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這樣,那就越發的證明杜黎兒的陰謀越有用。

就在陳明還準備跟高茹解釋什麼的時候,辦公室的房門卻是突然被人打開。

濃妝豔抹的杜黎兒走進辦公室,臉上帶着一抹嫵媚的笑容看着陳明和高茹。

“在外面就聽見你們吵架了,高茹,不是我說你,有什麼好吵架的,我可是一點都不介意咱們三個人一起生活。”

“賤人,三個人一起生活?你想得美!”

“高茹,陳明那麼優秀,不能總是你一個人霸佔着吧?”

說着,杜黎兒走到陳明身旁一臉柔情的看着陳明。

“我也很喜歡他呢。”

高茹看着如此一幕,臉色越發冰冷,身體都有了一些顫抖。

“高茹,你別信她的話,那視頻根本就是她給我下藥之後拍的。”陳明強忍着掐死杜黎兒的心情,看向高茹繼續解釋道。

“陳明,當時你可不是這樣說的,怎麼現在就改口了?”杜黎兒卻連忙道。

說話間,只見杜黎兒順勢直接倒在了陳明身上,親密無間的模樣讓高茹心裏冷意越發濃郁。

“滾!你們給我滾!”

“高茹,我…”陳明迅速推開杜黎兒,還想要繼續跟高茹解釋。

可高茹壓根就不想聽陳明解釋什麼,而是直接冷冷:“滾,我這輩子不想再看見你。”

陳明剛準備開口說什麼,一旁的杜黎兒就走了上來,伸手一把拉住了陳明的手臂。 陳明一把將杜黎兒的手臂甩開,滿臉冰冷的看着她。

“杜黎兒,我知道想報復我,可你也用不着這樣吧?”

“陳明,你說什麼呢,我是真的喜歡你,我都願意咱們三個一起生活了,難道還不夠嗎?”

“你們夠了,別在這噁心我,”高茹冷聲呵斥道。

“我回玲瓏城等你,我會跟你解釋清楚的。”陳明看着高茹的模樣,猶豫一下道。

高茹冷哼一聲,並沒有理會陳明。

陳明見狀,轉身直接離開。

“高茹,你也太不識擡舉了,咱們三個一起生活有什麼不好?陳明那麼優秀,你不要,我可就自己霸佔了。”杜黎兒玩味的看着高茹。

說完,杜黎兒也轉身,連忙追上陳明。

陳明和杜黎兒剛離開高茹的辦公室,然後就聽見辦公室中一陣噼裏啪啦打砸東西的聲音響起。

而不久後,在大地集團在,陳明臉色冰冷的看着杜黎兒。

要是殺人不犯法,陳明此時都已經把杜黎兒吊起來鞭屍了!

隨後陳明沒有更杜黎兒廢話,直接開車回了玲瓏城。

就在陳明到達玲瓏城不久,高茹也回到了玲瓏城。

所在的別墅中,高茹自顧自的收拾着東西,陳明想要上前攔住高茹,可卻被春姐擋了下來。

“高茹,這都是杜黎兒的計謀,我和她真沒有任何關係。”

“騙鬼去吧,陳明,你知道我和杜黎兒從小就不對付,可你竟然還揹着我跟她搞到一起?要是換個人我都能原諒你,可偏偏是她!”

陳明當然知道高茹和杜黎兒之間的恩怨。

兩個人年齡相差無幾,家庭又相差不多,凡事都要爭個高下,就連上學的時候高茹有喜歡的人,杜黎兒都會想方設法破壞掉。

現在竟然又出現這樣的事情,可想而知高茹心裏的怒火。

“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我真是被她下藥了,春姐知道的,昨天你被抓緊去就是杜黎兒設計的,我去找杜黎兒談條件,沒想到中了她的圈套。”

然而高茹壓根不聽陳明的解釋,簡單的收拾一下東西便朝別墅外走去。

“小陳譯我會帶走,以後都不會讓你見他!”

