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飛剛想開口,楊非凡就已經提前開口。

“哦?你知道我想說什麼?”趙海詫異地看着楊非凡。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那麼,趙伯伯你,必定是想叫趙少主來勸我,不要離開趙家。因爲,你想高薪聘請我,擔任你們趙家醫療機構的高級醫師,對吧?”楊非凡笑道。

諸天掌門人 ,所有人都爲之震驚,他們壓根就沒有想到,楊非凡居然料事如神!

難怪楊非凡能夠看穿趙龍的陰謀,原來,他有料事如神的怪異本領!

直到這時,趙海等人,終於明白了,楊非凡能夠看穿趙龍陰謀的原因。

幾經勸說之下,楊非凡依然堅持己見,婉言謝絕了趙海的好意。

無奈之下,趙海只好作罷。

年薪一千萬,楊非凡居然都拒絕了,所有趙家的下人,聽到這個消息後,紛紛目瞪口呆。

“神醫就是神醫,總是喜歡獨來獨往!”

“這個楊非凡的醫術,太神奇了,就連我們趙家家主,都自嘆不如!”

“何止神奇,簡直逆天了!”

……

在這些趙家下人低聲議論之下,趙飛帶着楊非凡來到了大廳。

楊非凡開啓天目,傾聽趙飛的心聲,立刻明白了他的用意。

不過,爲了避免太過驚世駭俗,楊非凡裝作毫不知情的樣子。

趙飛吩咐下人,將金卡、車匙和房契拿過來後,微笑道:“楊兄弟,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請收下!”

楊非凡一看,立刻明白,這些都是治好趙海怪病,應得的診金。

“告訴我,這個金卡,到底有多少存款?”這個金卡的存款,遠遠超出了楊非凡的想象範圍。

楊非凡剛看到這個金卡時,通過開啓天目,就已經隱隱察覺,這是一筆鉅款!

趙飛笑道:“不多,不多,只不過是一億而已!”

“趙少主,請你收回去吧!我楊非凡幫人治病,不需要那麼多的診金。”

一億不是一個小數目,趙飛卻說不多,楊非凡不得不佩服趙家財大氣粗。


“楊兄弟,如果你不收下,那麼,我就無法向我的父親交代。”趙飛面露爲難的神色。

“當我是兄弟,就不要這麼客氣!”楊非凡拿起上品的龍井茶,輕輕地嗝了一口。

經過幾番勸說,楊非凡依然不肯接受趙飛相送的金卡、車匙和房契。

無奈之下,趙飛只好命人收好金卡、車匙和房契。


“楊兄弟,你的大恩大德,我趙飛銘記於心!多謝的話,我就不多說了,以後,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趙飛心中十分感激楊非凡,字字句句,都是肺腑之言。

“趙少主,如果你真的想多謝我楊非凡的話,那麼,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趙飛很是詫異地看着楊非凡。

“我明天就要走了,幫我好好照顧秀櫻。”

“你不帶她走?”趙飛幾乎懷疑自己聽錯了,山泉秀櫻和楊非凡的關係,非比尋常,楊非凡又怎麼可能一走了之呢?

“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帶着她,只會給她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楊非凡得罪的人,實在太多了,他不想連累任何人,所以,纔會這麼說。

“我知道,山泉秀櫻小姐的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你放心吧,我會吩咐人,好好照顧她。”趙飛苦笑地搖了搖頭。

“多謝!”

“楊兄弟,你打算去哪裏?”

“哪裏有能量石,我就去哪裏。”

楊非凡來南天市的目的,無非是尋找能量石和龍陽果。

“能量石?”趙飛想不到,楊非凡居然是爲了尋找能量石。

楊非凡點了點頭,將他來南天市的目的,簡略地說了一遍,不過,對於未來小精靈,以及,他身懷異能,卻隻字不提。

他不是信不過趙飛,而是,有些事情,沒必要說出來。

“可惜,我們趙家沒有了能量石,要不然,我必定會將趙家所有的能量石,都送給楊兄弟你!”

趙飛所言並非假話,早些時候,他就已經將趙家所有的能量石,都送給了楊非凡。

當時,楊非凡就是靠着趙飛相送的能量石,繼續延續未來小精靈的壽命,以及,突破地級能量。

要不是有趙飛相送的能量石,恐怕,至今,未來小精靈的壽命,也不會得到延續。同樣,楊非凡的能量,也突破不到地級。

“沒事,沒事!趙少主,你有心了!”

楊非凡擺了擺手,道:“我知道,能量石是極其珍稀的靈石,並非什麼地方都可以找到。”

“所以,你就來我們的南天市尋找,對吧?”

