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我喝酒的那一次?”葉飛揚有點懷疑,恐嚇董琪琪的人,就是夜店中被惹到的那夥人,但直覺告訴他,事情沒他想的那麼簡單。因爲,那晚被他教訓的人,是黑豹的人,昨晚黑豹已經被他弄死了,所以,他不相信在董琪琪門口,寫恐嚇紙條的人,是那晚被自己教訓的人。

至於是誰,葉飛揚還不能想出,但不論如何,董琪琪不能住在那個地方了,不然倒黴的只能是董琪琪,所以下定決心的葉飛揚,也是朝董琪琪請求道:“董小姐,你住的地方太危險了,不知願意住到我家嗎?”

“住到你家?”董琪琪有點羞澀的看向葉飛揚,半天后,果斷拒絕了,“我認識你不過幾天,還不知道你是不是壞人,冒然住進你家,你要是起了壞心思怎麼辦?”


葉飛揚尷尬的摸摸油亮的光頭,“你覺得我像壞人嗎?”

“像!”董琪琪果斷的點點頭,“而且非常像,不然能理光頭嗎?不要告訴我,你剛纔監獄出來!”

“我……”葉飛揚真想一巴掌拍死董琪琪,“這是時下最流行最帥氣的光頭,監獄中的理髮師,有這種水平嗎?而且,就算理髮師的技術高超,但他也理不出像我這樣帥的光頭,要是不想生活在恐嚇中的話,就到我家!放心吧,我不會動手動腳的,頂多動動某個部位!”

“哪個部位?”董琪琪雖說排斥男人,但對葉飛揚並不反感,在葉飛揚提議下,決定到葉飛揚的住處住,但她不明白的是,葉飛揚要動的那個部位是什麼! 徵得董琪琪同意後,葉飛揚竟真的把董琪琪領回了家。不知丁雨涵跟慕容伊雪,昨晚打到什麼時候。

此時的兩人,竟如死豬一樣,或躺在沙發上,或躺在地上,雖說她們身上沒有傷疤,但她們被撕破的衣裳,卻證明,她們之間發生過驚天動地的戰爭。

其中的慕容伊雪還好點,她跟丁雨涵廝打時,披着浴巾,就算浴巾被撕扯成何種程度,卻還包裹着她身體的大部分部位。可丁雨涵並不是這樣,跟慕容伊雪發生戰事時,她穿着小內褲,還有文胸,此時,內褲還有文胸,或多或少被撕爛,露出裏面誘人的風光。

初一見到丁雨涵被撕扯爛的內褲,葉飛揚眼中就冒出了光亮,沒有停留,直接朝丁雨涵內褲上的洞望去,此時,某些隱祕的東西,正漏在外面。

幾乎剎那間,葉飛揚某個部位就昂起了頭,“好嫩!”不自覺的,竟是嚥了口口水。

“你很渴嗎?”董琪琪一直盯着葉飛揚看,葉飛揚咽口水的剎那,不由問道。

聽她這麼一問,葉飛揚才知道,自己剛纔的舉動,險些給董琪琪留下不好印象,生怕董琪琪看到丁雨涵露出的私密部位。

葉飛揚趕忙向丁雨涵跑去,“她受傷了!”隨後,不等董琪琪詢問,竟是抱起丁雨涵就朝房間中衝去。

“雨涵,你的身材真是越來越棒了! 鳳後傳:佳人眉間雪 ……”

但還沒等他摸到私密部位,丁雨涵卻睜開了眼,一臉氣憤的看着他,“你想幹嘛?”

葉飛揚摸摸腦袋,“怕你着涼,這不把你抱回房!”

“哼!”丁雨涵努着嘴,用俏手點了點葉飛揚的胸膛,“你要是關心我的話,就把那八婆趕出去!”

葉飛揚甚是無奈,“雨涵,你也看到了,是她主動跟我來的,不是……”

“我不管!”丁雨涵倔強的將頭轉向一邊兒,“你若是不把她趕出來,我就不理你!”

“不要這樣嘛!”葉飛揚一臉賠笑的看着丁雨涵,想趁機親丁雨涵一口。

但還沒等他嘴靠近,丁雨涵卻用手捂住了臉,“你不把八婆趕出去,休想佔我便宜!”

葉飛揚一臉詭笑,“可是我已經佔到你便宜了!”

“胡說!”丁雨涵白了葉飛揚一眼。

葉飛揚望了望丁雨涵的內褲,“難道你沒覺察到你內褲爛了嗎?”

“啊?”當丁雨涵將手摸到那個洞時,才發現不對,隨即怒氣衝衝的看向葉飛揚,“是不是你給我撕爛的!”

“開玩笑!”葉飛揚覺得很冤,“那個洞要是我撕的,我幹嘛告訴你!不過,那個東西真夠嫩的,我摸摸如何?”葉飛揚雖是請求的口吻,但小手已向丁雨涵內褲摸去。

“休想!”丁雨涵還在生葉飛揚不幫她的氣,所以,不等葉飛揚小手靠近,便一巴掌將他手拍開了,“不幫我,還想佔我便宜,門兒都沒有!”之後,竟掙脫了葉飛揚懷抱,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竄進被窩,之後,便匆忙的換好了衣裳。

神豪做游戲 。即便董琪琪在旁邊,慕容伊雪依舊沒有忌憚的罵道:“賤人,這裏是我的家,快給我滾出去!”