聞言,陳明下意識要去追高茹。

可春姐擋在他前面,根本就不讓步。

“春姐,難道連你也不相信我?我昨天是不是跟你說了去找杜黎兒?”陳明看着春姐,質問道。

“我只聽小姐的命令。”春姐沒有絲毫的感情。

陳明想要衝開春姐的阻攔,可壓根不是春姐的對手。

三下五除二就被春姐放倒在了地上。

等到春姐離開時,陳明立馬跟出去,卻是發現高茹已經帶着小陳譯離開了。

一時間,陳明的心裏失落到了極點,同時對杜黎兒也更加的憎恨了。

千算萬算沒想到杜黎兒會用這樣的方法對付自己。

雖然自己在方方面面都已經很小心了,可沒想杜黎兒竟然能用這種不惜賠上身體的方法對付自己。

可不得不說,這樣的方法也確實非常有用。

現在高茹的離開就是最好的證明。

在別墅坐一會,陳父陳母便來到了這裏。

當高茹從他們那裏把小陳譯帶走的時候,他們就看出了情況不對,所以自然要來詢問一下陳明瞭。


陳明並沒有和陳父陳母說具體的原因,只是讓二老放心。

送二老離開,陳明一個人坐在別墅中,不停地抽着煙,思索着該怎麼解釋,才能讓高茹相信自己。

可辦法還沒有想到呢,就接到了張寧的來電。

高茹離開的第一件事,竟然是讓大地地產解除和明帆房產的合作。

雖然陳明已經想到高茹會解除一切和自己有關係的事情,但是沒想到竟然會這麼快。

現在明帆房產沒有了大地地產的合作。一旦這個消息公佈出去,怕是明帆房產又不會安寧了。

陳明沒有和張寧說什麼,只是讓他遵從高茹的吩咐。

畢竟大地地產還是大地集團的,張寧雖然是以陳明馬首是瞻,但領導畢竟還是高茹。

所以陳明當然要讓張寧聽從高茹的了。

最起碼有張寧的存在,自己纔不用擔心大地地產會被許玉峯和杜黎兒挖走。

如果張寧不聽從高茹的命令,高茹要是一氣之下把他給換掉,那大地地產可就要危險了。

畢竟之前高茹管理的大地地產不止一次被許玉峯和杜黎兒策反成功。

掛上張寧的電話,陳明很快就振作了起來。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如今的陳明已經越發的理智了。

高茹的氣一時半會是消不下去的。

自己現在就算是找她也沒用,所以更多的還是想想怎麼幫助明帆房產度過接下來的危機吧。

至於杜黎兒的事情,總有一天要讓它真相大白,到時候再把高茹和小陳譯接回來!

轉過天一早,大地地產便在網上發聲,單方面的解除和明帆房產的合作。

果不其然,這個消息出現的第一時間,整個廬州都發生了巨大的震動。

尤其是房產行業,更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眼看就要過年了,這樣的消息對於明帆房產之外的房產開發商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凌冽的寒冬還沒過去,他們就看到了春天。

前一段時間裏,因爲明帆房產和大地地產的聯合,讓廬州的一些中小型房產開發商苦不堪言。

大的房產開發商,猶如博明地產那樣的存在,也是經歷了不小的打擊。


現在明帆房產沒有了大地地產的幫助,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強勢。

李濤和鄧玉敏等人在看到這一消息後,也是紛紛給陳明打了電話,詢問陳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明並沒有詳細的解釋,只是讓他們安心過年,年後將會有一場硬仗要打。

接下來幾天,陳明沒有去明帆房產,反正下面都放假了,去了也沒什麼事情可做。

研究股市在家就行,至於有關南湖的設計,陳明有時間也會研究一下。

不過這並不着急,更何況設計方面的事,也不是着急就能行的。

除夕夜。

陳明和一家人在玲瓏城度過的,很簡單,只有二老還有陳明和陳雲。 至於柱子和陳雲則回了陳家村,年後再回來。

至於李濤和六子等人,也都有各自的事情,所以並沒有一起吃年夜飯。

李濤帶着王鳳回家了,至於六子則去做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跟着小朵一起回去見家長了。

至於其他幾朵金花也都回了自己家。

所以本來陳明是準備大傢伙一起過年的計劃只能取消,等到他們都回來廬州再聚在一起。

本來過年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情,可因爲高茹和小陳譯的事情,無形中蒙上了一層陰雲。

陳明去找高茹呢,想要讓她帶着小陳譯一起到玲瓏城過年,可壓根連高茹的人影都沒見到。

至於給高茹打電話,高茹也沒有接過。

飯桌上,看着耿耿於懷的二老,陳明主動提起話題,想要緩解一下氣氛。

可二老並沒有買賬。

“明子,你和媽說,你跟高茹到底是咋了?是不是你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高茹的事情?不會是因爲詩雅吧?”最終陳母還是忍不住心頭的疑惑,問道。

“明子,你現在也大了,什麼事都有自己的把握,媽不該管那麼多,但既然你都跟高茹在一起了,就應該好好的對人家,要拎得清什麼重要。”

“媽知道你對詩雅的感情,可高茹你們連孩子都有了,難道你就不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

陳明聽着陳母的話,腦門上一腦袋黑線。

自己和高茹的事情並沒有詳細的跟二老說過,他們也不知道到底是因爲什麼,高茹才帶着小陳譯離開的。

可自己也沒想到,陳母竟然能把這件事和許詩雅聯繫在一起。

“媽,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和高茹之間有點誤會,一時半會還說不清楚,不過你放心,我肯定沒做對不起她的事情。”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