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

神雷轟擊在萬獸珠,便化為粉碎了。

那神獸突見木白召喚出萬獸珠,神色略微出現幾許驚慌之色,身子一陣顫抖,匍跪在三人身下。

「哈哈,原來它這麼害怕這萬獸珠啊。」


木白笑了笑,身子直接落在那神獸背上,盤腿坐下。

「你們也都下來。」木白朝木風、木穎兩人招了招手。

兩人互視一眼,一陣詫然,身形旋即落在那木白身後,坐下了身子。

「剛才還真是危險。」木風心有餘悸道。

身下這隻神獸的實力很強,剛才那一擊,換成自己,可沒那麼輕鬆接下。

木白微笑道:「有我在不會出什麼事兒的。」

說著,他對那神獸命令道:「馬上帶我們去萬獸宮。」

————

更新完。 「嗷——」


神獸仰頭嘶鳴一聲,站立起身軀,便遵照木白的命令,帶著他們三人一起朝萬獸宮的方向行去。

有這隻神獸開路,一路上木白等人倒也不用擔心會遇上什麼危險。

木穎和木風兩人還是第一次深入萬獸國領地,這裡神獸遍地,許多神獸的氣息已經不弱於一名古神,可見馬赫所掌握的萬獸力量,是很強大的。

……

到了下午的時候。

一座通天山峰隱約出現在木白三人的視線中。

那山峰之巔,雲霧繚繞,有一座巨大的神府建立在上面。

這裡就是萬國的核心,萬獸宮了。

神獸帶著木白三人來到山峰腳下的時候,便停住了腳步,怎麼也不敢前行一步。

木白朝身後的木穎、木風兩人微微一點頭,身子落在地面,徒步朝山峰之巔攀行。

呼呼——

上百隻身形似鷹,豹頭虎爪的強大神獸始終盤旋在木白三人頭頂上,卻沒有任何攻擊行為,像是在監視三人。

「萬獸國的實力真是強大,這些神獸都擁有極高智慧,實力要比一般古神強大得多。」木風瞥了眼頭頂上盤旋的神獸,一臉驚嘆道。

木穎此時似乎猜了木白來這萬獸國的用意,道:「現在外族的情況不是很好,難道你要求情那萬獸國主幫忙嗎?」

木風吃驚道:「要是萬獸國主肯出手相助的話,我們外族所面對的壓力就不會有那麼大了。」

木白微笑道:「我心裡也沒有十足把握能夠說動馬赫前輩,當然,這只是其中的目的之一,我還要其它事情要談。」

……

三人速度很快,閑聊了會兒,就已來到那萬獸宮的大門前。

整個萬獸宮籠罩在一層透明的乳白光罩之內,看上去很神秘。

木白三人站在大門前等候了片刻,身前那兩扇大門便自動打開了。

「走。」

木白率先邁開步子,朝萬獸宮的大門內走去。木穎和木風緊跟在他身後。

三人進入神府大門內,前方是一個幽靜的小院子,綠草蒼翠,花香熏人,如進入了一個夢幻世界,一眼望不到盡頭。 腳前,有一條筆直伸延向前方的石板小道。

此時,兩人眼前靜靜站立著兩名外貌約莫十七、八的秀美神仆,眼波流轉,窈窕玲瓏,秀色可餐,連木白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

「哪位是木白先生?」左邊的一名神仆細聲問道。

木白一點頭,微笑道:「我就是。」

那神仆道:「主人等你多時,請跟我來。」

木白便要帶著木風和木穎兩人一起跟著那神仆去見馬赫。

另外一名神仆見狀,欠身道:「主人只會見木白先生一人,其他人留步。」

木白道:「他們都是我族人,沒有問題的,你就通融一下吧。」

「這……」那神仆猶豫了會兒,但知道木白和馬赫之間的關係,不敢違背他的意思,只好勉強點頭同意了。

……

一個碧波蕩漾的美麗大湖,兩岸是挺拔的山峰,在湖中心,有一個如宮殿般的大船。此時,祖神和馬赫兩人,正坐在船頭,暢飲閑聊。

神仆帶著木白三人來了湖岸邊,遙指前方那大船道:「主人就是在那船上,你們自便吧。」

「嗯。」

木白三人點頭,腳尖略微輕點地面,身子化作一道流光,急速掠向前方,眨眼就落在那船頭的甲板上。

「哈哈哈,你那弟子終於來了啊。」祖神大笑一聲,便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師父。」

