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拉克勒斯打著打著趁達拿都斯防禦的間隙,一把抓起他的腰帶,瞬間把他摜在地上,然後一跨步坐在他背上,扔下大棒,雙拳乒乒乓乓地在達拿都斯背上捶了起來。

達拿都斯掙扎了一陣見怎麼也掙扎不開,只得無奈舉手投降,大叫道:「該死的,我投降,到時候你去面對冥王和宙斯的憤怒吧!」

赫拉克勒斯一把又把達拿都斯從地上提起來,瞪了他一眼,冷聲道:「阿爾克斯提斯什麼時候能醒來?」

達拿都斯小聲嘟囔了兩句,這才道:「只要過了子夜時分就行了,我子夜時分不帶走她的靈魂,她就會自動復活過來。」

赫拉克勒斯眼一瞪,冷笑道:「我要她現在就復活過來,你是不是又皮癢了?」

卓越聽得搖頭失笑,大哥不講理起來也挺無賴的。

達拿都斯氣得臉都青了,沒好氣的道:「把她屍體弄過來,我這就復活她。」

卓越看赫拉克勒斯又要揍他,趕緊擺了擺手,來到墳前,掌上一使力把墳墓推平,很快找到棺木,打開棺蓋,只見阿爾克斯提斯正一臉祥和地躺在那裡。

達拿都斯無奈,只得又把她復活。

阿爾克斯提斯見自己復活大喜,三人中她只認識赫拉克勒斯,又知道他神力非凡,自己恐怕就是他救的了,立即從棺材里跳出來見禮。

赫拉克勒斯輕聲安慰幾句,讓卓越把她送回去,然後三人一起開始隨達拿都斯向冥界走去。

冥界入口在拉科尼亞一個叫泰那戎的地方,三人很快來到伯羅奔尼撒半島,達拿都斯指著一個山崖的角落冷笑道:「入口就在那裡,只是不知道你們敢不敢進去?」

「嘿嘿,你這蠢貨都能進去,我有什麼不敢的。」赫拉克勒斯說著嫌他不老實又踢了兩腳,把個死神踢得咬牙切齒,暗暗發誓一定要把這個仇報回來。

地下甬道很長,走了老半天才走完,接著是一片空曠的地下世界,山丘、平原、河流無所沒有,天上竟然還有一輪圓月。

「這應該就是冥月了,據說是給死人照明用的。」卓越正想著猛然感覺周圍溫度驟降,凝神一看,只見前面一條寬大的黑色河流橫在那裡,像一眼望不到邊一樣。

「卡戎,快出來,有人要渡冥河!」

達拿都斯大吼,不久河對面傳來一陣夜梟般的笑聲,接著一個冰冷的聲音道:「老子只渡死人,沒工夫管活人的事,你自己想辦法去!」

赫拉克勒斯見達拿都斯等了半天也想不出辦法,一把把他給提了起來,來到冥河邊,冷笑道:「想到辦法沒有,再想不出來我就把你扔這裡面了?」

那冥水不光陰靈碰了要魂飛魄散,就是神靈沾了也要法力大失,達拿都斯嚇得怪叫不已,赫拉克勒斯聽得心煩,正要把他扔進去,只聽頭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道:「行了,別嚇他了,我帶你們過去吧!」

卓越抬頭一看,見冥河上空出現一個渾身黑衣的高大女人,正是冥河神女斯堤克斯。赫拉克勒斯一聽立即把達拿都斯又提了回來,達拿都斯則是口中不停地拜謝斯堤克斯女神。

斯堤克斯把一擺手把三人帶到空中,然後渡到對面,對卓越道:「你先留下,我回頭有話對你說。」 冥河神女斯堤克斯,大洋神俄刻阿諾斯之女,在提坦之戰中遵循父親的建議,和她的四個女兒勝利女神尼刻、強壯之神克拉托斯、熱情之神仄羅斯和暴力女神比亞最先來到奧林波斯,是宙斯堅定盟友及心腹,戰後宙斯把她的四個女兒留在奧林匹斯,並賦予她斯堤克斯對所有誓言具有約束力,就是神靈也不例外。

斯堤克斯的府邸在冥府入口處,由巨大的花崗岩和銀柱建成,立在那裡如一座高大的碉堡,卓越坐在大廳的窗口處,冥府中的進出的一切都一覽無餘。

卓越看著下面各種各樣出出進進的神靈、陰魂,心說這個位置真是好地方,若是監視的話絕對是第一選擇。想著突然一愣,她是宙斯絕對的心腹,不會就是宙斯派來監視哈迪斯的吧?只是她把我帶這裡來什麼意思?

