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

狂暴的氣息將周圍的樹木摧毀,公路上也裂口了一條縫隙。

看着葉逸硬接下自己的攻擊,連退都沒退一步,邪倩眼中的血色之光出現了一絲懼意,突然,她怪叫一聲,再次凝聚出更大的血色圓球來。

“哼,不人不鬼。”正當葉逸以爲對方會對自己發動進攻之時,葉逸卻發現,她竟然將圓球對準了昏迷在地的枝子。

葉逸眉頭皺了一下,而就這麼一失神的瞬間,邪倩突然判斷出什麼,不再猶豫,向枝子揮出巨大圓球,而本體,則泛起一陣青煙,逐漸消失。

葉逸微微一嘆,此刻,沒有第二種選擇了,身影一閃,葉逸已來到枝子身旁,一把抱起枝子,再一個閃動,已逃出了攻擊範圍。

轟隆隆!

大地一陣顫抖。巨大的一個土坑,出現在草坪地裏。

葉逸掃了一眼對方消失的地方,臉色變了變,最終放棄了繼續追蹤的念頭,看着周圍被驚醒的居民,葉逸深吸了一口氣,抱着枝子,消失在原地。

某處無人的沙灘,枝子悠悠醒來,只見幾米開外,葉逸正無聊地將沙石丟進大海。

“醒了?”感受着枝子的動靜,葉逸轉過身來。

枝子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發現自己的衣服完整無缺,又把***抓在手裏,看向葉逸的眼中充滿了濃濃的警惕。

葉逸被枝子這個動作弄得有些哭笑不得,“你不會認爲我對你做了什麼吧?”

“是你救了我?”枝子沒有絲毫懈怠。

“你說呢?喂,那個女人叫什麼名字?”

枝子沉默了幾秒,咳嗽一聲之後,說道:“她是柳下家的人,不過她已經嫁到Z國很多年了,原名柳下惠子,漢名邪倩。”

“你呢,原名叫什麼?”葉逸換了個話題,彷彿對這個柳下惠子的事,根本不關心一般。

“松下枝子。”

“好奇怪的名字,你們島國人是靠山姓山,靠樹姓樹,果然是個牛逼的民族啊。靠着太陽升起的地方,豈不是姓日?”

“你……”枝子臉色一紅,想要站起來,一陣劇痛,卻使她身軀一軟,劇烈地咳嗽起來,一口鮮血溢了出來。

葉逸見枝子傷得這般重,於是便不拿她開玩笑,說道:“你真元虧損得嚴重,我勸你還是好好老實地呆着,免得浪費了我的聚元丹。”

“聚元丹?”枝子臉色微微一變,眉頭皺了一下,似乎在檢查自己的身子。

“要不然你以爲,你能醒過來?”

枝子沉默。

“好了,上次我欠你的,我也還你了,驕傲的女人,你要找我報仇的話,隨時歡迎,不過,我勸你還是養好傷再說吧。”葉逸隨手將一塊石頭丟進大海,轉身離去。 枝子小嘴一張,準備說什麼,最後卻還是沒有說出口。

回到別墅,葉逸洗了一個澡,一個人坐在沙發上,細細回想今晚發生的事,“居然讓她逃了,哎,算了,反正,我不相信她還有膽子,再幫王山。”


王山坐在沙發上,手裏握着的雪茄佈滿了厚厚的菸灰,他抖了抖菸灰,猛烈地吸了一口,這兩日,公司有一些負面的信息彙報上來,昇宏那邊的化妝品生意受到了排擠,銷售直線下降。

王山可不認爲這是一個巧合,恐怕是有人在背後搗鬼,而有膽子搗鬼的人,除了葉逸還會有誰,不過王山想不通的是,他不過是有些過人的本事罷了,怎麼會影響到自己的生意呢?昇宏?王山反覆唸叨着,他拿起一張報紙,當他看見豪大集團有意和軍方達成合作意向之後,臉色一變,“豪大集團?原來是李天宏在後面支持這個小野種。”

嘭!門突然開了,邪倩噗通一聲撲倒在地,吐了一口鮮血。

“嗯?邪倩,你怎麼了,怎麼受了這麼重的傷?你不是說那枝子不過是一個後生嗎?”

