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在暗處算什麼英雄好漢?壞了是那神祕的黑衣人,難道他又發現我了?正在想着那黑衣人已經如“鬼魅一般”出現在棺槨面前!

慌忙中我想起了,我那鬼兄弟“羅鎮古”曾經教給我隱藏氣息的術法,於是口中念道悠悠河府賜我神珠,上天入地,魑魅魍魎,勿驚本身!咒語剛唸完一團霧氣把我裹在其中。

那黑衣人來到棺槨後找了一圈,沒找到我,喲好奇怪啊!剛剛明明有人的氣息,怎麼消失了?

他嘴裏一直重複着這句話,聖師大人怎麼了?史大頭問道?黑衣人說剛纔有人來過,命令你的手下趕緊給我搜。

史大頭聽完後,急忙出去安排手下的人四處搜尋着,看來這一夜註定是個無眠的夜晚。


我隱形的跟着黑衣人,想查探一下他到底什麼來路,他“左轉右轉”的進了一個房間,房間裏漆黑一片,他卻不開燈,走到一個黑色的匣子面前,用手撫摸着敲打着。

半天嘴裏說出來一句話,哼哼,黃偉達啊!黃偉達,你也有幾天!

說完他打開了匣子,只見一團陰氣出現在他面前,不是黃偉達還能是誰?

聖師大人求您饒了我的家人吧!黃偉達苦苦哀求着他,入我聖教早該知道有今天,一切都晚了,你們都要死,哈哈哈哈!

說完他怪笑起來直到那黃偉達的魂魄,被他關進了那個匣子裏。

是誰?“突然”他面前一個“本來平淡無奇的鏡子裏發出一道白光”!

那白光正照在我的藏身之處,卻是破了我這隱藏氣息之法,我大叫一聲不好,趕緊閃身躲避幾個縱躍,來到了屋子外面。

此刻再也不敢大意了,這神祕的黑衣人和他口中的聖教真的好邪乎,想我這隱藏氣息的術法,在陰間都沒有被發現,此刻居然被一個破鏡子給識破了!

“此地不易久留”想到此處腳下“虎虎生風”,這時候別墅裏一陣大亂,迎頭趕來的不是馬小帥還能是誰?

他一臉驚奇的“樣子說金雨是你”,今天你既然早上門了就別想走,這真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前有追兵後有那黑影卻漸漸逼近,不能在逗留了“敵衆我寡”只能日後再說。

我一頭衝進人羣中大喊讓開,接着身上還未全部消失的黑霧,幾個閃越來到別墅區那個矮牆附近,剛要縱身一躍,背後傳來一陣破風的聲音,哪裏跑看網,唰!劈頭蓋臉的感覺有什麼東西,從上到下的包裹着。

完了,完了,完了,我心想這回算是徹底的交代了!這“真是上天入無門下地無路啊”!“說時遲那時快”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面前,拉着我一閃躲過了那包裹的不明物體。

小古?我看着拉着我的人,不是我的鬼兄弟羅鎮古還能是誰?只見他從手裏拋出一團黑霧,那霧裏有衆多“陰煞之氣”向着追來的人羣中砸去,頓時攔住了那黑影和身後的追兵。

小雨,羅鎮古對我說“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快跟我走,說完他帶着我一路狂奔!

好像對這裏特別的熟悉,一路“左閃右躲的”,就這樣我們兩個消失在這燈火輝煌的別墅區。 小古拉着我的手,此時我們早已在別墅區外面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

小古你到底怎麼回事?我抓着他的肩膀問道?

小雨對不起我還是不放心你,後來想着就這樣投胎了,你要是有什麼事該怎麼辦?你這傻孩子我看着他的眼睛,嘴裏卻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你怎麼出現在這裏了我問他?原來他一直在暗中保護着我,今天見我有危險就急忙出來幫助我了,小雨先別說了這個地方太邪惡了,咱們還是快點走吧!

一路上兩兄弟許久不見的欣喜,沖走了很多不快樂的事,小古你怎麼對這裏這麼熟悉啊問他?

