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夜似乎意識到了什麼,平靜地跟在修的身後,微微皺起眉頭。

開啓了真實之瞳的修,在輝夜醜陋的皮囊之下,看到了的是教廷聖女第一天來訪第一魔武學院時的模樣,以及環繞在她身周的燦爛聖光!

猶如在魔鬼的狂笑聲中,有天使的祝福降臨。

極醜與極美的落差,在聖光的閃耀下又一度放大。

強烈的震撼令修甚至將滿腹的疑問拋之腦後——

正值青春的他,已經頭暈目眩不知東西。

******

PS:今天第二更在早上九點奉上,請大家多多支持啦!! 在英靈座第八層的禁錮法陣之中,充滿了危機的訓練依舊在進行中……

楊塵狼狽地側身躲過鋼獸雷霆般的一記重拳,右手在地上一撐,退離出了數米。還沒有給他一些喘息的時間,那全身被厚重鋼鐵甲冑覆蓋着的鋼獸再度氣勢洶洶地邁動步伐朝他奔來——這場纏鬥已經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由於楊塵實在缺乏手段突破鋼獸那厚重的外殼,敵人那重若泰山的攻勢更是無法硬抗,是以他只能不斷地遊走尋覓機會。

可時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依舊絲毫沒有進展。

“這種強化訓練有意思嗎?”傑西婭在一旁問着龐貝,她已經被這睏乏而冗長的戰鬥搞得精神萎靡昏昏欲睡,在她看來這種消磨時間的纏鬥只可能是以楊塵的告負而終結——畢竟楊塵只是區區五星,而鋼獸享有七星之姿。

雖然鋼獸被稱爲最名不副實的七星魔獸——既不會講話,又不具備天賦的特殊力量——但在這種拉鋸戰中,七星等級的充沛能量足以決定一切。

經過了一個小時的戰鬥,楊塵早已氣喘吁吁了起來,而那鋼鐵構成的敵人卻依舊保持着戰鬥開始時那迅猛的出拳與穩定的移動,絲毫沒有狀態的下滑。

楊塵席捲而出的漆黑劍氣再一次在鋼獸的面前無功而返,化作碎煙飄零,而趁着這個時機,鋼獸再次欺臨他的面前,重拳猶如隕石落地般當頭落下!

修羅身擺應勢而起,楊塵輕巧而靈便地躲過了這一記重拳,但他沒有料到拳勢猛烈地轟在地面上,竟引發了一陣強烈的地震波,令他一時重心不穩!

又一記橫拳雷霆而來!

少年雖然身陷險情,但毫無慌亂之色,足下一點,卻在將欲跌倒的時候平平地身體退出數米,堪堪又躲過一擊!

隨着緊張激烈的戰鬥,他眼中的血色已經濃烈得快將原本漆黑的眼眸佔滿。

在一旁看着的龐貝顯得饒有興趣,他完全沒有因眼下的戰鬥久久無法結束而心生厭煩。相反地,他正在飛快地思索着比較着楊塵在剛剛開始戰鬥時與此刻的諸多不同。

首先是眼眸的色澤。觀察入微的老人絕對不會放過這細小的變化。從一開始的漆黑如墨到現在的殷紅如血,用了大約一個小時的時間——而伴隨着眸色的變化,楊塵的戰鬥力也漸漸地產生着改變。

從一開始幾輪重拳便已狼狽地懶驢打滾,直到現在輕描淡顯地以三種精妙的身法作出諸多配合,並屢屢躲過必中的拳擊——楊塵在躲閃項目上的進步是毋庸置疑的。

鋼獸身上的厚重鐵板上佈滿了深淺不一的細密凹陷,這同時也見證了楊塵的詭異劍氣伴隨着時間的推移正迅速地向凝練犀利這個方向進化着——儘管他的力量因疲憊而減弱,但熟練起來的劍氣操控還是使他離突破鋼甲這個目標越來越接近!

意識到楊塵駕馭那漆黑氣劍的本領與技藝正飛速精進着,龐貝又不禁想起這隻鋼獸昨天被楊塵用劍氣漩渦轟爛整整一隻胳膊的情景。

“他那東方劍氣若是成熟完善起來,怕是很了不得啊!”他默默地想道,突然聽到身邊的護士小姐發出了一聲驚呼。

他急忙將目光投向了場中,驚奇地發現楊塵竟然已雙目如血地使出了昨日重創這鋼獸的劍氣,無數道漆黑氣劍朝着細小的一點雷霆般激射而出,霎時便將那鋼獸的胸甲崩出了巨大的缺口!

“他那雙眼睛紅得很不正常啊!”這麼想着的龐貝,看到楊塵在劍氣激盪佔盡上風之時,並未重蹈昨日的覆轍,而是漆黑的真氣吞吐浮動,又凝出幾柄漆黑的氣劍,竟然成交叉狀,短暫地將鋼獸的手臂鉗制住!

