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合作。”華炎道。

“合作?”風池清遠故作不知,“莫非華兄想跟我一起前去撞一撞仙緣?”

華炎驀然哈哈大笑:“仙緣不敢說,但必然是一場天大的造化,據我所知,你風池氏對這仙府的掌握程度還不及軒轅氏。”

風池清遠尷尬一笑,沒有回答,畢竟這件事雖然是由他處理,但真正的決策還是由高層來做的,他可不敢輕易跟華炎合作。

見風池清遠這模樣,華炎也是明白,只聽他淡淡一笑,道:“之所以要跟你合作,一來是我可以得到你需要的情報,二來我也可以助你風池氏在搶仙緣時一臂之力。”

“哦?”風池清遠吃驚道,“華兄有何情報?”

“情報嘛,暫時沒有。”華炎嘿嘿笑道,“不過很快就會有的。”

風池清遠微微皺眉,若不是今天跟華炎有過一番交流,初步瞭解了華炎的爲人,只怕現在風池清遠就因爲華炎這兩句話就把他給趕出去了。

“別急,我可以幫你從軒轅氏那裏竊取到仙府的資料。”華炎笑道。 “你可以幫我拿到仙府的資料?”風池清遠不相信的問道,他是通過傳送陣才趕在華炎之前來到明海古城的,到如今都沒有掌握到進一步的信息。

不得不說,軒轅氏的保密工作做得相當不錯,即便他風池家族早就安排在軒轅氏的臥底都沒能查出來絲毫情報。

“當然。”華炎確定到。

風池清遠看着華炎,問道:“華兄怎麼會有如此自信?莫非是已經有所準備?”

華炎只是笑笑:“這個不用你擔心了,如果我能拿到仙府的一手資料,不知你風池氏是否願意和我合作?”

“這個……”先不說華炎能否得到仙府的資料,就算他拿到了,風池氏只怕也不會讓華炎跟去仙府探祕,因爲從得到的資料來看,那仙府並非一般人留下的,或許還真是仙人留下。

自古以來,哪聽聞有人真正成仙,就算是他風池一氏,都沒有近仙的鬼修,更別提什麼真正爲仙了。

“看來風池氏不準備進入這仙府了。”華炎苦笑着搖搖頭,“那好,我在去找其他幾個氏族,或許他們願意。”

說完華炎就是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一副決然的樣子。

風池清遠忙站起來勸阻:“華兄且慢。”

“哦?怎麼,你能做主?”華炎笑問道,在他的理解中,風池清遠雖然有能耐,又被派出來接手這件事,但實際上並沒有話語權。

風池清遠嚴肅道:“華兄的意見我會考慮,但這件事我需要向上稟報,只需華兄稍微等待可否?”

“好。”華炎爽快的答應到,實際上他也就只有跟風池氏合作這一條路,其他氏族和他根本沒有交集。

“那好,小倩,去帶華公子去西廂房,華公子近時間會暫居我們風池府。”風池清遠喊來一名侍女命令道。

華炎也沒有推辭,跟風池清遠拜別後就跟着那小倩侍女退下了。

風池清遠卻沒有華炎那麼灑脫,待華炎走後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小心翼翼的從自己儲物法寶中拿出一顆骷髏頭。

骷髏頭似是水晶所做,散發着瑩瑩的光芒。

只見風池清遠伸出左手在骷髏頭上撫摸了一下,那骷髏頭眼眶之中頓時亮起了一抹幽綠的光芒,如同活了過來一樣。

“父親。”風池清遠喊道。

骷髏頭內部傳出來一箇中年男子渾厚的聲音:“怎麼了,我不是說過,沒有什麼事不要通過這方式聯繫我嗎?”