斯堤克斯把幾個侍者都趕了出去,仔細地看了一陣卓越,一笑道:「忒提絲還好嗎?」

「呃…,還不錯!」卓越一愣,頓了一下才想起她既然是大洋神的長女,當然就是忒提絲的大姨媽了,姨媽關心外甥女天經地義。

「別拘束,說起來我們還有些關係,前幾年雅典娜那妮子為了救你還從我這裡討走了一杯脫厄之水。」斯堤克斯微笑道。

「這麼說來我這條命能就回來還要托女神的福了,我還真不知道有這事,也沒過來道謝,真是不該!」卓越說著就要行禮,見斯堤克斯擺手,順勢就停了下來。

兩人隨意地聊了兩句,斯堤克斯道:「看著下面的進進出出,心裡有什麼感想?」

「戲肉來了,只是不知道到底要說什麼。」

卓越想著看了一眼冥府入口,隨意地道:「若是在這裡監視整個冥府,保證任何人都逃不過監視的眼睛。」

「呵呵,你很聰明!」斯堤克斯贊了一句又道:「你愛忒提絲嗎?」

「我也說不清楚!」卓越搖了搖頭,「在一起的時候沒太大感覺,只是她一不在我身邊,我腦子裡老出現她的影子,不知道這是不是愛情?」

「那就是離不開的意思了?」斯堤克斯面容慢慢變得嚴肅起來。

卓越沒說話,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心說你還打算拆散我們不成?

斯堤克斯又冷冷地看了他一陣,最後道:「我聽說你到巴比倫神界學到不少東西,你在那裡有的朋友?」

「算是吧,對我比較照顧。怎麼了?」

卓越心裡一動,我的事難道整個奧林匹斯神界都知道了,這麼說一舉一動豈不是都在宙斯的掌控之中?接著又想起她之前問自己的話,心說怪不得她問我看到下面什麼感想,原來是在告訴我這個信息。

「有想過出門遊歷一番嗎,你們倆?」斯堤克斯突然神色一轉,點了點頭笑道。

「媽的,是我的某些東西引起了宙斯等人的覬覦,還是宙斯仍不肯放過我?只是聽這意思,不管哪種都已經對我大大的不利了。」

卓越想著笑了笑道:「正有這個打算,只是做人要有始有終,我怎麼也得把我大哥的這些任務幫忙做完吧!」

斯提克斯點了點頭,抬手拿出一個黑色的瓷瓶遞給卓越:「第一次見面,我也沒什麼好東西,這是脫厄之水,專治陰冥之物所傷。」

「多謝神女!」卓越也沒客氣,接過放入異空間里。

斯堤克斯站起身來,輕聲道:「忒提絲命運多舛,希望你能給她帶來幸福。」

卓越心裡巨震,難道她能預測到數十年後的事,這也太神了點吧?

=========分割線==========

赫拉克勒斯隨達拿都斯來到一片樹林,只見這裡有許多黑色的白楊和不結果的椰樹,周圍到處都是四處瞎轉悠著的悲哀的陰魂。這些陰魂一見到他,立即嚇得四散奔逃。

赫拉克勒斯撇了撇嘴,不屑地掃了他們一眼。正想邁步前行,突聽一個聲音高叫道:「赫拉克勒斯,你還我命來!」

赫拉克勒斯扭頭一看,只見安泰俄斯、黃金寶劍克呂薩俄耳父子以及前段時間剛被他殺的阿瑞斯之子庫克諾斯都從遠處奔來,咆哮著向他衝去。

「哼,陰冥鬼物,也敢猖狂,我就再殺你們一次!」


赫拉克勒斯說著摘下背上的黑弓,唰唰幾箭就向那些奔過來的陰魂射去。可惜這次卻不能如意了,箭只穿過那些陰魂的身體卻造不成任何傷害。

「赫拉克勒斯,你不是厲害嗎,來啊,繼續來啊!」

那些陰魂奔到他身前,圍著他四處打轉,只是因為他身上陽氣太盛的原因,根本造不成任何傷害,都開始大吼大叫地語言嘲諷。

達拿都斯看著面前的一切也不說話,只是冷笑不已。


赫拉克勒斯大怒,伸手就想把他們抓起來摔一跤,卻又是抓了一手的空氣,正在想該怎麼辦才好,只聽卓越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這些都是陰冥鬼物,不受物理傷害,用你的大棒或者不動明王印的后三式都成,能打得他們魂飛魄散。」

