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一連串的轟擊聲響起,司馬南等人個個都是元嬰老怪,戰鬥經驗也不可小視,在不利的條件之下,依然結成了一個防護罩,法寶更是往上迎擊天降而來的法寶。

然曾浩一方,不止人勝優勝了幾分,又有陣法相助,自然所站立戰更有利。

在第一輪的攻擊之下,雖然取得的結果不是很明顯,不過也讓陣法之中的一行人吃了點小虧。

在第一輪攻擊無果後,衆人再度操控着法寶,從四周八方再度攻擊入了司馬南等人。

時間一秒秒的流逝,衆人的攻擊一波比一波強,毫無讓司馬南等人喘氣的機會。

而在發動攻擊後,大約一盞茶的時間,司馬南中實力較弱的一些人開始有點吃不宵了起來。

更是有幾個直接讓法寶擊中,被火炎活活燒死。

雖然這些火炎只是幻覺,然且可以直接燒死人,這也是陣法的可怕之處。

而在這數人的倒下,司馬南等人的情況更顯不妙起來,倒下之人越發的多了起來。

“曾盟主,你已然是天臨星盟主,莫非還不知足,想與我修真聯盟星爲敵嘛?奉勸你一句,天臨星還沒這個實力,如你現在罷手,老夫絕不追究此事。”司馬南見和自己同行之人一個個倒下,被火海吞噬,每一個倒下,他的心便抽一下,知道自己低詁了曾浩,想趕緊挽回局面,不由再次開口服軟。

然陣法四周,曾浩一行百於人圍站一旁,各自控制着法寶攻打落水狗,誰也沒去理會司馬南的話。

誰不知道,此時罷下,將來結局還會是一樣,到時候只會多出司馬南這名難纏的對手。


還不如現在就消失了他,再說了,就算沒有秦森這一回事,衆人還是很情願與曾浩聯盟的。

必竟曾浩承諾,會助他們一一統一自己的星球,這等機會,任誰也不會放棄。

而有了天臨星的加入,還有青楓星,浮零星這三個二級的修真星球,別說是統一一個星球了,就算是一統人界也只是時間上的問題吧了。

這等機會,任誰也不會明明浪費,最爲主要的是,出頭之人不是自己,事敗了,也不會牽連至自己。


司馬南見曾浩無視他的服軟,氣得面紅耳赤,可且一時間沒有辦法。

大約一頓飯的時間後,司馬南一行人開始相繼倒下,能站着之人已然不到十於人。

其實倒也不是他們不耐打,而是他們身在陣法之中,一但護身罩被打破,下場將是瞬間被火炎包裹。


如此纔是他們至命的原因,而真正被擊殺之人少之又少,幾呼也只有幾個倒黴的直接被命中要害。

而在陣法之中,這些人連元嬰都沒機會逃跑,便直接讓火炎燒滅。

“唉,司馬南,曾某仙府之中還欠缺管理之人,如你等不願就此死去,曾某也憐憫你等修練不易,只要投降者不殺。”曾浩長嘆惜一聲,從地面上站了起來說道。

“哼,曾浩小兒,你想羞辱老夫嘛?做夢。”司馬南臉色陰沉的說道。

“汝等想破陣而出,或許沒有問題,可在上百名元嬰前輩的聯手之下,汝等幾呼不可能走出此陣,死亡只是時間上的問題,曾某見汝等修練不易,這才放汝等一條性命,望汝等好好珍惜纔是。”曾浩雙手負背,仰頭望天,雙眼微閉的說道。

然他話音剛落,一道被靈光布蓋的傳送之門赫然憑地而起,出現在了陣法之中,司馬南等人前面。

此時,衆人已然及及可危,在見到傳送之門後,立即便有一人鑽了進去。

而有了他的帶頭,其他人也是相繼躲入到了傳送之門內,躲過了火海。

“哈哈,想老夫縱橫半生,原本早就應該化神飛昇,且沒想到,因爲權力,落得今日的下場,也罷,修真界中,何時有對與錯,老夫也未曾與人講過道理,勝者爲王,敗者爲寇,老夫認了。”司馬南悲痛欲絕的仰天大笑,下一刻,低下了頭,望了望傳送之門,鑽了進去。

