賢世的話模棱兩可,既沒有說答應也沒說不答應。“叫我克拉赫就好。”女王陛下竟幽怨的瞥了賢世一眼,直把賢世看的心驚肉跳。克拉赫也不再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結,轉而笑道:“你的顧忌我也瞭解,老實說我並不認爲你們現在的能力能夠對我姐姐造成影響。”

“你姐姐?”賢世驚叫出聲。克拉赫聽聞露出不解之色:“夏洛克沒有告訴你嗎?彼諾修是我姐姐的事情。”

賢世乾笑,他纔不關心這些,雖說這克拉赫長得實在秀美,但終究乃是異族,當下轉移了話題:“您說您並不認爲我們的能力能夠對您姐姐造成影響,那麼您爲何還要找到我們呢?”

克拉赫看了賢世一眼道:“看來你對我等異族,也就是你們口中的怪獸並不是很瞭解呢。”話語雖沒什麼,但語氣森寒卻是讓賢世心下一緊,背後瞬間被冷汗打溼,老實說他從心底發憷擔心這克拉赫陛下發飆。“洗耳恭聽!”賢世強自鎮定道。

“我們異族,與你們人類無異。我一直就生活在你們人類城市,只是前一些日子族中發生意外,我纔回歸族內。”克拉赫語出驚人,但卻不顧賢世的震驚自緩緩道來:“就像你們人類,雖然是同族但是卻分成許多國家,人種膚色等等,我們異族也是如此,所以各種族之間常年戰亂不休。而且除了我哥布林一族,其他種族智商普遍低下,但是正因爲具有智慧,我們哥布林一族族人身體相對要弱小一些。在別的族羣看來,我們哥布林一族不過是最低等的種族而已,沒有哪一族願意幫助我解決族內紛爭。”

“但是我們人類的力量,相對於你們來說更加的弱小,那麼您又爲什麼要找上我們呢?”賢世想了想講出了疑惑。

“正如我剛纔所說,我曾一直生活在你們人類的世界中,對人類也有幾分瞭解,所以我希望通過我們一族的智慧,與你們人類達成和平協議。爲什麼選中你們,是因爲據我所知,你第一次出現在我族範圍中時還非常的弱小,但是卻在短短的時間內,實力大幅度的提升了許多,所以我想到了某種可能。”克拉赫道。

“等我們實力足夠,幫助您平息內亂?”賢世說道。

克拉赫讚賞的看了賢世一眼:“你很聰明,但不僅僅如此,我還想通過你,達成與人類和平共處的目的。”

“您既然在人類世界生活過,您就應該知道,我並沒有能力控制人類的走向,能夠控制的不過是我手下這區區幾人而已。”賢世又道:“人類數以億萬計,不可能每個人都能接受異族的存在,您又有何打算呢?”

“那些普通人類,我並不在意,在意的僅僅是像你們幾位這樣,將來有無限可能的人。我可以用我的力量爲你提供幫助,掃平你道路的障礙,讓你身居高位。作爲交換……”克拉赫笑如嫣然道:“你覺得如何?”

賢世不得不重新審視面前這位看上去嬌柔秀美的女王陛下。“作爲交換,我等要爲您掃除障礙,讓您的光輝照耀所有異族?不得不說女王陛下圖謀甚大,但是想要完成偉業,卻是非常的艱難呢。”賢世笑道。

克拉赫點頭微笑:“所以我說你很聰明,在你弱小的時候,我用我的力量爲你提供幫助。等你強大了,恩……用你們人類的話來說,就是投之以桃報之以瓊瑤。不知道我用的地方對不對呢,咯咯咯……”

“看來女王陛下對我人類的確十分了解。那麼接下來讓我們談談,您將爲我們提供怎樣的幫助好了。”

聽聞賢世這麼說,克拉赫也是心下一喜。當下直接道:“晶核,無數的晶核,據我所知這就是你們急速提升實力的原因,我們哥布林一族與外族戰爭時有發生,而且我族正值內亂,提供給你們大量的晶核輕而易舉。”

