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一個有點流裏流氣的男生跑上前,大聲道:“天天,我說怎麼都等不到你,原來你在這裏。天天,我是真的很喜歡你,只要你答應做我女朋友,我一定不再和那一堆女人來往,全心全意的只愛你一個人。”

來人正是唐剪秋的堂弟,唐天佑。此時的他眼中完全看不到自己的堂哥堂妹,只是死死的盯着夏天,生怕對方忽然從自己眼前消失。

夏天一聽他的聲音,瞬間就變得一個頭兩個大。她很鄭重的對唐天佑說道:“唐同學,請你莊重點,我叫夏天,你叫我夏天就好了,請不要再喊我天天。另外,我第二十一次鄭重的告訴你,我不喜歡你,現在不喜歡,以後也不會喜歡,我們是不可能的,請你放過我。”

唐天佑還想說什麼,不過卻被唐剪秋一把拉住了,示意他不要在說話。

唐天佑原本就看夏天似乎很親密的站在夜無回身邊就覺得很不滿,此時被唐剪秋一拉,更是火冒三丈。他狠狠甩開唐剪秋的手,大聲道:“你一個分家子弟,現在你爸又被革職了,你有什麼資格管我?給我讓開,滾一邊去。”

唐剪秋被唐天佑這樣一喝,臉上一片青,一片白。唐半夏見唐天佑如此囂張,對堂哥也這樣大呼小叫的,便道:“唐天佑,你太過分了!剪秋哥只是要你不要惹事,你身爲他弟弟,不僅不聽他的話,還這樣對他大呼小叫,你眼裏還有唐家嗎?”

唐天佑不屑道:“我可是唐家主脈子弟,他區區一個失了勢的分家子弟有什麼資格管我?我唐天佑想追哪個女孩子就追哪個女孩子,只要我看上的女孩子,就別想逃出我的手心。”

唐剪秋見唐天佑的話越來越過分,不由得呵斥道:“唐天佑,這是京城,天子腳下,可是有王法的,你不要因爲你是唐家人,就以爲可以亂來,你的一言一行可是都代表了唐家,而你現在就是在給唐家抹黑!” 唐天佑不屑道:“作爲分家子弟,你爸又被革職了,你當然要夾着尾巴做人,我和你可不一樣,我是唐家主脈子弟,有的是紈絝的資本。”他一把推開唐剪秋,然後冷冷的看着夜無回,道:“你小子是哪條道上的,敢和我唐天佑爭女人,不想在這四九城混下去了是吧。”

夜無回直接無視他,對夏天道:“夏天,我們去你說那家店吃飯吧。”夏天有點被唐天佑的兇橫嚇到了,此時緊緊的抓着夜無回的手臂,哆哆嗦嗦的點了點頭。夜無回安慰的拍了拍夏天的肩膀,便準備帶着夏天離開現場。

唐天佑見夜無回毫不理會自己,夏天還緊緊抓着他的胳膊,不由得大怒,一把抓住夜無回的肩膀,嚷道:“小子,本少爺有讓你走嗎?”

夜無回目光一冷,肩膀一抖,便把唐天佑的手甩開了,然後他轉過身,一個巴掌下去,直接把唐天佑扇飛了三米遠,唐天佑被這一扇,吐了一口血,血裏還帶着幾顆被打落的牙齒。這已經是夜無回控制了力道的結果,不然像唐天佑這種普通人,只需用上兩分力道,這一巴掌下去便可以直接把他腦袋轟爆。

唐天佑摸了一下自己的臉,感覺到自己的牙齒都被扇掉了幾顆,便歇斯底里道:“好小子,你敢對我動手,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有種的報上你的名字!”

夜無回冷冷的看着他,道:“沒有任何人可以不經我允許搭我的肩膀,我看在唐學長的面子上只是給你一個耳光,我叫夜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要帶人來報仇,我接着便是。”說完,夜無回便帶着還在瑟瑟發抖的夏天離開了。

唐剪秋看着夜無回離開的背影,眼神中閃爍着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

到了夏天說的那家店,夜無回點了幾樣菜品便拉着夏天找了個位置坐下。

“夜學長,那個唐天佑是京城唐家的人,我聽說這唐家在帝都的勢力可不小,沒人敢得罪,你打了他,我怕他會找你的麻煩。”夏天擔心道。

夜無回冷哼一聲,道:“他不過是一個紈絝子弟而已,就只會藉着家裏的名聲在外面爲非作歹,本身是沒什麼本事的,有什麼可怕的?”