曾浩感慨的望了傳送門一眼,下一刻,傳送門消失不見,乾坤兩儀陣中的火炎瞬間息滅。

下一刻,陣法之中呈現出了數十具屍體,個個並無燒傷的痕跡,且已然身死,連元嬰也潰散。

對於司馬南逃入到仙府之中,並沒有人因此而看不起來。

要知道,能修練到他現在的修士之人,最少也要花費上千年的時間,而死亡只須幾息的時間。

正所謂千年苦修一昭散,誰也不願有這個結果,能屈能伸,才能在修真界不斷的前行。

再說,以司馬南的修士,不出數百年內,定然能感悟到天道,從而化神,飛昇至上界。

這也是仙府的一大弊處,無法阻止一切有關天道的法則。

這也就是說,司馬南進入到曾浩的仙府之中,雖然在未來數百年內,他可能會成爲曾浩的奴僕,受止羞辱。

然且也是司馬南的一次可專心修練的機會,讓其更早,更快的領悟到化神期,從而飛昇,脫離曾浩的仙府。

而這纔是聰明人的選擇,只有腦袋有問題之人,纔會顯一時之勇,講一時的骨氣,結局只會化作塵埃,長達數年,短則數年,他是誰都不會有人記得。

曾浩讓人將數十名元嬰修士所遺留下來的法寶儲物袋收了起來,並將屍體就此損去。

這也是爲了不讓他們露屍太陽之下,也算是對他們的死,懷上一份欠意。

而曾浩則自顧自的進入到了仙府之中,找到了司馬南。

曾浩並沒有讓司馬南將身上所有的東西都交出來,只是讓他給出玉佩。

身爲階下囚的司馬南,自然沒有權力說不交了,待司馬南交出玉佩之後,曾浩直接將他們送入到了鴻元宇宙中。

曾浩自然不會將自己的鴻元宇宙仙府暴露在人前,而是用了另一個仙府,將司馬南等人收入。 第七十八章萬雷轟頂法陣!(本卷最後十章第八章)

通話結束,納蘭天翔走進了臨時營帳里。

而皓天以及洛聽雪,嘯天都聚在一起臉色十分的不好。

皓天賢弟,是不是還在為雲墨天那個老頭苦惱啊?納蘭天翔關切的說道。

你說呢?皓天也是一臉的苦笑。

額~~~~~。

就在這時皓天的幻音戒里傳來一個讓皓天熟悉的聲音。

哥哥,我原本以為這次的閉關要花很多時間,但是在自然丹海這裡獨特的環境之下,我的國度現在已經成熟了,還有就是我即將趕來幫助哥哥你。而在這裡我發現一件很有趣的東西可能會幫的上哥哥還有嫂子的忙,這就是月兒我發現的東西,哥哥,接著!