趙飛一拍儲物袋,取出了一張南天市的地圖,呈現在楊非凡的面前。

楊非凡看到地圖後,立刻明白了趙飛的用意。

趙飛拿出了一支紅筆,將南天市蘊含能量石的山頭,分別用紅筆劃了一個圓圈。

“楊兄弟,這幾個山頭,或許,會有你想要找的能量石,至於其他次品的能量石,我就沒必要告訴你了。”

趙飛笑道:“因爲,你要找的是上品能量石!”

“趙少主,果然眼光獨到,一眼,就被你看出了我的心思,哈!”楊非凡嘿嘿笑道。

“能量石以吸取天地靈氣爲主,埋藏在崇山峻嶺中,百年纔會結出一塊晶石,所以,極其珍貴!”

高冷男神呆萌妻 ,然後笑道:“至於能不能找到上品的能量石,那麼,就要看楊兄弟你的運氣了,哈!”

楊非凡接過地圖,多謝趙飛一番,然後,來到了趙梅的廂房中。

趙梅看到楊非凡過來找她後,興奮不已!

“來來來,楊哥哥,請坐!”

趙梅請楊非凡坐下來後,立刻關上了廂房的大門。

“小蘿莉,不需要那麼客氣!”

楊非凡輕咳一聲,道:“其實,我來這裏,另有目的。”

“什麼目的?” 霸愛總裁的情人 ,唰的一下子,就紅了起來。 楊非凡瞥見趙梅這個羞答答的樣子,立刻明白了她的心思。

很顯然,趙梅想歪了!

“小蘿莉,你不舒服嗎?怎麼你的臉,這麼紅呢?”


楊非凡調侃地笑道:“來來來,讓我來幫你把把脈。”

說到這裏,楊非凡快如電閃般,拿起趙梅的芊芊玉手,故作認真地把脈。

楊非凡越是這樣,趙梅的嬌臉,就越是更紅。

看着楊非凡一臉認真的樣子,趙梅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脈滑而動啊,小蘿莉!”楊非凡故作驚訝地,微笑地看着趙梅。

“什麼?”趙梅震驚萬分,瞪大了眼睛,詫異地看着楊非凡。

“脈滑而動!”楊非凡重複了一遍,心裏卻在暗暗偷笑。

原來,戲弄人的感覺這麼爽!特別是戲弄無知少女,這種感覺更爽!

楊非凡越是這麼想,心裏就越是感到好笑。

當然,楊非凡並沒有惡意,只不過,是想和趙梅開一下玩笑而已!

根據脈理學所言,脈滑而動,必有喜!

楊非凡這麼說,無非是想暗示趙梅,她有喜了!

當然,這只不過是楊非凡的惡作劇,根本就是鬧着玩。

趙梅出生在中醫世家,加上,又是醫科大學的佼佼者,自然明白,脈滑而動,必有喜!

“楊哥哥,你好壞!人家還沒有男朋友呢,怎麼可能有喜呢?”

趙梅不相信楊非凡的鬼話,立刻自己把脈候診。

楊非凡看着趙梅這個滑稽的樣子,禁不住大笑起來。

趙梅掄起小拳頭,使勁地拍打着楊非凡。

“還笑?還笑?看你還敢不敢笑?看你還敢不敢,欺負無知少女?哼!”

趙梅冷哼一聲,仰起足可以傾倒天下衆生的嬌臉,對着楊非凡做了一個鬼臉。

“好了,好了,不和你開玩笑了,我來你這裏,其實,真的另有目的。”楊非凡止住笑,一臉認真地看着趙梅。

“你來這裏,除了逗我外,還能有什麼目的?”趙梅不屑地道。

“你嘛,的確很好逗!”

楊非凡輕咳一聲,道:“小蘿莉,哥口渴了,來來來,快幫哥倒一杯水。”

“我幫你倒一杯農藥,看你喝不喝?”趙梅喵喵嘴,擺出一副,我要毒死你這個臭無賴的樣子。

“哇塞,你好毒啊!難道,你就不怕毒死哥麼?”

“你不是百毒不侵麼?你不是神醫麼?怕啥?”趙梅倒了一杯功夫茶,遞給楊非凡,然後笑道:“來來來,快喝農藥!”

“咦,小蘿莉,原來,你還有這個癖好啊!天天泡農藥來喝,難怪,難怪,難怪你這麼逗人,哈!”

楊非凡嘿嘿一笑,接過功夫茶,一飲而盡。

“毒死你,哼!”趙梅冷哼一聲,叉着小美腰,很是得意地笑看着楊非凡。

“最毒婦人心啊!以前,我不相信,現在,我相信了!”

楊非凡看着趙梅高高隆起的心口,狂吞了一下口水,然後笑道:“小蘿莉,以後,別喝那麼多的木瓜汁。”

“爲什麼?”趙梅詫異地看着楊非凡,“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喝木瓜汁?”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