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意思,就是所有人都走不了了!

冬塞哈哈笑道:「今天,你們要麼效忠我?要麼下地獄!」

「你敢!我們這麼多人死在這裡,你又如何收場?」大胖子理察急得滿頭大汗,雖是質問的意思,但是語氣中也是沒什麼底氣可言的。

冬塞笑道:「放心,只不過是大家聊得太開心,所以留各位在我的府邸做客而已啦。」

「大家不要心存僥倖了,這個傢伙,根本就是想要我們死,大家,都動手!」肯特又是第一個站了出來,「衝出去。」

群情憤激,隨即亂戰成了一團!

最開始進來的是武士撒貝南,後來進來的三個人則是兩個武士和一個魔法師,這分明就是三個光明騎士和一個光明祭師。


標準的光明聖教廷的行動隊伍配製!

勝負,幾乎就在剛剛交手的時候分了出來。對方的人數雖然少,但是無一不是好手,而且光明騎士和光明祭師的配合,本來就是可以產生遠超水準的能力。而商人們的部下,充其量就是一盤散沙,連第二階段的正式職業者都沒有一個,哪來的抵抗能力。

戰局,瞬間就是一邊倒了。

而另一邊,撒貝南也已經佔了上風。

「放棄抵抗吧,在你被我接近到了這麼近的距離的時候,你就已經輸了。」撒貝南淡淡的說道。

羅風沒有說話,但是他的攻擊,已經顯得極為脆弱了。

當迷茫旗幟被破之後,撒貝南和他的距離太近了,當一個魔法師被一個武士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展開攻擊,基本上就是輸定了。

但是,羅風是一個普通的魔法師嗎?

撒貝南冷哼一聲,猛的加速,將羅風射來的鬼火球掃開,又一拳轟殺了一隻衝上來試圖救主的災難戰士,撒貝南已經到了羅風的身前了。

「躺下吧。」撒貝南淡淡一笑,隨即一記鞭腿,狠狠抽中了羅風肚子。

別說一個魔法師了,就是一個見習武士,也得在自己的這一腳下,疼得失去了反抗之力,撒貝南有這樣的自信。

絕對的自信!(未完待續。) 撒貝南本來便是信心十足,他的實力,他的級別,縱然是面對一個同等級的武士打一場近戰也一樣是穩艹勝券,更何況是面對一個魔法師!就算是一個亡靈魔法師!結果自然也是一樣的。

重重的一記鞭腿,直接抽在了羅風的肚子上。

啪!

羅風的肚子一縮,整個人往後一退。

撒貝南剛剛浮起的笑容卻又愣住,腳下的感覺不像是柔軟的肚子,而更像是堅韌的手掌。五指收攏,緊緊抓住了撒貝南踢來的腳。

「很遺憾,光明騎士先生,我不是一個亡靈魔法師。」

這是第一次,撒貝南聽見了自己的這一個對手的聲音。這一個渾身隱藏在陰影之中的傢伙,一直不說話,撒貝南還以為對方是啞巴呢,但是一出聲,居然是出人意料之外的年輕啊。這個聲音,怕還只是一個青年人吧。

撒貝南大驚失色,卻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便聽見對方用淡淡而嘲諷的聲音繼續說道:「正確的說,我是一個死靈巫師!」

羅風的聲音很低,在一片混戰的大廳之中,更是無人注意到這裡的情況,所以只有撒貝南一人聽見了這樣的驚天之語。

撒貝南猛的瞪大了眼睛,驚駭凝聚於眼中,想要大叫起來。

羅風,一直躲閃的羅風,這一個彷彿不懂得近戰的魔法師,卻陡然放出了令人駭然的速度和力量。

血色的氣勁爆出,從羅風一身黑袍之下的陰影中泄露出來,黑色中帶出了血色,十分的詭異中帶著讓人戰慄的凜然殺機。

一隻血爪子從黑色之中疾沖而出,極為突然,毫無徵兆,而近在咫尺的撒貝南根本就已經毫無反應之力了。

血爪入胸!