皓天於是將心神沉入到戒指裡面。

戒指里,月兒發來的就是一個陣法的圖案,圖案上無數的方形的節點引起了皓天的注意。

那是可以放置符咒的節點,節點和節點之間的線條就好像是能量的管道一樣,而陣發中間的一個東西赫然就是一個放置靈晶的點。

額~~~~~~~許久他睜開眼,身邊的洛聽雪湊上前詢問剛剛的信息。

皓天將月兒發來的信息告訴了她,之後他將自己在戒指裡面看到的東西以神力幻化在她的面前。

額~~~~~~這個是什麼陣法?見到這個陣法洛聽雪也是一陣納悶,只是認真的端詳起來。

而皓天也沒有閑著,也在推算著這個陣法。


大哥,讓我看看!嘯天這時也激起了興趣看著那幻化出來的法陣。

片刻,嘯天就覺得,這個陣法有點眼熟,有似乎有一點不確定。

大哥,大嫂,你們看看這個方形的節點是不是和符咒有點聯繫啊?嘯天忍不住的說了一句。

咦!就是啊!你還別說這個的確有一點相似啊。皓天也有點恍然。

皓天哥哥,我也發現了,咱們煉製的符咒似乎~~似乎~~~~~~~~~。

似乎什麼?皓天說道。

似乎這個陣法好像和上古時期留下的一個陣法相似。

到底是什麼陣法啊?雪兒你就別賣關子啦! 危險婚姻:腹黑總裁的豪奪

萬雷轟頂絕陣!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嘶!皓天倒吸一口涼氣。

這個陣法據說是上古時期雲宮家的一個絕世煉器師無意間鼓搗出來的,而這個陣法過於的邪惡以至於被遺忘,而現在的這個時候這個陣法又重現於世,這就給了皓天一個制勝的機會。


皓天心中一陣狂喜!

臉上的陰霾瞬間就煙消雲散,興奮的將伊人擁在懷裡,在原地轉著圈圈。

怎麼啦?皓天哥哥。什麼事讓你如此的興奮?

我,找到對付雲墨天那個老東西的法子了!

什麼!她也是一陣狂喜,嬌呼道。

嗯!皓天肯定的回答道。

那麼說,我們就擁有和他對抗的實力啦?

你說呢?我的小寶貝!你呀簡直就是你皓天哥哥的幸運草!還有你嘯天!當然還有你啦天翔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三個人問道。

你們還不知道吧,這個陣法就是以符咒來經行殺人的絕陣,只要我們將用降靈加持秘法製造的符咒按照這個陣法的規律擺放在然後以自己的神識催動這個法陣,不管再咋厲害的鳥都要死在這個陣法的威力下,不亞於我當初給鳳鳳煉製神器時引發的天劫,甚至要比那天劫更加的厲害。

哥哥,這個陣法這麼厲害啊!這時一個嬌俏可人的少女巧笑盈盈的走進了大營里。

月兒!你出關啦?

是啊!但是自然丹海裡面的丹藥可就一點沒有了,我的國度里已經演化出一個虛幻而又真實的國度。呶!就是我頭頂上的啦!

月兒說著她就將自己國度的虛影展現給眾人。

好!月兒這就是哥哥獎勵給你的!皓天激動的將月兒擁在懷裡使勁的吻向了她的芳澤。

去!哥哥你又不正經了,啊!嫂子。哥哥他欺負我!嗚~月兒假裝低聲抽泣道。

行啦,皓天,看月兒都哭了!

額~皓天尷尬的看著洛聽雪之後乖乖的將自己的妹妹放在了地上。嘿嘿的笑道。

哼!她吸了吸她可愛的小鼻子不悅道。

月兒,這個陣法你是怎麼看到的?回到話題上皓天一本正經的問道。

是在一個捲軸上,哥哥這個就是我獲得的這個捲軸了,月兒從自己的國度里取出一本古老的捲軸,捲軸就通過國度傳送到她的手裡。

上仙您的外賣到了 ,片刻他嘿嘿一笑。

皓天哥哥,你發現了什麼?

這個陣法需要我們的士兵聯手布置,但是需要的就是他們的肉身為能量的橋樑,這個陣法不會對他們造成傷害,相反還會對他們的身體帶來不小的好處。更重要的就是這個陣法不需要靈晶的支持。皓天說道。

哥,那符咒安放的位置呢?月兒也是懷疑的問道。

至於符咒的位置嘛,就是在士兵的腳下了。

腳下!?哥哥你不會搞錯吧?

不會的,天雷的力量會在天空中形成一個天雷電網,不會對士兵的身體造成傷害。

皓天頓了頓繼續說道。

現在,我們在坐的眾人里,我、洛聽雪、嘯天、還有月兒對陣法了解一些,我想天翔兄你在戰陣方面有一些造詣吧?

不瞞皓天賢弟,愚兄只是懂一些皮毛罷了。 從喪尸開始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