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霧濃郁,伸手不見五指,白茫茫一片的看不清,很像是雪潮中的極北雪域。

源塵剛走兩步,前面忽有湛藍光芒閃動,一種極致的寒冷撲面而來,一朵湛藍冰花突兀出現。

冰花在旋轉,肆意綻放寒意。

黑袍紅斗篷少年低喝一聲,右指握拳轟出,有萬道金光匯聚,有龍吟之音響徹。

冰花與龍拳相撞,冰花轟然破碎,迷霧中有驚呼響起,一個白裙少女扶着白衣少年緩緩走來。

打開眉心豎曈,源塵雙眼變成一紅一藍,這纔看清來人身份。

白裙少女面色蒼白,白裙染上污濁,她有氣無力道:“道友,別出手,我剛纔只是以爲那些東西又來了,纔出手試探。”

兩人源塵都認識,正是白冰琪和白冰凡這對兄妹。

源塵看着曾經稱兄道弟的少年,現在已經生死不知:“他怎麼了?”

白冰琪正要回答,忽然窸窸窣窣的聲音響起,又好像是沙沙的腳步聲。

白裙少女臉上寫滿恐慌,顫抖說道:“他們來了,他們來了,我們跑不了了。”

源塵眼神一凝,望向聲音傳來得方向,透過血冰雙眸以及灰色豎曈的加持,雲霧再難遮蔽視線,百米外的景象一覽無餘。

百米之外,有一羣白衣少年緩緩走來,這羣人走路時雙手無力下垂左搖右擺,兩腿走位毫無章法,在他們的腳旁,是一羣長着嬰兒臉的桃子,它們更加古怪,朝着桃林外滾來。

“有些古怪!”源塵腳步如飛,飛快構建起鎖仙陣,這次鎖仙陣的距離非常大,足以容納十幾人,“你們待在這裏別動,我去會會它們。”

白冰琪剛要叫住這個黑袍紅斗篷少年,源塵就化作一道金光衝了出去。

源塵從來都不是一個膽怯的人,相反源帝在很多生靈眼中,都是非常恐怖的存在。

一把誅仙劍,血染蒼穹又何妨!

誅仙之銳、誅仙之鋒合併,一股凶煞之氣瀰漫開來。

原本走路還有些彆扭的白衣少年,經過一段時間的適應,現在竟然已經可以正常跑起來。

“他們都是我冰神族人,道友如果可以,還請手下留情。”

白冰琪將哥哥放在地上,急忙開口喊道:“他們是吃掉樹上桃子才變成這樣的,道友要當心那些人面桃。”

源塵想了想,又將這兩塊碎片收了起來。

源塵取出一條寸許【碧綠】短線,微微一扯,作爲誅仙劍劍穗九線之一的泯生線隨之變長。

泯生線韌性十足,源塵扯動十幾次,原本的寸許小線就變成了長約三丈的碧綠線條。

黑袍紅斗篷少年輕輕一掃,碧綠色光芒便衝了出去,地面上滾動的人面桃突然發出砰砰砰的聲音。

一聲聲淒厲的尖叫發出,碧綠色光芒毫無阻隔的穿透一個個人面桃子,源塵注意到,那發出淒厲叫聲的桃子,嬰兒臉已經扭曲變形,猙獰可怖。

“痛痛痛~”

衝出來的三十多個桃子被泯生線都穿成串,在源塵的催動下,泯生線化作鎖鏈捆住八位冰神族人。

“吃了你,吃了你……”

源塵走近,八名冰神族人以及被穿成串的人面嬰兒桃子都看向他,眼中均是貪婪之色:“吃掉你,美味~”

然後在源塵有些驚訝的目光下,人面桃子開始融入八名冰神族人的體內,轉眼間,三十六個桃子就消失了。

至於那八名冰神族人,原本木然的臉開始有了色彩,有的面露譏笑、有的充滿猙獰、有的貪婪邪惡,有的天真浪漫……八張面孔八種臉色。

源塵雙手一收,泯生線縮短,捆住冰神族人的圈瞬間變小,骨骼碎裂之聲響起。

八名冰神族人齊齊吐血,其中一名冰神族人突然冷笑道:“我,冰神族人,你,敢殺我?”

源塵驚訝,這麼快就適應了身體,這個桃林很有古怪啊。

“你們很奇怪,像是在奪取別人的身體?”