還不是我老爸曾經在這裏買過房子,聽別人說這裏的風水好,原來這裏也是你的家啊!

家到談不上只是來過幾次而已,我心想有錢人的世界我不懂,小雨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小古現在我也不知道怎麼辦好,還是先回宿舍再說吧,那我跟着你吧!

你不用回陰間嗎我又問他?唉不回了!一路上小古給我講着,這段時間他的經歷。

這些年羅鎮古原來是想投胎了,後來遇到了我,我們也就成了“生死兄弟”,他一直不放心我,也是捨不得,怕以後再也見不到我了,就一直沒有投胎。

由於我年少誤闖陰間,導致陰魂跑到陽間爲非作歹,使得陰間抓捕人員大量缺少,小古腦子一轉想着將來怎麼能夠幫到我,於是使了很多“冥幣元寶”之物!居然混了個“陰司官”說完他得意的看着我,意思讓我誇他幾句!

我看着他說,你有多少手下啊?哎不多!手底下也就千百多人,我看着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心想丫的這孩子什麼時候學會了吹牛逼啊?你就吹吧小樣!


我兩一路嬉笑打鬧的就回到了,我的工廠宿舍裏,進屋一看居然一個人都不在!我也沒心思去想“我那幫幾個哥們哪裏去了”,指着對面的上鋪對小古說,你就睡那吧!

說完我一陣疲憊感襲來,當我在次醒來的時候,屋裏還是空蕩蕩的,小古也不知道哪裏去了?

此時已是日上三竿了,我抻了個懶腰,想那小古多半是害怕這陽氣,不知道躲哪裏去了!

剛走出宿舍大樓,一個急衝衝的身影一下子撞到我身上了,你沒張眼睛嗎?我指着面前的人說,你是金雨吧?他沒回我話反到問了我一句?

等等你是誰?我怎麼從來沒有看過你?他說我是誰不重要,這是你哥們留給你的紙條,說完他把一張紙條遞給了我,轉身就走了。

我打開紙條看着上面的字,怔怔發愣!只見上面寫着“老二對不起我們也是被逼無奈”!不要怪我們,胡敏被他們抓起來了,城南帝豪ktv後院荒草地,今天晚上你不來,他們就要你一個人!記住千萬不要報警!落款寫的是眼鏡。

被人出賣是什麼感覺?尤其是被曾經的好哥們出賣!此刻我心裏想罵娘!他大爺的這幫孫子明的不行給我來暗的,這叫什麼事呢?

現在該怎麼辦?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身邊也沒有一個商量的人,這幫出賣朋友的說不上跑哪逍遙快活去了,這也讓我看透了人性的弱點。

小古白天也不能出來,現在唯一能幫到我的就是秋姐,可是現在秋姐在別墅那邊,我現在去無異於“自投羅網啊”!

只有等晚上再說了,我來到了街上,去了眼鏡領我去的那家鐵匠鋪,一是想打聽打聽眼鏡他們的下落,二是想從新打造一個勾子劍,上次那勾子劍因爲我陷進泥潭裏找不到了,這次我想弄把小點的可以隨身攜帶。

在打勾子劍的時候,問了那個眼鏡的親屬,他說他自從我們上次來過這裏,就再也沒去見過眼鏡他們幾個人,我心想這幫出賣朋友的小人,不要被我找到了!

半晚來臨的時候,那勾子劍自己打造好了,我拿着勾子劍就來到了帝豪ktv的附近,趁着天色還早在街上買了頂帽子,把頭遮住四處打探着地形。

要說這帝豪ktv後院,我也不是第一來了,但上次來的時候是夜裏根本什麼都看不到,纔有了上次掉進泥潭的事,可是現在隔着那高高圍牆外,還真看不出到裏面的樣子!

這幫孫子還真夠可以的,挑了這麼一個偏僻又荒涼的地方,天越來越黑了,我把勾子劍藏在袖子裏抽了根菸,當菸灰化爲灰燼的一剎那!

轉頭又走到了那鐵門,“大門敞開”門有幾個小嘍囉在守着,彷彿在迎接我,艹!心裏罵道“今天不是魚死就是網破”!