“臭八婆,這是我的家,要滾也是你滾!你再不滾,我可動手了!”說話間,丁雨涵便挽起了袖子,好一副要把慕容伊雪打成肉醬的殘暴架勢。

“這是怎麼回事?”從進門的那一刻,董琪琪就被裏面的情況繞昏了腦袋。兩人如今要動手的一幕,更讓她困惑不已,不自覺的,她只能朝葉飛揚問道:“哪一個纔是你女朋友?”

“你覺得呢?”葉飛揚很是無奈的聳聳肩。

董琪琪心中不覺怪怪的,但還是指了指粗暴的慕容伊雪,“我猜是她!”

“爲什麼?”葉飛揚很是困惑的看向董琪琪。


董琪琪翻了個白眼,“因爲之前我就看你倆在一起了,而且,她那麼蠻橫,你不當她男朋友,她肯定要殺你,所以……”

但還沒等董琪琪說完,慕容伊雪卻叫喊了起來,“誰蠻橫?你說誰啊!我想起來了,你就是我老公之前救過的不要臉的女人!”

“你罵誰?”董琪琪本就是女強人,被慕容伊雪這樣一罵,心中的怒氣便不打一處來,之後,竟如漢子一般,嚮慕容伊雪走去,“讓你嘴賤!”

“不要臉的東西!”

慕容伊雪也不示弱,竟撿起沙發墊子,在手中揮舞起來,“賤女人,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厲害!”之後,掄起沙發墊子,就朝董琪琪砸去。

“還敢罵我!”

被罵聲激怒的董琪琪,猛然撿起桌上的水果刀,直接朝慕容伊雪捅去,“捅死你!”

“就怕你沒那個本事!”

慕容伊雪一點兒也不緊張,在董琪琪衝過來的剎那,側身一閃,之後,手中的沙發墊子,就擊中了董琪琪。

“蓬!”

輕微響聲過後,董琪琪只覺腦袋一沉,就倒退了兩步,而在她倒退的剎那,慕容伊雪手中的沙發墊子接踵而至,再次給了董琪琪一下。

“啪!”

早安,薄先生 ,本還頭腦清醒的董琪琪,終於摔倒在了沙發上。

幾乎剎那間,董琪琪就動了殺意:“不講理的警察,你敢打我,你完了!”之後,竟是脫掉高跟鞋,拿着高跟鞋朝慕容伊雪腦袋砸來。

“我要殺了你!”

“我要殺了你!”

丁雨涵跟慕容伊雪打架,雖說沒完沒了,但還沒到殺掉對方的地步,可董琪琪跟慕容伊雪不同,一見面就下死手,可見兩人之間怨恨多深,生怕鬧出人命,葉飛揚只能制止道:“給我住手!”

“爲什麼聽你的!”

兩人都是不服的朝葉飛揚看去。

葉飛揚很是尷尬的指指董琪琪,“因爲她是董琪琪!”

“董琪琪就很了不起啊!”慕容伊雪渾然忘了,董琪琪是沙鷹的女兒,就要繼續向董琪琪打去,可是,當她想明白時,才發現不對,隨即收住手,朝董琪琪問道:“你就是董琪琪?”

董琪琪扔下高跟鞋,沒有好氣的說道:“我憑什麼回答你啊!葉飛揚,謝謝你的好意,雖說我住的地方危險了些,但卻比你這個地方安全!再見!”穿好鞋,氣呼呼的就朝門口走去。 生怕董琪琪一氣之下跑掉,不理自己,耽誤辦案,慕容伊雪趕忙追過去,道歉道:“董小姐,剛纔的事,是我不對,還請原諒我!”


“原諒你?”董琪琪沒有好氣的瞪了慕容伊雪一眼,“一句對不起就能解決所有問題?要真是那樣的話,我把你殺掉,再跟你道歉,行嗎?”

“這個嘛……”慕容伊雪小臉赤紅的看向董琪琪,“我錯了,只要你原諒我,讓我怎麼做都可以!”

“是嗎?”董琪琪開始將目光轉向慕容伊雪。

慕容伊雪連連點頭,“是的!”

“那好!”董琪琪指了指門口,“從這裏搬出去,再也不要進來!”

“這是我家,不進來,我到哪裏住去?”慕容伊雪一臉苦澀的看向董琪琪。

不過,董琪琪並沒給她好臉色,而是冷哼道:“既然如此,那我爲什麼要原諒你!”說着,就要往外走。

生怕董琪琪真走掉,慕容伊雪才點頭道:“我答應你!那我現在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不能!”董琪琪倔強的搖搖頭。

“爲什麼?”慕容伊雪很是不解的看着董琪琪,“我都答應搬出去了,你還不原諒我?”