男子正是風池清遠的父親風池朔,雖然風池清遠是他的兒子,但卻並非是他最寵愛的一個。

這次派風池清遠出來執行這麼重要的任務,雖說是培養風池清遠在家族的地位,但還有另一個原因。那就是這次仙府的事情在洪都鬼城實際上只有軒轅氏得知了內幕,想要從中竊取內幕實在是太難了。


家族派人出來也只是盡力一試而已,說不定辦到最後就是吃力不討好的努力,所以很少有風池子弟願意出來。

但是風池清遠不同,既然他本來在家族裏的地位就不高,反正他也有點能力,所以風池朔纔給他爭取了這個機會。如果風池清遠成功了那還好說,能夠提升他在家族的地位,可失敗了也無妨,反正他本來就不受待見。

“父親,我想我有可能獲取到軒轅氏家族內部關於仙府的情報。”風池清遠直接說道。

對面一滯,半天都沒有傳來聲音。

風池清遠靜靜的等着,以他對家族的瞭解,想來父親是去找家族幾位老祖了,如果有可能的話,他的命運就會在這一刻發生改變。

果不其然,一會過後對面就是傳來了一道穩重的男子聲音,已然不是風池清遠的父親風池朔了。

但風池清遠還是直接聽出了對面人的身份。

“清遠。”那男子說道。

是風池月耀!

wωω ◆tt kan ◆c ○

洪都鬼城城主,洪都鬼王,風池家族的族長!

“在!”風池清遠強壓心中的激動回答道。

“嗯,說一說怎麼回事。”風池月耀平靜的說道。

風池清遠知道,對面除了自己的父親風池朔和族長風池月耀以外,肯定還有不少家族的長老級人物,接下來的時間將會是他一個人的舞臺,若是表現好了,日後進入家族高層絕對不在話下。

“我在明海城結交了一好友,名叫華炎,他說有辦法得到仙府的第一手資料。”風池清遠鄭重道,“我認爲他所說有可能,所以特此彙報家族。”

對面沉默了一會,只聽那風池月耀問道:“華炎此人身份你可清楚了?”

“恕清遠無能,暫時還不清楚。”風池清遠道,“但是以我對他的觀察,此人必有大能耐,而且他是人族!”

“人族?”風池月耀冷聲道,“他憑什麼有信心得到仙府內幕,有爲何要幫我們?”

風池清遠恭敬道:“這也正是我向家族彙報的原因,因爲華炎要跟我們合作,要求一起進入仙府。”


沒等對面說話,風池清遠忙又道:“據我觀察,華炎此人特立獨行,似乎並沒有幫手,他找到我風池氏應該就是想借助我風池氏的力量進入仙府。”

“他是人族,必然有大來歷,不得不防。”風池月耀似是在跟風池清遠說話,又像是在跟風池朔等人說話。

風池清遠忙道:“而且有個情報我需要上報。”

“說。”

“之前我在洪都城北城區曾見過華炎此人,當時他正在被北城區通緝。”風池清遠說道。

“通緝?”風池月耀冷聲道,“如此重要情報爲何先前不說,他爲何會被通緝?”

風池清遠回答道:“清遠不知,具體情況族長可召北城區三統領管玉詢問,當時就是他發佈的通緝命令。”

“管玉?”風池月耀唸叨了一遍,而後道,“情況我已然瞭解,那華炎對於合作還有沒有其他要求?”

“沒有,他只是說要跟我們一起進入仙府,因爲清遠沒有資格答應他的要求,所以就先讓他住在了風池府。”風池清遠道。

風池月耀悶哼一聲:“先穩住他,等我派人過去再詳談。”

“是!”風池清遠恭敬道。

而後骷髏頭內的幽綠光芒就是消散開來。

“呼!”風池清遠長舒一口氣,剛纔激動的他心臟都差點要炸開了,在家族隱忍這麼多年,一直都想要爬到高位,如今終於算是有出頭之日了。

“不能着急,不能着急。”風池清遠心中暗道,而後迅速放好水晶骷髏頭,大步走出了房間。

與此同時,洪都鬼城內,風池府議事大廳。

“朔兒,你立刻動身去明海城一趟,會一會那華炎。”正座上,一個高大的光頭男子端坐在那裏,正是風池家族現任族長,風池月耀。

www⊙ тTk an⊙ co

風池月耀渾身黑霧瀰漫,如同一頭洪荒猛獸一樣,動輒就是能影響一方天地的絕世大能。身爲鬼修,如今他已然達到了聖心境巔峯境界,放眼整個洪都鬼城,都沒有幾人能跟他爭鋒。

身爲洪都鬼城城主,日理萬機,管理這片天地所有魂魄的歸屬,操縱六道輪迴,無量氣運功德加身,實力高深莫測。

“是!”下首一名中年男子應聲道,正是風池清遠的父親風池朔。

風池朔剛剛離開大廳,外面就是走進來一個青年,正是北城區的三統領管玉!

