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遙皓天直接就將話給擺明了,也懶的這兩個傢伙唧唧歪歪半天,說些自己早就聽煩了的話。

「好小兄弟,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卻是如此直爽既然你爽快,我們也不墨跡了我們兩個,都是來找你們幫忙的,幫我對付他,或者,幫他,對付我。」

任天行很真是一點也不墨跡,想什麼,直接說什麼。

逍遙皓天笑道:「還是那句話,我暫時還不想知道你們要我們幫你們什麼,不過,不管要我們幫你們什麼忙,現在,先說說你們能給我們什麼。?」

任天行痛痛快快道:「幫你提升修為。」

修為?

逍遙皓天笑了,「要不這樣,我給你們修為,你們幫我做事。」

話落,逍遙皓天體內一股強大的力量散發出來,力量充滿了整個岩洞。

這力量,看逍遙皓天這年紀,怎麼可能。

任天行的臉色頓時大變,他萬萬沒想到,逍遙皓天的修為,遠遠出了自己的想象,自己剛才開出的條件,別人還真沒放在過眼裡。

當然,見到逍遙皓天這等力量,任天行跟李元霸心下又有了猶豫。

兩個修為如此之高的強者,如果將曼陀羅的事情告訴他們,到時他們來個反攻之,那自己二人又該如何是好呢。

鄭平不由的苦笑,逍遙皓天這是在做什麼,就算力量再強,也不應該在這個時候釋放出來呀,你這不是直接抽了別人兩耳光了。

「看樣子,小兄弟還真不在乎那點修為既然如此,那我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任天行這就要走人,既然對方是個危險份子,那為了以防萬一,還是放棄拉攏他們的想法,李元霸也是一樣的。

可既然是送上門來的好處,逍遙皓天豈有不佔之理,來了,就別想走。

「以你們兩個的修為,不一定是這礦場最強的,但也絕對不是最弱的聽說,你們兩個自從來到這裡之後,就沒出過手,這一點也不符合這裡的環境跟條件加上你們剛才在洞外說的話,我們也聽的很清楚了,你們兩個來到這礦場,應該是為了尋找什麼東西?」

任天行跟李元霸立刻停止下了腳步,兩個人同時轉身,體內一股殺氣直接就釋放了出來。

鄭平見狀,立刻上前,也將力量釋放了出來,三個人的力量,直接就傳出了岩洞,可逍遙皓天卻是單手一揮,所有的力量,全部都結結實實的包在了岩洞之內。

「來者是客,按照我們家鄉的規矩,只要是客人,那就要好好的招待。」

逍遙皓天直接放出一股力量,將岩洞口給封閉了起來

在面對任天行跟李元霸這樣的強者,逍遙皓天還真不敢用普通的力量,不然,根本就擋不住任天行跟李元霸。

「小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意思既然你們來了,那就不急著走你們不是來找我們幫忙的嗎,不可能連句話都沒有就這樣走了。」

逍遙皓天這話讓鄭平是哭笑不得,活了這麼久,什麼人都見過,今天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像逍遙皓天這種人。

「哈哈,我們兩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樣的無賴我們找你合作,那是我們的事情,可當我們不想找你的時候,那也是我們的事。」

任天行已經安奈不住了,他還真是第一次見到像逍遙皓天這樣不要臉的小子,如果今天不給逍遙皓天一點教訓的話,以後還怎麼混下去呀。

「不知天高地厚。」

李元霸也是一口惡氣憋在心裡,除了一千年前剛進入界神聯盟學院時,被人所看不起外,一千年下來,在這聯盟礦場,還真沒任何人敢看不起自己二人,就連那老陳,對自己二人都是客客氣氣的,他逍遙皓天一個無名之輩,居然跟自己二人耍起無賴來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鄭平,今天,我們本是誠心來找你們合作的,但這小子也太不知死活了,居然敢跟我們來這一套你自己看,這件事,你管還是不管。」

任天行他們兩個也有所擔心,如果鄭平跟逍遙皓天聯手,自己二人還真未必能佔到絲毫便宜,可如果鄭平不動手的話,一切都好辦。


「我這個人呢,向來都很講道理今天這事,本就在於你們二位,如果你們不想找我們合作,我們自然是不應該說什麼的可我這位小兄弟的脾氣,我也是剛剛才知道,既然他不肯罷休,硬是要你們跟他合作,我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偌大的界神聯盟,甚至整個界神聯盟,強者為尊,你們雙方誰強,就由誰做主,我就當個旁觀者,什麼都不管。」

其實鄭平也是想真正看看逍遙皓天的實力,看逍遙皓天到底高明到了一個怎麼樣的地步當然,如果呆會逍遙皓天有危險,他鄭平自然不可能見死不救的。

逍遙皓天並沒有說什麼,現在,也是時候給他們這些傢伙一個真正的下馬威了,不僅僅是給任天行跟李元霸的,同樣,鄭平也要給他一個,讓他有個心理準備,到時能明確的做出他的決定。

