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傢伙,不會藉助什麼特殊手段隱藏了境界吧?”

相比於林洛能夠在半月時間提升兩個小境界,上官清更願意相信林洛之前就藉助了特殊手段隱藏。

但無論是哪一種,都證明林洛不是一個善茬。

上官清轉念一想,這種情況下他絕不能與林洛動手,於是大聲朗朗道:“請大家鑑定一下,這林洛之前不過是四級武者初期,短短半個月時間就連升兩個小境界。”

“我懷疑他就是刻意隱藏了修爲,好在關鍵時刻配合地下世界做事。”

林洛因爲昨晚的事情,已經是站在了多數人的對立面。

經過上官清這麼一說,大家就更加覺得林洛有問題了。

半月時間連升兩個小境界確實有些匪夷所思。

“我隨你們如何說。既然都已經申請蕭總組長親自判決了,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意義?”

林洛冷哼一聲,不想做無意義的爭論,再度看向沈青山問道:“沈隊長,單青青現在究竟情況如何?還有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請您明說。”

衆人也看向沈青山,眼神都是在勸說,示意沈青山別將情況告訴林洛。

上官清更是再次站了出來。

“沈隊長,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絕不能將真相告訴林洛。”

林洛沒有搭理上官清,如果這裏不是官方特別行動局,他恐怕早就動手了。

他盯着沈青山,緩緩道:“沈隊長,我相信你也是明事理的人。如果我真的是叛徒,我不會救下那麼多的人質。還抓住兩個活口給官方提供線索。”

沈青山點了點頭,將林洛拉入內門之中。

上官清還想搗亂,沈青山直接把門一關,將其拒之門外。

世界瞬間變得清淨。


“林洛,昨晚你去追蹤轉移車輛後。食品加工廠發生了一件大事。”

“什麼大事?”

林洛眼神一凝,心中升起了不祥的預感。

“唉!”

沈青山嘆氣一聲,繼續說道:“以單隊長的實力,拖住那兩名五級武者並不算難事。但我們所有人都失算了,這次行動對方的規模遠超我們的想象。”

“這一批人質中,似乎有一個特別特別重要的人物。”

林洛皺眉,“特別特別重要?”

沈青山的語氣十分凝重,甚至有些顫抖。

這讓林洛心中的不安愈加強烈。

“爲了將這個人轉移,地下世界同時在全國上下數十個地級市同時發動了類似規模的販賣行動。”

“如果不是官方安插在地下世界的高層臥底以生命的代價竊取了情報,恐怕我們都還矇在鼓裏。”

沈青山也是接到官方的通告不久。

林洛眼中滿是驚駭,“你是說地下世界付出如此大代價,就是爲了轉移一個人?”

“嗯,地下世界同時發動如此多的行動,就是爲了遮掩官方的耳目。一切都是爲了成功將那個人轉移。”

林洛難以想象,是什麼人如此重要?

值得地下世界花費如此多的心血。

要知道同時進行這麼多行動,要花費的人力物力可不是一般的大。

按照株相市的規模來分析,地下世界在全國出動的五級武者起碼就有百人以上,甚至更多。

四級武者更是不計其數,在這場官方與地下世界的爭鬥中,只能淪爲炮灰。

而這個數字,在此次行動後,起碼要折損一半。

僅僅是爲了轉移一個人,地下世界就願意犧牲數以千百計的武者。

這到底是一個什麼人?

就算是宗師的兒女,也不值得如此大動干戈吧?

而且官方這邊,爲了獲取情報,更是犧牲了培養隱藏多年的臥底,損失也很大。

地下世界與官方的爭鬥爲了一個人,頃刻之間就進入了白熱化的階段。

這也是近些年來,雙方動作最大的一次。

林洛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沈隊長,你之前說食品加工廠發生了一件大事?難道與那個人有關?”