賢世擺手道:“女王陛下,恕我直言。晶核這種東西,我們自己就能弄到足夠的數量。”

“你還真是急性子呢。”克拉赫語氣幽怨。隨後又道:“如果你能幫我達成夙願,我以身相許也不是不可能喔……”說着還露出一個極具魅惑的笑容。直看的賢世體內燥熱,自腹下升起一股邪火,直衝腦門兒。“呵呵,女王陛下真是會開玩笑呢,還請說一些實際的東西的好。”賢世乾笑道。

克拉赫看賢世竟然不爲所動,也不禁暗暗驚訝,只是她完全沒有想到,賢世這貨是個雛鳥,沒有經歷過的東西,即便是再美妙也不能感同身受,所以他才能不爲邪火所動,若是讓一個久經花叢的老鳥,說不得就從了克拉赫。“據我說知你手下有兩個魔法師,我可以傳授他們魔法。另外等你實力足夠,將來能夠壓制姐姐的時候,還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東西,我可以用那個東西幫助你手下的魔法師大幅度的提升魔力。”


賢世心思急轉,卻又聽克拉赫道:“不如聽聽兩位魔法師怎麼說好了。你隨我來。”

賢世一想也好,當下隨克拉赫走出懸浮車。懸浮車外繚花幾人以及夏洛克等一行哥布林早已等待多時了,見得克拉赫與賢世相繼走出來,當下繚花幾人連忙圍了上來,倒是幾個哥布林沒什麼動靜。賢世看向晨曦、晨熙兩位小魔法師,將事情簡單講述了一遍。


晨曦聽罷點着腦袋思考,晨熙只是將目光放在晨曦身上,顯然是以晨曦馬首是瞻。不待兩位魔法師說話,克拉赫笑道:“你們見過這個,再做思考爲時不晚。”說着,克拉赫身體緩緩上浮,直到離地面十來米高方纔停下,同時強大的魔力以克拉赫爲圓心開始肆虐起來。之間一層層仿若冰渣般的物體圍繞克拉赫飛速旋轉,即便是相隔十幾米,賢世竟也覺得放佛置身在冷風暴之中,冰渣擦過臉頰火辣辣的疼。

“冰封!”

一聲冷冽的輕喝自克拉赫口中喊出,圍繞着克拉赫旋轉的一層層冰晶猛地爆發開來。蒼茫茫的一片晶瑩,賢世努力睜開雙眼也是看不清楚情況,只能通過耳邊不斷傳來的咔咔之聲,分辨出應該是有什麼東西在急速冰凍。隨後那咔咔聲越來越遠,直到賢世等人再也聽不到了,同時那肆虐的冰渣也自消失,賢世這才能夠觀看周圍的情況。

這一看之下賢世卻是感到深深的震撼。不止是他,‘斬’小隊中的每一個人,都陷入死機般的呆滯中。那些個哥布林在夏洛克的帶領下都自跪伏下去,腦袋死死的壓在地面上,口中不斷髮出特有的刺耳聲音,齊喊:“女王陛下!”

“咯咯,怎麼樣?”克拉赫緩緩浮下,嬌笑着問道。

賢世聽到克拉赫的聲音卻是沒有絲毫反應,眼睛轉動掃視着周圍,只見得周圍一片晶瑩的淡藍色,除了賢世幾人與哥布林所在的地方,不管是小草還是巨木,放佛整個天地都被冰封了一般,放眼望去竟看不到盡頭。雖有是有樹木擋住視線的原因,但賢世卻是暗自尋思,這範圍怕是不下與方圓萬米。賢世不禁暗自慶幸,虧得之前沒有惹了這位女王,不然被冰封的恐怕就是自己了。