他的手指點在鋼獸的心胸口上,激盪的劍氣刺透了那厚重的鋼鐵,揚起細碎的鐵屑朝着四周爆射出來,甚至還在少年的臉上劃出血痕。

鋼獸張開了它鋼鐵的巨嘴,發出了怒吼,兩隻手臂意欲用力,卻無奈關節被漆黑巨劍鉗制住,空有掀天的蠻力也無法得以施展,它只能顫抖且嘶吼地忍受着楊塵的氣劍轟擊!

這是楊塵在整整一小時的隱忍中所領悟到的。他在嘗試了數次之後,才領悟到用無相劍域限制鋼獸活動的訣竅。

而眼下的這絕對優勢也正是他苦苦支撐一個小時所獲得的回報!

楊塵得意地露出了笑容,劍氣洶涌如潮如龍,一時長驅直入霎時將那鋼獸的身體整個洞穿!

眼看着漆黑的劍氣已經徹底擊穿了那鋼獸的胸甲,楊塵心中頓時感到一陣放鬆,眼中的血色霎時消失得乾乾淨淨,而他洶涌外放的真氣與劍氣也一時涌回了體內。

但就在他放鬆警惕的那一剎那,強烈的危機感再次侵襲了他!

“大意了!”僅僅來得及在心中劃過警訊,他便已感到一股巨力作用在自己的身上,然後自己便一陣騰雲駕霧,以高速飛了出去!

索性是這次遇到的攻勢比之昨天要弱上不少,僅僅將楊塵的真氣震得散亂,傷到了一些骨骼與內臟,並未產生致命之效。

被擊飛的少年意興索然地閃過一個念頭“還是敗了啊!”,他閉上眼等着接受撞擊到禁錮法陣內壁時所產生的反作用力——但這沒有到來,一隻纖細的手悄然地按在了他的背上,竟然瞬間將他身上所受的狂猛力道消去得乾乾淨淨!

啪嗒一聲,腳尖落地。

感受到了來人毫不掩飾的氣息,在一旁看着的傑西婭面露驚疑,而圖書館長龐貝也少見地緊緊鎖起了眉頭。

感受到這股熟悉氣息的楊塵,遲疑地回頭看去。

映入眼簾的是那張醜絕人寰的面孔。

“輝夜……”楊塵看到這張臉,臉上浮現了濃濃的驚訝,他叫出了少女的名字。

輝夜卻沒有去搭理他,甚至在接下他後連目光都沒有一刻的接觸,她只是將手收了回來,冷淡地與楊塵擦身而過,走向了那隻——雖然被擊穿了胸甲,但還嚎叫着爆發出更強氣勢的鋼獸。

“閉嘴。”她清清冷冷地吐出兩個字,身上霎時爆發出了奪目的燦爛聖光!


“不愧是教廷的大人物啊!”龐貝苦笑着自言自語道,而精通白魔法的傑西婭在看到輝夜輕鬆爆發出來的濃烈聖光後,臉上浮現了淡淡的落寞與羨慕。

身爲七星魔獸的鋼獸雖然無法言語,但在平日裏還是能夠有所思辨。只是此刻,在被楊塵重傷之後,陷入癲狂爆發狀態的它已無法再思考更多——縱然面對的是擁有着遠強於自己氣息的輝夜,它依然毫不猶豫地揮動拳頭,想將眼前的障礙用蠻力摧毀!

淡淡的璀璨劍痕浮現在了鋼獸那堅不可摧的身軀之上。

暴走的鋼獸霎時停止了動作。

修僅比輝夜遲了一線出現在第八層,他看到了輝夜虛握的揮劍動作——看到了那鋼獸在頃刻間猶如一堆被切割完了的廢銅爛鐵般崩潰,散架。

將楊塵逼得狼狽不堪的鋼獸,僅在眨眼間,便猶如玩具般在輝夜的斬擊下片片崩離!

少年看得是苦笑連連。

不小心衝入了禁錮法陣的輝夜擡頭看了看籠罩在自己身周的魔法力量,似乎在思忖着是否需要將這禁錮法陣也一同毀滅。

只是傑西婭提早一步撤銷了法陣。

龐貝帶着微笑迎向了輝夜,而傑西婭則跑到了楊塵的身邊,替他檢查起了傷勢。

“聖女大人,你終於是來了。”龐貝微笑着說道。

輝夜也禮節性地回道:“館長大人,你好。”

“福格森校長已經跟我說過了。聖女大人此次來英靈座是要找人的吧?”

“嗯。”

“找的是誰?”

“他。”輝夜淡淡地回身指向了正被傑西婭召喚出來的聖光滋潤着傷勢的楊塵,說道。


楊塵看到自己被輝夜的纖指遙遙指中,不禁在臉上寫起了詫異與不解。同樣的神色也涌上了傑西婭、修與龐貝的臉。

“找這個混小子有什麼事嗎?”