夏天還是有點不安:“夜學長,對不起,你爲了我得罪了唐天佑,我實在過意不去……”夜無回出聲打斷她的話,道:“別說了,小事而已。你不是說想吃這家的生煎包嗎,快吃吧。”

夏天這才猶猶豫豫的吃起東西來。

二人正在吃東西時,唐天佑帶着一羣人闖進了店鋪裏面,指着夜無回道:“表哥,就是這小子打的我,你可得爲我報仇啊。”

一個長髮披肩的男子從唐天佑身後走出來,看了看依然淡定吃着東西的夜無回,道:“我不喜歡和人廢話,現在給你兩條路,一是把你身邊的女孩讓給我表弟,他日必有重謝,二是我把你揍一頓,然後這個女孩跟我表弟走,而你就別想在京城混下去了。”

唐天佑嚷嚷道:“表哥,這人可是把我牙齒都打掉了,你怎麼還和他這麼客氣?”

那人道:“無妨,我最喜歡的就是以理服人。看這位兄弟身手應該也是不錯,如若把你身邊的女孩讓給我表弟,我不介意讓你跟着我混。”

夜無回眼皮也不擡一下,道:“你是誰?”

那人嘴角揚起一副自認狂炫酷霸拽的笑容,道:“在下葉家葉良辰。”

夜無回看着這個一副中二模樣的男子不禁有點無語,葉家竟然還有這種人。

“如果我說兩條路我都不選呢?”夜無回冷冷道。

葉良辰笑笑,道:“你若是感覺你有實力和我玩,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良辰最喜歡的,便是對那些自認能力出衆的人出手,我會讓你明白,良辰從不說空話。”

夜無回不禁冷笑了一聲,道:“你覺得你可以打得過我?”

葉良辰道:“我是京城葉家的人,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待不下去,可你,無可奈何。我不介意陪你玩玩,你臨死之前只需要記得,我叫葉良辰。”

夜無回不再言語,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葉良辰以爲對方已經被自己的王霸之氣給鎮住了,不由得有點自鳴得意。

“啪!”一個響亮的耳光聲劃破了寧靜。葉良辰摸着自己被打的臉,不敢置信的看着夜無回,“你竟敢打我? 霸道王爺︰傾世妃 ,死字是怎麼寫的!兄弟們,上!”他大手一揮,他身後的那羣人便如狼似虎的衝了上來,各個手裏都提着長長短短的武器。

夏天嚇得尖叫了一聲,下意識的閉上了眼,可是等了半天,自己也沒有被打中一下,便不由得小心的睜開眼,卻是驚呆了。只見夜無回傲然立於自己的前方,而那些剛剛凶神惡煞的男子都橫七豎八的倒在了地上,痛苦着**着。

夜無回走上前,一手一個,抓住葉良辰和唐天佑胸口的衣服,把二人提了起來:“我沒有耐性和你們鬥來鬥去,你們若不服氣,儘可去找你們能找到的最強勢力,我倒真的是不介意和你們玩玩。現在快滾吧!”說罷,雙手一揚,將二人丟了出去,然後一腳一個,倒在地上的人也依次踢飛了出去。畢竟夏天還在場,他不想這個單純的女孩看到流血事件,所以輕輕鬆鬆便放過了這些人。當然,他的輕輕鬆鬆對那些被他揍了一頓的人來說可不輕鬆,每個人不是斷手便是斷腳,總之沒有一個沒有受傷的,而且受的傷都還不輕。

做完這些事,夜無回拍拍手,又坐下來繼續吃東西。

此時夏天的眼睛裏已經完全都是崇拜的小星星了:“夜學長,你好厲害啊,一個人打他們這麼多人不費吹灰之力。那天那個在體育場打敗棒子的人也是你吧?”

夜無回不多言:“快吃飯,我下午還有必修課。”

夏天見夜無回這樣說,也只能嘟着嘴默默的吃起飯來。 終於到了週六,夜無回早早的起了牀,準備去首都軍區找墨麒麟。

斯特凡諾被夜無回的動靜吵醒了,趴在牀上,擦了擦朦朧的睡眼,迷迷糊糊道:“老大,你起這麼早準備去幹嘛啊?”

夜無回把一些隨身的東西往揹包裏裝:“今天禮拜六,我準備去找墨麒麟。”

斯特凡諾一聽,瞬間清醒了,立馬從牀上跳下來,胡亂地套着衣服,嘴裏嚷嚷道:“老大,帶上我,我也想去看看這個傳說中位於東方守護者巔峯的人。”

夜無回乜了他一眼:“想去還不快點?磨磨蹭蹭的。”

斯特凡諾已經跑到了衛生間開始洗漱,嘴裏喊着牙刷口齒不清道:“沒辦法,昨天睡太晚了,現在還有點困呢。”

夜無回道:“你睡那麼晚怪誰?”