赫拉克勒斯大喜,伸手摘下大棒,大喝一聲就向離得最近的庫克諾斯一棒敲去。只聽咔嚓一聲雷鳴,接著一道閃電打出,正砸在庫克諾斯頭頂。

庫克諾斯怪叫一聲,立即化作一道青煙隨風而去,其他幾個陰魂都是嚇得瑟瑟發抖,大叫一聲四散奔逃。


赫拉克勒斯抬步就想去追,卓越一把阻住他道:「算了,和他們這些陰魂較什麼勁。」

「這…這是天音雷木?」達拿都斯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種神木怎麼會落到他手裡,怪不得自己完全不是對手,根本就是完克陰神嘛!

赫拉克勒斯瞪了一眼身邊目瞪口呆的達拿都斯,冷笑道:「快點帶路,否則也讓你嘗嘗爺爺大棒的威力。」

達拿都斯再興不起反抗的心思,於是帶著兩人向前走去。穿過樹林,進入冥府,走了許久才來到一座巨大的宮殿前,剛想邁步而入,猛聽一陣吼叫聲在前面響起。

「嗷~!」「汪汪!」「嘎嘎!」

聲音如雷音長鳴。卓越抬頭一看,面前出現一條巨大的惡犬。只見它有三四米高,十來米長,不光長著三個頭,還長著龍的尾巴,脖子上也盤繞著毒蛇,此時正昂起三個頭狺狺狂吠,吠叫時口中還有綠色的毒液滴下,落在地上滋滋作響。

赫拉克勒斯摘弓就打算射,卻見面前烏光一閃,他還以為是有人偷襲,抬手一箭就射了過去,正射在那道烏光之上。

「嗷~!該死的,你連我都敢傷,真是豈有此理!」

那烏光咆哮一聲,接著在三人面前停了下來。只見這人身形高大,面目英挺,除了身上有一股驅之不去的死亡氣息、年齡有些大之外,就是個標準的大帥哥,正是冥王哈迪斯。

只是此時老帥哥一點也不帥了,赫拉克勒斯的那隻箭只正射在他的肩上,疼得他齜牙咧嘴,後來忍住痛一狠心才拔下羽箭,恨恨地瞪了赫拉克勒斯一眼。


「嘿嘿,這你不能怪我,我還以為你要攻擊我呢!」赫拉克勒斯收起弓箭,看著冥王扭曲的臉孔就想笑,忍了半天才忍住。

「我自作自受行了吧,不知道老三怎麼生了你這麼個怪物!」哈迪斯鬱悶地道。

「那個,冥王,歐律斯透斯要我把刻耳柏洛斯帶回去給他,你看……」赫拉克勒斯小聲道。

「赫拉安得什麼心我還不清楚,不過是想借刀殺人罷了,我又豈能讓她如意。」

哈迪斯揉了揉疼痛不已的肩膀,瞪了赫拉克勒斯一眼,冷笑道:「刻耳柏洛斯就在那裡,有本事就自己去抓。不過先說好,你不能使用武器,否則我不管你是誰的兒子,一定把你留下來。」