地下世界多處同時行動,爲的就是混淆官方視線。

每一個點都有可能隱藏着那個至關重要的人物。

而且地下世界問了保證消息的絕密性,連自己人都是瞞着的。

下層那些人沒有一個知道那位重要人物藏在哪裏。

沈青山道:“有跡象表明,那個人有可能隱藏在株相市轉移的這批人質中。雖然機率不大,但只要是有一絲可能性,就絕不能放過。”

“單隊長受傷也是因爲這件事嗎?”林洛心中隱隱有了答案。

“嗯,本來單隊長對付那兩名五級武者已經綽綽有餘,但對方忽然又冒出了一位神祕強者。而且這個人的實力特別強大,幾乎是一掌就將單隊長逼入了絕境。”

“好在對方並無心戀戰,一招即退。單隊長這才得以撿回一條性命。”

“但情況依舊不容樂觀,如果不是單隊長有着獨門絕招。恐怕那一掌足以要了她的性命。”

林洛大驚。

單青青竭盡全力的一招威能何等之恐怖。

可對方只是輕描淡寫的一招便將她逼入絕境,這等實力,恐怕已經無限接近於宗師了。

甚至有可能就是宗師級別的強者。

小小株相市出現這等人物,肯定大有圖謀。

在這個節骨眼上,對方出現最大的可能原因就是那個至關重要的人物。

雖然這個人的出現也有可能是故意製造假象,用以吸引官方的視線,但官方這邊卻不得不查。

這件事已經由蕭遠往更上層彙報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下一步指示。

那個層面林洛也暫時接觸不到,也就沒繼續糾結,只問道:“那單隊長現在在何處?”

“她現在就在株相市官方醫院的重症監護室,估計穩住生命狀態後,還要送到省會最好的醫院進行後續的治療。”

“多謝沈隊長告知。”

林洛抱拳謝道,也懶得再參加接下來的討論,徑直往官方醫院奔去。 株相市,官方重點醫院,重症監護室。

單青青俏臉煞白,毫無血色,全身上下接滿了醫療設備。

她的生命氣息極其微弱,隨時都要斷掉一般。

如果不是因爲她的身份,讓醫院第一時間就傾盡資源治療,恐怕早就已經斷氣。


儘管如此,她還是處於生命垂危的狀態。

這種純粹的外傷,林洛就算施展神農醫經的鍼灸術也難以治療。

他也不敢冒這個風險,只能等單青青恢復一些再說。

世事無常,昨日還與自己並肩作戰的隊友,今日就命垂一線。


這一切都是因爲地下世界。

林洛雙拳緊握,心中又想起了那一輛轉移車。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黑暗發生,哪怕是官方也有心無力。

力所不及的地方太多太多。

今日單青青只是爲其付出了重傷的代價,明日或許還有千千萬萬人爲其赴死。

林洛思緒萬千,心境在不斷變化。

他以前也是一個利己主義,除了親近之人,其餘人的生死他完全不想管。

但現在,他慢慢明白了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的道理。

解救被囚禁的靈魂,也是自我內心的救贖。

“林洛,青青情況好些了嗎?”

林洛正在閉目沉思,忽然聽到熟悉的聲音。

蕭遠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林洛身邊。

“老師,你終於來了!青青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但想要完全恢復過來,恐怕需要一些時間。”

見到蕭遠,林洛內心總算舒緩了一些。

“嗯,我會盡快讓青青恢復的。這件事情你不用太擔心,倒是你那邊,究竟發生了什麼?”蕭遠問道。

林洛身上的祕密太多,就連蕭遠也不清楚。

地下世界‘瞬移’進入島中島那件事,本來龍武調查局是要介入調查的。但被蕭遠攔了下來。

蕭遠不想因爲這些事情影響到林洛的特訓。

特訓過後,他會將一切都問清楚,給官方一個交代。

這一次林洛又消失一夜,境界也是一夜之間提升,更是離奇。

蕭遠雖然相信林洛的人品,但作爲天寧省龍武總組長,他還是要爲官方負責的。

面對蕭遠,林洛也不打算隱瞞。

“老師,您應該知道我與陸家之間有些恩怨吧?”

這種事情,蕭遠只要稍微一調查,就能清楚情況。

陸家和杜家都是白沙市的大家族,杜家發生了那麼大事,蕭遠自然有些關注。

蕭遠點了點頭,笑道:“我知道,你救了杜賓,破壞了陸家的計劃。這個仇確實有點大。”

“難道陸家對你下手了?”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