董琪琪沒有好氣的瞪了慕容伊雪一眼,“你嘴上答應了,但還沒扥搬出去!而且,就算問我問題,也不是在這種地方問。況且,我跟你又不熟,我爲什麼要回答你的問題?”

就算慕容伊雪,沒有打董琪琪,或是罵董琪琪,董琪琪都不會給她好臉色看的,誰讓,慕容伊雪要霸佔葉飛揚了,所以,董琪琪必須把慕容伊雪趕出去。

董琪琪如此態度,足以說明她還在生氣,生怕她這輩子都不接見自己,慕容伊雪只能點點頭,“董小姐,我這就走!”之後,又瞪了丁雨涵一眼,“賤人,我還會回來的!”之後,就憤恨的離開了房間。

雖說慕容伊雪在葉飛揚心中有一定的分量,畢竟慕容伊雪給葉飛揚擋過子彈,並且,葉飛揚還侵佔了慕容伊雪,但葉飛揚卻沒想留她。畢竟,她跟丁雨涵的關係不好,若是兩人大打出手,鬧出事就不好了,而且,董琪琪這段時間要住進來,要是再與董琪琪發生戰事,那葉飛揚這日子就不安寧了。


送走慕容伊雪,葉飛揚這才朝丁雨涵介紹道:“雨涵,她叫董琪琪,最近遇上點狀況,要搬進來住,你不會有意見吧!”

“我當然沒有意見了!”董琪琪幫自己趕出慕容伊雪,給丁雨涵留下了不錯的印象,所以,丁雨涵並不反對董琪琪的入住,相反,跟她還投機的很,不到半小時,兩人竟以姐妹相稱起來。

而在她們攀談中,葉飛揚也是知道了董琪琪的住址,隨後便朝着董琪琪住所去了。

根據董琪琪的介紹,葉飛揚很快找到了董琪琪的家。與董琪琪說的差不多,她家門口果然貼着一張白紙,但與董琪琪說的又不相同,除了房門上寫着字外,她家的牆上,也都塗滿了油漆,寫着各式各樣噁心的話。

“董琪琪,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我要把你先【奸】後殺!”

“……”

如此一幕,不要說董琪琪了,就連葉飛揚見到,都有點害怕。

“到底是何人所爲?”

找來找去,葉飛揚都沒找到線索,只能將目光放在,“必死無疑”四個大字上。

而在那一瞬間,葉飛揚忽然發現了什麼,“秦建軍!”

幾乎剎那間,葉飛揚就認出了寫這個字的人的相貌,頃刻間,心中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

沒有任何猶豫,葉飛揚便撥通了胖子的電話,“胖子,秦建軍還在凌蘭市嗎?”

“沒有啊!”胖子搖搖頭,“他早就離開凌蘭市了,發生什麼事了?揚哥,您現在在哪,我這就過去找您!”

“我沒事!”葉飛揚示意胖子不要緊張,“不過,你讓兄弟們準備準備,這兩天就搬到夏寧市來!”

“太好了!”胖子興奮的點點頭,“都說夏寧市美女多,揚哥,您真是太英明瞭,到夏寧市吃肉也不忘兄弟們,放心吧,這兩天,我就會帶着兄弟們過去!”

“我還有事,就先掛了!”將事情吩咐完,葉飛揚便掛掉了電話。

“秦建軍,莫非東山再起了?”

葉飛揚知道秦建軍會來報復,畢竟葉飛揚把他折騰成那樣,他若不來報仇,那就不是他的性格,但葉飛揚沒想到的是,秦建軍來的會那樣早,而且還找上董琪琪,顯然,他已經知道自己跟董琪琪之間的關係。

“可惡的傢伙,他是怎麼摸到我的底細的!”

很是不明白的葉飛揚,只能捶了門一拳。

“蓬!”

而隨着巨響聲響起,幾名小青年也是從樓下衝了上來,“董小姐,你可算回來了,跟我們走吧!”顯然,這些人以爲,這聲音是董琪琪關門發出的。

可當他們走上樓道,發現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不是等待的董琪琪,而是一名光頭時,心中的火氣便不打一處來,“你TMD是誰?”

“我是誰?”葉飛揚冷冷一笑,“我是你爹!”

“操尼瑪的,敢罵我,給我上!”

怒吼一聲,小青年便衝了上去。

可是,當他們衝上去後才發現,眼前的傢伙,並沒那樣簡單,竟是三下五除二,就把他們撂倒了,生怕葉飛揚殺掉他們,爬起來的他們,就要往下跑。但還沒等他們跑幾步,葉飛揚再次將他們踹翻在地。


而在這一次倒地後,小青年們終於知道,這光頭不好惹,而且,想從他跟前逃走,根本不可能,只能求饒道:“光頭老爹,不,光頭爺爺,我們有眼不識泰山,請您放過我們吧!我們上有八十歲的老母,下有七十歲的孩子,求求您,看在我們的老母,還有孩子的份上,就饒我們一命吧!只要您饒我一命,就算讓我們做牛做馬,我們都願意啊!”

“是麼?”葉飛揚冷冷一笑,“可是我不需要這麼多畜生!”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