整個岩洞內的力量,全部被逍遙皓天給收了起來,甚至,連同任天行跟李元霸的力量,都被逍遙皓天給吸了過去。


「居然連我們二人的力量都給吸收了,你小子,是源者嗎?」

以表面來看, 匠心之道 ,那就只有源者了,但表面永遠是表面。

制敵,使敵人頓時失去所有的戰鬥力,那才是真正強悍的手段,拼個你死我活,那是實力的相同,在實力相同的情況之下,別人憑什麼要聽你的,你也沒資格去命令別人。

任天行整個人,立於原地,是一動也不動,也讓剛想要動手的李元霸不明任天行的用意,難道這傢伙想撿便宜嗎,如果是那樣,自己沒必要先動手。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第478章蚩尤的一滴血

任天行整個人,立於原地,是一動也不動,也讓剛想要動手的李元霸不明任天行的用意,難道這傢伙想撿便宜嗎,如果是那樣,自己沒必要先動手。

「任天行,我看還是你先上,對付這小子,不需要我們兩個同時出手。」

李元霸的話,任天行像是沒聽到似的,還是站在那不動聲色。

鄭平起先的時候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可多李元霸喊了任天行好幾聲,任天行都沒反應后,鄭平知道,一定是逍遙皓天在任天行的身上動了什麼手腳,這傢伙,已經動不了了。

「小兄弟,做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鄭平還真有點擔心逍遙皓天會下毒手,於是提醒道。

逍遙皓天自然知道自己目前的情況,不適合在這個時候殺人,特別是殺任天行這樣的人。

「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高武三人組 ,他甚至都不知道,逍遙皓天是怎麼辦到的。

李元霸的臉色變的非常難看,他看了任天行幾眼,現在的任天行就像是一個只有軀體,沒有靈魂的活死人似的,以他的性格,不可能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說呀。

「小子,你對他做了什麼?」

如果是逍遙皓天來到這裡之前,任天行發生這樣的情況,李元霸會毫不猶豫的將任天行給除掉,那樣,他就不需要找任何幫手了,那黑水湖中的曼陀羅,歸他獨有但如今,任天行變成了這樣,李元霸自己的處境,肯定是危險的。

「你們兩個不是敵人嗎,現在他已經失去了直覺,變成了一個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做不了的活死人,你現在殺他,是最好的機會,如果等他醒了,你再想殺他,就難了。」

「小子,你少跟我來這一套你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將他變成了這樣?」

「手段?看來,你好像也想嘗試一下,那就滿足你的心愿。」

同樣叫骨魔王發動精神攻擊,將他也給定住,同時,逍遙皓天也乘那個時候,探視了一下任天行跟李元霸的力量,他們兩個,一個是光明元素者,一個是黑暗元素者,這兩種元素,可以說,在實力上,跟鄭平是不相上下的,這樣的兩個人,如果也能為自己所用的話,那對自己在這界神聯盟的發展,是非常有利的。

當逍遙皓天要骨魔王收回精神力的那一刻,任天行跟李元霸全部都清醒了過來,兩個人是連連向後退去,退到了岩洞口才停止腳步。

這個時候,任天行跟李元霸都不敢亂來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他們雖說肢體上沒有任何的動靜,可內心卻已經嚇出了冷汗,自己的識海都被別人給摸的一清二逍遙了,在這個時候再跟逍遙皓天叫勁,在逍遙皓天摸清楚了自己識海的情況下,吃虧的,永遠都是自己。

可不管是任天行還是李元霸,都不會將剛才所發生的事情說出來,他們也不會傻到告訴任何人,在這個聯盟上,有人能直接進入自己的識海進行探視。

「怎麼樣,如果你們還想動手,或者離開這裡的話,我可不敢保證會發生什麼事。」

對於鄭平,逍遙皓天是想用施恩的手段收為己用,而對於任天行他們兩個,逍遙皓天現在就直接開始威脅了。

「你到底想怎麼樣?」

任天行的內心還未平復下來,剛才的事情,簡直是不可思議,以他們的了解,不管是再強大的強者,都不可能擁有探視別人識海的手段呀,這種手段,還是人能擁有的嗎,能直接探視自己的識海,那就說不定,能直接毀滅自己的識海了。

「我想怎麼樣?這句話,是不是應該由我說出口才比較合適。」

是呀,今天可是你們兩個來找自己的,又不是我去找你們的,現在你們反過來問我想怎麼樣,真是奇了怪了。

逍遙皓天能探視任何一個源者的識海,但卻無法他探視別人的思想,哪怕是普通人的思想也不行,所以任天行跟李元霸兩個找自己到底是為了什麼事,他們不說,逍遙皓天不可能會知道。

「看樣子,今天我們兩個是送羊入虎口,陰溝裡翻船了沒想到,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子,居然有著如此的手段李元霸,你怎麼看?」