輝夜淡淡地說道:“教廷機密,無可奉告。”

“找我有什麼事?”因爲輝夜的出現,楊塵情不自禁地感到緊張與心跳加速,同時也有一絲淡淡的愧疚與尷尬,他走上前去問道。

輝夜依舊沒有拿目光正對他,她只是轉過頭去看向了其他的地方,輕輕地咬了咬嘴脣,說道:“我們單獨談。”

精於人事的龐貝已然看出輝夜與楊塵之間的關係似乎並不一般。但他還是無法揣測出他們兩人之間究竟發生過什麼,畢竟兩人的身份地位與實力都判若雲泥——

“莫非是“聖女中了不XX就會死的奇毒,而楊塵這個倒黴小子作爲當時所能找到的唯一一個男人,與聖女發生了一段糾結錯亂挑戰倫理極限的驚人故事”……”

龐貝看了看輝夜的臉,在心中又嘆了一口氣,像是在爲楊塵感到悲哀與不值。

“那就去我的房間吧。”楊塵苦笑着嘆了一口氣,說道。

輝夜依舊沒有看他,只是拿側臉對着他,點了點頭。

“那我就先走了哦!”楊塵跟龐貝、傑西婭以及一臉落寞的修打了個招呼——雖然他感到修此刻的神色非常奇怪,但心臟亂挑一把,腦子一片混亂的他已經顧不得細想了。他在前邊走着,而輝夜與他保持着十米的距離,安靜地跟在後邊。

“他們該不是真的有一腿吧!”看着兩人離去的身影,龐貝發出了感嘆,“楊塵這小子還真是倒了八輩子大黴啊!明明身邊有着阿爾託莉婭與芙瑞斯特這麼漂亮的女孩子,卻只能被這醜到爆的聖女牢牢吃定——就算想反抗也不成啊,人家聖女的身份與實力都擺那邊!這次聖女出現明顯是得到教皇許可,倘若她的目的真是來搶親呢!?東方倒黴蛋也只能乖乖地和這醜姑娘鴛鴦雙飛了!可悲啊!真可悲!”

這麼嘆着氣的龐貝轉過身去,走到那被輝夜大卸八塊的鋼獸身邊,不放過這千載難逢的研究【聖劍璀璨】的餘痕的機會。

傑西婭本想跟修來個四目相對苦笑一聲,卻不料看見寫在高大青年臉上的深深落寞與難捨。

“喂,你怎麼了?”傑西婭困惑地問道。

“沒……沒怎麼。”修一反常態地結巴了起來,他又說道,“我再去看看肖恩的情況吧,那小子休息夠久了。”

說完後,他也轉身離開——他隱隱地有一種預感,十幾分鍾前看見的那份絕世容顏將會以詛咒一般的姿態緊緊地壓迫着他糾纏着他,並且永遠不會停歇……


修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楊塵與輝夜始終保持着緘默。

他們一前一後地走進了少年的房間。

“坐吧。”少年費力地才能使聲音不致走樣,他將沙發上的被子挪開,向着輝夜說道。

“唔。”

輝夜輕輕地應了一聲,平靜優雅地坐了下來。

反倒是房間的主人楊塵站在一旁,一副侷促不安的樣子,連雙手都不知道該擺在哪裏。他咬了咬脣說道“我去倒杯水喝”,然後逃也似地去了廚房。

手裏端着冰涼沁膚的水,楊塵那顆慌亂的心阻止着他貿然回到客廳去面對輝夜。

少年只能默默地靠着廚房的門,仰長了脖子深深呼氣。

他大口地喝下冰水,感受着冰涼沁心的液體順着口,喉嚨直到了胃腹。因爲輝夜的出現而無法正常思考的大腦終於恢復了一些正常。


他自嘲地笑了一聲,正要走出廚房,卻又彷彿想起什麼一般地重新停下了腳步。

魔王快逃 ,他手裏端着兩杯水。

他猶豫而怯懦地朝着少女遞過去一杯——萬幸的是,輝夜雖然沒有擡頭,但卻伸出纖細秀雅的手將一隻水杯接了過去。

兩人不約而同地淺淺飲了一口冰水。

彷彿是涼水將兩人之間的隔閡與尷尬衝散了一些,輝夜率先打破了沉默。

“我這次來找你,是爲了芙瑞斯特。”

原本還因微妙尷尬的氛圍而顯得不太自然的楊塵聞言一愣,頓時因不詳的預感而皺起了眉頭。他抿起了嘴巴,等着輝夜繼續說下去。

“教皇已經下達了命令,讓我和阿慎來這裏將芙瑞斯特帶回教廷。”

不詳的預想在這一刻被證實,楊塵的心中頓時掀起了滔天巨浪。

少年的臉色霎時變得格外難看。

“不行!”楊塵在輝夜話音還沒落盡之時便已大聲地喊出了聲,縱然面對的是輝夜,他體內的真氣也已充滿警惕地流轉起來。

輝夜淡淡地說道:“如果身爲芙瑞斯特監護人的你肯放手,讓聖魔神重新回到教廷,那你的【瀆聖者】罪名將會被開恩撤銷。”

“你不說我都忘了這茬……”楊塵苦笑着說道,“似乎當【瀆聖者】也沒什麼不好的嘛。別用這種東西來引誘我,我是說什麼也不會將芙瑞交給你們的。”

“我其實早就有機會帶走她,只是——”輝夜淡淡地說道,“我想還是和你打聲招呼比較好。既然已經當面知會了你,那森之魔神今晚就不會再在這裏過夜。”

“想要帶走她嗎?”楊塵苦笑了起來,“那就跨過我的屍體吧。”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