鮮血四下狂飈,濺紅了兩人的衣裳,而羅風身上的死神之袍卻不是凡物,居然滴血不染,濺上的所有鮮血彷彿都被吸收了一般。

黑暗中透出的血紅更是鮮艷妖異了起來。

所有的驚駭,所有的言語,都堵在了胸口和喉嚨之間,撒貝南瞪大了眼睛,縱然不甘,但是也只能發出了幾聲無意義的「呀呀」聲而已了。

羅風從一開始,就一直偽裝著自己,裝成一個普通的亡靈魔法師,裝著自己沒有近戰能力,以讓撒貝南完全失去對自己的警戒,只以為只要一近身,便可以輕易的擊敗自己。而卻偷偷展開了巫化的變身,在死神之袍的黑暗的隱藏之下,沒有人可以看見羅風的樣子已經徹底大變了。到了最後,在對方自認必勝的時候,再忽然出聲說出自己的身份,然後在對方心神大驚之餘痛下殺手!

一切的計劃,包括告訴撒貝南自己的身份,都只為了隨後斃命的一擊!

既然準備要殺了對方,也就不怕告訴對方了。


此時,不論撒貝南的心中有多少的話,卻一句也說不出口了。

「不,寧!」

撕心裂肺的嚎叫從羅風的背後傳來,心痛如此,直欲摧心。是另一邊正在鎮壓意圖反抗的商人們的三個光明聖教廷的人里,有一個光明騎士顯然是一個女的,此時正是傷心欲絕,滿臉的猙獰。

她甩開了其他人的糾纏,咬著牙,全力的沖向了羅風。

那眼神,似是兇狠,又似是哀求,更有著困獸的兇猛和恐懼。

情人?丈夫?

對羅風而言,敵人再真摯的情感,也都是毫無意義的。

羅風面無表情,左手放開撒貝南踢來的腳,右手用力一收,斷絕了對方最後的一絲生機!

「不要!」

凄厲的聲音,伴隨著拚死的怒吼,那一個女人,渾身湧起純白的光明鬥氣,全力衝來。

雖然是女人,但明顯也是一個不弱的光明騎士啊。

羅風可不敢隨便讓她近身,右手抽出,左手隨即用力一甩,把撒貝南的屍身用力砸向了衝來的女人。

那一個女姓的光明騎士,只能含淚抱住了撒貝南,也許她還心存僥倖,但羅風知道自己下手的重,絕對是必死的。而這麼一阻,已經給了羅風最好的機會。

羅風展開最快的速度,沖向了一直站在講台上,彷彿一切都盡在把握之中的冬塞。

冬塞如果夠聰明,夠小心的話,就應該躲在那些光明聖教廷的人的背後,那麼羅風縱然想要對付他,也絕對要掂量掂量了。

可惜啊,或許是羅風的偽裝太成功,或許是冬塞對這些光明聖教廷的人太過的自信。

冬塞站在講台上,正享受著萬人之上,而且艹縱著這麼多人的命運的快感之中。他不是沒有想過有人會來對付他,他只是信心滿滿,覺得無人能夠在光明聖教廷的人的攻擊之下還有餘力對付自己。更何況,自己這一邊還有一個光明祭師呢,在這麼短的距離里,縱然有人沖自己來了,光明祭師的魔法也足夠遠程攻擊敵人,保護自己了。

所以了, 蜜寵暖婚︰總裁老公晚上好

事實也證明了啊,雖然有幾個不長眼的商人試圖衝上來,還帶著幾個見習武士和見習魔法師什麼的,卻都被光明祭師用遠程的魔法攻擊攔下。

瞧瞧,這就是絕對的壓倒姓實力啊。

冬塞一臉的冷酷,傲然立於講台之上,彷彿一片混戰的大廳之中的皇!