“賢……賢世哥哥!”晨曦回過神來,拉着賢世的衣角喊道。賢世看了晨曦一眼,好傢伙竟然滿眼都是小星星。看來這小魔女也有被折服的時候,怕是恨不得現在就跟克拉赫走了吧。

賢世暗自盤算着,卻是示意晨曦稍安勿躁,繼而對克拉赫笑道:“女王陛下手段是在匪夷所思,我們的小魔法師也是爲女王陛下的手段折服。不過,畢竟她們還是有長輩的存在,還是等我們回去之後告知她們長輩一聲,之後我再將兩位小魔法師送來,到時還要煩請女王陛下幫忙照顧纔好。”

克拉赫聽聞,淡淡的瞥了賢世一眼,隨即笑道:“可以!”話說如此,手下卻是發出兩道粉色光芒,只是閃了一閃便分別融入晨曦、晨熙體內。“你們自去便是,再次見到兩位魔法師之時,你我之間的協議便算是成立。”話音落下,克拉赫身體浮起,緩緩飄飛離去。

“幾位尊貴的客人,這是我王的信物,只要幾位來到這裏,對此物講話,我王自會得知。幾位只需稍等,我王便會前來見面。”克拉赫離開,夏洛克連忙上來,手捧一枚拳頭大小,不知是何物製成的晶瑩雪花狀物品,卻是美輪美奐似萬金難求的工藝品一般。

賢世當下接過,夏洛克自帶領着哥布林告辭離去。“克拉赫?”好奇心驅使下,賢世對着那晶瑩雪花小聲喊道。“咯咯咯,你手下的兩位魔法師身上有我的印記,你可不要耍什麼花招哦。”那晶瑩雪花一閃,竟傳出克拉赫的聲音。

賢世手一抖差點給摔在地上,但現在不是計較這些的時候。“你動手腳?”賢世衝晶瑩雪花怒聲吼道。然而那雪花卻是沒有絲毫反應,讓賢世一肚子火氣只能燃燒自己的腦門兒而沒處發泄。 ωwш⊙ TTκan⊙ ¢〇

第二十八章 上派特員

“隊長,現在怎麼辦?”張帆小聲問道。

“回去基地看情況再說吧。”賢世想了想說道。

當下賢世一行人收拾一番,魚貫上車後指令懸浮車飛起,直朝基地中馳去。車上,衆人看賢世面色不是太好,晨曦卻是不怕賢世,推了推賢世的肩膀,一副少年老成的樣子問道:“賢世,你怎麼啦?”

若是平時賢世說不得還教訓晨曦幾句,然後衆人一番嬉鬧。但是現在卻是沒了心情,尋思了一番,還是決定將與克拉赫對話告訴隊員們,當下將與克拉赫對話的內容與衆人講述了一遍。當然,其中某一段無關緊要的卻是略過沒提。不然張帆個牲口指不定又要好一番羨慕嫉妒恨。

聽完賢世講述,衆人也是各自陷入沉思,唯有晨曦似乎不怎麼愛動腦筋,時不時從小包包裏摸出一顆晶核塞進口中,然後便露出甜甜的笑容。良久,西楚開口道:“我覺得,這位女王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或者說她的目的根本就不明確啊。”

張帆也道:“那位美女的力量我們也看到了,相比起來我們不過是稍微強壯的螞蟻而已,她爲什麼要找我們談合作?難道她已經看出來本大爺天縱神武,將來必定有一飛沖天的時候?”

繚花瞥了一眼在那自吹自擂的張帆,不屑的撇撇嘴說道:“我記得女王陛下從未看你一眼啊,就是匆匆一瞥都沒有……”於是,張帆與繚花又是好一番惡鬥,小魔女更是不耐寂寞,左右逢源不斷的擴大着戰爭的範圍,於是懸浮車中吵雜的聲音大作,怎麼一個熱鬧了得。

賢世臉色漸黑,繼而越來越黑越來越黑……越來越黑!

“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你們有完沒完了!”賢世鼓足了底氣猛地爆吼一聲!

