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風一抖,附骨骷髏駕馭着自己新生的骨翅飛上了天空,大聲嚎叫着:“你還想跑嗎,快還我的肉來。”聲音低沉嘶啞,彷彿索命的惡鬼一般。

小白正在奔逃,猛覺得頭頂一陣異常,一擡頭,魔法光影已經飛到了自己的頭頂。這光影來的速度很快,完全沒有給人閃避的時間,只聽的砰的一聲悶響,奔逃中的小白已經被光影擊中,一下子被打落在地。

看到小白被光影擊中,飛在空中的覆骨骷髏發出一陣興奮的吼叫聲,骨翅一收像利箭一樣紮了下來,半空中胸腔上的骨骼一陣咔咔聲響,前面幾枚胸骨變成了兩枚骨標,離開身體彈射而下,目標正是地上掙扎的小白。

小白被光影擊中之後,只覺得渾身**,身上的肌肉完全失去了反映,眼睜睜看着骨標接近卻絲毫沒有躲避的反映。

眼瞅着骨標就要擊中小白,只看到一條刀鋒殘影轟然而出,帶着怒風橫劈而至。


這一劈力道奇大,四周圍攏的低階骷髏竟然被殘影帶起的勁風颳的立足不穩,而正中處的骨標則被這一擊砸成粉碎。

半空中直衝而下的覆骨骷髏猛然受驚,甩出背後的骨翅,幾下飛上空中,低頭順着刀鋒的殘影看了過去。

小黑一人一騎已經衝到小白身邊,手中鬼頭大刀往下一帶,用刀鋒的前端當成鏟子一樣把把小白僵直的身體鏟了起來,手腕一翻把小白扔到了肩頭。

小白爬在小黑的肩上,圓滾滾的肚皮一直在顫抖着,彷彿非常勞累一樣。

“你能擋住他嗎?”意識一動,小白問小黑說道。

“這個時候還有別的辦法嗎?”小黑雙目緊盯空中的覆骨骷髏,意識裏反問道。

“那你小心點。”小白身體顫抖着,肚皮迅速萎縮,沒用多久就鑽到了小黑的斗篷底下。

“這個到底是什麼傢伙,爲什麼會飛?”小黑心中非常疑惑。

小白蜷縮在小黑的斗篷下面,說道:“這件事情很複雜,還是衝出去了再告訴你吧。”

小黑並沒有接話,因爲天上飛翔着的覆骨骷髏突然開始攻擊。

覆骨骷髏的攻擊方式很特殊,他的手指總是在不停伸縮着,每一次握緊之後再鬆開,手心裏就會出現一枚魔法飛彈,之後的覆骨骷髏就會揚起手,把手裏的魔法飛彈丟下來。

雖然說上去這些都很慢,但是實際上覆骨骷髏的攻擊頻率和速度卻是出奇的快速。只是一眨眼,彷彿漫天星斗一樣的魔法飛彈就砸了下來。

小黑收刀後退,驅策戰馬不停跳躍,在茫茫多的飛彈之下不斷閃避着。

雖然飛彈的數量很多,並且速度也非常的快,但是小黑卻一直閃避的非常及時,在飛彈的攻擊之下,漸漸衝向低階骷髏羣中。

飛彈雖然砸不到小黑,但是那些低階骷髏卻沒有閃避的實力,只聽到飛彈爆裂聲四起,臨近的低階骷髏全部被炸飛出去。

“就是現在。”小黑心思一動,手裏的繮繩猛然一頓,戰馬受力不住前蹄微微躍起,發出一陣低沉的嘶叫聲。

雖然戰馬悲鳴,可小黑混不在意,趁着戰馬前蹄躍起的空當,手中鬼頭大刀由前往後猛力一批,嘴裏一聲低喝:“瞬!”