“拜見城主!”管玉恭敬道。

風池月耀睜開雙眼,眼睛中一片黑芒,望而能讓人失去心神。

“前幾日,你可是在北城區你管理的地界通緝過一個名叫華炎的鬼魂?”風池月耀冷聲問道。

雖然是洪都鬼城北城區的統領,但是管玉這還是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城主,一時間被風池月耀龐大的氣場震懾的一動不敢動。

“屬下不知誰是華炎,但是屬下確實通緝過一鬼魂。”管玉恭敬的回答道。 風池月耀正坐當中,身旁還坐着幾位風池家族的長老,此刻全都看着管玉,這讓管玉忍不住汗流浹背。

這一次召見明顯不是政務上的事情,否則城主風池月耀身邊所立的就應該是這洪都鬼城的判官一類官員了,而不是他風池氏的長老。

“爲何要通緝他?”風池月耀冷聲問道。

管玉恭敬回答:“他本是在外的孤魂野鬼,後被帶到了洪都鬼城,本應送到六道輪迴門轉生,但是就在進入內城的時候逃跑了。”

風池月耀盯着管玉,像是能夠看穿管玉的內心一樣:“在那麼多牛鬼蛇神的看管下還能逃走,爲何在城外沒有逃脫?”

管玉不敢撒謊,當即將自己的表弟齊心也給抖摟了出來,把自己知道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去,把齊心叫來。”風池月耀衝下首一名守衛喝道。

不多時,齊心就是被帶來了。

齊心顫顫巍巍的走進大廳,根本沒有弄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以他的身份在洪都內城都算不上“王孫貴胄”一類的角色,否則也不會被派遣到城外執行任務了。

如今居然被洪都鬼城的城主親自召喚,這讓他當場就懵了,這一刻整個靈魂都顫抖起來。

“城……城主大……大人。”齊心情不自禁的跪伏在地,如同一個犯錯的子民在尋求原諒一樣。

風池月耀瞥了齊心一眼,沒有說話,繼而看了管玉一眼。

管玉知其意的走到齊心身邊,在他身邊低語了一番,這時齊心才知道究竟是怎麼回事。


“大……大人,那鬼魂貌似很厲害,幾十個鬼使都不是他的對手。”齊心忙道,把他之前遇到華炎的事情前前後後全部一股腦的說了出來,沒有絲毫隱瞞。

風池月耀瞭解到了全部後,就是揮手示意他們二人退下。

“各位,怎麼看?”風池月耀問道。

他身旁幾位風池家族的長老低頭沉思,只聽一長老說道:“此人不簡單,前幾日還是鬼魂之體,但是現如今根據風池清遠所彙報的情況來看,他已然是變成了人類。”

“莫非他是某個人族部落的叛徒,被迫逃亡導致肉身碎裂,而後又重塑了身體?”另一個長老分析道。

“亦或者他是人間界的大能,身死後來到鬼界,現如今才恢復了真身?”又有一長老判斷道。

風池月耀點點頭,這些長老所說都有可能,可是他想不明白的是華炎爲何有能力逃走,爲何還要跟隨隊伍來洪都鬼城,如今爲何又去了明海城。

現在華炎居然還要跟他風池氏合作,這一件件事都實在是太過蹊蹺了,身爲洪都鬼城城主和風池氏現任族長,他的一言一行都要對鬼城還有家族負責。

“族長,不管怎麼說,那華炎定然非等閒之輩,我們應該如何應對,是否答應他?”先前第一個開口的長老說道。

“不錯,此次仙府之行我們本來就沒有奢求,但是現在卻有了一拼的把握。”另一長老鄭重道,“這次軒轅氏對這仙府勢在必得,想來仙府中定然有什麼值得他們重視的東西,我們不能落後他們,現如今我們就鬥得不分伯仲,若是讓他們搶得先機,只怕……”

風池月耀悶哼一聲:“先答應那華炎的要求,等進了仙府再說。六弟,若是成功獲得仙府資料,你跟隨隊伍前往仙府,隨機應變。”

衆長老中走出一個矮胖的老者,老者只是嘎嘎一笑,沒有說話。

這個時候,風池清遠的父親風池朔已然是通過傳送陣趕到了明海城,找到了風池清遠。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