進了門就被這幫孫子推搡着往前走,我也沒有反抗,半天又來到了那神祕的黑坑前面,在看對面“好傢伙”該來的都來了!正中間是那神祕黑衣人,左邊是天龍幫的幫主史大頭,右邊是馬小帥這陣型還是夠可以的,唯獨被綁架的不見胡敏。

站住金雨是吧?史大頭開口說到,聽說你膽子比較大,今天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我看了看對面的人,說史老大你我“遠日無仇,今日無怨”幹嘛要抓一個不相干的人,來威脅我?

哈哈哈哈!史大頭聽了我的話一陣大笑!不錯你我是“無冤無仇”不過你得罪了聖師大人,怪不得我,弟兄們給我拿下,他話剛說完那幫小混混就過來把我牢牢圍起來了,聽說你挺打的我到要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

弟兄們上這時候我不能再心慈手軟了,把勾子劍拿到手裏衝進人羣中一陣亂砍,砍的這幫孫子人仰馬翻!

小古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出來參加了戰鬥,只見他一手揚一團煞氣,擊向人羣,那煞氣碰到活人就倒一片,嘿我心想這小子這幾年沒白在陰間混啊!功力見長。


史大頭和馬小帥也圍了上來,這倆孫子一左一右的招呼着我,馬小帥還好我能躲着他,史大頭大開大合也不閃躲,我幾次勾子劍碰到他的身體,他彷彿沒事人一樣!

心想這孫子還真是練的一身“鋼筋鐵骨”此時他一個鷹爪向我抓來,我剛躲避馬小帥衆人的攻擊,“躲閃不及”被他的鷹爪刺啦一聲!抓破了衣服胸膛處已是獻血斑斑。

好厲害啊!心感嘆着,此時那黑衣人看到我胸前掛的還魂玉,眼睛裏陰光一閃幾個跳躍,就要抓向我的胸前。 我看着他的攻擊,顧不上其他人,勾子劍左右一翻飛,擋了史大頭和馬小帥的左右襲擊。

同時一個側身跌倒,卻是堪堪躲過他的五指,剛想說好險他不依不饒的,又要抓來,我心想這玩意有什麼好,值得你這樣對我?

小古見我這樣,急忙又拋出兩團煞氣,打向黑衣人,黑衣人閃避之中我的勾子劍唰唰唰,上中下三下奔着馬小帥刺去,馬小帥此時正拿着一把刀,他迎着我的勾子劍就要砍來。

我心裏暗暗一笑心想等的就是你,手中的勾子劍攻勢一變,唰唰噗嗤!卻是刺到他的肩膀和手臂上了,他哎呀慘叫一聲!

把手裏的刀就丟下了,我也沒功夫去追擊他,手中的勾子劍向後一晃“虛點史大頭的胸部”,史大頭現在哪有剛纔的“桀驁不馴”被小古的幾團煞氣逼的是“手忙腳亂”!

“趁你病要你命”,我的勾子劍上下一劃,史大頭就要伸手抓來,我心想還真把你自己當成“金剛不壞之身”手中的劍變劃爲砍唰!就奔着他的五指砍去,他慌忙想躲卻被小古的“幾團煞氣”打在身上!

哎呦一聲!被煞氣擊中,我知道被煞氣打在身上的滋味有多難受!但看他此時的樣子就知道那滋味更不好受!

唰唰唰!小古的煞氣剛擊中他的身體,我的勾子劍就砍向了他的身體,現在的我可再也沒有當初“心慈手軟的心思”對這幫人渣就要狠!

他卻再也無力躲着我的攻擊,只見“血花四濺”我的勾子劍深深的砍在他的腿上,噗通他哀叫一聲!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解決了這史大頭和馬小帥,我心裏暗暗的鬆了一口氣!急忙向着小古糾纏的黑衣人攻去。

此刻那些小混混“倒的倒”,“跑的跑傷的傷”剩下的全被小古的煞氣嚇的躲起來了,眼前的形式一片大好啊!

