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開!”

原本他還打算通知兩人明天去錢莊分號任職,可話還沒說完,便被趙寅一把推開。

“寅哥,兩個小姑娘出來找活做也不容易,咱們也別要求太高了,不會使用算盤可以學嘛,即使沒有算盤,她們算賬也還是挺快的!”

杜構看着趙寅的臉色,似是不太好看,便順理成章的認爲,他是不同意將兩人留下來。

但兩美女又着實漂亮,這纔不停的爲其說着好話。

“傳聞應國公有兩女,極爲漂亮,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趙寅直接忽略了他的話,一雙眼眸正上下打量着兩女!

如果他沒記錯的話,武媚娘應該就是今年入的皇宮,但沒想到,居然陰差陽錯的跑到自己這來了?

想必此時的應國公已經死了,所以兩人無處棲身,這纔出來應聘。

既然命運安排的如此巧合,讓她們在入宮前相遇,那他決定幫李二那老小子一把,將這位女帝留在自己身邊,不讓她進宮去添亂。

“應國公之女…..?”

趙寅的話音剛落,杜構、長孫雨佳等人全都驚掉了下巴,不可思議的望着兩女。

難怪兩人小小年紀,不僅氣質清雅還識文斷字,原來也是出自名門。

不過,他們也着實可憐,沒了應國公的庇護,只能自己出來找活幹。

“別理他,若是他不要你們,姐姐要,我那報社正好缺人!”

李婉婷與杜構一樣,以爲趙寅是嫌棄兩人不會記賬,不會打算盤,所以要將兩人拒之門外。

於是拉起兩女的手,熱情的說道。

“多謝姐姐大恩!”

聽完她的話後,武順立馬施禮道謝。

而身邊的妹妹卻沒有任何反應,只盯着趙寅看,似乎在等他發話。

“少廢話,這兩人是本駙馬的,你那報社缺人自己不會登報招啊?”

見她也誤會自己,趙寅沒好氣的說道。

鳳謀無疆

“小女子先行謝過趙駙馬……!”

趙寅開口後,武媚娘這才略施一禮,開口道謝。

“你怎麼知道他是趙駙馬?”

李婉婷滿臉的好奇,好像從她們進來後,根本沒人叫過那小子的名字。 “駙馬與長樂公主大婚的消息早就傳遍了整個大唐,如今膽敢自稱駙馬之人,必定是駙馬趙寅了。”

武媚娘疑惑的望着李婉兒,不明白她爲何會有此一問,難道大唐之中還有其它的駙馬不成?

“果然天賦異稟,聰慧過人!”

豪門歡寵:總裁的小嬌妻 ,換做是旁人,肯定是不敢這樣去推測的。

別看這個小丫頭現在年紀小,可是卻擁有着一顆七巧玲瓏心,難怪會一步一步統治了整個大唐。

不過,她的運氣應該不怎麼好,竟然遇到了自己,那麼自己就不會給她那樣的機會。

但是這小丫頭如此激靈,倒是可以在商場上一展拳腳,若是她能夠接管這錢莊,那自己不就樂得清閒?

“從即日起,你就跟隨在本駙馬的身邊學習,我會將經商之道的經驗全部傳授給你!”

趙寅的話不容置疑,直接落錘敲死了這個事情,不給他人任何的機會。

“可是,我姐姐怎麼辦?”

小姑娘緊緊抓住姐姐的手,眼中滿是不安。

“你應該聽說過,我管理的產業有很多,她可以任選一個地方去學習,至於薪俸,只要工作認真,有擔當,每月五六百貫不是問題!”

略微思索了一下後,趙寅這才緩緩的開口。


“多謝駙馬爺!”

武順聞言頓時大喜,急忙彎腰施禮,不停的道謝。

雖然不知道,駙馬爺口中的地方,工作是否會很累,可是這個薪俸卻是十分的動人,她這才初來乍到,薪俸就這麼高,這簡直讓她不敢相信。

在養活自己的同時,她也有能力讓家族寬裕起來。

“駙馬,姐姐能不能同我一起跟您學習?”

武媚娘眼中的不安之色,更加的濃郁了,尤其她那膽怯的神情,甚至抓住姐姐的小手,都隱隱有些泛白。

“給我一個理由。”

多一個人少一個人對於趙寅來說,根本就不是問題,他只是有些好奇,這個小丫頭爲什麼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我…我…我不想與姐姐分開,在這裏姐姐是我唯一的親人,在一起也能有一個照應。”

在趙寅的目光中,小丫頭的臉色微紅,深吸了幾口氣後,才說出了自己的理由。

女總裁的極品狂兵 那你們住在哪?”

