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巖一下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大哥,你怎麼回來了?”

薛玉仁道:“我不回來,難道睡大街?”


趙巖嘿嘿笑道:“我還以爲你今晚不回來了,跟那黃毛丫頭去快活了。老大你的女人緣真的是好,爲什麼我趙巖就沒遇到一個紅顏知己呢?”

薛玉仁開玩笑道:“那我看,大哥先得給點錢給你去韓國整個容先。”

“大哥,你就別打擊我了,我知道我沒你生的好看。”趙巖失落的道。

“好了,收拾下,跟我走。”薛玉仁想起正事,對趙巖道。

“去哪裏?”

“去拿黃毛丫頭的家。”

趙巖更不明白了,詫異道:“大半夜的,去人家女生家幹什麼?”

薛玉仁便把張夢潔的事情簡單的跟趙巖說了一便。

“咱真的要去幫那黃毛丫頭?我早看她…”趙巖本想說看她不爽了,卻看大哥對那丫頭好像有點意思,忙閉上嘴巴。

“看她怎麼了?”薛玉仁問道。

趙巖堆笑道:“沒什麼,咱走吧,有咱兩兄弟在,別說黑龍幫,就是白龍幫,紅龍幫一起來,咱也給他滅了。”

薛玉仁拉住趙巖的手,就朝着張夢潔丫頭的豪宅狂奔而去,趙巖被他拉着在後面不住喊道:“老大你慢點,我鞋子都被摩擦的要着火了,好燙啊。”

薛玉仁笑道:“放心吧,沒事情的,那丫頭家的門鎖着,如果我不快點,怎麼進去。”

待跑到那丫頭家的鐵門前,薛玉仁跳起向上一躍,因爲本身速度就很快,所以這一躍,直接就跳出幾十米遠,門口的保安只覺得一股強風掃過,還納悶怎麼突然來了一道疾風。

薛玉仁在張夢潔的房子前停下,鬆開趙巖的手,趙巖喘着氣道:“累,真累,老大,你這速度可比我那奧迪Q7快多了。”

薛玉仁回頭看着他笑道:“好了,又不是第一次帶你了,以後習慣就好了。”

說着就推開大門,朝着大廳裏走,趙巖慌忙跟着薛玉仁走了進去。

趙夢潔正坐在沙發上看着自己手機,聽見動靜,朝着門口看去,卻見薛玉仁已經帶着趙巖回來。

薛玉仁笑着對張夢潔道:“怎麼樣?姐姐,沒過五分鐘吧?”

張夢潔看了看手機,時間纔剛過四分鐘,搖搖頭道:“怎麼這麼快?難道這小子一直暗地裏跟着我們?”

薛玉仁打了個哈欠,語氣帶着失落道:“哎,看來我們還是沒緣分啊,我不能對你以身相許了。”

“臭流氓,去你的。”張夢潔嘴裏一句臭流氓,在薛玉仁的耳朵裏聽來,卻比“好哥哥”更親熱。

張父站起來身來對着趙巖笑道:“你好,我是張夢潔的父親,我這個丫頭脾氣不好,還希望你們不要跟她一般見識。”

趙巖搖頭道:“沒事情,我們不會跟她一般見識的。”

張夢潔聽趙巖這麼一說,火道:“你怎麼說話的呢,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我爸跟你說只是客氣話,你怎麼滴給臉還不要臉了。”

張夢潔的話說的難聽,趙巖皺眉道:“你說什麼?”張夢潔聽趙巖語氣裏不友善,正要和他吵回去,張父忙走過來打着圓場:“好了,大家現在都是自己人呢,別窩裏鬥,對了,小兄弟,你叫什麼?”

趙巖笑着在張父的身上拍拍道:“還是你說話好聽,我叫趙巖。”

薛玉仁看趙巖沒大沒小,皺眉道:“趙巖,怎麼跟叔叔說話的。”

張父笑道:“沒事,沒事,都是自己人,不用太過拘束。”

趙巖朝着屋內看去,這纔看見客廳裏那誇張的大魚缸,趙巖嘆道:“老伯,你這個魚缸真氣派,天了,還有海豚,這花了不少錢吧?”

張父笑道:“不過是小意思罷了。”


趙巖走上前來,一把抱住張父道:“老伯,這大魚缸對你來說還好是小意思啊,那以後我買了房子,你也送我一個大魚缸吧?”