這種感覺,實在太美好了。

冬塞正享受著,卻被一聲撕心裂肺的尖叫聲驚醒,然後他便看見了那一個黑衣人一手把一個光明騎士丟了出來,那激飛的鮮血,刺痛了他的眼睛。

那傢伙,剛剛是殺了一個光明騎士嗎?

冬塞這才明白,原來這一個人竟是如此之強!居然把對方給殺了啊!

「攔住他!」冬塞驚叫,情不自禁的一退,卻從講台上直接摔了下來。

事情的變化實在太快了,撒貝南本來似乎還是占著上風呢,卻在一瞬間的變化之中,直接被羅風殺掉。剩下的一位光明祭師和兩位光明騎士,一時都是難以反應過來。更何況其中的那一位女姓光明騎士,已經因為心傷,幾近崩潰了。

光明祭師迅速吟唱,一記光明照壁迅速射出,在冬塞的身前豎起了一塊通透的水晶壁。

羅風卻沒有減速,更沒有任何的吟唱,而是直直的衝擊,而且速度更是越來越快。

空手殺人技的第一式,衝刺殺!

刺紅的尖銳,化作一個旋渦狀,集中在羅風的右手之前。

駢掌如刀,中指尖之前,化作一個刺痛人眼的利紅,如同一顆流星劃過,讓那一個光明祭師的臉色大變。

羅風起跳,化為驚虹,一衝而下。

右手的尖錐被一推而出,水晶壁轟然爆裂,碎成無數塊,羅風已經衝到了冬塞的身前。

奇怪的是,光明祭師卻是不太緊張,而是鎮定的繼續鎮壓,將那些因為羅風突然發力而振奮起來的商人們再一次壓垮。

羅風微微感到意外,可是事到如今,也顧不了太多了。

羅風一手抓起了冬塞,而一臉恐懼而蒼白的冬塞卻陡然大叫起來,他猛的從懷裡拿出了一支十字架來。

羅風一驚,而冬塞的動作卻是太快了。

十字架瞬間激起了光輝,白光耀眼,那一股令羅風感到厭惡而不安的氣息陡然到達了頂點。

白虹如劍,化作一道巨大而鋒利的銀光衝來!

羅風反應不及,當場被銀光一貫而過。

驚呼聲四起,肯特當場雙腿一軟,直接跪倒在了地上。

光明祭師更是微微一笑,揚聲道:「放棄吧,你們沒有機會的。」

商人們的氣勢頓時煙消雲散,很多人都是一臉絕望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亂戰,頓時結束了。

那一位強大如斯,以一人之力殺死一位光明騎士的黑衣人,被突如其來的白光所貫穿。雖然他身上的黑衣瘋狂的洶湧著黑氣,正努力的抵消著偷襲而來的白虹,但是白虹太快太疾,而且兩人的距離也是太近了一點。

黑衣終究擋不住白虹!

黑衣人當場爆開,化作一個刺眼的白太陽,在一聲凄厲的慘叫中,被轟到了地上。

如此強大的一個人都敗了,敗得如此之慘,恐怕連姓命都賠上了,那還打什麼呢。

光明祭師微微一笑,眼睛一掃整個大廳,任何人都低下了頭,無人敢與之直視。

光明祭師自信的走到了冬塞的身邊,隨口問道:「沒事吧?」

冬塞還有幾分的驚魂未定,喘著氣,蒼白著臉,結巴的說道:「這,這東西,的威力可,可真大啊。」

光明祭師並不覺得奇怪,冬塞這個人啊,不過就是一個有點聰明和手段的小人,剛剛在鬼門關轉了一圈,害怕自然是正常的事。他笑道:「那是當然了,這一個十字架可是教皇陛下親自加持的法器,雖然使用次數有限,但是對於黑暗卑污的亡靈魔法師可是有著絕大的殺傷力的。」

光明祭師淡淡的一笑,眼睛一掃地上。

地上,黑衣人倒在了地板中,因為轟擊的力量太大,所以地上被打出了一個人型的坑,四周皆是崩裂的石板,看著就極為猛烈!而且,不得不說,這一個黑衣人身上這一件魔法袍還真是一件寶物,受了十字架這麼近距離的攻擊,居然還沒有破!(未完待續。) 但是,魔法袍沒有破,裡面的人,卻絕對抗不住這一股最正宗最正統的光明力量的衝擊。.

