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七星禁神陣乃是龍翔前世所創,乃上古陣法,其中蘊含的道法攻殺術十分恐怖,此時隨時由十位聖君境的強者聯手啓動,但所造成的威勢絕對不亞於一位帝君境的強者。

所以當老龍聽到這七星禁神陣的名字之後,臉色也是微微一變,很是難看。

“哼,這倒是有點兒出乎我的預料,龍帝爲了困住我,不讓我去支援南宮飛羽,竟是將自己的獨門絕技都交給你們了,好大的手筆,呵呵!”

老龍冷笑着,語氣雖然有些不屑的味道,但他此時並未在做出任何動作。

因爲他清楚的知道,這七星禁神陣的威力究竟有多麼恐怖,只要被困其中,他就必須要使出全力去對抗神陣對他的傷害,但這樣一來,他哪能有餘力突破困境?更別說去支援南宮飛羽了。

“呵呵,還是父親瞭解我啊!”

看着眼前的這一幕,睚眥咧嘴露出了一抹慘白的笑容。

早在龍翔讓他來阻擊老龍的時候,前者就已經預料到,到了關鍵時刻,睚眥必然對老龍有着割捨不掉的情懷,所以龍翔纔將這七星禁神陣交於十兇後裔,目的就是爲了應付這樣的突發狀況。

而另一邊,龍翔與絕神老祖的戰鬥已經到了白熱化階段,此時,兩人衣衫襤褸,破爛不堪,皆是負了些許傷,只不過絕神老祖似乎要更加悽慘。

他那佝僂的身軀被龍翔打得幾乎變了形,右臂更是被轟成了渣,左腿似乎也斷了半截。

如果這是被普通的攻殺術傷的,倒也沒什麼,畢竟是帝君境的強者,肌體再生能力十分強大,缺胳膊少腿的也不算什麼大事,但可悲的是,絕神老祖身上的傷全是被帝龍劍所創,除開道傷之外,那荒古之力也在蠶食着他的殘體,他的傷體恐怕再也難以復原了。

龍翔倒還好,畢竟手持帝龍劍,他的實際戰鬥力稍微要強於絕神老祖,所以並沒有遭到道術的重創,但也並非是安然無恙,此時,他千萬竅血中的龍元已經完全枯竭。


長時間施展道法攻殺術,饒是他的龍元再怎麼浩瀚,也不能做到永不枯竭。

此時的他,幾乎已經到了一個虛脫的地步,但他卻並不擔心,因爲絕神老祖已經徹底喪失了戰鬥力,而老龍那邊,他知道這個傢伙已經被七星禁神陣給困住了,因爲這個神陣是他用本源龍氣祭煉而成,神陣與他的神識有直接聯繫,任何動靜都會被他盡數掌握。

而絕神老祖,心中已經被絕望和恐懼的情緒所佔據,他原以爲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完美無缺,卻不料真正行動起來之後,變故卻是層出不窮,老龍未能前來支援,這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

“龍帝,本尊到底還是低估你了,但我還是不甘心,我們種族強盛無比,神域在我們的掌控之下,才能更加強盛,我是能夠將武道再次推向輝煌的存在,你不該阻止我,不該啊!”

絕神老祖歇斯底里的大聲嚎叫着,他那蒼老滿是褶子的面孔,在極度扭曲之下,變得更加猙獰,讓人難以直視。

“不甘心你又能怎樣?你已經敗了,徹徹底底的敗了,我從未想過與你們作對,但你們種族在千百年前爲了在神域的地位更上一層咯,滅我龍家,如今更是將我父母囚禁,想要將我龍家人趕盡殺絕,你們的這個行爲,就註定你們沒有好下場,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從你種族滅我龍家那一刻起,就應該想到會有今日!”

龍翔席地而坐,淡淡說道,同時也不慌不忙的調息了起來,迅速恢復着之前大戰所消耗的力量。

對於他的這番話,絕神老祖並沒有多言,只是響起了瘮人的笑聲。

“龍帝,你以爲滅了我羽化皇族,你就可以在神域高枕無憂了嗎?別忘了天帝與你之間的仇怨,如今你強勢崛起,高高在上的天帝又豈會任你逍遙自在,你可知道,你現在的做法已經嚴重威脅到了他在神域的地位,不久之後,你們就將進行最後的決戰,哈哈,不知道你們兩人誰又更勝一籌呢?”