“咳……你知道什麼,我遇見那個小野種了。”

“什麼!你是說……”

“你啊,這事我管不了了,我得去療傷,你自己弄下的爛攤子,自己收拾吧。”

王山身軀一軟,第一次覺得事情是如此的棘手。

“不……區區一個小野種,也想跟我叫板,也想毀了我王家辛苦打下的基業,休想!”王山面露狠意,他走到沙發後面,按下了設在沙發下面的一個按紐。

沙沙沙的聲音響起,地上竟然出現了一個通道!

王山逐漸走了下去,通道又合了起來,地下,是一處狹小的空間,空間內,無數密密麻麻的電纜線交織在一起,一個微小的屏幕,上面閃動着一些奇怪的字符。

王山湊近屏幕,嘀嘀嘀輸入一串數字之後,屏幕上出現了一個環形的圖案,王山取下手中的戒指,放在屏幕身邊的一個攝像頭一掃。

滴的一聲,屏幕進入了下一級。

“好久不見了啊,王總裁,最近生意蒸蒸日上,是不是都忘了我呢。”屏幕裏面,一名戴着金色面具的男子正坐在一個骷髏架的椅子上。

“怎麼可能,金爺,你這話,可就見外了,當初我們可是有過不少合作呢,沒金爺你的幫忙,我王山也不會有今天的成就。”

“嗯,你知道就好,看你一臉愁容,是不是遇見什麼麻煩了?如果是商業上的事,那就免談吧,要知道,這種小事,我是不會幫你的。”

“金爺,當然不是商業上的事,而是,我遇見麻煩了,恐怕得金爺幫忙。”

“是嗎?那說說看。”

“金爺,可認識葉逸……”

Www•ttk an•c o

一場更大的陰謀在黑暗裏密謀着。

葉逸哼着小曲兒,騎着自行車行走在校園的道路上,逛了幾天課,葉逸還是覺得,在學校呆着挺不錯的,至少,隨意在路上這麼一走,就能看見不少身材靚麗的美女,當然,背影殺手也不少。

李欣這幾天的性格有些變化,話少了許多,身上的氣息也變得有些冰冷,葉逸問她幾次,她也總是支支吾吾,不過好在她對身邊的人還比較熱情,不然的話,葉逸都以爲,她這是出了什麼差錯了。

葉逸幾天沒來學校,可是關於他的傳言可沒絲毫減少,他輕易收拾了校園三霸的傳言,越說越懸,導致他現在成爲了學校最出名的學生,而且,更是成爲了無數青春少女的夢中情人,當然,葉逸是不知道這些的,他只是覺得,今天這些女生打扮的都好漂亮,還有就是這些女生彷彿更近視了,一位女生走路時,會‘不小心’撞在自己的懷裏,更有誇張的是,有一位胖胖的女生不小心撞在葉逸身上,把葉逸撞後退好幾步,葉逸很禮貌地道歉,正當那女生得意高興之時,卻被葉逸的一句話雷得外焦裏嫩:慣性是衡量質量的唯一標準!

看着那胖胖女生傷心欲絕的表情,葉逸壞壞地笑了,丫的,是個漂亮女的撞我身上也就罷了,哥我忍了,可是這麼胖的女生,哥怎麼忍受得了呢。

李欣跟在葉逸的身旁,對葉逸這種厚此薄彼的行爲,嗤之以鼻,“你啊,要是生在古代,肯定會變成無賴登徒子,會被亂棍打死的。”

“是嗎,你怎麼不說我會被浸豬籠呢。”

“切,誰會看上你。”

嚴麟有幾天沒見到葉逸,今天又早早地等在上課的必經之地,看到葉逸的第一時間,嚴麟就湊上來,各種問葉逸問題,葉逸對嚴麟懷有的武學精神很是尊敬,於是也不吝惜,兩人低聲交流着。

正當兩人聊得起勁之時,卻聽一道聲音傳來:“葉逸,你跟我來一趟。”

“老巫婆,她叫你幹什麼?” 重生梟寵:神醫弃後

葉逸一拍腦袋,暗自在心裏給了自己一耳光,怎麼會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呢,要跟她去家族,可是這事該怎麼給李欣解釋呢,告訴他我是裝她男朋友?