李婉婷一愣,再次打量下這對姐妹。

“原本我們到這裏是來投奔親戚的,卻沒有想到,他們早已經搬離了此地,所以我和姐姐一直居住在客棧中,眼看盤纏就用光了,逼不得已,所以纔出來找份工作。”

想到自己的經歷,武媚孃的眼神難免有些黯然,緩緩講述了自己的遭遇。

“什麼?你們怎麼能夠住在那種地方,既然來這裏工作了,以後你們就跟我一起住,如何?”

同樣是女人,李婉婷難免同情心氾濫,直接提出自己的建議,反正她家大的很,多住一兩個人也不是什麼問題。

“多謝姐姐!”

武媚娘猶豫半晌後,才重重的點點頭,臉頰上浮現出感激的神情。

“也好,本駙馬也不是不近人情,既然這樣,你們倆以後就都跟在我的身邊學!”

趙寅不免嘆了口氣,感嘆着命運多舛。

“多謝駙馬。”

聽到這句話後,武媚娘這才流露出欣喜的笑容,趕忙再次道謝。

“以後咱們可就是姐妹了,有什麼不懂的地方,你們隨時問我。”

候清麗大大咧咧的說着,一副自來熟的樣子。

她的這個舉動,讓趙寅心中靈光一閃。

“憑藉你現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勝任夫子一職,不知道你有沒有這樣的想法?”

趙寅直接將目光落在候清麗的身上。

憑藉她的性格,還有她的本事,帶一批學員,完全不是問題。

“駙馬,你可別開玩笑,我不過就是想幫幫她們而已。”

候清麗嚇了一跳,夫子是什麼人都能做的嗎?沒有一定的學識,不是德高望重的老者,怎麼可能會有那樣的資格。

“給你一個任務,三天的時間,建造一所學校,主要教我們現在產業的各種管理技術,招收的學生可以免費學習,特殊情況的,可以管吃住,若是你能將這個事情辦好,你就是校長。”

趙寅輕輕揉按着自己的眉心,緩緩的開口。

“校長?那是什麼?”

候清麗一臉的驚愕,根本就沒太明白是怎麼回事。

學校的含義她大概明白了,可是這個校長又是幾個意思?

“學校的*****,全力相當於國子監的祭酒,只要你能將學校組辦起來,我就讓岳父大人冊封你爲校長,官職品階與孟凡達相當,如何?”

趙寅如同狼外婆一般,不斷的誘導着候清麗上賊船。

“此話當真?”

她沒有想到,這個所謂的校長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好處,眼睛頓時光芒大放,不過她還是不太確信這件事情會是真的。

古往今來就沒有女人能夠成爲夫子,甚至連女官少有,如今駙馬提出這麼一個要求,說是不心動,那是假的,不過他話中的真實性,真的讓人懷疑。

一旦事情成真,那麼她也就是光宗耀祖了,甚至還會被記錄史冊之中,這絕對是夢寐以求的好事。

“太子駕到!”

隨着一聲高亢的通報聲傳來後,薛仁貴匆匆走了進來。

不過是片刻的功夫,太子李承乾便走了進來。

武氏姐妹瞪大了眼睛,不斷望着這個身穿黃袍的少年,眼中不免浮現出激動的神情。

“承乾拜見趙夫子!”

然而,讓兩姐妹震驚的是,不是駙馬向太子請安,而是太子主動向駙馬請安,這已經徹底的顛覆了她們的認知。

皇宮之中,規矩遍地,怎麼可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而一旁的衆人似乎對於這樣的事情,早就見怪不怪了,絲毫沒有驚訝的意思。

如果讓這兩姐妹知道,孟凡達當初請趙寅去國子監授課時,在駙馬的面前,執的也是弟子禮,不知道會不會驚掉她們的下巴。

“參見太子殿下!”

就在兩人震驚的同時,其它人紛紛躬身見禮。

但是,趙寅除外。

這小子一直揹着雙手,似乎很享受太子這一禮,一副牛逼到要上天的節奏。 “找我有事?”

直到衆人對太子施禮結束後,趙寅這才緩緩開口。

他清楚太子的爲人,沒有事情是絕對不會匆匆到這裏來的。

“學生此次前來,共有兩件事,第一件是爲了恭賀錢莊開張大吉,至於第二件事情,還請夫子不吝賜教!”

李承乾的態度十分恭敬,在趙寅的面前始終都是謙卑的弟子,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子。

“有話直說,別拐彎抹角的!”

望着他那火熱的目光,趙寅不禁菊花一緊,生怕這小子取向出了問題。


不就是替他在陛下的面前解圍一次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