那黑衣人在我和小古的攻擊下,越戰越退不知不覺的就來到了,那神祕的黑坑附近,嘿嘿嘿!他擦了擦嘴角邊的鮮血傻笑着!

我心想這傢伙不是被我們給打傻了吧?

只見他一伸手“挖向了地上躺着的小混混的心臟”,此時他手上一顆“血淋淋的心”哈哈哈哈!陰屍王現身吧!

以我鮮血之心祭祀聖王,我和小古都被他的表演給驚呆了!小古對我說小雨這孫子是不是腦子壞掉了啊?

他腦子壞沒壞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這傢伙準沒好事!我剛要回答,他就把那顆“血淋淋的心”給扔進黑坑裏面了,不好快阻止他小古,小古此刻還不知道有什麼要發生,在那兩眼珠子瞪的跟燈泡似的!

我心想唉!這孩子**病又犯了,桀桀桀!黑坑裏面一陣怪笑,卻是沖天煞氣!不好快跑,我拉着小古就要跑,哪知道這孩子卻傻呆呆的站立不動。

只見草地上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由一陣一陣的白霜迅速的冰封!


好傢伙這得多大的煞氣啊!說是絕世魔頭出世一點都不過分!

我發現自己居然也動不了,只能站在那任那“煞氣陰氣襲來”,此刻感覺渾身置身在寒冷的冬季一般,渾身凍的僵硬。

要說東北的冬天有多冷,我相信很多人不相信,在我小的時候,聽過人說過以前冬天上廁所要拿着小棍扒拉着,要不然隨時就會凍上。

我小時候冬天,雖然沒有那麼誇張的冷,可是有一年冬天,穿着棉鞋居然把腳給凍壞了!以至於現在腳後跟還有一個腫瘤樣的疤痕。

只見黑黑坑裏站出來了一個,全身青黑色的陰屍,張口吐出來一團血霧,我一看這陰屍的模樣,不是我小時候在山上遇到那個消失已久的陰屍,還能是誰?怪不得一直找不到他,原來是躲在這裏“苟且偷生”了!

只是現在的他,好像比那時候煞氣大的太多了,渾身散發着陰冷的黑氣纏身!嘴裏冒出一攤攤鮮血和膿液,那樣子別提多噁心了!

小古看着這陰屍,喉結居然上下蠕動,彷彿嚥了吐沫!眼睛隔着他的眼鏡都可以看到在冒精光,我看着小古的造型心裏一陣惡寒!

心想你丫該不是對他感興趣吧?這孩子性取向應該沒問題吧?

剛想到這小古過來就要拉着我的手,我下意識的扒了開他的手,說你,你要幹嘛?

小古被我的動作和表情,搞的“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小雨你怎麼了啊?“等等小古”你他孃的別過來啊!有什麼事就在那站着說,小雨唉!這個“大傢伙”小古指着那陰屍說,要是我抓到他了估計要連升兩級。

還好這孩子一切正常,只是什麼時候對那官職這麼感興趣了?只要不是對這陰屍感興趣就好,我心想他大爺的!


你他孃的剛纔嚇死我了,我以爲你對那陰屍感興趣呢?有着特殊的愛好!小古明顯沒有聽懂我後面說的話。

那陰屍一個跳躍,就來到我們面前,小古又要用他的煞氣“故技重施”誰知那煞氣被那陰屍抓在嘴裏,只聽呃!他居然打了嗝!

小雨這“大傢伙”好厲害居然不怕我的煞氣,我看着他想笑又笑不出來心想“傻孩子”你那點煞氣,估計還不夠他塞牙縫的!

想到這卻不敢大意,小古快讓開點,我把他扒從身邊推開,嘴裏急忙念出了“金光咒”!

天地玄宗,萬炁本根。

廣修萬劫,證吾神通。

三界內外,惟道獨尊。

體有金光,覆映吾身。

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包羅天地,養育羣生。

誦持萬遍,身有光明。

三界侍衛,五帝司迎。

萬神朝禮,馭使雷霆。

鬼妖喪膽,精怪亡形。

內有霹靂,雷神隱名。

洞慧交徹,五炁騰騰。

金光速現,覆護吾身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