竟由賢世這麼一嗓子,幾位隊員頓時安靜下來,隨後相互看了看,不一會兒吵雜聲再次響起。賢世好容易緩過來一點的臉色隨即又黑了下去。

無奈嘆了口氣,賢世挪動到一邊,不再管衆人玩鬧,獨自一個人坐在一邊沉思起來。克拉赫的目的應該是統一怪獸們,至於她說的要與人類和平共處是否爲真還有待觀察。這些暫時都可以放下不想,但是克拉赫會找上賢世等人,這一點卻是讓賢世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來。

正如張帆所說,賢世等人相比克拉赫實在是微不足道,就算比普通人類強上很多,不過也只是稍微強壯一些的螞蟻而已。就算目前來說賢世幾人進步速度可謂驚人,但是想要達到克拉赫那樣的程度也是不知道需要多久。難道克拉赫現在就能判斷出賢世等人日後成就驚人?甚至還不惜承諾在賢世等人弱小的時候給予幫助,等到賢世幾人足夠強大的時候再給予她回報?

“能掐會算不成?”賢世想來想去,也是能暗自咒罵幾句,卻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賢世自然是不會知道,克拉赫之所以有如此行動,不但不爲難賢世,反而極力拉攏這個一直在屠戮同類的男人,卻是與克拉赫跟某位女人的邂逅有直接的聯繫。而這位女人,就是被李修緣勒令不能與賢世見面的施夷光。

那時克拉赫正生活在人類世界,當施夷光找上她並且翻手之間將她制住。見識過施夷光力量的克拉赫,會有今天的動作也就理所當然了。只是沒有人知道施夷光在想些什麼而已。

懸浮車速度那是極快,一路飛馳很快便承載這賢世等人回到基地之中。

一如既往,收到賢世等人迴歸的消息,龍帶着夜鶯前來迎接,柳隨雲與晨陽赫然在列。除此之外,竟還有兩位賢世從未見過的男人,都是中年,四十多歲的樣子。有了這兩位存在,賢世當下也是不好多說什麼,只能與龍相互寒暄一番,隨後便在龍的帶領下朝會議室走去了。

到了會議室,衆人各自落座,賢世一如既往的坐在末席。龍等人都是知道賢世這傢伙的習慣的,不過那兩位中年男人卻是看賢世坐在末席,中間還隔着不少空座,當下也是對賢世看輕了不少,更甚者其中一位還露出不屑的目光。

賢世將一切都看在眼中,倒也沒說什麼。龍自然也是沒有放過兩位的態度,當下心裏也是暗笑不已。“首先,幾位剛剛回來,就讓你們來參加會議,幾位也就受着好了。”賢世幾人對龍這貨早就習慣了,各自坐在座位上也是沒有任何表示。

“咳!給二位介紹一下,這位是‘斬’小隊隊長賢世。”龍乾咳兩聲緩解下自己的尷尬,隨後指着賢世對那兩位中年男人介紹道。

兩人聽聞是‘斬’小隊的隊長,當下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畢竟日後工作還需要人家的配合。順着龍點指的方向看去,卻發現正是坐在末位,耷拉着腦袋衣服無精打采作態的賢世。

“呵呵,呵呵!”兩人也是大感不妙,想到剛纔還對此人露出鄙夷的神色,不由得二人乾笑兩聲,試圖緩解一些氣氛。快速調整了下狀態,臉上掛着和煦的笑容,正欲與賢世打個招呼什麼的。但是龍卻是沒有給二人機會,又指向‘斬’小隊其他幾人,一一爲兩人介紹了一番。

期間每介紹一人,兩位中年人都是掛着和煦的笑容試圖跟‘斬’小隊隊員打個招呼,留下一個好的第一印象,畢竟剛纔已經惡了人家隊長不是?但是龍卻是每每都趁着兩人掛起和煦笑容的時候,轉而介紹下一位。慢慢的,兩位中年也是不由得臉色難看下來。

“呵呵,最後,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二位,這位是凌超這位是範建。”

聽到龍介紹自己二人,這兩人也是連忙站起,試圖與衆人打個招呼,可謂是不放過任何一個露臉的機會了。看凌超與範建二人站起,龍笑眯眯的拍手道:“好了,大家剛剛回來辛苦了,趕緊回去洗洗休息一下。散會!”