「冥王忒瞧不起人,就這頭賴狗,還需要使用武器?」赫拉克勒斯說著把弓箭和大棒都取下遞給卓越,獅皮甲也不穿了,空手就走了過去。

那三頭犬刻耳柏洛斯知道他是來捉自己的,咆哮一聲就向赫拉克勒斯衝去。

「寶山印!」

赫拉克勒斯大吼一聲,雙手結印,瞬間頭上出現一個十來米高金色的巨響,雙拳一合,狠狠地向刻耳柏洛斯砸去。三頭犬被這一下砸的嗵地一聲陷入到地下。

赫拉克勒斯得勢不饒人,每次只要刻耳柏洛斯才地洞里露出頭,必然會被又打下去,一會的功夫那隻三頭犬已經被他打得奄奄一息。

哈迪斯見他還要打,趕緊抬手阻住了他,沒好氣地道:「行了,人說『打狗還要看主人』,你真把它打死了,我的臉往哪兒擱。」

「那冥王讓我把它帶走?」赫拉克勒斯大喜。

「我不讓你帶走行嗎?」

哈迪斯瞪了他一眼,又吩咐身邊的死神達拿都斯:「去和王后說一聲,就說人類的大英雄赫拉克勒斯給面子,來我們冥府做客,讓她準備一桌酒宴。」

「冥王果然是好人,這個任務做得最暢快!」

赫拉克勒斯性格本來就豪爽,見人家這麼敬重自己,立即也軟了下來。看了一眼卓越,這才想起還沒相互介紹,趕緊道:「這是我兄弟卓越卓不凡,天才一樣的人物。」

「不凡見過冥王!」卓越立即上前施禮。

「呵呵,早有耳聞!」

哈迪斯看著卓越溫然一笑道:「我頭上某頂看不見的帽子,還是因為這位小友才摘掉的呢!」 話說阿羅阿代兄弟倆在比利牛斯山轉悠了數月才出來,趕到伊比利亞發現克呂薩俄耳父子已經被赫拉克勒斯幹掉,兩人無奈,只能大鬧了一通又返回自己的住處。

只是埃菲阿爾托斯自從聽了修普諾斯的話,回去一年多還是念念不忘,最後實在忍不住了,對奧托斯道:「哥哥,咱們打上神界,把赫拉和阿爾忒彌斯那倆娘們搶回來吧!」

奧托斯夜晚也一直在痴痴地張望星空,想那月神阿爾忒彌斯該是何等美貌。一聽立即來了精神,趕緊答應下來,兩人於是向奧林匹斯山進發。

他們倆雖然不知道神界具體在哪兒,卻有個計劃,那就是把俄薩山摞在奧林波斯山上,再把珀利翁山放在俄薩山上,然後順著山往上爬,這樣就能到神界了。

這一日來到帖薩利附近,恰好碰到自然女神墨利亞,墨利亞一聽他們要攻打神界大喜,立即和他們訂立攻守同盟,讓他們從奧林匹斯山進攻,自己帶著兄弟從帖薩利進攻。

兩兄弟身高腿長,沒多久就來到奧林匹斯山腳下,放話要諸神交出赫拉和阿爾忒彌斯,否則就打上神界去,活捉赫拉騎。

宙斯一聽氣得是三屍神暴跳,七竅內生煙,心說我雖然和赫拉感情破裂了,也輪不到你們倆小子放肆吧!只是這倆傢伙都是小輩,自己不大好動手,看了諸神一眼,沉聲道:「你們誰願意去把那倆狂徒抓來?」

阿瑞斯生性急躁,在那邊早就不耐煩了,再怎麼說赫拉也是他老媽,豈能讓人這麼侮辱。於是起身大聲道:「父親,讓我去吧,我一定把這倆傻瓜碎屍萬段!」

宙斯點了點頭,那邊阿瑞斯呼嘯著就衝下山去。來到山下,戰神暴叫一聲,鋼槍一點阿羅阿代兄弟倆道:「呔,哪裡來的小兒,還不束手就擒,否則爺爺就大開殺戒了!」

「丟你老母!」埃菲阿爾托斯道,他就是沖著赫拉來的。


「哇呀呀!氣死我也!」

戰神一聽勃然大怒,一縱過去抬手就是一槍。然而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比一山高,要沒兩把刷子,他們也不敢叫囂著要打上神界了。兩兄弟各使刀槍,戰不數合,草包戰神就被雙胞胎兄弟打倒在地,阿瑞斯腿上被赫拉克勒斯射的箭傷剛好,沒幾天就再一次受辱。

兩兄弟似乎早就準備好了,這個把阿瑞斯干翻在地,那個轉身拿出一個銅缸,一把把阿瑞斯塞到缸里,又用秘法加個蓋子,阿瑞斯掙扎了半天也沒出來。

奧林波斯山上諸神一看不妙,立即又殺出一位白袍小將,但見他金弓銀箭、寶馬香車,正是光明神阿波羅。阿波羅手持光明戰弓,大聲道:「無知小子,我勸你還是速速放了戰神,否則別怪我阿波羅不客氣了!」

「干你妹啊,原來是大舅哥!」奧托斯一聽是阿波羅,嘿嘿笑道。他看中的是月神阿爾忒彌斯,阿波羅可不是他大舅哥嘛!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