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

大殿一陣劇烈的顫抖,在那九芒星的正中間,一道石門驟然升起。石門中間,閃動著幽藍色的能量,那是靈界大門的象徵。踏入其中,便是又一個靈界。而在石門之上,簡單古樸的篆刻著三個大字,玄通界。

包括古院在內的五大院長,望著這熟悉的石門,忍不住都感慨萬千。轉眼幾十年了,東域經歷了很多變故,而曾經那個改變東域的老者,卻依然令人銘記於心。

玄通老人。

無論是五大院,還是炎魔殿,亦或是十大城池以及諸多大大小小的宗門勢力,當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任誰都會為之動容。真正的強者,生之偉大,死之榮耀。

「諸位金榜學員,你們是五大院為了幾年,甚至幾十年的驕傲和依仗。這一次破天荒的開啟古院修鍊場,就是要給你們最好的待遇,讓你們快速變強,以備將來與炎魔殿的生死大戰。我希望你們能抓緊一切時間,刻苦修鍊,將來為五大院鞠躬盡瘁,也不枉我們培養之恩。」

「謹遵院長大人教導。」


眾學員振臂高呼,這將是他們改變命運的一場旅行,所有人,都不會懈怠。

「好了,進去吧。」古玄欣然一笑,如釋負重的點了點頭。

嗖嗖嗖~

眾人沒有任何猶豫,魚貫而入,甚至在剛一開始,就有了爭搶的意識,生怕自己落後幾秒鐘,就會被他人趕超。

「陳風,這個你拿著,關鍵時刻也許用得著。」

許瑩瑩湊到陳風身邊,細嫩的小手將一卷巴掌大小的捲軸交給了後者。

四級空間傳送陣。

陳風低頭望著那捲軸上的字體,心中一片溫暖,雖然這只是一個傳送陣,但卻足有四級之高。而且更主要的是,許瑩瑩顯然沒有刻畫四級傳送陣的本事,能做到如此的,只有古院的院長,古玄。

作為古院的天才,古玄親手給她刻畫一個四級傳送陣,以備不時之需,這顯然是很合情理的。但許瑩瑩竟然把這種重要的東西給了他,這份情,讓陳風如何能不感動。

「呵呵,小妮子,你是怕我敗給李凌雲嗎?就憑你這份心,我也一定要努力,在眾目睽睽之下,將李凌雲那混蛋撕個粉碎。」

陳風眉頭一挑,身形猛然竄起,瞬間就消失在了能量石門當中。

唰~

飛身落地,陳風四下觀瞧,茫茫原野,哪還有金榜學員的影子。


進入古院修鍊場的位置是隨機的,陳風也不奢求能夠恰巧碰上聶不韋,沈洪等人,單人修鍊,反而輕手利腳。

天空,仍是沒有太陽,一絲紅暈的晚霞,飄蕩在天際邊緣。清風拂面,腳下一丈多高的野草隨風搖曳。陳風一個人靜靜的站在茫茫原野當中,顯得稍有些孤零。

靜靜的閉上雙眼,陳風感覺體內的武元力變得沸騰了起來,這靈界內所蘊藏的空氣中的武元力著實有些濃郁,簡直是外界的十倍之多。簡單的一次大周天運轉,都比的上外界十次。

「果然是古院修鍊場,名不虛傳,怕是金榜學員光是在這裡修行十八天,實力都會大有提高。」

陳風滿意的笑了笑,但他並不打算駐步在此。順手拿出別在腰間的玄雷令,陳風侵入一絲武元力,瞬間玄雷令光芒大放,在半空凝起了一片虛影。

細目觀瞧,那是一張地圖,覆蓋整個靈界的實景地圖。

巍峨的山巒,遼闊的原野,在地圖上表現的都很小,可見這靈界是多麼巨大。

通魂殿,玄雷殿,築靈殿,煉骨殿,清風殿。


五個殿的名字,出現在地圖的不同區域,而地圖上那不斷閃爍微微紅光的小點,自然就是陳風所在的位置了。

除此之外,地圖的中央位置,有一塊圓形區域,標註著靈降台三個字。

「我所在的位置,離通魂殿,煉骨殿和清風殿比較遠,看來只能在玄雷殿和築靈殿中選一個了。恩……炎師的靈魂體還處於沉睡狀態,就先去築靈殿看看吧,聽名字,似乎裡面有修復靈魂的寶貝也說不定。」