“可惜,你沒機會看到了!”

龍翔冷言,說罷,他從長身而起,將帝龍劍拋向虛空中,瞬時間,帝龍劍化做一頭身長百里的劍龍,對着絕神老祖咆哮而去。

“轟隆!”

一聲巨響過後,塵煙四起,一切都歸於平靜,現場,再沒有絕神老祖的身影。

做完這一切之後,龍翔大手一招,將帝龍劍收進了龍門之中,目光眺望向天際盡頭。

“老龍,我們之間的賬也到了清算的時候了,不知道靈兒他是否安好!”

想起十年前就被老龍抓走的那個模樣俏麗的女孩,龍翔心中一陣悸動,他立馬身化一道流光,徑直對着老龍的那個方向掠去。


“絕神那傢伙終究是沒逃過一劫嗎?”

“這一天終於來了,帝龍珠,是屬於我的!”

七星禁神陣當中,老龍感受着那股強大的氣息離自己越來越近,他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一片空靈,沒有任何雜念,現在的他,一心只想着將帝龍珠從龍翔的手中奪過來,然後在實行他那虛無縹緲的偉大計劃!

……………… 龍翔凝行在虛空中,他淡漠的望著被困在七星禁神陣的龍老,面無表情,看不出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都市修仙 後悔嗎?」

許久之後,他才開口吐出這三個字。

「有什麼可後悔的?這神域有一半都是我打下來的,你既然無心掌權,那我想稱霸,又有何不可?」

老龍聞言,幾乎沒有絲毫猶豫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然而也就是他的這個回答,徹底讓龍翔死去了最後再挽留他的心。

「我們之間賬,待會兒再算吧,我想知道靈兒她現在怎麼樣了?」

龍翔深吸了一口氣,平靜問道。

雖然他語氣平緩,但任誰也能夠從其中聽出濃濃的關切之意。

他的這個問題似乎早就在老龍的預料之中,所以對方並沒有太過驚訝。

反而是一副吃定了他的樣子,老龍冷笑道:「我還以為你把前世的紅顏知己忘記了呢,看來你對他依舊是情有獨鍾啊!」

「廢話就沒必要多說了,你只需要告訴我靈兒她現在是生是死即可!」

龍翔似乎並不想多費唇舌。

「瞧瞧,你在我面前永遠都是一副趾高氣揚的姿態,不錯,我是你座下的戰將,但實際上,我哪點兒比你差了?你以為你先在還是以前那個高高在上的龍帝了嗎?你連你自己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你有什麼資格對我頤指氣使?想救你的靈兒,就拿帝龍珠換,不然你這輩子都沒機會看見她了,因為今天,你們兩人之中必定會有一個人死,哈哈!」

老龍近乎瘋狂的大笑了起來,那笑聲讓龍翔只感覺到心煩意亂。

帝龍珠,對他而言,確實沒有太大的作用了,但對於老龍不同,這是能夠打開龍穴的唯一方法,只要老龍得到他,開啟龍穴,必將再現一個腥風血雨的荒古時代,那現代的人族,就將陷入水深火熱之中,畢竟荒古時期,不是現在的人類可以適應得了的!

但如果他不講帝龍珠交出去,靈兒肯定會有性命之憂,兩種選擇,讓他難以抉擇,可能從他出生到現在,這是他所面臨的最艱難的一次選擇。


「龍帝,我不得不提醒你一次,你沒有多少時間考慮了,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老龍間龍翔猶豫不決,忍不住發聲催促著。