“哦,估計是組織上有任務吧,你們先去上課,不用等我了。”


葉逸終於找到了一個不錯的藉口,果然,李欣雖然有些不滿,但還是沒有懷疑葉逸所說的話。

第一次明目張膽地撒謊,葉逸也有些慌,快速地跟在蘇冰雲後面,進了辦公室。

“喂,你在家裏也享受夠了吧,答應我的事呢?也沒個反應,是不是給忘記了?”

葉逸尷尬一笑,“是,我的確給忘了,什麼時候走?”


“明天早上,機票我都買好了。”蘇冰雲遞給葉逸一張機票。

葉逸看了一眼機票上的目的地,有些意外,“DW市?這麼遠?話說,你們東方世家在什麼地方啊?”

“去了就知道了,順便告訴你一句,你最好把該交代的事都說了,我們這一去,至少得兩三天呢。”

“我知道了。”葉逸轉身離去。

“等等。”

“幹嘛?”葉逸疑惑地看着蘇冰雲。

“你不會對李欣她們撒謊了吧?”

“你怎麼知道?”

“哼,就知道你不會說,算了,去上課吧,明天你來找我。”

“知道了。”

葉逸回到教室,也不管周圍奇怪的目光,而是低聲對嚴麟仔細解釋着一些武學上的事情,以葉逸的修爲,指點嚴麟,還是綽綽有餘的。

放學回家之後,葉逸的母親已經做好了豐盛的飯菜,這兩天,葉逸親調製了兩副中藥給自己的母親煎了服用,葉逸的母親身體也逐漸好起來,臉色也重新浮現了光澤。

“媽,我得離開家裏幾天,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啊,這樣啊,沒事,你有事就去做,媽現在已經能照顧好自己了,而且,這周圍,我也比較熟悉了,不會有事的。”

“你去哪裏?”王沫問道。

“去做一個任務,明早就起身。”葉逸欲言又止。

白莎莎說道:“放心吧,這幾天我也沒課,會陪着阿姨的。”

“謝謝。”葉逸還真是有些擔心自己母親的安危,畢竟自己得罪了德邦集團,萬一他們做出什麼大膽的舉動,傷害了自己的母親,那自己就成爲罪人了。

晚上睡覺的時候,葉逸敲開了李欣的門。

“喂,你來幹嘛?”李欣並沒有在修煉,而是對着電腦,玩起了偷菜的遊戲。

葉逸有些意外,“我還以爲你在偷偷修煉呢,小欣,你這幾天是怎麼了,是不是修煉上出什麼問題了?”


“沒……沒有的事。”

“不對,你有事瞞着我。”葉逸對李欣的脾氣還是很熟悉的,她不會無緣無故的變得沉默寡言。

李欣將電腦一關,說道:“小琪出事了。”

葉逸心裏一驚,說道:“小琪?她怎麼了?”

李欣拿出電話遞給葉逸,說道:“我和她約定好,每週通一次話的,可是,前天,我再打她電話的時候,就沒打通。”

葉逸臉色一鬆,說道:“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們那裏沒信號的啊。”

“我知道,可是她每次都會找有信號的地方打電話給我的,後來,郭爲給我打電話,你知道他說了什麼嗎?他居然問我小琪是不是回到我這裏來了。”

“嗯?這麼說,小琪離家了?”葉逸心裏一沉,這丫頭,不會是和家裏吵架了吧,葉逸隨即否定了這個念頭,郭子琪雖然平時調皮一些,但她是個懂得分寸的人,甚至是個睿智的人,不會因爲一點吵架就離開的。

那麼,會發生什麼事呢?

葉逸突然想起自己在郭家那天感受到那座詭異的山峯,郭子琪,到底去了哪裏呢,葉逸暗字推演了一下,發現郭子琪的命理變得奇怪起來,但絕不會有危險,於是心裏一鬆,對李欣說道:“沒事的,也許,她另有機緣呢。”

“哼,那我爲什麼會預感到她有麻煩,我這幾天老是睡不好,整天都在想這事。”

“放心吧,小琪在成長,你也不要懈怠了。”

李欣選擇了葉逸的話,眼中的焦急也逐漸淡了下去,“小琪出了事,我可饒不了你。”

“行,我交給你處置就行了。”葉逸壞壞一笑。 李欣瞪了葉逸一眼,說道:“喂,你明天去做任務,小心一點。”

“知道了,謝謝你的關心,你對我越來越好了。”葉逸心裏那個感動啊。

“我是說,別被老巫婆勾引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