木白面對著馬赫,略微欠身見禮。

馬赫擺手一笑,目光稍微打量了一眼木白身邊的木穎和木風兩人,微笑道:「這兩位不跟我介紹一下嗎?」

木白道:「他們是我同族,木穎和木風。」

「木穎?」祖神和馬赫一聽到這名字,目光不免變得驚訝起來。

祖神笑道:「這就是五百年前在宇宙聯盟的婚宴上逃婚的那丫頭嗎?脾氣果然像她父親。」

馬赫笑著點頭,道:「你們都坐吧。」

木白三人聞言,旋即在長桌旁坐下身子。

一旁有兩名服侍的美貌神仆,給三人斟滿一杯香醇的紅酒。

木穎和木風兩人神色略顯緊張,坐在身邊的那兩位,可都是星辰大陸大名鼎鼎的高手,心裡感到壓力不小,顯得很拘謹。 祖神道:「月前,發生在七絕城的事件,已經造成大陸局勢升溫。這事兒我和馬赫商量了很久,我想你們來這裡,有一半目的,也是為了這件事吧。」


木白點頭道:「不知師父和前輩有什麼好的應對之策?」

祖神笑呵呵道:「我和馬赫,在這大陸上也算是有幾分分量,但一直都保持著中立,不參與各大聯盟勢力的紛爭。但那晚為了出手救你,就是不想參與,也被無奈捲入了進去。」

馬赫接著祖神的話道:「星辰大陸,實力不如前。五大主宰位面,巴不得各大聯盟實力互相亂戰,以消減大陸的整體的實力。這次聯盟大戰,非同小可,形勢很嚴峻,以天龍外族的實力,絕對不可能擋得住兩大聯盟勢力的進攻,內族要是再從後背插一刀,外族滅亡指日可待。」

木白三人聞言,臉色皆是悄然一變。

木白道:「不瞞師父,我這次來萬獸國,正是想請你和祖神前輩出手相助。」

祖神點頭笑道:「這一點,我們都算到了,但是我最擔心的還是主宰位面的威脅。」

「這話怎麼說?」木白吃驚道。

祖神道:「在至尊聯盟的至尊神宮內,有一件鴻蒙至尊遺留下來的神器,五大主宰窺視了很久,但是這星辰大陸內部雖然混亂無比,卻擁有鴻蒙至尊的神陣守護,以五大主宰的實力,很難攻入其中。五大主宰只要得到了這神器,便可一手主宰鴻蒙宇宙,無人能敵。」

木白道:「既然擁有神陣守護,那還擔心什麼?難道那五大主宰之間,為了神器,就不會互相爭鬥嗎?想要攻入星辰大陸,恐怕也沒這個可能吧!」

馬赫道:「這裡面,就涉及到神機了!」

「神機?」木白三人身子一震。

祖神道:「星辰大陸的實力消弱一分,五大主宰攻入星辰大陸的機會就多了一分。最近數千萬年,大陸各大聯盟勢力雖然混戰不休,但都只是小打小鬧,這次的局勢,是歷史上最為嚴峻的一次。一旦天龍外族被消滅,大陸各大勢力之間的實力,就會失去平衡。所以,無論如何,我和馬赫就算不想要捲入這聯盟大戰,也一定要想辦法阻止。」 木風激動道:「有兩位前輩出手相助,兩大聯盟勢力,一定不敢輕易攻擊我們的!」