薛玉仁無奈的看着趙巖搖搖頭,張父微笑着點頭:“好說,只要這一次能把小潔的事情平息,我送你們每人一個大魚缸。”

趙巖點點頭道:“夠意思,就交給我吧。”趙巖正想誇耀自己是多麼勇武,回頭看見薛玉仁正瞪着自己,忙道:“就交給我大哥吧。”

雖然還沒有對張家做出什麼貢獻,趙巖顯然把自己當初了張家的救命恩人。

拍着張父道:“對了,老伯,趕緊給我和我老大安排房間吧,時間不早了,困死我了。”

張父客氣的笑道:“是是。”對着門口的管家招招手,管家忙走過來道:“老爺,有什麼吩咐。”

張父指着趙巖和薛玉仁道:“給他們兩位安排客房。”

那管家點了點頭,張夢潔卻突然開口道:“慢着,他們現在是我的私人保鏢,必須二十四小時保護我的安全,不用給他們安排客房了。”

“啊?那我和老大睡哪裏?”

張夢潔神祕的笑笑:“跟我來就知道了。”

“靠,我還以爲是跟那小妞睡一起呢,居然叫我們睡在她門口給她看門。老大,你說你是不是對這個丫頭有意思啊,要不然咱有好好的總統套房不睡,跑來坐地上受罪。” 地球之金 :“你就滿足吧,好歹這地上還有軟軟的地毯呢,別說,坐起來還挺舒服,不比你睡你的車裏差。”

“可是這,傳出去會不會掉我們的威風?”趙巖擔心的問道。

薛玉仁道:“行了,別多想了,咱們不過是無名小卒,誰認識我們?睡習慣了牀,偶爾這樣靠着牆坐在地上睡也另有一番風味嘛。”

“哎。”趙巖看薛玉仁這個百億身價的人都不嫌棄,自己也就不好在說什麼,閉上眼睛養起神來。

兩人正睡着,薛玉仁耳朵一轉,走廊的盡頭傳來輕聲的腳步。

“誰?”薛玉仁張開眼睛,警惕的喊道。這一喊,把趙巖也給嚇醒。


“是我,劉進。”劉進已經上了樓梯,走到走廊裏。

薛玉仁站起身來,笑道:“原來是劉兄,夜裏不睡覺,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劉進握着拳頭道:“剛纔在大廳沒打過癮,想再領教下你的功夫。”

趙巖看來者不善,挺身走到薛玉仁的前面道:“老大,不用你出馬,讓我來。”

劉進看着趙巖冷笑道:“那也好,讓我領教領教你的功夫。”

薛玉仁忙道:“趙巖,你退下,你不是他的對手。”他跟劉進較量過,知道劉進的實力,一般人根本就不會是他的對手,雖然趙巖有閻王親傳的“開山拳。”只不過這“開山拳”豈是一天兩天就能練成的。

劉進卻已經一拳朝着趙巖打來,趙巖沒有薛玉仁的速度,來不及躲閃,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口吐鮮血。

“你…”薛玉仁看着自己兄弟被打傷,擋在趙巖的前面攔住劉進。

“哈哈,我還以爲他有多大的能耐呢,原來也不過是裝裝樣子。”劉進狂妄的笑着。

趙巖突然站起來,咳嗽道:“老大,你讓開,讓我教訓教訓這個狂妄的小子。”

薛玉仁擔心道:“你沒事情吧?”

趙巖搖搖頭,這下,劉進興奮了,跳着對着空氣揮着拳道:“行啊,那就來教訓教訓我。你大爺我等着。” 趙巖舉起拳頭就朝着劉進的頭擊來,劉進一個躲閃,便躲開,

趙巖這一拳用上了自己的全部力道,揮出去以後沒有落點,身子由於慣性,失去平衡,向前跌了幾步才穩住身子。

劉進把他就像猴子一樣耍玩着,一點壓力也沒有,劉進笑道:“怎麼樣,快來啊,快來教訓我啊。”

趙巖惱怒的回過身子,一拳又是擊來,劉進彎下身子躲過他揮出的這一拳,一下抱住他的身子,一使力,把趙巖整個人抱起,再重重的往下一丟,一聲巨響,趙巖只覺得全身像散架了一樣痛。

“夠了吧。”薛玉仁怒道,一把抓住劉進的手,劉進笑道:“那你跟我打。”

“行。”薛玉仁皺眉道,心道你小子把我兄弟打這麼慘,今天我不好好教訓你,我就不姓薛。

薛玉仁右手運氣,剛要揮出,卻聽見一聲巨響,就像什麼東西爆炸了一樣,劉進也被這巨響嚇了一跳,兩人朝着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卻見趙巖正一拳打在地上,這個走道是凸出來的,趙巖竟一拳把這個走道打了一個大窟窿,破碎的地毯被震的滿屋飛,管家在一樓看見走道突然出現一個大窟窿,嚇的以爲有人送來什麼恐嚇**,大叫道:“不好了,不好了….”