龍話音還未落下,嘩啦啦的響聲連成一片。以晨曦爲首,賢世收尾,‘斬’小隊衆人已經紛紛朝外走去了。龍與夜鶯也是對此習以爲常了,當下兩人也是起身告辭了。

會議室中一時間只剩下範建與凌超二人,兩人甚至還保持着剛剛站起的姿勢來不及動作,可見衆人散會的速度之快了。兩人呆了一呆,相互看了看很快凌超臉上便露出怒容,眼睛更是要噴出火來。“範建,看來我們來‘天人斬’是非常正確的了,上頭果然看的透徹。”凌超冷聲說道。範建眼眶下一雙小眼眯起,點點頭沒說什麼,只是發出聲聲冷笑。

範建、凌超二人如何暫且不提,且說賢世回到房間脫下骯髒的衣服舒服的洗了個澡,心下盤算了一番,決定還是去找晨陽說清楚纔好。當下連忙穿上乾淨的休閒裝,來到晨陽的房間,敲響了房門。

很快,房門打開,露出的卻是晨曦的嬌顏。“賢世,你來啦?”晨曦甜甜笑道。話音還未落下,賢世的手已經摸到了晨熙臉上,左捏右捏一番,疼的晨曦眼淚都留下來了。

“呵呵,賢世來了,進來吧!”房間中傳來晨陽的聲音。賢世這才放過晨曦,邁步走進房中,卻發現晨熙也是在的。

“老爺子。”賢世躬身問候一聲接着說道:“兩個小傢伙已經跟您講過了吧?”

晨陽點頭看向賢世笑問道:“讓我聽聽你的想法。”

“如果老爺子沒有異議的話,我覺得還是把兩個小傢伙送去爲好,克拉赫的力量我也是見識過的。”賢世恭敬道。

“哦?呵呵,力量如何?”晨陽又道。

“恕我直言,絕非人類所能力及!”賢世答道。

“呵呵,如果能夠保證兩個小傢伙的安全的話,送去也無妨。我這個老傢伙能教都已經教給她們了,他們還小未來有無限的可能。”晨陽朗聲說道。賢世當下點頭,又是行了一禮,轉身便離開了,臨出門也只是說了一句:“安全不成問題。”

賢世也是想給晨陽與兩個小傢伙多一些時間,況且賢世也反覆斟酌過,克拉赫應該是沒有惡意的,不然憑藉她的力量,就是強行帶走晨曦與晨熙,賢世等人目前來說也是絕無反抗的可能。

出了晨陽房間,賢世也是舒了口氣,本來還覺得需要費一番口舌,沒想到晨陽這麼好說話,也算得上是個豁達的老人了。賢世正值胡思亂想,龍卻是走了過來。“賢世,現在有時間嗎?”龍出聲問道。

“有,什麼事?”賢世反問。

“跟我來。”龍點頭說着掃視四周,顯得格外小心。賢世也是疑惑,在自己家裏怎麼跟防賊似得?雖有疑問,但也沒有多問,只是跟着龍走了。

一路上兩人也是一句話沒說,龍也一直顯得很警惕。過了一會兒,龍帶着賢世走進一間房間,這才停了下來。賢世掃視一圈,發現自己竟然不知道基地還有這樣的房間,話說回來這貨除了自己的房間,恐怕對基地一點了解也是沒有的。但這間房中卻是空無一物,直覺告訴賢世,這裏應該是一間密室。

“龍組,你這是?”賢世越加疑惑起來。

“範建、凌超兩人的身份你知道不?”龍問道。“範建、凌超?”賢世下意識出聲,想了想這纔想起來剛纔會議中介紹的那兩位,貌似就叫這名字,當下賢世連連搖頭表示不知。但猛然間想起了什麼,雖說心思完全不在會議上,但是也是察覺到了龍在會議上似乎有些不正常,更像是故意與那兩位爲難一般。