忽然有一陣寒風吹來,桃花從桃林中飛出,將源塵包圍。

源塵輕笑,將火神令取出並且催動,一道七彩火焰衝出,直接將桃花燒成了灰,不僅如此,七彩火焰逆風而上,衝入桃林,一場大火席捲而去。

猛然間源塵感覺心底一突,彷彿被什麼恐怖的東西盯上了。

“啊~哥哥,是我,我是小琪。”

白冰琪突然坐倒在地,朝着後面緩緩移動,白冰凡雙眼漆黑,嘴角掛着笑,朝着白冰琪走來。


“哥哥餓了,好妹妹讓哥哥嚐嚐鮮血的味道。”白冰凡舔了舔嘴角的口水,一道冰神族普通術法施展出,將白冰琪冰封,“冷凍的更美味,不過我要先解決這個礙事的傢伙。”

“真是麻煩,你又不進桃林,幹嘛燒我的地盤呢。”鎖仙陣被白冰凡一指點破,他揮了揮衣袖,一陣寒風起,將七彩火焰熄滅。

“你是老壽星嫌命長啊,還是愛管閒事呢。不管是哪一個,去死吧。”

白冰凡的身影突然消失,下一刻便出現在源塵的身後,源塵腳踩太淵步,剎那躲避開白冰凡轟來的一拳。

“你是誰?”源塵能夠感覺到方纔的警覺就是來自白冰凡,這傢伙被什麼東西上身了,連焱尊的七彩火焰都能隨手扇滅。

“呵呵呵~想知道我是誰啊。”白冰凡身形如鬼魅般抓住源塵肩膀,來了一個過肩摔,將源塵砸入地下,“下地獄你就知道了。”

源塵從橙色土壤中爬了出來,渾身是土,艱難問道:“咳咳咳……下地獄?你說得是冥界嗎?”

白冰凡拎起灰頭土臉的黑袍紅斗篷少年,冷笑道:“冥主將我封印在這裏萬年,現在他即將退位,我也將會獲得自由,以後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困住我,咦?你身上的龍血倒是純粹,作爲我破封用的祭品剛剛好。” 白冰凡一手一個人,將源塵和白冰琪抓入桃林之中,由於白衣少年飛行速度太快,浮光掠影,源塵只見到無論桃樹還是桃子以及桃花,上面滿滿的都是嬰兒臉。

眼花繚亂間,白冰凡手指一鬆,源塵和白冰琪都掉落下來,源塵用自己的身體緩衝掉白冰琪下落的壓力。

“呦,看不出來啊,你這小子還挺善良,不過你馬上就要死了。”

白冰琪陷入昏迷,源塵小心將她平放在地上,然後才擡頭掃視四方。

白冰凡把他們扔到一處空地上,源塵看向身後,那裏有一顆巨大的桃樹紮根,無數黑色的鐵鏈纏繞着它,一端鎖死桃樹一端沒入虛空,這時源塵想起黑尊身後裂縫中的詭異,曾經某一瞬間,他似乎就聽到了鎖鏈撞擊的聲響。


難道那隻紅毛手的主人也是被冥主封印的。


源塵心想:“冥主那麼胖,怎麼鎮壓了這麼多邪祟,難道鎮壓邪祟是冥主的責任?”

突然有那麼一瞬間,源塵竟然不想要冥主這個身份了,他自由慣了,如果要把他鎖死在冥界,他豈非要閒死。

源塵望向腳下,地面畫着無數的陣痕,源塵僅是看了一眼,就覺得頭腦暈眩,七竅流血。

“這是……界級封印陣,使用一個世界的力量鎮壓邪祟,這究竟是什麼級別的邪祟?”

源塵穩定心神,開始尋找陣眼,不一會兒,源塵就看到桃樹面前兩寸之處有一把劍印。

“這應該就是冥王劍烙印,但是我只有三分之一的烙印,根本無法加固封印,怎麼辦?”

就在此刻,白冰凡開始口誦魔語,繁複古老的聲音響起,一股洪荒之氣撲面而來,恍惚間源塵似乎見到了一個恢弘年代。

重生之財氣沖天 突破封印,重臨大陸,我人面桃花【相映紅】即將出世。”

源塵摸向眉心,他發現自己眉心開始發燙,三分之一冥王劍烙印顯現,一張卡片浮現,那是亡靈卡牌。

也正因爲他抽到了亡靈卡牌,才成爲下一代冥主。

亡靈卡牌飄在陣眼上方,一道肥胖的投影浮現,白冰凡看到那道黑衣身影,口中魔語頓時卡殼,一時間竟忘記了怎麼念。

“死胖子,你竟然還敢出現壞我好事,今天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墊背。”