劉進看着趙巖早就嚇的說不出來話,心道這個小子是人還是怪物?趙巖盯着他,怒道:“還要打嗎?”劉進搖搖頭嚇的往樓下跑去。

張夢潔聽到屋外的巨響,怒氣衝衝的打開門罵道:“誰啊,大半夜的吵什麼?”

卻見自家的走廊出現了一個窟窿,詫異道:“這個洞是怎麼回事?”

趙巖得意把拳頭在空中搖晃着道:“練功,一拳給打的。”

張夢潔轉頭看看薛玉仁,薛玉仁點了點頭,張夢潔知道薛玉仁是不會說謊的,原本她只知道薛玉仁可以徒手劈刀,卻不想這個叫趙巖的小子可以一拳開石,嘆道:“你們當真是本事不小。”

趙巖得意的笑道:“那還用你說。”

張夢潔樂道:“真是太好了,有你們在,什麼黑龍幫,白龍幫,都不用怕了,看在你們兩人這麼厲害的份上,本姑奶奶現在就封你們爲我的“左右護法。”

“那左右護法是不是比保鏢高出了幾個臺階?”薛玉仁笑道。

張夢潔點點頭,薛玉仁走到她跟前,用手擡着她的下巴笑道:“那待遇也應該提高不少了,那我們可以進你的房間睡覺嗎?”

張夢潔推開他的手,丟下一句“做夢”,走進房間,重重的關上了門。

趙巖跑到薛玉仁的面前,興奮道:“老大,我練成了開山拳了,我練成了。”薛玉仁看着他興奮的樣子,笑着點點頭。

“哈哈,我現在也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了,等我回去了,定要把那蘇幕打的屁股開花。”

薛玉仁搖頭道:“蘇幕,就算了吧,那小子我看他也不敢怎麼樣了,腿都瘸了,你再把他屁股打開花,那豈不是讓他連坐都坐不成了,咱要低調知道嗎,俗話說人外有人,說不定還有比咱們更厲害的呢。”

趙巖哪裏聽的進去,“不可能,我還沒聽說誰能一拳打穿樓梯的。”

靠在張夢潔的房間門口,對於大地就是牀的薛玉仁來說並沒有什麼,美美的睡上了一覺,倒是趙巖很不習慣。一晚上都在數羊,等數到三萬多隻的時候,天已經大亮。

剛有點睡意,張夢潔那丫頭就起牀,要求他們跟着自己去逛街。沒辦法,現在這個丫頭是自己老大的老闆,將來說不好也是自己的嫂子,也只能由着她。

張夢潔挽着薛玉仁的手,一路上有說有笑,

趙巖打着哈欠跟在他們屁股後面,有一種電燈泡的感覺。趙巖抗議道:“我說大小姐,你就喊我老大跟你出來就是了,幹嘛喊我出來,我都覺得我是多餘的。”

張夢潔回過頭對他笑道:“不啊,你怎麼是多餘的,你還大大有用呢。”

“什麼作用?”趙巖問道。

“我今天是去大采購,等回家的時候你幫我搬行李啊。”

這個時候,從他們身邊走過去一個美女,看背影那是相當不錯,趙巖突然來了精神,興奮的吹了個口哨,趙夢潔向那女生看去,讚道:“好漂亮啊!”

薛玉仁道:“怎麼,你也喜歡欣賞美女?”

張夢潔瞪了他眼:“誰說我誇她人了,我是說你穿的衣服好漂亮。”

薛玉仁樂道:“那行,我去把她衣服扒了,衣服歸你,人歸我怎麼樣?”薛玉仁聲音說的夠大,那女生像是聽到了薛玉仁的話,回過頭來瞪了薛玉仁眼。

張夢潔笑道:“哈哈,行啊,你去吧。”

薛玉仁搖頭道:“算了,還是算了。我也就有那個心,沒那個膽。”


張夢潔在他屁股上一拍罵道:“臭流氓,死流氓。你還沒那個膽,昨晚,你都偷偷親我的頭髮了,你當我不知道。”

“對啊,就是因爲我膽小,只敢親你的頭髮,要不然,我早就…”薛玉仁無辜的看着她。

“要不然?要不然你還想怎麼樣?都已經便宜死你了。”張夢潔氣的紅着臉道。

看着兩人打情罵俏,趙巖對自己老大真的是越來越崇拜了,真的很想向他請教,爲什麼不管什麼類型的女生,只要遇到他,都能信手追來。

幾人走進一家大型商場,張夢潔直接把薛玉仁拉到女裝部,一家一家的看,薛玉仁是逛煩了,張夢潔不厭其煩的換着一件件衣服,每換一件就問一次我穿這個衣服好看嗎?薛玉仁每每都點頭說好看,張夢潔火道:“你是敷衍我吧?每件你都說好看,你能不能說點別的?”

薛玉仁笑道:“行了,你不穿衣服更好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