“莫非是……?”賢世正想到某種可能。龍卻是說道:“上面派來的,讓我安排職位。不過,來的目的應該是監督沒錯了。至於監督什麼,我也說不好。這個給你……”龍掏出一本小冊子甩給賢世,便轉身離開了只道了聲:“我還得去安撫一下上面派來的那兩位大爺的情緒,呵呵……” 第二十九章 一頭霧水

賢世拿着龍扔來小冊子回到自己房間,這才翻閱了起來。只是封面上幾個大字就吸引了賢世的心神,整個翻閱下來也是不禁暗自苦笑不已,想來龍的日子也不是那麼好過的啊,雖說自己英俊非凡天縱神武,但是龍把這個給自己,怕是更多的是看在夜鶯的份兒上吧。

事實的確是如賢世所想,龍的日子也並不好過,這本小冊子無非就是‘斬’小隊的權限與必須履行的義務條約。大致如下:天人斬組織斬小隊,擁有自主權,具備絕對的自由,一切以隊長的判斷爲行爲準則。必要時候可以無視長官的命令。另外斬小隊,若是隊長判斷組織中有人背叛,具有當場將目標格殺的權限。當然也有需要履行的義務,旁枝末節一筆帶過不提,最高目標就是履行天人斬建立的初衷,驅逐天人以完成‘天人斬’!

龍交給賢世這本小冊子的目的,恐怕就是針對範建與凌超了,或者是針對上頭派下來的所有人,將自己的權限架空,交給賢世完全的自主判斷權,甚至將來若是出事兒,自己還會背起黑鍋,畢竟這一切都是龍親自制定的。就算是龍對賢世的爲人再信任,也不會輕易將作出這樣的決定,必然是看在夜鶯的面子上纔有這番舉動,畢竟他最信任的就是夜鶯了,而且他對夜鶯……龍這樣的做法,卻是在未來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難得回到基地,賢世稍微放鬆了一番,卻也是不敢怠慢修煉,畢竟實力不足,日後一切都免談。稍稍休息之後,賢世便開始了沒日沒夜的修煉。

時間流逝不由人,轉眼已經過了四天。

這一日,天色已經接近黃昏,賢世一如往常的盤坐在牀上修煉着那佛典,旁邊還放着怪獸晶核,只是此時晶核已經不多,僅剩下寥寥數十枚。四天下來,賢世已經將進兩千顆晶核全部吞食煉化了,初始還有些不適那冰火兩重天的感覺,但是現在也是已經習慣下來。

每每吞食晶核後運轉佛典,都會感覺到自心臟出現一團氣體,然後隨着血液流通向全身各個角落,這氣體經過的地方總會感覺到刺痛。

但隨着一直修煉下來,賢世發現這刺痛的感覺不斷在推移着,痛過的地方,那氣體的遊動會格外的順暢,最初先是整個胸腔,隨後便是雙手、雙腳,兩千顆晶核吞食下來,那氣體再遊動起來,就彷如魚遊溪水一般順暢,再也沒有往常那種刺痛的感覺出現,但到時每每氣體遊動,便有舒暢無比的感覺。


“嘶!”

本來不動如鬆的賢世,猛地倒吸一口涼氣,剛纔體內的氣體流動順暢,正值渾身舒爽。那氣體卻是遊動到了眉心位置,便有一股極其劇烈的刺痛感傳來,就是熟悉了這種刺痛的賢世,也覺得疼痛難耐。“這裏是最後的地方了,會怎樣呢……”強自忍耐着,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抓過剩下的所有晶核,一口吞食了下去。

晶核入口即化,涌入身體便化作了氣體,在賢世全身血液中游動一週,繼而衝上額頭與之前那一小團融合在一起。這氣體一經融合,那刺痛的感覺仿若被放大了十倍百倍,賢世瞬間便被冷汗打溼了身體,額頭上的汗珠更是密集,順着臉頰一顆顆的滴落下來,卻是掛着淡淡的血色。

