門,至少都有一個武道境的高手坐鎮,我們這幾個人去,簡直不夠看。”蒼狼擔心地道。

“兄弟,如果我說,我反手就能將其鎮壓,你信不?”

“老大,你確定你沒有吹牛?”

“我當然沒有吹牛。”我哈哈一笑,道:“給你們看一件,我的終極法寶。”

“老大,你還有法寶。”

“小黑,過來。”我衝着在一旁睡覺的小黑叫道。

小黑聽到我的叫聲,一下跳了起來,身子一扭,已然到了我的身邊,我伸手撫摸着小黑,笑道:“武道高手,在小黑的爪下,那就是一道菜。”

“老大,你是不是說笑?”

“小子,我什麼時候在這個方面跟你們說笑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