只見一條巨大的刀鋒殘影猛然擊中馬後的地面,巨大的反彈力從刀鋒的尖端直到小黑的胳膊之上,小黑肩膀一陣扭動,把這股反彈之力全部轉嫁到了戰馬的身下,戰馬的後蹄猛然一踏,一道白色的光幕從馬蹄和地面接觸的地方亮了起來。

“嗖”的一聲,原本正受到攻擊的小黑連同戰馬一起消失在原地,出現在距離原地足有幾十米的地方。

覆骨骷髏飛在空中,幾十米的距離也只是甩甩翅膀而已,手指微彈,一道道飛彈再次砸了下去。

“還沒完了。”小黑明白自己的實力雖然能夠逃開一般攻擊,但偏偏對於天上的東西沒有辦法,而這個古怪的覆骨骷髏卻偏偏是天上的,心中一狠,鬼頭大刀舉過頭頂,嘴裏發出一陣低沉的語句。

小黑的語句非常模糊,聽起來沉重感十足,但偏偏不知道說的是什麼,甚至就連一個簡單的音階都聽不清楚。就連縮在身體上的小白都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雖然小白不知道,但是天上飛翔的覆骨骷髏卻好像遭到了巨大的攻擊一樣,身體猛然一抖,體表的骨骼快速彈出,像囚籠一樣把自己包了起來。

下一刻的打擊突然而至,甚至沒有人看清楚到底有什麼前奏,只見小黑的刀鋒猛然一亮,天上飛翔着的覆骨骷髏一下子從天上掉了下來。

“他死了嗎?”小白探出頭來,望向覆骨骷髏掉落的方向,問道。

“不一定。”小黑史無前例的發出一連串的喘息聲,幾刀劈碎身邊的骷髏,仗着蠻力殺向骷髏羣的外圍,從始至終再也沒有發出刀鋒的殘影。

說來也巧,那覆骨骷髏飛在空中被擊落下來,所落的位置正好是十三參的陣形中間,而且所落地點就在卡瓦身邊不足一米的地方。

十三參所有人都被嚇呆了,就算普通骷髏他們也沒有多大辦法,覆骨骷髏就更別提了,看他體表骨骼的厚度,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砍刀,沒有人再敢上前。

所幸的是在之前不知道覆肉骷髏用什麼辦法停止了骷髏們的攻擊,就算現在十三參的人面面相窺之下也沒有骷髏衝上來。

此時的覆骨骷髏表面的骨骼根根破碎,通體之下竟然沒有一根完好的,雖然遭到如此重擊,可他體表的骨骼竟然沒有折斷,依舊像帶子一樣包裹着整個身體。


“我該怎麼辦?”卡瓦身體顫抖着,心中不斷的在考慮着這個讓人焦躁的問題,現在的情況無疑是最適合逃跑的時機,但是這個覆骨骷髏就在自己身邊不足一米,看不到骨骼裏面的情況也不知道他到底死了沒有,萬一沒死,自己一動,激怒了他又該怎麼辦?

時機稍縱即逝,就在卡瓦發愣的時候,覆骨骷髏體表的骨骼發出一陣沉悶的吱嘎聲,全部收回了體內。

此時的覆骨骷髏在失去了體表的骨骼之後又變回了覆肉骷髏的樣子,只不過他背後的兩根骨刺始終挺立着,似乎是無法收回的樣子。

覆骨骷髏不斷拍打着自己的頭顱,似乎在驅趕腦子裏的眩暈感,跌跌撞撞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下可把十三參的人給嚇壞了,部隊哧溜一下子分成了兩個陣營,無形中給覆骨骷髏讓出了一條寬闊的出路。

“這些該死的人類。”覆骨骷髏摸了摸自己胸口的骨茬,看都沒看十三參的人員,順着十三參讓出的路徑走了出去。

覆肉骷髏足有二十名之多,此時正聚攏在一起似乎正在商量着什麼,對於十三參的人員完全是一副視而不見的樣子。

覆骨骷髏徑直走到覆肉骷髏羣中,並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大聲說道:“別商量了,是我騙了你們。”

卡瓦雙目望着二十多名覆肉骷髏,眼角卻在四處掃視着,心中明白自己一定要領着十三參逃出去,這裏的傢伙全部古怪不說,更加能夠吃肉進化,說不好自己什麼時候就會變成他們的肥料。

“你爲什麼要騙我們?”覆肉骷髏羣中不知道哪個大聲喝問着。

“因爲你們全部是我的階梯。”覆骨骷髏手腕一翻,一根戰矛出現在手中,用力一戳,把一名覆肉骷髏戳倒在地。

一腳踏在覆肉骷髏的胸口,覆骨骷髏滿臉的詭笑,說道:“就憑你們這樣的也敢來這個世界,真是一羣愚蠢的傢伙。”

“他騙了我們。殺了他。”覆肉骷髏一陣喧譁。

“殺了他,殺了他!”