光明祭師對十字架的攻擊有著絕對的自信,對方縱然不死,也必然受到了重傷,而且絕對陷入了昏迷之中。而黑衣人躺在地上,不但全無氣息,而且在腰部的位置有明顯的內凹,幾乎就是攔腰打斷的傷勢了!

光明祭師無奈的搖了搖頭,本來還想抓一個活口,試圖找出一點有用的情報來,但看來是一擊殺死了對方。

腰部這樣的詭異可怕的塌陷,恐怕內臟什麼的都被一擊壓垮了吧,沒有直接斷開兩截,已經算是極為幸運了。

這樣也好,對方殺了自己一個人,也被己方一擊所殺,也好。

光明祭師走前幾步,準備確認一下地上黑衣人的情況,他雖然自信對方不死也重傷了,但還是極為小心的施展了一招光明魔法,撐起了一個晶瑩剔透的盾牌立在了胸前。縱然對方有什麼詭異,也足夠他從容應對了。

光明祭師再走前幾步,彎下腰,正準備仔細看一看。

「小心啊。」

背後卻陡然傳來了一聲嘶叫,聲音極為駭然,彷彿看見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一樣。

雙腦醫龍

光明騎士剛剛叫了出來,光明祭師下意識就是往旁邊全力的躲了過去。

但是,遲了!

背後的破空聲大盛,是偷襲者知道已經暴露了身份,不再留力的全力攻擊,速度之快,甚至產生了音爆。

光明祭師這一躲,卻也只是拖延了死亡的時間罷了。

腰間劇烈的痛苦傳來,瞬間擊垮了光明祭師的所有意志,他發出了一聲極為凄厲的慘叫。然後,又是一擊, 冷情總裁寵入骨

光明祭師瞬間瞪大了眼睛,眼睛里最後的東西,就是一頭慘白柔順的長發!還有那一雙冰冷無情的淡金色豎瞳!

是羅風!

他確實中了十字架毫不留情的一擊,但是對於傀儡羅風來說,這樣的攻擊縱然可以打破他的傀儡之身,卻無力真正的傷到羅風。

他迅速脫下了死神之袍,連同被擊潰的傀儡身體,充當了誘餌。而「死神之臉」則再一次化出傀儡,直接以巫化后的羅風的樣子出現了。

在那一片白光之中,誰也沒有看見,羅風就躲在了冬塞身後的地方,而他的爪子,正正按在了冬塞的后心之上。

利用講台的遮蔽和陰影,還有冬塞怕死的配合,羅風果然騙過了光明祭師。


當然了,冬塞因為極其害怕而發抖的聲音,實在是不在羅風的控制之內。

幸好,光明祭師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他轉過身去檢查羅風留下的誘餌,則等於把生命交到了羅風的手裡了。

羅風沒有絲毫的廢話,直接衝出來,雙爪齊下,了結了這一位光明祭師!

羅風殺了光明祭師之後,便詭異的笑了笑,走到了冬塞的身邊。他沒有傷害冬塞,甚至故意表現出了一絲信任和合作的意思,把手臂搭在了冬塞的肩膀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對手。

羅風本意是想殺了冬塞的,但是此時此刻,他卻是突發奇想,有了一個絕對的好主意。

現在的羅風,沒有了死神之袍的遮掩,自然現出了樣子,不過這個樣子,卻不是羅風的真面目,而是羅風巫化后的模樣。

白皮白髮,金色豎眼,滿口的尖牙,雙手鮮紅的指甲,還有身高也拔高了不少。


Leave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