斯特凡諾委屈道:“我還不是忙找房子的事嘛。哎,這房子還真不好找,大的房子人家不賣也不出租,可以買到的房子又太小。這幾天可累死我了,愛麗絲陪我找了一天就說沒意思,全部交給我了,我容易嘛我。”

夜無回道:“你刷牙就好好刷,邊刷牙便說出來的話完全聽不懂。”

斯特凡諾道:“老大,你可別裝聽不懂的樣子,我找這房子也是爲了你能和夏天小學妹有進一步發展啊。”

夜無回抓起一本書就往斯特凡諾身上丟過去:“限你1分鐘,過時不候!”


**************************************************************

二人收拾完出門之後給愛麗絲打了個電話,愛麗絲一聽是去找墨麒麟,也非常興奮,再接到電話兩分鐘之內便到了二人面前。

斯特凡諾上下打量了一下一身中式武道服,短裝勁束的愛麗絲,嗤笑道:“火鳳,你這是準備去跆拳道館踢場子啊,幹嘛穿成這樣?”

愛麗絲瞪了他一眼:“我穿成這樣是爲了表示對墨麒麟前輩的尊敬,墨麒麟前輩看到我這身打扮,絕對能感受到我的誠意,然後傳我個一招半式,看我到時候怎麼揍你。”

夜無回道:“行了,你們倆別擡槓了,軍區營地離學校很遠,我們現在趕過去可能還能趕上午飯。”二人聽夜無回這樣說,便不再相互擡槓。

三人走出校門時,葉家派來的車已經等着他們了。那天見到的小張從副駕駛座上走下來,恭敬道:“少爺,老太爺知道您今天會去軍區,所以一早就讓我在學校門口等着您了。”這個時候也很難打到車,而且葉家的車掛的是軍牌,出入軍區會少很多麻煩,夜無回略微考慮了一下,便帶着二人上了車。

由於是週六,大清早的路上也沒什麼車,而且通往軍區的路平時也不會有很多車,所以路上只花費了很少的時間,等他們下車的時候,也不過才上午十來點鐘。

在小張的帶領下,三人向一棟位於營地極爲偏僻的建築走去。

衆人走到那建築物門口時,兩個手持九五式步槍的哨兵將他們攔了下來:“軍事重地,閒人不得入內。”

夜無回從懷裏拿出葉勝給他的軍官證,道:“我們是來找齊將軍的。”

哨兵接過夜無回遞過來的軍官證,仔細檢查了一下,然後還給他,敬了個禮,道:“葉長官,齊將軍已經等候您多時了。”

夜無回把軍官證收好,便帶着二人進去了。

這棟建築物外表看起來一點都不起眼,可是走進去之後卻別有洞天。

首先讓三人驚歎的就是這個建築內的面積。在外面或許看不出,進來之後才能感受到這個內部空間的廣大,夜無回甚至感覺這個建築的內部空間有半個軍區的面積那個大。

其次是結構。這個建築最特殊的地方就在於它的結構,整個內部空間渾然一體,根本就沒有樓層,整個建築就像是一座無比巨大的煙囪。

最後就是高度。 校園鬼之夜

“你就是葉勝那個老傢伙的孫子吧,實力還湊合,有個黃階三重天的樣子,在年輕一代之中算不錯的了。”一個清亮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

夜無回聞言便知這是墨麒麟的聲音,便恭敬道:“晚輩夜無回,請墨麒麟前輩現身相見。”

一股狂風忽然在夜無回面前颳起,那風凝而不散,氣勢卻也十分驚人。

很快,狂風散去,一個看起來不過四十歲上下的男子出現在夜無回面前。

據葉老子講,墨麒麟乃是和他同輩的人,此時卻看起來如此年輕,顯是修爲不凡。

墨麒麟上下打量了一下夜無回,然後道:“不錯,很像葉勝那個老鬼年輕的樣子,就是實力比葉勝年輕的時候差多了。”

夜無回恭敬道:“晚輩今天來拜訪墨麒麟前輩就是想前輩與修煉之途能夠指點一二。”

墨麒麟道:“你一直說些虛的東西也沒用,來吧,你來跟我打一場,我看看你的實際戰鬥力。”

夜無回道:“晚輩恐非前輩一合之敵,如此比試只能是前輩單方面碾壓。”

墨麒麟大手一揮,道:“這個我自然心裏有數,你絕非我一招之敵,我會把自己的實力也壓縮在黃階三重天,如果我用的力量超過了黃階三重天,便算做我輸了,我可以答應你任何的要求,如果你輸了,那就請你從哪來回哪去吧。”