陳風打定主意,對了一下方位,然後催動青雲動,踏著茫茫野草,朝著築靈殿便趕奔了過去。

… 在陳風行動的同時,幾乎大部分進入古院修鍊場的甲階學員都開始朝五大殿聚集而去,玄通老人的遺物,這可太有誘惑力了,哪怕明知道會很危險,眾人還是義無返顧。

十八天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在如此濃郁武元力的靈界中,十八天足矣讓一個人蛻變成長很快。當然了,你在提升自己,別人也在刻苦努力,所以說要想超越別人,就要有一定的機遇。

築靈殿離陳風的位置比較近,再加上他毫無保留的施展身法武技青雲動,致使他的速度比其他人快上不少。之所以敢毫無保留的釋放武元力,自然是他擁有三生印的恢復能力,雖說突破了靈武境以後,武徒境造化武技三生印就顯得沒那麼厲害了,但這也是陳風的一點依仗。

嗖~

越過茫茫原野,跨過一道山巒,在一個很大的樹林中央位置,陳風看到了一個恢宏的大殿。

築靈殿,三個蒼勁的大字印在門前,足有百丈高的牆壁,一眼望去,好像一個峭壁一般。整個大殿呈四方形,佔地面積奇廣,可見裡面的空間也比較大。

在正門處的位置,是一閃木質大門,左邊的大門微掩著,似乎有人已經進入到了其中。

「竟然有人比我還快?恩……可能是傳送的比較近吧。」

陳風不敢怠慢,直接是使出了三生印第三印,三印復往生,將自己消耗的武元力補充了一大半,這才丈著膽子走了進去。

「救命啊,救命啊。」

剛進大殿,陳風便聽到遠處傳來一男子的呼救聲,順著寬敞的大廳一路往裡,拐了個彎,陳風看到了一個巨大的古樹精。

這古樹精足有十丈高低,枝幹繁密,揮舞間,好似一條條鞭子死的,帶起道道刺耳的聲響。在古樹精的軀幹上,有一個能量門,微微的閃爍著藍光。

從進入大殿,知道這裡,一路寬敞,但卻並無其他門徑。顯然,想要更加深入的探尋築靈殿,必須要越過古樹精的阻攔,衝進它軀幹中的能量大門內。

「救命……救命……」

一個身穿震天學院衣服的消瘦男子,被古樹的一個紙條死死的纏住腰間,在半空中不斷的甩動,弄的那男子拚命大呼。

這男子名叫王業,金榜排名八十五,和他同級別的人,幾乎都失去了進入古院修鍊場的資格。而他,則很是幸運,不僅取得了五枚炫紋,而且在進入古院修鍊場以後,打開地圖一看,自己離這築靈殿非常的近。

幾乎是大喜過望,以為快人一步,就能取得殿內的寶貝。王業一路狂奔,不出任何意外,第一個闖進了築靈殿。結果,卻是自己實力不濟,被樹精的枝條給纏住,知道陳風進來,也不曾掙脫。

「快救我,這樹枝能伸長,注意別被它纏到,否則會吸干你的武元力的。」看到了有人來,王業一陣大喜,急忙是將樹精的一些能力都全盤托出。

嗖~

唰……

眼前紅芒一閃,王業從半空掉了一下,摔的眼冒金星。將身上的樹枝扯掉,王業這才注意到陳風,後者背對著他,漠然而立,一柄血色長劍自半空盤旋,將樹精的攻勢盡數擋了下來。

「嘿嘿,謝了啊兄弟,不知兄弟在金榜排名多少啊?」

「一百。」

「一百?那你比我還幸運啊,排名一百都能進入古院修鍊場,兄弟你運氣……等等……一百,一百……那不是……」

王業瞬間瞪大了眼睛,呆在原地不知說什麼好,而就在他愣神的功夫,陳風飛身而起,一把抓住血魂劍,直接就撞進了樹精樹榦處的能量門內,消失不見了。

「我靠,怎麼遇到這個傢伙了,聽說他可是在玄雷坡獨戰了姚家兄弟,堪稱修鍊怪物級別的存在啊!」王業不住的搖頭嘆息道:「本來以為取得了先機,結果卻被這傢伙搶先了,想在這五殿搞東西,沒點本事還真就不行。」