也不知道這些覆肉骷髏所謂騙了他們什麼而如此氣憤,嘴裏發出一陣接一陣的呼喝聲,衝着覆骨骷髏就衝了過去。

戰刀飛舞,凌亂的碎肉不斷翻飛之下,覆骨骷髏手中的長矛輕鬆的接下了所有的攻擊,嘴裏竟然還有時間嘲笑他們,不斷的罵着“愚蠢、廢物、蠢材”等等讓人氣憤的字眼。

“我們衝出去吧。”趁着覆肉骷髏們混亂的戰爭,一名十三參的士兵小聲詢問着卡瓦。

“走這裏。”卡瓦如夢初醒,手指一揮,帶着十三參的弟兄們衝向骷髏羣中一條很窄的小縫。

這裏到處都是小黑衝過去時留下的痕跡。

殘肢斷骸四處都是,落地的斷骨在淤泥中漂浮着,都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你爲什麼要騙我們?”覆肉骷髏羣中不知道哪個大聲喝問着。

“因爲你們全部是我的階梯。”覆骨骷髏手腕一翻,一根戰矛出現在手中,用力一戳,把一名覆肉骷髏戳倒在地。

一腳踏在覆肉骷髏的胸口,覆骨骷髏滿臉的詭笑,說道:“就憑你們這樣的也敢來這個世界,真是一羣愚蠢的傢伙。”

“他騙了我們。殺了他。”覆肉骷髏一陣喧譁。

“殺了他,殺了他!”

也不知道這些覆肉骷髏所謂騙了他們什麼而如此氣憤,嘴裏發出一陣接一陣的呼喝聲,衝着覆骨骷髏就衝了過去。

戰刀飛舞,凌亂的碎肉不斷翻飛之下,覆骨骷髏手中的長矛輕鬆的接下了所有的攻擊,嘴裏竟然還有時間嘲笑他們,不斷的罵着“愚蠢、廢物、蠢材”等等讓人氣憤的字眼。

“我們衝出去吧。”趁着覆肉骷髏們混亂的戰爭,一名十三參的士兵小聲詢問着卡瓦。

“走這裏。”卡瓦如夢初醒,手指一揮,帶着十三參的弟兄們衝向骷髏羣中一條很窄的小縫。


這裏到處都是小黑衝過去時留下的痕跡。

殘肢斷骸四處都是,落地的斷骨在淤泥中漂浮着,都變成了漆黑的顏色。

背後覆骨骷髏和覆肉骷髏之間的戰爭依然在持續着,所有覆肉骷髏都在不要命的攻擊着覆骨骷髏,彷彿有什麼巨大的憤怒一樣。

卡瓦領着十三參的士兵們穿梭在骷髏羣中,由於高階骷髏們酣戰不停而沒有刻意的指揮這些低階骷髏,所以並沒有形成什麼有效的阻擋。

幾乎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卡瓦領着十三參的士兵衝出了骷髏羣。

一直衝出了距離骷髏羣足有幾千米的距離,十三參的士兵們坐倒在地,不斷喘息着,儘管天上暴雨不停,斗大的雨點像石頭一樣砸的人生疼生疼的,可那種疼痛卻被心中的複雜情愫和勞累所掩蓋。

這些骷髏來歷奇詭不說,煙霧中的那種讓人寒到骨子裏的冷是最讓人覺得難受的,好在那種寒冷並沒有持續多久就消失了,所有人都清楚,如果不是那種寒冷感覺突然消失,在減慢速度之後,十三參將會沒有一個人能夠活着跑出來。

遠遠望去,那羣骷髏依然圍在原地,只有少許在外圍晃盪着,最中間處的征戰依然不停,看上去沒有一時半會停止不了了。

卡瓦喘息平穩之後從地上站了起來,手搭涼棚左右掃視,終於看到不遠處有個高大的影子在不停的移動着,心中明白那一定就是葉南的戰牛獸,顧不得再讓手下們休息,擺手喊道:“所有人都注意,跟着我,去找葉南。”