白冰凡氣急敗壞,怒罵道:“我要抽你的魂扒你的皮,我要殺你的頭,吃你的肝,我要挖出你的心看一下是不是黑的。”


黑衣虛影聽到白冰凡的話還有些懵,但是當他回頭看清那顆大桃樹後,整張臉都陰沉下去,顫抖着手指在虛空中狠狠點了源塵幾下,轉身就要逃跑。

源塵不知所措,他根本不清楚大胖子冥主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似乎是亡靈卡牌自己召喚的。

“冥主,還請鎮壓邪祟。”

伸出手掌,亡靈卡牌很自然的回到源塵手心,冥主的虛影也落回亡靈卡牌之上。


“臭小子,我就不該把位子傳給你,真是被你害死了,快放我離開,不然我可就不客氣了。”

冥主氣得暴跳如雷,在源塵手心轉來轉去,就是逃不出亡靈卡牌的限制。

遠處,白冰凡衝來,也不再着急解開封印的事,似乎在冥主出現的那一剎那,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

“呵呵, 傾城妖姬戀上我 ,你跑不掉的,死胖子你還想跑,做夢去吧。”白冰凡的冷笑聲傳遍整個人面桃林,聲震長空。

源塵耳朵震得嗡嗡響,龍血翻騰,靈力失控,腦子渾渾噩噩,差點被震昏過去。

“臭小子,都是你惹出來的大禍,現在你說怎麼辦,咦?你小子怎麼變得這麼醜了,小黑……尊呢?他不是跟你在一起的嗎?等等……你小子前幾天不還是在幻境空間中嗎?怎麼現在跑這裏來了?”

幻境空間?

源塵有些詫異,前幾天他應該還在冥界逃命,怎麼會見過冥主,難道他說的是南靈拍賣會那次,可是那次不是在不朽源地的深淵大裂谷中相遇的嗎?

“先封印她,以後我再找你算賬。”

“我需要怎麼做?”源塵茫然地看着冥主黑影,“怎麼封印,難道你要將完整的冥王劍烙印傳承給我?”

“我做夢都想擺脫冥主之位,抹去冥王劍烙印,可惜你現在太弱了,根本無法承受一界之力。”

白冰凡衝到冥主虛影面前,他一拳轟出,人面桃花巨樹上有萬花凋零,融入到他這一拳中,拳印如虹,劃出橙色的光芒,如流星似趕月,朝着黑影轟去。

一旁源塵長長鬆了一口氣,幸好打的不是他,他可是見識過這位佔據白冰凡身體強者的力量,直接把他頭朝大地栽種下去,那可是真的兇殘!

冥主沒有動作,亡靈卡牌卻是散發出幽光,與白冰凡的拳印相撞,光芒交錯間,只聽轟的一聲,白冰凡飛了出去,不知道摔到哪裏去了。

“抓緊時間,封印快被衝破了。”

“哦。”

源塵點頭上前,將手放在陣眼位置。

“你小子,是不是早就發現陣眼了,說的也是,如果你沒有發現陣眼,亡靈卡牌也不會被激活。”

“接下來的每一步都至關重要,你要仔細聽好了。”冥主突然變得嚴肅無比,臉色肅然,“這顆人面桃花樹曾是洪荒年代一位聖賢種下的,因爲那裏後來成爲了洪荒戰場,桃核經過神魔妖邪鮮血洗禮,最終修成人形。可是……”

“……不管如何,作爲下一任冥主,你都要封印她,決不能讓她降臨紅塵,爲禍人間。”

源塵知道冥主與相映紅之間一定有一些不爲人知的祕密,但是作爲下一代冥主,他也不好過問。

冥主虛幻的胖嘟嘟手掌拍在源塵的手背上,他們一起摁在封印大陣的陣眼位置。

“接下來我說一句,你跟着說一句,一定不要出錯。”

源塵點頭,冥主聲音變得低沉有力:“冥火幽幽,住我心尖,鬼風呼呼,吹我衣裳,無間冥冥,困我心魔,以天地陣,鎮壓邪祟!”

冥主大聲誦唱,源塵小聲呢喃。

天地間,靈力被調動,大陣轟隆隆運轉。

陣眼處的冥王劍烙印被點亮,源塵感受到空間都變得粘稠,身體竟然開始變得沉重。

“天地囚魔大陣成!”

“快離開這裏,此大陣已成,萬不可被封在這裏。”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