馬赫道:「你們放心吧,涉及到整個大陸的眾神生死,我們絕不會坐視不理。」

祖神道:「木白,你先留下來,我們還有其它重要的事情跟你談,讓你族人先行回去,將這消息告訴木蒼陽便可以了。」

「好吧。」

木白點了點頭,對木風和木穎道:「兩位前輩已經答應出手相助,你們可以放心回族內,接下來我們要談的事情,你們不便留在這裡。」

木穎和木風互視一眼,微微一點頭,同時站起了身子。

木穎道:「你要早點回來。」

木白微笑道:「兩個月內,一定會回來的。」

隨後,木風和木穎兩人便飛離甲板,在那岸邊神仆的帶領下,離開了這片區域。

木白意識到接下來的馬赫和祖神要和自己談的事情,必定非同小可,臉色變得緊張起來,一口飲完了杯子里的紅酒。

馬赫隨手在四周布置下一個隔絕法陣,沉聲道:「你可知道那五大主宰的真實來歷嗎?」

「那五大到底是什麼身份?」木白震驚的問道。

馬赫道:「整個鴻蒙宇宙,知道這個秘密的眾神,絕不超過十人。」說著,朝祖神一點頭。

祖神右手一揮,身前閃過,頓見一個巨大的神碑轟然落在甲板上。

木白震驚的站起身子,朝那神碑望去,上面的碑文,是用一種古老的神秘文字記載的。

馬赫道:「這是眾神碎片組成的神碑。這五千多年萬年來,我無心修鍊,逍遙於鴻蒙宇宙之中,為的就是收集這眾神碎片,揭開五大主宰的身份。其中,祖神也用了一千萬年時間幫我收集,直到三百年前,我們終於找到了最後一塊眾神碎片,揭開了其中的全部秘密。」

木白吞了一口唾沫,獃獃坐下身子。

「你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

馬赫微笑道:「因為你是我見過天資最為奇特的人,好像是冥冥中註定的一樣。領悟了造化神道,古往今來,除了鴻蒙至尊之外,只有數名眾神才有這個機緣,只是可惜,都被主宰派出手下給扼殺了。而且你在天龍外族,還吸收了天龍本源,難道這一切不是天意嗎?」 祖神道:「我們告訴你這些, 重生之修仙大帝 。」

木白這才明白了祖神和馬赫的用心,道:「那神碑中的,記載的到底是什麼?」

祖神道:「那是鴻蒙宇宙一萬多名界主神臨死的遺言,將他們的遺言拼湊完整,便明白了五大主宰的身份和遠古眾神隕落的秘密。」

頓了頓,他說道:「其實,創造那五大主宰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鴻蒙至尊!那五大主宰,是他最強奧義法則的五大化身。」

「什麼?」

木白驚呼一聲,頓時流出一身冷汗。

祖神道:「鴻蒙至尊會在一夜之間突然消失,是因為他意識到了五大主宰的威脅,他自己創造的五大主宰法則,已經強大到連他自己都無法掌握的恐怖地步。一旦五大主宰的力量超過他,就是整個鴻蒙宇宙毀滅之時。」


「那至尊他去哪兒了?」

馬赫道:「五大主宰,雖然貴為至尊之下,眾神之上, 完美帝者 ,為了毀滅掉至尊,他們早在一億多年前,就進入了輪迴之道,只要渡過一個輪迴神紀,實力便會提升一倍,屆時他們五人將五大主宰法則融合為一,實力會完全壓制住至尊。而至尊會消失的原因,也是因為他察覺得到了五大主宰的陰謀,在一夜之間離去,尋求對抗五大主宰的辦法去了,我們也不知道至尊到底去幹什麼了,就像是蒸發了一樣,沒有任何消息。」

「不對!既然主宰去了輪迴之道,那命運主宰怎麼可能會派出手下的命運使者來對付我?」木白吃驚的疑問道。

祖神笑道:「這只是主宰的神分身而已,以我的估計,這五大主宰留下的神分身,都達到了界主級。在進入輪迴之道前,他們聯手屠殺了一萬多界主神,就是為了防止有人威脅他們的主宰地位,這就是遠古諸神隕落的真正原因。」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