夜無回自忖若是雙方處於用一個實力水平之上,自己功法特殊,應該不至於輸給墨麒麟,便點頭答應下來。

墨麒麟見夜無回點頭答應,這才哈哈大笑道:“年輕人就是需要這麼狂,你剛剛前輩長晚輩短的可是煩死我了。好了,我們去中間的比武場吧。”

二人輕身一縱,便跳上了位於建築中間的比武臺上。

夜無回擺好攻擊架勢,望着墨麒麟,道:“前輩承讓了。”說罷,一拳轟出,夾着一股狂亂的氣流襲向墨麒麟。


只見墨麒麟不閃不避,只是簡單的伸出右手,夜無回打出的拳勁和拳勁帶出的氣流便瞬間煙消雲散了,“如果你就只有這種程度的實力,那就不要浪費我的時間了。”墨麒麟不屑道。

夜無回目光凝重,對方果然不愧是東方守護者中的領軍人物,只是簡單的露了一手,自己全力打出的一拳便完全消弭了。 夜無回見一擊未對墨麒麟造成一絲影響,也不氣餒,只是將全身的靈力都鼓動起來,身子風一般的襲向墨麒麟,在靠近墨麒麟周身之時,瞬息間便擊出了上百拳。

墨麒麟嘴角噙着一絲不屑,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圍繞着他的拳影瞬間便被消失了,而夜無回也是吐出一口鮮血,飛了出去。

“力量雖強,但是卻不懂如何讓自己的戰鬥力最大化。你的戰力完全辱沒了你的修爲。今天我就讓你看看黃階三重天該如何戰鬥!”墨麒麟暴喝一聲,閃電般衝到夜無回身邊,雙手翻飛,所有的攻擊盡數落在了夜無回的身上。他出拳的速度極快,連空氣中都留不下他出手的殘影,他那樣屹立在夜無回身前,就像一個無臂之人,而夜無回則被墨麒麟的拳打的左支右絀,連着吐了好幾口血。

大約被墨麒麟擊中了幾百拳之後,夜無回便如斷了線的風箏般飛了出去。

“哼,不堪一擊,真是辱沒了葉家的威名。”墨麒麟見把夜無回打飛了,便轉過頭,再也不看夜無回一眼。

“前輩有兩件事說錯了,”夜無回站起身,冷冷的看着背對着他的墨麒麟。

“噢,我說錯什麼了?”墨麒麟仍然頭也不回。

“一,我還沒輸;二,我和葉家沒關係。”夜無回運轉體內的靈力,把墨麒麟侵入自己體內的拳勁逼了出去。

“有趣,你都快被我打死了,還沒輸。你是真的想我殺了你嗎?”墨麒麟冷笑着轉過頭,可是當他轉過頭看見夜無回的眼神時,他愣住了。

此時的夜無回氣勢完全變得像另外一個人,雙眸血紅,彷彿一頭擇人而噬的野獸一般。

“哈!”夜無回大吼一身,衝向了墨麒麟,墨麒麟依然只是伸出右手準備擋住夜無回的拳。可是,當兩拳相碰時,墨麒麟感覺到了夜無回的不同,之前夜無回打出的拳對自己完全沒有一點影響,而這一拳的碰撞,竟然讓自己的拳頭有點發麻了。

“好小子,有點上道了啊,繼續!”墨麒麟倒是有點興奮起來了。

夜無回不再言語,而且繼續攻擊,轟出的每一拳看起來都很強勢,可是卻沒發出一點聲音。二人你來我往,速度幾乎都超越了人眼所能觀察到的極限,斯特凡諾和愛麗絲只能偶爾看到二人拳碰拳時短暫留下的殘影。如果不是偶有殘影,二人幾乎都要懷疑二人已經不在這裏了,因爲二人的攻擊都沒有產生一點聲音。

“愛麗絲,老大好像又進入了暴走的狀態。”斯特凡諾看出了一點端倪。

愛麗絲仔細觀察了一下夜無回留下的殘影,不由得點點頭,道:“看樣子是啊。老大上次暴走還是在他突破黃階的時候,那時候可嚇死人,我都差點被他殺了。老大這樣暴走的狀態不會把墨麒麟前輩給那啥吧?”

斯特凡諾乜了她一眼,道:“墨麒麟前輩可是無限接近先天的高手,怎麼可能會被老大那啥。不過看樣子,墨麒麟前輩不動用黃階三重天以上的實力是無法擊敗老大的。”


二人說話間,墨麒麟和夜無回的身影又從空氣中出現了。

夜無回此時雙目赤紅,被墨麒麟死死的按倒在地上猶在不停地掙扎。

墨麒麟抹了一把臉上的汗,道:“真不知道你這個小怪物是怎麼修煉的,逼得我用出了接近玄階的力量才把你壓住。”



Leave Reply