傾世霸寵:帝君大人別太壞

果不其然,在內心掙扎了片刻之後,龍翔終於還是只能選擇暫時妥協,他不想因為自己的緣故,而將靈兒置身於水深火熱當中。

「好,帝龍珠我可以給你,但你必須先將靈兒放了!」

「你覺得你現在還有跟我談判的資格嗎?」

老龍不屑的冷笑著,似乎早已經看穿了龍翔內心的一切想法。

如此一來,他算是徹底沒轍了,只好將帝龍珠從丹田中祭出。

當一顆乳白色,嬰兒拳頭大小的玉珠出現之後,老龍臉上難掩興奮之色,因為這是他走向勝利的必要條件,可以說,只要他得到了帝龍珠,那麼他就離自己的計劃不遠了。

「快交給我!」

老龍激動的急聲催促道。

龍翔也沒有廢話,略微猶豫了一下之後,他直接是大手一揮,就將帝龍珠拋給了老龍。

「哈哈,帝龍珠,真的是帝龍珠,這無上至寶終於是我的了!」

「龍帝,快將這七星禁神陣撤掉,我立馬就將你的女人完好無損的送到你的面前。」

善妻

為了靈兒,他只好再次做出退步,將七星禁神陣撤掉,讓老龍恢復了自由身。

「可以將靈兒交給我了嗎?」


龍翔冷漠的問道,他的聲音沒有一絲感情,不錯,他確實已經徹底動了殺念,此時的老龍在他眼中,幾乎就是一個必死之人。

「放心,我殺神好歹也是一名人物,自然不會言而無信!」

老龍擺出了一副高姿態,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龍翔,隨著他的話音落下,只見他雙手之上迸射出漫天的神霞。

那神霞愈演愈烈,最後老龍的雙手飛速結印,將那些神秘玄奧的符文融入虛空中,頓時就將一片人造空間開闢了出來。

在那片空間當中,龍翔能夠清晰的看到一個他朝思暮想的倩影,雖隔十年未見,但趙靈兒幾乎沒有多大的變化,只是歲月讓她增添了幾分成熟的韻味,不再像是當初那個活潑可愛,青澀的少女。

看到這一幕,龍翔二話不說,直接就將老龍結出來的意念空間粉碎,與此同時,趙靈兒的倩影立馬就真實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咦,怎麼回事?」

剛從意念空間出來的趙靈兒似乎還有些迷糊,因為她剛才只感覺到自己所在的空間劇烈震動,而後突然崩塌,隨即就出現在了一個全新的世界當中。

「難道我又回到了風雷城?」

趙靈兒似在自言自語。

她的一字一句都清晰的傳進了龍翔的耳朵裡面。


「看靈兒這表情,她似乎還不知道神域的存在呢,或許老龍當初抓走她之後,直接就將她關進了意念空間吧!」

龍翔在心中默默想著,這個結果對他而言無疑是再好不過的了,至少靈兒還是以前那個靈兒,沒有接觸過神域的她依舊是風雷城那個單純善良的姑娘,只是在那意念空間當中,她一定忍受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寂寞與孤寂。

「靈兒!」

龍翔輕喚了一聲。

「誰在叫我?」

趙靈兒背對著龍翔,絕美的容顏上閃過一絲疑惑,但隨即,她的神情猛然驚變。

「這聲音好熟悉,難道是…是他?」

當一個英俊瀟洒,身材修長卻讓人時刻感覺到安全的挺拔身姿出現在自己的腦海中時,她有些激動,但又有些莫名的情緒,說不清道不明。

「不…不可能,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他不可能還記得我,而且當初我們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罷了,相處都沒有多久,他絕對不會為了我而來找這個可惡傢伙!」

趙靈兒有些激動的自語道,她口中那個所謂的可惡的傢伙自然指的就是老龍無疑。

「哈哈,你們兩個難得重逢,就好好的溫存溫存吧!」

就在這個時候,老龍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剛一說完,他直接就身化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龍翔並沒有阻攔他的意思,因為他現在只想和靈兒說說話,訴盡這麼多年的相思之苦,至於其它事,留待以後再說吧。

至於睚眥與十凶後裔,見到他與趙靈兒應該是有些話,或者是某些事要做,也都很識趣的離開。

「靈兒,你回頭看看我,你看看我是誰!」

龍翔再次開口。

當那個熟悉的聲音又傳進自己的耳朵裡面時,趙靈兒嬌軀一陣輕顫,在她的俏臉上掛滿了驚疑與木訥。

當她緩緩轉過身來,只見一個熟悉的面孔映自己的眼帘時,美眸瞬時就泛起了淚光。

「真的是你嗎?」

趙靈兒輕聲道,雖然只有簡單的五個字,但其中卻也同樣包含了她對龍翔這些年的想念。

她曾經在夢中時常夢到面前這個熟悉的身影,可每當她要觸摸到之後,卻猛然驚醒,發現那只是一場夢罷了。

此時,她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她以為眼下的這一切,也都只是一場夢而已。

不過就在她驚疑不定的時候,突然一個溫潤的身軀就撲進了她的懷中,與此同時,一雙有力的大手將她緊緊保住,像是想要將她揉進對方的身體當中一般。

「靈兒,你…你還好嗎?」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