言罷,王業脫離出樹精的攻擊範圍,原地打坐,欲要等武元力恢復以後,在做下一步打算。

嗖嗖嗖~

沒過一盞茶的功夫,先後四五道身影已經趕到了築靈殿門前。

同為金榜學員,大家彼此都很熟悉,就算不熟悉的,也基本面熟,大概可以猜到他的排名高低。

五道身影,從不同的方向同時趕至,彼此相互凝視,紛紛點頭示意,但暗地裡卻調轉了武元力,隨時準備應付突發情況。


「這位可是金榜排名第十九的錢倫兄?在下吳正傑,金榜排名第二十一。」

「哈哈,久仰大名,沒行到在這裡碰到。」

「我李博然雖然僅排名五十三,但我大哥李琦,卻是金榜排名第十七的強者。」

五個人彼此介紹,但話語中都在強調著自己的排名,那意思很明顯,等會進入奪寶,你們最好別惹我,否則會遭受皮肉之苦的。

嗖~

就在五人準備進入的時候,自樹林中,速度奇快的衝來一道黃影,手拿一柄黑色麒麟花紋長槍,鬢髮隨風舞動,看上去異常威武。

在黃衫身影來到築靈殿前,放慢速度以後,原本還自我感覺良好的五個人,霎時都萎靡了下去。

史軒,金榜排名第三,僅次於李凌雲與許瑩瑩的超強存在。

「你們都堵在這裡幹什麼?」史軒冷漠的哼了一句,在他眼裡,這些弱者,皆如同螻蟻一般。

「我……我們正準備進去。」五個人中,實力最高,排名第十九的錢論,賠笑著回應道。

「既然我來了,你們還有進去的必要嗎?」

及不客氣的丟下了一句話,史軒徑直邁步走進築靈殿,從頭到尾,他甚至連五個人的長相都沒看清楚。對於他來說,這些人,根本連與他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五個金榜學員,望著史軒的背影咬牙切齒,但後者實力著實強大,被強壓一頭,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進了築靈殿,拐了個彎,史軒也是見到了樹精,和那個閃爍著藍光的能量門,以及傻傻的愣在旁邊的王業。

「史……史軒……」王業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說道。

「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嗎?你在這裡幹什麼?這築靈殿,之前有人進入過嗎?」

「沒有……啊不……有,排名第一百的,陳風……陳風進去了。」

陳風!

當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史軒的反應比王業還要大,嚇得王業直接退到了牆角,生怕史軒劈頭一槍,了結了他的小命。

「只有他一個人?」史軒冷靜下來,繼續仔細問道。

「對,只有一個人。」王業不住的點頭。

「呵呵。」一聽到只有陳風一個人,史軒可是打心底的高興了起來,之前在玄雷之地,許瑩瑩滿世界的追殺他,可是令他極為頭疼。而究其緣由,也只是因為陳風,一個小小的修武者而已。

至於陳風在玄雷坡獨戰姚家兄弟的事情,史軒並不知曉,要是知曉的話,怕是也不會如此自負。

不過,此刻的他,到覺得這是個機會,是個除掉陳風的好機會。

「嘿嘿,剛進古院修鍊場,就被踢出去,那感覺一定很棒!而且,李凌雲最終也將失望而歸,一箭雙鵰。敢得罪我史軒,就要讓你們不爽。」史軒心中暗道。

嗡~

闖進能量門的陳風,已然來到了一個四方形的空間之內,這也是一個大殿,四面牆壁造型古樸,有四扇能量門分別閃動在四個不同的方向。

只不過,這四個能量們,被符文鎖鎖住了,要想解開鎖,似乎要打破某種結界。

陳風低頭仔細觀察腳下,果然,在大殿的正中間,有一道陣法,刻畫在地板上。

邁步踏入,陣法光芒一閃,旋即那四個能量門全部亮起,符文鎖被解除了。

「四個方向,該選哪一個呢?」

陳風好奇的打量了一番,並未發現任何端倪,最終他走進了東邊的那一扇。

嗡~


光芒一閃,陳風驚愕的發現,自己又回到了之前的那個大殿內。幾乎是一模一樣的造型,四個能量們,中間一個符文大陣。

「不對,剛剛的那個陣法已經開啟了,這個符文鎖還沒有解除,應該不是同一個大殿。這般說來,這築靈殿,很可能就是一個迷宮。」

陳風再一次觸發陣法,符文鎖再度解除,這一次,他選擇走北面的能量門。

按照陳風的假設,這迷宮如果是平面的話,只有按照左,上,右,下的方式,經過四個大殿,就能再度回到之前的第一個大殿。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