“是。”十三參畢竟是精銳,雖然如今的情況很糟糕,可還是不顧身上的不適紛紛從地上站起來,跟在卡瓦身後在暴雨中向前方走去。

шшш¸тTk án¸¢ ○

戰牛獸的體形高大,在很遠的地方就能夠看的清楚。在戰牛獸的腳下,足有幾千名低階骷髏正在奮力攻擊着。

此時的葉南站在戰牛獸的頭頂,指揮戰牛獸不斷衝撞,用腳底不斷踩踏接近的骷髏。

骷髏們畢竟都是低階的,骨骼的強度並不是很強,戰牛獸的腳掌又大,一腳下去往往都會踩死幾名之多。

骷髏們雖然不斷衝鋒,卻沒有一個能夠爬上戰牛獸的腳面,紛紛被踢落在地。

葉南並沒有太過專注,目光鎖定了遠處的一人一騎。

小黑不知道做了什麼過分的動作,此時的靈魂已經變得非常虛弱,似乎已經很難控制胯下的戰馬,衝鋒的方向不斷偏轉,讓人心中無比的擔心。

在葉南的命令下,三十二名嫡系已經衝進了骷髏羣中,正奮力的殺向小黑的方向,以接應小黑的迴轉。

雖然卡瓦初始時候選擇的路線是跟在小黑後面,但是後來在骷髏羣中已經完全失去了方向感,只能選擇人數少的地方衝鋒,到衝出骷髏羣時已經跑到了骷髏羣的左方,而小黑卻在骷髏羣中繞了個圈,出現在骷髏羣的右方。

嫡系們的衝鋒速度非常的快,由於有小黑前段時間的訓練,團戰的優勢越發明顯起來,並沒有花費多少時間就接應到了小黑,把小黑圍在中間,一起殺了出來。

看到嫡系們集結完畢,葉南才長出了一口氣,指揮戰牛獸幾腳踩碎地上的骷髏,在身前清理出一塊很大的空間出來。

卡瓦領着十三參一起努力,把圍在戰牛獸身邊的骷髏清理乾淨,這纔回頭注視着小黑歸來的方向。

別人或許不明白事情的真正始末,而卡瓦卻是清清楚楚的,對於葉南的敬畏無形中又重了一些。


小黑和手下很快回歸,葉南指揮戰牛獸低下頭,嫡系們完全沒有遲疑,順着戰牛獸的鼻頭直線形衝上了戰牛獸的頭部,一直衝到戰牛獸的背上才勒住馬頭,停止衝鋒。

戰牛獸的背上雖然不是很寬闊,但是嫡系的騎術已經大爲精進,整齊劃一的動作之下,並沒有發生任何踩踏擁擠的情況。

卡瓦站在戰牛獸身邊,身後一萬多名兄弟緊隨其後,此時的他已經傻眼了,既驚訝葉南嫡系騎術的精湛,更加驚訝的是自己該怎麼辦?

葉南完全沒有理會戰牛獸下方的卡瓦和十三參的士兵們,等所有嫡系全部上了戰牛獸,意識一動,戰牛獸擡起頭來發出一陣門吼,大踏步向着遠方跑去。

卡瓦見此情景哪裏還敢怠慢,揮手指揮手下加快速度跟上戰牛獸。

跟上戰牛獸那豈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戰牛獸身體高大,幾步就跑到了很遠的地方,十三參雖然是步兵中的精銳,卻還是隻能看着戰牛獸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十三參是步兵中的精銳,如果單說跑步速度,那絕對不會輕易輸給誰的,別看現在的士兵都很勞累,但是說起賽跑還絕對不會輕易輸給哪隻步兵。

但是戰牛獸的速度確實太快了,只是幾步的時間,對方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卡瓦大哥,我們怎麼辦?”有士兵心中害怕,轉頭問道。

“怎麼辦,追啊。”卡瓦沒好氣的說。

戰牛獸馱着葉南和嫡系部隊一路飛奔,就連葉南也沒想到戰牛獸的速度竟然會快到如此地步,兩側的景物飛速後退,耳邊的風響的讓人心都快要跳出來,雨滴排在臉上讓人覺得火辣辣的疼。葉南有些害怕會被戰牛獸摔下去,急忙低下頭來把住戰牛獸的兩根獸角,這才安穩了一些。

沒有多少時間就已經來到了以前的那座峽谷,葉南指揮戰牛獸停在峽谷前面不遠,低下頭讓所有嫡系全部跳了下來。

戰馬早就被戰牛獸的速度嚇壞了,如果不是嫡系們的騎術大進,恐怕還真沒辦法控制的住。就算這樣,在從戰牛獸的背上下來時還有戰馬四條腿不斷抽搐着,顯得異常的可愛。

葉南從戰牛獸的頭頂一躍而下,幾步來到小黑身邊,嘴裏低聲問道:“小黑你怎麼樣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