李元霸不由的苦笑一聲,說道:「一千年的努力,一千年的沉默,不可能就這樣白送人,你想知道我們今天找你的目的,那你必須先答應我們一件事。」

「說,我這個人不喜歡給別人打工,但也不喜歡占別人的便宜。」

李元霸說道:「九天,九天之後,在這洪荒山脈將發生一件大事,一件足以轟動整個各城的大事,但這件大事,目前只有我跟任天行才知道,這也是我們來找你們的主要原因。」

逍遙皓天說道:「你是想,我們幫你們保守秘密,關於這件大事,不讓這礦場的其他人知曉?」

「沒錯。」

「那好,我答應你你現在說說看,到底九天之後,會發生怎麼樣的大事?」

李元霸道:「是一滴精血,是蚩尤所留下來的一滴精血,它將化為一顆曼陀羅,誰服下曼陀羅,就能得屬於蚩尤的力量」

蚩尤。

靠,又是蚩尤,難道這界神聯盟,就是蚩尤的老家嗎,洪荒山脈是他開闢出來的,任天行跟李元霸等待了一千年的東西也是他留下來的。

鄭平問道:「難道你們來到這聯盟礦場,等待了一千年,就是為了這個東西嗎?」

「沒錯,我們根本就是自我放逐來的,否則,沒人可以捉到我們。」

逍遙皓天不屑道:「蚩尤的一滴血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

「小兄弟,這你就不知道了傳說,億萬年前,蚩尤乃是洪荒第一強者,一身之中,他只敗過一次,可那次是誰打敗他的,卻沒人知道,所知道的,是蚩尤與打敗他那神秘人的決戰之地,就在這洪荒山脈而蚩尤在打敗之前所遺留下來的精血,擁有著他的無上力量,那等力量,不管是誰得到,都將成為一代的蓋世強者」

原來,蚩尤當年就是在這個地方被人打敗的,逍遙皓天還真是來對了地方

「你們兩個來到這裡之後,為了得到蚩尤的力量就從朋友變成了敵人而九天之後,就是那什麼曼陀羅出現的時間,但你們兩個都沒把握打敗對方,得到那曼陀羅,所以,要請我們幫你們其中一方我說的沒錯?」

「沒錯,就是這樣傳說,蚩尤當年打敗,就消失了,到現在都沒人知道他的下落,也沒人找的到他有什麼東西留下來,這精血所化的曼陀羅,很有可能是唯一他留下來之物了」

廢話,人家蚩尤被打敗后,直接就轉世了,當然沒人找的到他

可這曼陀羅,逍遙皓天是一點興趣都不有。

不過,如果說蚩尤的一滴精血真那麼重要的話,看樣子,九天之後,可有好戲看了。

逍遙皓天腦子裡在快轉著,既然來到了這個聯盟,不搞點事情出來那就太沒意思了何況,蘇白雪他們三個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如果說關於曼陀羅的事情傳了出去,蘇白雪他們會不會得到消息,九天之後出現在這洪荒山脈呢?

「好,我不但可以幫你們保守這個秘密,不讓礦場任何一個人知道,九天之後,我還可以幫你們其中一個人,得到那曼陀羅,但我不會打那曼陀羅的注意,因為對於那蚩尤,我向來都很鄙視他。」

鄭平問道:「小兄弟,你想幫誰?」

「那就要看他們兩個,誰值得我幫了我這個人,無利不起早,該幫誰,你們自己看著辦好了,二位,還有九天的時間,你們就慢慢準備,從明天開始,我會注意你們兩個的,看你們誰,對我比較有用,那我就會幫誰。」

現在搞的逍遙皓天像老大一樣,任天行跟李元霸是這個恨呀。

找合作夥伴跟交朋友是一樣的,必須要先摸清楚別人的底細再去找,如果盲目的,總以為自己很強大,不屑任何人的手段跟心機,那就將註定一輩子的杯具。

任天行跟李元霸,這次算是看走了眼,根本就沒料到逍遙皓天居然會是這樣的人,搞到最後,根本就不由的他們說了算,反是被逍遙皓天給反客為主了他們也不得不跟逍遙皓天合作,因為他們在這聯盟礦場忍耐多年的目的,逍遙皓天跟鄭平全部都知道了。

第二天的清晨,這界神聯盟的太陽升起,這個時候,也是所有礦工起床幹活的時間,他們必須要從一大清早干到太陽下山,那還不算完,晚上的時候還要將每一種礦石給分類出來,之後按照界神聯盟學院所需要的礦石推擠在一起,每隔一個月,就要送一批礦石進入界神聯盟學院。

當然,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送礦石進入界神聯盟學院的,那必須要由老陳親自帶隊送去,不然很容易就讓有心之人有機可乘,在界神聯盟學院搞什麼鬼。

礦工的工作,是不需要每天都去安排的,當一個礦工進來時,就已經指定了他採集哪種礦石,所以,天剛一亮,礦工們就開始就位幹活。

因為逍遙皓天跟鄭平的特別性,昨天礦場為他們舉行了一場非常特別的歡迎儀式,導致到今天,老陳才開始給他們安排採集礦石的地方。

「以你們兩個的修為,就負責南邊的稀有礦石,那邊的礦石是整座洪荒山脈最為稀有的礦石之一。」


小說首發本書 第479章要出大事

鄭平問道:「小兄弟,你該不會真打算在這裡幹活?」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