得到補充,那氣體的衝擊更加劇烈起來,這一衝擊,賢世整個身體都微微顫動着,那氣體放佛帶動了全身血液,使得賢世體內整個都沸騰起來,全身四萬八千個毛孔更是滲出點點血跡來,與密集的汗珠混合在一起,不一會兒便將牀單染紅了一片。

然而那衝擊並未停止,而是一波快過一波的更加劇烈的衝擊着。每一次衝擊賢世都將經歷一次地獄,偏偏最痛的部位卻是在眉心,刺激的整個大腦都更加清醒起來,想昏過去都不能做到。而且大腦越加的清醒,對那疼痛的感覺便會越加的清晰,只把賢世疼的死去活來,偏偏又無法控制身體,連移動都不能。

不大會兒,賢世正張臉已經扭曲成一個疙瘩,顫抖的身體更是從未停止,那不斷滲出的血液怕是已經有了好幾斤之多,但賢世除了疼痛卻是感覺不到任何異樣。

時間推移,慢慢外邊天色已經是漆黑一片。基地中的晚餐也是準備好了,晨曦蹦蹦跳跳的來到賢世的房間,蓮足輕擡間賢世的房門便發出砰砰的聲音。“賢世,出來吃飯了!”晨曦踢了一會兒不見賢世開門,不由得雙手掐腰已命令的語氣喊道。

“啊!”

一聲撕心裂肺的吼聲,猶如平底一聲驚雷,猛地在晨曦耳邊響起,卻是將小魔女嚇了一跳。“賢世,你怎麼了?”晨曦回過神來,判斷出那是賢世的吼聲,連忙怕打着房門大喊了起來,但是喊了一會兒卻不見賢世有什動作,那一聲大吼之後再也沒有一點聲音傳來,晨曦不由得着急了起來:“怎麼辦……怎麼辦……。”

“晨曦,剛纔那聲音是?”龍、夜鶯、柳陽二老與繚花幾人跑了過來問道,就連那凌超與範建都赫然在列,只不過顯然是受衆人排擠,跟在最後面。

“我,我也不知道,賢世哥哥……賢世哥哥的房門,龍哥哥你能打開房門嗎?”晨曦見到龍過來,連忙焦急的問道。龍一聽也是感覺不妙,應該是賢世除了什麼問題。當下連忙安慰晨曦兩句,隨後說道:“我去拿鑰匙。”

卻說房間之中,在晨曦踹門的時候,賢世正進行到關鍵時刻,那一波一波的衝擊,刺激的賢世大腦無比清晰的感覺着那疼痛的感覺,賢世大腦已經漸漸開始麻木,更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覺得放佛經歷幾世輪迴一般的漫長,正值賢世已經有了死亡覺悟的時候,猛然間從賢世眉心處傳來啵的一聲輕響,仿若是打破了什麼膜障一般。

緊接着那僅剩的氣體便一股腦的融入進去,與此同時劇烈的疼痛感即便是賢世已經麻木,也是遠遠不能承受,於是便有了晨曦聽到的那聲巨吼。

一聲大吼之後,身體上所有的疼痛感都自消失,不知爲何反而是靈臺清明,全身四萬八千個毛孔都放佛發出歡快的聲音,其中之舒爽非筆墨所能描述。但賢世卻是沒有時間體會這舒爽,只因爲在賢世腦海深處,彷彿有一副畫卷緩緩打開,賢世竟無比清晰的看到了自己體內狀況,就像是體內有另一個自己,只要心意一動便能夠將整個身體看的透出,所有祕密都無所遁形。

賢世將自己身體整個檢查一遍,卻也沒有絲毫髮現,只是體內聲音滾滾仿若雷鳴,起初賢世還不解,但看到那強健有力的心臟時,卻是找到了聲音的來源。心臟每次跳動便會擠壓着血壓一波接着一波的涌動,仿若奔騰的大河,偏偏賢世還沒甚異樣的感覺。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